风流小农民 第二十九章 暴露狂

小说:风流小农民 作者:任青 更新时间:2019-05-29 15:37:59 源网站:小说族
  “你…你想干什么?”王进要吓尿了,自己这两个保镖可是老爹给他花大价钱配的,等闲之人不是敌手,现在可倒好,自己被人放倒了也就算了,两个依仗也都一个照面让人给放倒了。(小^说^族^小_说_网)

  “不想干什么,就是想要宣示一下主权,这俩妞,姐妹花,都是我的,至于你,哪来的,回哪去?你有钱,我有拳!”陈西比划着沙包大的一个拳头,在王进眼前晃悠,王进本身就是个胆小的人,被陈西这么一吓,就差哭爹喊娘了。

  “兄弟,别冲动,我们这就走,这就走还不成吗?”

  王进的保镖虽然被陈西的高逼格武力值给吓到了,但是比王进这个怂的快要尿裤子的少爷的强大的是,这会还知道求饶。

  陈西恼怒王进竟然还想要挖他的墙角,冷声道:“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问题是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处境吗?你信不信我一炮子悠翻你!”陈西毫不示弱的道,陈西也能看出来,这小子估计有些来头,但是我管你来头不来头,逼的急眼了我弄死你。

  陈西这话可不是空谈,灵植世界的存在赋予了陈西这样说话的底气,进入灵植世界,陈西可以持续的呆在灵植世界之中,而陈西呆在灵植世界的时候,基本上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发现陈西的存在。

  因此,陈西的这种能力如果去做杀手的话,简直就是无往而不利的杀手之王一般的存在。届时,即便王进有什么样的后台,陈西都能够擒贼首,杀贼王。

  “少爷,少爷,你别说话了!”王进的两个保镖见状,暗道不妙,连忙道,王进的父亲是一个资产过亿的富豪,但是现在无论王进的父亲能够调动多么大的能量,都是远水解不了近火,阴沟里翻船的人或事情难道还少吗?

  “呀,这是咋的了!”就在这时候,荷花的娘和荷花的舅舅回来了,荷花舅舅张敢一身酒气,还打着酒嗝,笑眯眯的道:“咱家来客人了吗?外面那辆四轮是谁的?好像值不少钱哎!”

  张敢看不出车型,但是在张敢看来,只要是四个轮子的都厉害,你给他放一台捷达,和放一台路虎没啥区别。

  “娘!”荷花叫道,荷花娘看屋里这架势不由一惊,“这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啊!”

  陈西眉头一皱,这荷花娘和荷花舅舅回来的有点不是时候啊。

  不方便在动手了,陈西松开了王进和王进那两个保镖,两个保镖神色警惕的看着陈西,他们也是练过的,却被陈西一个照面就给干趴下了,这令他们震惊。

  “少爷,咱们走吧!”

  见陈西已经没有动手的意思了,王进的保镖连忙带着王进灰溜溜的跑掉了,王进也没敢放什么话,他算是看出来了,别管他有多牛,他爹有多牛,至少目前,他就是头小母牛,陈西想要挤他就能挤他。

  “有空常来玩啊!”荷花的舅舅张敢突然喊道,气的陈西差点想给他一个嘴巴子,特么的有没有点眼力见。什么玩意。

  “陈西哥……!”荷花现在很感动,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陈西。

  “没事啊,没事!”陈西轻抚荷花的后背以示安慰。

  “你就是陈小子啊?”荷花舅舅张敢凑了过来,打了个酒嗝差点没让陈西跪了,陈西强忍着难闻的气味,点了点头“舅舅你好!”

  荷花管他叫舅舅,于情于理,陈西也得跟着这么叫。

  “听说你小子,有钱,舅舅最近这手头有点紧,能给舅舅点钱花花吗?呃……”张敢嘿嘿笑着道,一脸醉态,说着说着又释放了一个TNT酒嗝炸弹,陈西也是特么要醉了。

  “舅舅!”荷花也不乐意了,要不是因为张敢老来她家要钱的缘故,她爹爹和娘,也不会闹矛盾,现在也不会虽然没离婚但是和离婚也差不多的样子,还来要钱,而且还要到了自己男朋友的头上,荷花气不打一处来。

