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儿!”声音低哑而颤栗回荡空旷的房间,室内摆设一切如常,只是寂寥的空气似乎诉说着人去楼空。

  一阵细微脚步声传来,他猛然回身,却在触目之后失望怒视。

  小唯执着烛火,待看清室内之人,颤悠悠地失声惊呼:“王爷...”

  “若儿呢?”风玄煜阴沉着脸,冷声道。

  “王爷!”小唯扑通一声跪伏地上,禁不住悲声泣涕:“都是奴婢的错,没有照顾好姐姐,连姐姐何时离开,都不曾察觉!等待多日还不见姐姐返回...”

  “离...开?”风玄煜紧攥负背手掌,沉声问道,只是颤栗的声音已然泄露他此时的内心恐慌失措。

  “那天冬日宴回来,姐姐一副失魂落魄,说王爷为了追云楼主子弃她而去,又叨叨念念一些奴婢也没听懂的话。后来,姐姐倒冷静许多,还说会等王爷回来,谁知道,过几天就不见踪影...”小唯这几天心急如焚,夜不成眠,每晚都来添灯油,似乎苏漓若随时会回来,万一黑漆漆的让她嗑碰着了如何是好?

  风玄煜心头一震,扯着五臟六腑疼痛,他以为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在墨轩居等着他,然而,这一次他失算了!

  “王爷放心,姐姐定是一时赌气,过几日等气消了自然会回来。看,她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带走,箱子里还她未曾刺绣好的枫叶和诗词乐曲,她定然舍不得,总会折回...”小唯抺了一把泪水,咬着唇不让自己的啜泣声影响风玄煜的情绪,且喃喃自语道:“姐姐怎么舍得王爷?那般千辛万苦,历尽艰难也未曾怨言放弃,再说,她就算要离开,也不会丢下奴婢呀!”说着,眼泪止不住又刷刷滚落。

  风玄煜黯然的眼眸环顾室内,每一个角落都呈现着孤寂的惆怅,撕扯着他的心弦,痛入骨髓。良久,他嘶哑着声音道:“你且起来,并非你的错,是本王让她失望了!”他幽幽叹息,却透着无可奈何的苦涩,他迈开沉重的步伐,蹉跎着离开房间。

  小唯怔怔望着风玄煜的背影,呆滞不解:王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担心姐姐身处何地?她一时茫然失措看着他离开,只是那轩潇的背影尽显落寞孤独。

  风玄煜一脸沉郁走出房门,看着眼前一幕,目光凛冽了几分,冷笑怒视。

  台阶下,夜影双膝跪地,满脸愧悔。“苏姑娘不知所踪,是属下失职,任凭王爷责罚!”

  风玄煜阴沉着脸,浑身散发愤怒,却冷哼一声道:“本王若不回来一趟,你们究竟耍隐瞒到何时?”说着,目光寒冷缓缓注视他们。

  夜影惶恐低垂脑袋,心里焦虑不安,根本不敢言语。

  身后,奈落与止践相视一望,奈落上前一步道:“庄主息怒,苏姑娘无故失踪,我等亦是着急,却又不敢打扰庄主,想着先调查清楚再向庄主禀告。说来惭愧,居然一无所获,实在令人费解,倘若苏姑娘自行离开,如何避过众多眼目,凭空消失?倘若被人劫走,更不可能不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风玄煜蹙眉叹息,摆摆手,沉声道:“不用调查了,若儿暂时没有危险,只是心里怨恨本王罢了。”

  奈落一怔,脸上掠过惊愕,遂问道:“庄主难道知晓苏姑娘去向何处?”

  “恐怕随黎陌萧回昼国了!”风玄煜声音淡然却透着隐隐寂寞。“是本王疏忽了,让他们有机可趁!”

  夜影闻言,惊讶抬头仰望风玄煜,似恍然大悟般喃喃低语:“怪不得那晚苏姑娘冷静的反常,还说会一直等王爷归来,原来只是心里怨气的话。都怪属下糊涂,一时毫无觉察便匆匆离去,才造这般局面...”

  “起来吧!”风玄煜移步走下台阶,缓慢踱过夜影身旁,“他们盯着若儿下手,总是让人防不胜防。”

  夜影哧地焦急站起来,冲着风玄煜身影激动道:“是属下失职,请王爷予属下一个机会,去昼国带回苏姑娘。”

  风玄煜脚步一顿,遂继续迈步走向园子,并不言语。

  夜影见状,懊恼地挠着脑袋,无可奈何瞥视奈落。

  止践奴奴嘴,眨眼示意奈落,奈落微微颔首,跟上风玄煜身旁,低声问道:“庄主可有什么打算?”

