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公子,我劝你一句,男人啊千万不要口是心非,不然以后有你的罪受。”陆希给战离末倒了一杯水,又说,“其实刚刚你们俩人谈话的时候,我在外面听着。”

  她听了听了吧,战离末也没有觉得什么,秦胤戬更不会觉得什么,等陆希把水杯递给战离末之后,他伸手把陆希揽入怀里:“你啊,什么时候也学会偷听别人谈话了?这可不是好习惯,要及时改正。”

  陆希说:“不是我想偷听啊,是我来的时候庄莫莫正好在你们的门外。她偷听让我碰见了,为了不让她感觉到尴尬,我只好陪着她一起偷听,于是不小心把你们两个人的谈话全听了去了。”

  噗——

  听到陆希的话战离末刚喝到嘴里的水,一口喷了出来:“什、什么?庄莫莫那个女人刚刚一直在外面偷听我们谈话?那我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她全部都偷偷听到了?”

  陆希耸耸肩,一幅无所谓的态度:“反正你又不喜欢她,她听了听了呗,没有什么影响吧。”

  “谁说我不喜欢……即使我不喜欢,但是你们也不能偷听人谈话吧,这是做人最基本的礼貌,你们懂不懂?”差点说漏嘴,战离末在最后一个字闭了嘴,但是心情却没有办法安静下来了。

  这种心情说不出的烦躁与纠结,好像有只猫爪子在挠心口一样,火烧火撩的。

  ……

  从医院出来,秦胤戬问陆希:“刚刚庄莫莫真在门外?”

  陆希笑道:“并没有,我只是吓吓战离末。”

  秦胤戬戳戳她的额头:“你也学会骗人了。”

  陆希努努嘴:“什么叫我也学会骗人了?我明明是好心想帮战公子一把。”

  “明明是你起了玩心,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好心。”秦胤戬看着陆希,忍不住低头在她的脸咬了一口,“小坏蛋,你跟我说说看,你到底是跟谁学坏的?”

  陆希笑道:“天天在你的秦大总裁跟前侍候,我要是不学机灵点,肯定得让你把我啃得骨都不剩,所以我能有今天的本事,全拜你所赐,我应该要好好谢谢你的。”

  听着她的谬论,秦胤戬轻斥一声:“小坏蛋!”

  提到小坏蛋这个词,陆希可不敢承认:“小坏蛋在家里,我才担当不起小坏蛋这个词叫呢。”

  陆希嘴里的小坏蛋自然是他们家的陆陆,小家伙认祖归宗后得到所有家长的喜欢,大家都宠着他疼着他,慢慢地小家伙不再怕生,也不再担心妈咪会丢下他不管。

  现在那个小东西简直是一个调皮挑蛋的小恶魔,那机灵劲儿也不知道遗传的是谁的。有时候啊,陆希是真担心那小子野得自己管不住,便想着好好教训教训他,但是每当她要教训那小子的时候,那小子总能摆出一幅可怜巴巴的模样,让她一见心软,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并没有真正

  收拾过那个小家伙。

  但是秦胤戬对孩子的成长却有不同的看法:“陆陆可不是小坏蛋,他只是其它小孩子聪明一些。毕竟他的父母都是高智商的代表人物,他的智商肯定没得说的。”

  陆希白他一眼,忧心忡忡地道:“他是你的儿子,你当然会夸他。怕你现在这样无底线地宠着他,把他宠坏了,以后他长大了可怎么办啊?”

  “难道他不是你的儿子?”秦胤戬笑了笑,一把搂着陆希,又说,“你啊,把心好好放着,咱们秦家的孩子以后肯定是优秀的,你别多想了。”

  陆希摇摇头:“算了,你让我不要多想我不多想了,不说那臭小子了,一说起他,我脑袋都大了。”

  小陆陆以前没有爸爸也没有别的亲人,从小别的小孩子懂事,现在稍微有些顽皮才是小孩子正常的表现,可是陆希没有见过这样顽皮的陆陆,一时半会儿总有些难以接受也是正常的表现。

  ……

  病房。

  秦胤戬和陆希刚走不久,庄莫莫前来探望战离末了。

  因为是战离末住院这么多天以来,庄莫莫是第一次来探望他,所以她还特地买了一束鲜花,因为她听人说给病人买一束鲜花,放在床头看了心情好,有助于身体康复。她来到战离末的病房外,还是先礼貌又客气地敲了敲门,但是房间里没有人应,庄莫莫心想着莫不是战离末出什么事了才没有应声,这样一想她着急了,便砰地一声撞门而入,等她撞门而入后,一眼看

  去便看到战离末瞪大眼睛看着她。

  庄莫莫被他看得有些尴尬,挠着头尴尬地笑了笑:“那个战离末,我敲门你没有应,我以为你有事所以撞了门。其实我是过来看看你,看看你的身体好了一些没有?”

  战离末:“哦。”

  他仅仅是轻轻应了一声,但是心却浪起了惊涛骇浪,因为他正满脑子想着庄莫莫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偏偏这个时候来了,并且他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竟然觉得这个女人其实还有那么一点好看的。

  战离末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这个女人全身下没有一点女人的模样,他是眼睛瞎了么,竟然会觉得她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好看的。

  战离末不吭声,还表现得有点不太欢迎她来,庄莫莫更是尴尬得不知所措,她把买的花放在战离末的床头柜:“我听人说病人的房间放束花看看,心情会好很多,所以给你买了一束过来。”

  战离末:“嗯。”

  他是疯了吧,竟然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婆的声音都是好听的,那一个温柔的字眼,像一只小猫咪的爪子挠得他心痒难耐。

  战离末的态度过于冷漠,让庄莫莫站也不是,坐更不是了,她很想转身走,但是觉得这样不太好,硬着头皮说道:“你身的伤还疼么?”

  应该疼的吧,身受了那么多处伤,那日她看到的时候,她的胸前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了,可是他竟然还能坚持那么久,坚持等到大队人马赶到,坚持到所有的敌人都倒在他之前。

  想到那日的情况,庄莫莫如今还是有些后怕的。战离末:“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最新章节,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