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几名医生接到命令,立即行动,谁都不敢怠慢半分。

  他们都知道抢救室里躺着的是秦家大少爷,要是秦胤泽有事,他们这群人以后的日子也就难过了。

  “爸,你这是?”秦乐然不太明白情况,这样让一群医生进去,真的不会影响到手术么?

  万一……

  秦乐然不敢往不好的等方面想,她应该要相信父亲,相信他在的话就一定不会让秦胤泽有事。

  她的父亲是一个不太擅长表达感情的人,这些年可能也没有说过关心秦胤泽的话,但是他敢放手把很多分公司交给秦胤泽全权处理,那就是父亲对秦胤泽的一种肯定。

  “这几名医生是我从纽约带来的专家。”秦越简单解释的同时长腿一迈两步来到秦乐然的身边。

  他在看她,越看越心疼,眸子里慢慢起了怒意,并且这怒意一点一点积累,很快就要将他眸子里的担心给淹没了。

  他的女儿平日里一张满是胶原蛋白的粉红脸蛋儿上总是透露出满满的青春气息,怎么看怎么可爱,怎么看都让他恨不得她一辈子都长不大,那样她就能天天呆在他的身边。

  但是……

  此时此刻,她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儿苍白得如同一张腊纸,往日那双黝黑清澈的眸子里满是血丝,神色是说不出的惶恐。

  他的女儿,变成这样,他怎能不气,但是秦越的感情向来都是内敛的,再生气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他心疼地把秦乐然搂入怀里抱着:“然然……”

  “爸,我没事。”秦乐然知道父亲这是在担心她,但是她真的没事,现在有事的是躺在手术室里的秦胤泽,“爸,权世寒的枪想打的人是我,哥哥他是为了救我,替我挨了那一枚子弹。爸,你一定要救他,我们不能让他有事。”

  权世寒?

  果然是权南翟那臭小子惹的事。

  秦越的目光微微沉了沉,轻轻抚秦乐然的头:“然然,别担心。阿泽是我们秦家的人,我不会让他有事。”

  秦乐然反复强调:“哥哥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他要不是为了救我,他一定不会有事的,这个时候躺在手术室里的人应该是我。”

  “我知道。”秦越的眸光更深沉了,但是对秦乐然说话的声音仍然是温柔的,“然然,你别自责。换作是你,你也会和你哥哥做出同样的选择。”

  对于自己养大的几个孩子,他们是什么样子的性子与脾性,秦越还是非常了解的。

  别看秦乐然成天嘴里嚷着对不满秦胤泽,但是他真要有个什么事,她也是可以为他拼命的。

  秦乐然还是担心:“可是……”

  秦越揉揉她的头,看着她的目光温柔极了:“别再可是,你哥哥醒过来的时候,绝对不会愿意看到你自责的样子。”

  秦乐然咬了咬唇:“爸,哥,他真的……”

  秦乐然问不出口,她害怕得到否定的答案,因为她的心到现在都还是慌乱的无助的。

  秦越说:“然然,他一定不会有事。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秦乐然这幅样子,要是让简然看到,简然非得心疼死,而秦越这辈子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就是让简然难过。

  “不,我要在这里。”秦胤泽还在手术室里躺着,她哪里睡得着,她要在这里等他,等着他醒来。

  秦乐然的脾气是倔强的,秦越知道,因此也没有再提让她回家休息的事情,只是加大了搂着女儿的力道,让她靠着他休息一会儿。

  轻轻拍着秦乐然的背,秦越的目光却看向秦乐然身后的权南翟,看权南翟站在那里像一樽石头一样,秦越心中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

  权南翟那个臭小子!

  害他的女儿被抓,害他的儿子受枪伤,看到他来,竟然连句歉意的表示都没有,即使他并不需要权南翟毫无作用的道歉。

  秦越的眉头轻轻一蹙,对权南翟这个人物不满极了,他的女儿,他绝对不会再交给这么一个人。

  “爸,妈妈和小可爱有来么?”秦乐然没有看到父亲看权南翟的目光,想到了母亲和弟弟。

  “来了。”秦越沉声道。

  因为赶时间,秦越带着医生先他们一步赶来医院,简然和小可爱还在后面,应该还有一会儿才能到。

  秦越是跟秦乐然说话,但是目光看向的还是权南翟,那个臭小子竟然还呆站着不动。

  看着看着,秦越突然推开了秦乐然,上前挥起拳头就是一拳头狠狠打在权南翟的脸上。

  秦越的拳头,是用了百分发百的力气,这一拳头下去,权南翟的脸几乎立即就肿了。

  “爸!”

  秦乐然吓得大喊一声,想要冲过去拦住秦越,但是秦越的动作更快,又是一拳头狠狠打在权南翟的脸上。

  权南翟一连挨了两拳,左边脸肿得像个包子一样,嘴角还溢出了血丝,可是他仍然站得笔直挺拔,躲也没有躲。

  权南翟就那样笔直地站着,用一种随便秦越怎么打他都不会躲不会还手的态度也不解释的态度面对秦越。

  秦越的怒气蹭蹭地往上升,举手再向权南翟挥去。

  “爸,你不要打他!”当秦越再次挥拳击向权南翟的时候,秦乐然娇小的身子一闪,闪到了两个大男人之间,她用他瘦弱的身体挡在权南翟身前,“爸,你真看他不顺眼,那你就打我吧。一切的事情都是我造成的,跟烈哥哥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秦越硬生生地收住了拳头,阴沉沉地反问道。

  难道权世寒不是权南翟惹来的?

  难道秦乐然被抓不是权南翟对她保护不周?

  难道秦胤泽躺在手术台上不是权世寒打的?

  每一件事情都跟权南翟有关,他的傻女儿竟然还说跟权南翟没有关系,竟然还要替权南翟挨打。

  秦越怒气未消,又添了新火,他怒视着权南翟,却是吓得秦乐然瑟瑟发抖:“爸,不要打他。”

  “他到底有哪里好?值得你这样为他?”秦越真看不出来权南翟到底有哪一点值得他的女儿这么护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最新章节,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