  风玄煜停止脚步,负手伫立园子的假山前,任凭衣袂在夜幕中被寒风吹的飘逸飞扬。

  许久的缄默不言,令奈落有些沉不住气,他蠕动嘴唇轻唤道:“庄主!”

  “算了,如今大月乱成一团,内忧外患,她若呆在本王身边,只怕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这般使她身陷危险,成了攻击的目标,倒不如暂时在昼国更安全。不过...”风玄煜思忖半晌,沉吟道:“本王还是有些担心,苏溪如费尽心思以若儿为饵,诱导黎陌萧倾力相助,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此番携带若儿离开,恐怕有高人出手协助,若儿跟着她,本王始终不放心!”

  “庄主请吩咐!”奈落朗声道。

  风玄煜眯着眼,眸光掠过锐利的冷冽,道:“明日你即刻动身去昼国,隐入宫中,随时保护若儿安全,不可再有任何闪失,待一年期满,带她回山庄。”

  “是!”奈落点点头,目光坚定。“庄主放心,属下定竭尽所能护苏姑娘周全。”

  夜影与止践也随后跟来,听了风玄煜的吩咐,夜影沉默片刻,遂抬头嗫嚅道:“王爷,不如让属下去昼国保护苏姑娘吧!毕竟是属下的过失,才使苏姑娘受苦!”

  “还是奈落去昼国,本王才放心!”风玄煜回身,瞥了一眼,沉声道:“至于你与止践,明日一早且随本王入宫。”

  “入宫?”夜影微怔,满腹疑问,却不敢言语,只得低头应声:“是!”

  奈落似乎明白什么,神色凝重地注视风玄煜,低沉道:“庄主入住宫里,一切须小心!”遂侧脸对夜影他们又道:“朝政之事,瞬息万变,你们切不可掉以轻心。宫里不比山庄或王府,你们言行务必谨慎。”

  夜影与止践虽然不知宫里所发生之事,但见奈落慎重嘱咐,也都肃严脸色点点头。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风玄煜摆摆手,沉郁着声音道。

  奈落欲言又止,冲着夜影他们示意,三人相视一望,明白风玄煜此时心情沉重,想要独自静处,不愿他人打扰,遂转身相继离去。

  风玄煜缓缓迈步,借着昏暗朦胧的隐隐灯火,绕着深夜静谧的园子逛了一圈,往日的情景一幕幕浮现眼前,如锋利的刀尖划过他的心房。此时此刻,他第一次静下心,深刻体会到没有苏漓若在身边的那份痛彻心扉的孤寂,原来,他所给予她的只是一幅镜中水月之画,在这风景怡然,幽静致雅的墨轩居,她到底承受了多少孤独与寂寞?只为了守着他的许诺!

  他一直以为他给了她如山般沉重的承诺,便是回应她所执念的一生一世一双人。殊不知,正是这份承诺把她的心囚进死牢,失望无数次徘徊在她的心田,冬日宴只是一个导火线,日积月累的疑问垒成一面墙,终于在冬日宴的那天轰然倒塌,彻底摧毁她的心中那份执意的信念。

  风玄煜返回房间,触目一室冷冷清清,他的心颤了颤,心底的孤寂汹涌翻腾。他沉沉叹息,打开箱子,满目的诗词音律,还有一大叠未曾刺绣好的枫叶。他伸手轻轻抽出词稿,静静品味,终于读懂她那细腻而丰富的情感,眼前呈现出她的寂寥与落寞,生生刺痛他的心间。

  原来他用爱的承诺却圈养了他的若儿,而她既无奈又心甘情愿承受那份苦涩。

  风玄煜手指轻触抚过墨迹泛陈或墨水呈新的诗词,每一句每一字如剑刺进他的心弦,震痛他的四肢百骸:原来他的若儿是如此孤独凄苦!而他居然都不知。

  当天际破晓时,一夜无眠的风玄煜打开房门,抬头望着奈落一身远程行装,而夜影与止践则伫立一旁,也做好进宫的准备。只有小唯惶恐不安地瞥视,几番咬唇搓手,终于鼓足勇气,说道:“王爷能否带上奴婢一起入宫,姐姐不在这里,奴婢留在府上也毫无意义。”

  风玄煜目光深沉,半晌,跨出门槛,径直越过他们身边,却沉声说道:“走吧!”说着,脚步不作停留,轩昂而去。

  小唯怔了怔,还未回神,夜影冲着她低声道:“还愣着作甚么?赶紧走吧!”

  小唯这才恍然大喜,不敢置信地问道:“王爷真的肯带上我?”

  “放心!”夜影看着风玄煜的背影,笑了笑道:“王爷不会扔下你的,不然日后如何跟苏姑娘交代!”

