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找到腐尸案的凶手,倒是引出了二十年前跳楼案,这算是额外收获,但是杭靳还是一刻没敢松懈,带着一队人正在全力搜寻腐尸案的凶手。

  腐尸案嫌疑犯有两人,一个是刘记品一个是庄世强,但是因为还缺少最关键的证据,凶手到底是怎么杀人再怎样把尸体搬到永明大厦天台。

  正当杭靳这边找不到证据时,赵自谦那边传来了好消息,刘记品交待了自己当年策划李彦彦跳楼一事被清洁工庄世强无意知晓了。

  正因为庄世强知道李彦彦并不是自己跳楼,而是刘记品设计的,于是这些年庄世强便经常勒索刘记品,刘记品这些年的工资多半都装进了庄世强的口袋,这也是刘记品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他的原因之一。

  刘记品说:“庄世强那个老东西,看着人模人样,但是背地时砂知道干了多少不干净的勾当,这些年还尽让我给他擦屁股。”

  “庄世强?”赵自谦有印象,腐尸案是他报的案,当时在天台杭靳就厉声质问过他,可他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杀人。

  刘记品点头:“就在一个月前,庄世强有天半夜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再帮他最后一个忙,只要我帮了他这个忙,他以后就再也不问我要钱,也不再找我办事。我当时恨不得杀了这个老东西的心都有了,但想着只要帮他最后一个忙,以后他就不会再缠着我,于是我就去了。”

  赵自谦没有打断,让刘记品继续说。

  刘记品又道:“他当时告诉我,说是清洁工具掉楼上了,让我给他开一下天台的门。我清楚记得那是十号晚上,因为白天我才给他开了门让他上天台做过卫生。拿清洁工具什么时候不能拿,为什么偏要在晚上,我当时想拒绝他,可他坚持要晚上拿。我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我开了门之后就躲到了一旁,没过多久就见他拖着一个黑色的袋子上了楼。我看他拖那个黑袋子好像很沉,怀疑有东西,于是我去看了,是一个人。”

  赵自谦问:“既然你知道庄世强抛尸,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刘记品道:“庄世强手里有我当年策划李彦彦跳楼的证据,我要是报警,他也要告发我,你说我敢报警么?庄世强也是知道这一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在我眼前干这种事情。从那天以后,因为我手里握着他杀人的证据,他也没再敢问我要钱。我们目前的状态就是井水不犯河水,谁也没有提起两起杀人事件。”

  赵自谦再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庄世强抛尸?”

  刘记品说:“我有证据。”

  赵自谦追问道:“什么证据?”

  提起证据,刘记品有些得意,可能心里想着自己被庄世强那老小子威胁了几十年,总算找到一件事情出了一口恶气:“庄世强那小子狡猾得很,如果我手中没有握着他杀人的证据,他肯定还会要挟我,于是我偷tōu pāi了视频,他抛尸的视频。”

  赵自谦:“视频呢?”

  刘记品:“视频我存到了一个盘里。”

  赵自谦:“盘在哪里?”

  刘记品却没有直接回答赵自谦的问题,倒是提出了他想知道的疑问:“赵副队长,我主动举报算不算立功?是不是可以向fǎ yuàn求情轻判我?”

  “刘记品,你知道什么叫主动举报?你要是再不好好交待事情,fǎ yuàn只会判得更重。”别说杭靳想揍人,这会儿赵自谦也想揍人,刘记品杀了人不但丝毫没有悔意,想着的还是自己能不能减刑。

  “赵副队长”刘记品很是不情愿,但是想想自己好像没有翻盘的机会了,现在只能老实交待问题,又说,“盘我收起来了,放在我前妻家主卧的墙壁里。”

  得到这一消息,赵自谦立即打了电话,向杭靳报告情况,杭靳收到消息带着人第一时间去刘记品前妻的家里,说明来意之后,刘记品的前妻让他们进屋找。

  杭靳这队人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了盘。

  因为刘记品这老小子果然狡猾,不仅没有把这么重要的证据放自己家里,竟然偷偷在前妻家里卧室的墙壁上拆了一块砖。

  他将掏出这块砖挖空一个洞,将盘藏在里边,再将墙面复原,难怪他们之前在刘记品家里没有找到这关键证据。

  刘记品前妻看到这个证据也是惊讶得不得了:“杭队长,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情,我真不知道刘记品那狗东西藏了东西在我家里。”

  杭靳说:“钱女士,这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着急。不过你可不可以跟我说说你当初为什么要跟刘记品离婚?”

  提起离婚这件事情,刘记品前妻眼泪直流:“他在外面工作,从来不拿钱回来养家,吃喝住行都是我在负担。我问他的工资去哪里了,他就说赌博输掉了。他回家很多时候都是一身酒气,动不动就打我和孩子出气,这样的人我怎么还能跟他过得下去。”

  打老婆和孩子的男人在杭靳眼里根本就配为人,他很想安慰刘记品前妻几句,但是他又不擅长,于是出口的还是公事公办的语气:“情况我都知道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我们还会找你,希望钱女士你配合我们工作。”

  刘记品前妻点头:“只要是我知道的,你们尽管问。”

  抛尸的证据找到,杭靳回到队里第一时间实审问庄世强:“庄世强,你抛尸的视频我们都拿到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可谁又能想到庄世强又是另外一番说辞:“杭队长,我就一个没有文化的清洁工,但是也不能让人随意把杀人的罪名栽赃在我的头上。”

  杭靳眉头一挑,语气严厉了几分:“栽赃?”

  “我没有杀人,你们却说我杀了人,不是栽赃又是什么?”庄世强激动道,“是,我承认那个黑色袋子是我搬到永明大厦天台上的,但是是刘记品让我扔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那里面装的是尸体。如果我早知道,就是他威胁我要炒我鱿鱼,我也绝对不会替他干这种磨灭人性的事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最新章节,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