  张敢不为所动,依旧笑呵呵的我和陈西要着钱,幸亏这时候荷花娘还没玩路子,连忙把张敢给拉开了。

  她是势力不假,但是还是知道分寸的,眼下陈西在荷花娘眼里就是一个长久的摇钱树,但是即便是摇钱树也不能一直摇,引起反弹了可就不好了。

  “真特么抠,就你这样还想娶我外甥女,你做梦去吧!”张敢骂骂咧咧的被荷花娘扶到了屋里去休息。

  陈西这个气啊,喘气都重了不少,要不看在张敢是荷花舅舅这一层关系上,陈西会屌他,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

  烂赌,酗酒,口腹欲望极深,心性不假,最重要的一点是没钱还嘚瑟,逼格不高,陈西真想一脚卷死他。

  荷花脸色比陈西还要黑,虽然张敢是她的舅舅不假,但是也就是挂个名的而已,有什么资格决定她的婚配嫁娶,念及此处,荷花皱眉道:“陈西哥,你别管他,他就是个无赖!以后他就算是找你你也不要给他一分钱!”

  “呵呵!”陈西微微一笑,怎么做他自有分寸,在陈西看来,钱可以为人而花,但是要看是什么样的,这张敢一瞅就像是个白眼狼,陈西怎么会去拿钱喂养不熟的白眼狼呢?

  “蕊蕊,那王进家是做什么的?”陈西忽然问道,看王进说话的那股笃定劲,料想是应该有些背景的,陈西不怕归不怕,但是心里还是有个准备好一些。

  何蕊蕊听了,微微一愣,“好像听我爹说他家里挺有钱的,不过具体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

  “得嘞,问等于没问!”陈西一阵苦笑,今天还真是诸事不顺,半夜的时候被拽到局子里面,被当成了嫖客,中午的时候,又遇到李晓燕那个泼妇来胡搅蛮缠,下午一回到家,还遇到个傻逼王进,更加想要撬他墙角,完了之后又遇一傻逼张敢,张嘴死要钱,不给还骂人,陈西真是醉醉的了。

  这都是一群什么鬼,修炼几多年,脸皮一个个的,哎呀我擦气死爹了。

  “我先走了!”陈西颇为郁闷的道,下午他啥也不干了,就回家好好休息休息,今天也算是折腾一天了,而且昨晚连家都没回,这也就是家里不养鸡鸭恶狗猪牛羊,不然都饿得嗝屁了不可。

  “嗯!陈西哥,再见!”荷花乖巧无比的道,这会荷花心里有些内疚,给何蕊蕊当挡箭牌是因为看在她的份上,然后得罪了王进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张敢那里也是因为自己,不然仅凭自己老娘那几把刷子伎俩,根本就从陈西这扣不出来钱来。

  一时间,荷花觉得自己对陈西满满的负罪感,难过极了。

  陈西,一路骑着小电动三轮,慢慢悠悠的骑回了家,回家之后第一个事,就是美美的睡一觉,这一觉睡得也算是昏天黑地,把昨晚没睡的都给补回来了,一觉醒来,只觉精神爽朗的很,而且天都已经是第二天了。

  “咦,什么味?臭哄哄的!”陈西刚抻完了一个懒腰,突然鼻子剧烈的抽动了起来,一股极其难闻的的味道,窜鼻而来,好悬没把陈西给熏死。

  “卧槽,这是咋回事?”陈西一看自己的胳膊,手脚,全身都弥漫着一层黑乎乎的黏性物,散发出难闻的味道。

  “难道真有洗经伐髓这么一说?”陈西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不过激动归激动,陈西觉得浑身粘糊的难受,连忙下地把两个暖壶里的水,兑到一个大盆里,温度调好之后,一阵清洗,洗干净之后,陈西顾不得裸奔不裸奔的了,连忙去照镜子,看看自己有什么变化。

  这一照之下,陈西吓了一跳,只感觉自己这皮肤比女人还要细腻,涌动着一层光泽,滑滑嫩嫩的,甚至于陈西以前小时候打架在脸上留下了的一道小疤这会也都看不见了,实现了一种青蛙向王子的蜕变。

  不仅如此,洗筋伐髓之后,陈西只觉自己许久未曾再度增长的力量,再度暴涨了不少,六识也变得更加敏锐了起来,状态好到爆,现在陈西甚至觉得自己能够一拳打死牛,何等雄力啊。

  这下,陈西终于明白为啥自己这几天这么能吃了,原来是要进化了啊,更高更大更强,尤其是陈西看到自己的宝贝弟弟雄赳赳气昂昂,威武雄壮的模样,更加心情美美的了。

  “啊……!流氓,暴露狂!”陈西正在肆无忌惮的欣赏着自己的我宝贝,结果就听到一声尖叫。

  陈西吓得差点就萎了,转过身来,惊呼道:“何蕊蕊,怎么又是你,你咋进来的?”

