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秦越让简然离开,以后他还是一个人,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他们一起回到最初的时光。

  他的身边跟着的,永远都是她和刘庸,其它人谁都不能靠近他,就那样,她就满足了。

  她不会再去理会已经死去的沈渊和何助理,好好跟在秦越的身边,做他最忠实的守护者。

  许惠仪期盼地望着秦越,在等他回答的期间,她紧张得咽了一口唾液,紧张得心跳加速。

  她猜想,秦越再舍不得简然,但是比起一辈子的失明,相比之后,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他应该会选择让简然离开

  但是回答许惠仪的是秦越轻轻的一声冷笑声,笑声很低,却又依然让人觉得背脊发凉。

  “你跟在我身边多年,很清楚我想让你开口多的是方法。”秦越看着她的方向,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仿佛眼前的许惠仪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让简然离开,真是一个好笑的笑话

  如果这辈子,还有人能够将简然从他的身边弄走,那么他也可以不用叫秦越了。

  “秦越,我是想帮你,你别为了一个女人,而让自己失去最佳复明的机会。”

  身后,许惠仪还在叫着他的名字,秦越却再没停下步伐。

  真想封住那个女人的嘴,让她这辈子都不能再叫他的名字。

  ……

  离开江北军区,秦越赶去医院看了秦小宝的,得知她没有醒过来,但是情况也比较稳定。

  他便先带着简然和小然然回家,把秦小宝留给战念北照顾,也让战念北明白,小宝对于他来说到底有多重要,让他正视自己的内心,别再让小宝受到伤害。

  回到家之后,小然然迫不及待地又跑去找烈哥哥玩去了。

  简然准备去厨房给看看秦越的药煲好了没有,才刚一转身,又被秦越拽了回来,他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揉揉她的头,轻声说道:“今天怎么都不说话?”

  “别闹”小宝还在医院昏迷不醒,简然心里担心,对秦越也有一些不耐烦。

  “你叫我名字听听。”他急需要简然叫他的名字洗洗耳朵,不想余留丝毫关于许惠仪的记忆。

  秦越这样一个高冷的男人,突然抱着她撒娇,简然心中微微一颤,急了:“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么?”

  她赶紧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再探探自己的额头:“没有发烧啊。o是其它哪里不舒服么?”

  “我没事。”秦越抓住她乱摸的手,“叫我名字听听。”

  “秦越,你到底几岁了?”他没事,突然这样不正常,吓得她的心都快吐出来了。

  “再多叫几声。”

  “……”

  “叫来听听。”

  “你走开。”

  “现在叫,还是晚上叫?”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不要脸

  “秦越,秦越,秦越……”简然连着叫了几声,轻轻瞪他一眼,“这下满意了吧。”

  “没有。”秦越拽着简然,仍然不愿意放她走。

  “秦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他不能吓她啊,她现在很胆小。

  “嗯,没事了。”秦越满意地笑了笑,还是简然叫他的名字好听,哪怕是她生气了凶他、吼他,听起来也赏心悦耳。

  “你确定你没事?”这个男人今天到医院时就怪怪的,一直盯着她瞅,她还以脸上长了什么东西他不待见呢。

  “就是喜欢听你叫叫我的名字。”连名带姓地叫,温柔的,生气的,各种各样的,怎么听怎么好听。

  这个男人最不会说情话了,一说简然毫无招架之力,脸蛋儿刷地一下就红了,轻嗔了一声:“讨厌”

  “嗯,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呀?”她只是说说,又不是真的讨厌他。

  “简然……”秦越抱紧她,下颚在她的头顶轻轻蹭了蹭,“有你陪在我的身边,真好”

  “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没有人能再把我们一家子分开。”她伸手抱着他,依偎在他厚实温暖的怀里。

  只要有他在身边,不管遇到多大的事情,她都不会害怕,都能冷静处理。

  她的心并不大,只希望他和她,还有他们的小然然,他们一家子人能平平安安,平平淡淡,一直这样走下去。

  “简然……”秦越勾起她的下颚,低头注视着她,好想好想看清楚她此时的模样,但是她在他的眼睛里仍然模糊不清。

  眼睛看不见,对于他来说,最大的遗憾便是他看不到她各种各样的可的表情。

  “秦越,查到伤害小宝的人的线索了么?”

  简然还是担心小宝,同时担心没有抓到那个凶手,那人在背后躲着,冷不丁地什么时候就给他们放冷箭,让人防不胜防啊。

  “有我在,别担心。”

  有他在,他现在也是伤员一枚,眼睛看不清楚,万一凶手下一个目标是他,该怎么办呢?

  只要没有抓到凶手,没有把一切事情解决掉,简然的心就悬得高高的,连小然然去幼儿园,她都不敢放她去。

  秦越的双眼,医生那边至今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更让她担心吊胆。

  她有好多好多的担心,担心秦妈妈的身体,担心小宝的伤,担心……所有的担心,她都只能藏在心里,不想秦越再为她操心。

  “妈妈,妹妹生病了。”小然然抱着绵绵急急跑过来,因为跑得太快,抱着绵绵一起,扑腾一声摔倒在地。

  绵绵被她抱在怀里,摔倒在地时,绵绵成了肉垫子,呜呜地哀嚎了一声,小然然心疼得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宝贝,没事,妈妈看看妹妹怎么了?”简然赶紧将小然然和绵绵一起扶起来。

  “呜呜……”

  “香秀,赶快叫兽医。”简然还没有看清楚绵绵的情况,秦越便已经吩咐人叫兽医。

  几年前,简然离开的时候,大绵绵不吃不喝,也跟着一起走了。

  没有能把它救回来,一直是秦越心头的一根刺,哪怕是养了一只跟绵绵几乎一模一样的博美犬,但是秦越仍然无法忘记,当初绵绵咽下最后一口气时的模样。

  它以为它的主人离开了,所以它便用绝食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跟随她一起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最新章节,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