  “你这根木头,现在说话倒像是涂蜜似的。”止践皱着眉头,眼睛一斜,不满弹了一下夜影脑袋,冷哼道:“我看是你不会扔下她吧!还扯上王爷跟苏姑娘。”

  “怎么扯上我?”夜影揉揉脑袋,涨的满脸通红,嗫嚅道:“若不是苏姑娘面子,王爷如何能答应了?”

  “是么?”止践嗤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别进宫,让王爷给小唯寻个人家,安稳过日子,也好跟苏姑娘有个交代。”

  “你敢?”夜影怒目相视,惹的止践一阵哈哈大笑:“你小子还真不经敲探,一下就露馅了。”

  夜影狠狠瞪了他一眼,拉过小唯的手:“走,别理他!”

  小唯羞涩地别过脸,小手被夜影紧攥着,虽然不说话,心里却甜丝丝的。

  “好了好了!别闹了!”奈落摇摇头淡笑,在都城月邑山庄时,二人经常拌嘴对嗑,来月国许久都不曾见这般情景,现在倒有许些别样温暖。他沉叹道:“宫里处处暗藏危机,一定要确保庄主安全,人心叵测,你们切忌互生猜疑,中了他人圈套。”

  二人随即神色肃然严谨颔首,对着奈落互道声:“保重!”目光碰撞,坚毅如炬,一切尽在不言中,铮铮铁骨,生死患难之交,连小唯也不禁眼眶泛红,感受他们万丈豪气的情义。

  奈落挥挥手,目送他们离去的身影,仰头遥望,也许此时一别,后会无期,也许江湖再聚,痛饮浊酒。

  昼国,太子府,别苑楼阁。

  御医刚从房间踏步而出,黎陌萧即迎了上去,蹙眉焦急问道:“杜太医,怎样?”

  “太子殿下放心,姑娘身子已无大碍,可以适当下地走动。只是,血气虚亏,心力缓弱,得调养一段时日,才可恢复精神。”杜太医忙放下医箱,作揖行礼。

  “那...本太子可否进去看她?”从月国到昼国,历经一个月路程,苏漓若自那日咯血之后,又因路途颠簸,身体愈发虚弱。回到昼国,黎陌萧即刻安排御医为她诊治,只是她心情郁郁忧闷,病情一直不得好转。入住太子府已有十来天,他根本见不着她的面,一是苏漓若身子虚弱,再是怕打扰她的休养。现在听到杜太医的话,黎陌萧心情大为欢喜,当即欣然问道。

  “可以,只是姑娘身子刚有好转,不宜过度疲乏,太子殿下进去说说话倒无妨!”杜太医点点头,又嘱咐道。

  未等黎陌萧开口,身后传来苏溪如的嗤笑声:“太子殿下,你这么着急作甚么?既然若儿身子无恙,也不赶在这一刻,再说,人都住进太子别苑,来日方长嘛!”

  黎陌萧不悦皱紧眉头,挥手让杜太医退下,遂回身怒声道:“要不是你的手段狠毒,漓若的身子怎会如此不堪?”

  “哦,太子殿下这是怪我咯?”苏溪如不屑冷笑道:“别忘了,要不是我,你如何能把若儿带回昼国?要说狠毒,难道太子殿下没份么?”

  “你...”黎陌萧一时噎语,忿忿拂袖别过脸:“本太子虽希望带回漓若,但你的手段也太过阴险,漓若身子这般虚弱,难道你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妇人之仁!”苏溪如冷声斥责:“你贵为昼国未来储君,做事岂可优柔寡断,拖泥带水?倘若都似你这般顾虑重重,如何从风玄煜手中夺回若儿?”

  黎陌萧脊背一震,满脸愤怒却又无言以对,他心里对苏溪如又忌惮又忿恨,心想:要不是因为漓若,他怎会受制于她?这个女人心思缜密,手段阴狠,行事绝情,计谋诡诈,跟漓若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他都有些怀疑,漓若怎会有这么个姐姐?

  “太子殿下一定很恨我吧?不过...无妨!”苏溪如沉着脸,语气犀利又尖锐:“只要殿下记得,没有我,你连若儿的面,这辈子休想见着。更别说从风玄煜手里夺走带回,简直痴心妄想!”

  黎陌萧再也忍不住她的冷嘲热讽,怒气冲冲回过头,正要发怒,却听到房门嘎啦一声打开,一脸苍白憔悴的苏漓若出现门口。

  黎陌萧愕然惊呼:“漓若!”

  “若儿!”苏溪如亦是意外。

  “你们别吵了!”苏漓若虚弱的身子倚靠房门,眼眸黯然无光,声音也是淡然而冷清:“我没事。”

  二人相视一望,心里有些惶恐不安,不知方才他们说的话,苏漓若听到了多少?

  二人正在疑惑之时,苏漓若淡然的语气透着坚韧:“放心,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般脆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