  陈西觉得很是特么的古怪,昨天回来的时候他分明锁门了,没道理何蕊蕊还能进来啊,还有上回,上回自己和荷花都快好事成了,结果何蕊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冒出来了,这回又是如此,何其的相似,尼玛逼的,撬锁大师啊。

  陈西只注意到这点了,没注意到这会自己还光屁股裸奔的,刚刚还是背对着何蕊蕊的,但这冷不丁的一转过来可就变成了正对着何蕊蕊了,这场面,醉了。

  “流氓,流氓,流氓……!”何蕊蕊吓了一跳,乍见陈西狰狞巨物,感觉都麻爪了一般,脑子一片空白,反应过来之后,慌忙用手捂住了眼睛,一边捂住一边骂流氓。

  “哎呦喂,我纯洁无暇的肌体唉!”陈西不住的吐槽不已,连忙把衣服找来穿上,心中哎哟我去到了极致,乃比的,又被这丫头给看光了,上回好歹还有个裤衩遮盖弟弟,这回倒好,弟弟完全曝光了。一念及此,陈西一脑门子的黑线,谁说男看女就是耍流氓,那女看男呢?

  何蕊蕊心里起伏不定,刚刚看了陈西全裸的时候,吓的要死,但是这会,何蕊蕊又好奇不已,透过手指缝偷偷的看陈西,见陈西手忙脚乱的模样,忽然感觉很有意思,竟然偷眼看了起来。

  何蕊蕊也算是个叛逆少年了,也曾偷看过小黄片,虽然看的时候羞羞的,但是每回看的时候还是一包瘾,但是何蕊蕊找不到无码的,每回看的都是有码的小电影,尽管也看的热血沸腾的,但是对男人的弟弟到底是什么模样依旧存在迷茫,这回经过了初期的畏惧与恐慌之后,何蕊蕊就想要在陈西的身上一探究竟。

  只是,陈西哪能让她如愿,在发觉何蕊蕊竟然还有偷窥的心思之后,陈西无语之极,三下五除二的就穿上了衣服,无奈的道:“何大小姐啊,你可真是没谁了?”

  “唔……!”何蕊蕊稍稍有些尴尬,脸蛋红扑扑的,一双眼睛贼溜溜的眨啊眨的,陈西一看这样,就知道何蕊蕊肯定没憋好屁。

  “直接说你来找我干啥吧?是不是缠着你的那人又来了?”陈西估计何蕊蕊来找他肯定是有事,也不用何蕊蕊自己说浪费时间了,陈西直接问了好了。

  闻言,何蕊蕊摇了摇头,眸子微微一黯,摇了摇头,“不是,是我要走了!来跟你道别!”

  “走?回家吗?”陈西微微有些诧异。

  “嗯!我爸爸打电话要我回家!”何蕊蕊撅了撅嘴,有些闷闷不乐的道。

  “是吗?那啥时候走啊?”

  “现在!”

  “哦!”陈西眼珠子转了转,嘴角微微翘起一抹笑意,偷偷的掩藏着的,可不敢叫何蕊蕊看到,免得再发飙。

  陈西再想啊,何蕊蕊要是走了的话,那不是没人再给他和荷花之间调皮捣蛋了吗?到时候,还不任由他为所欲为。

  “喂,我要走了,临走前送你一件礼物,我走了之后才能看哦!”何蕊蕊忽然露出了小虎牙来,呲牙笑道。

  “嘿,还是长点心的!”陈西暗暗一笑,也不枉他帮了小丫头一个大忙,“那谢谢呗!”

  “不用!我走了,拜拜!”说完,何蕊蕊拿出了一个包裹精致的小盒子,粉皮包裹,塞到了陈西的手上之后,掉头就走了,一边走一边道:“我走了之后你才能看哦!拜拜,想我的话,给我打电话!”

  小提示:电脑访问进xiaoshuozu 手机登陆m.xiaoshuoz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风流小农民,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风流小农民 小说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