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衿哭累了,又昏昏沉沉睡去,桦帝抱着她,看着她满脸泪痕,不由低头俯首紧贴她的脸颊。想着从峭壁摔落,命悬一线,死里逃生的时刻。他不由一阵恍惚,也许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奋不顾身为了她?纵身一跃的瞬间,他脑子一片空白,惟一的念头就是不能放开她不能舍下她。

  许久,桦帝轻轻放下赵子衿,起身往外走,从险峻峭壁摔下,不死也残。幸运的是峡谷上方居然长满一片茂盛蓬勃藤蔓,恰巧他们坠入上面,缓了冲击力,接着从藤隙中滑入谷底。

  赵子衿因从马背上甩出,摔落峭壁,外衣扯破,浑身被锋利的尖锐岩棘割伤,鲜血淋漓,此时,早已凝固成块。

  着落的时候,桦帝抱着赵子衿垫在地面,震的他五臟六腑颤着疼,烙的脊梁骨断裂般痛彻。

  他摇了摇伏在身上,一动不动的赵子衿,才发现她已昏厥过去。他吃力地挪动身体,倚靠谷壁得以支撑,借着谷口的光线,他看清这个地方好似洞谷,虽然阴霾沉沉,但空旷且敞亮。

  桦帝守着赵子衿至傍晚,见她气息薄弱,昏迷不醒,想着她浑身伤口,虽皆是皮外伤,但毕竟伤口很多且流血。

  桦帝检查伤口时发现她身上背着一个包裹,里面揣了许多东西,例如火折子,创伤药,蒙面巾,还有一些干粮和一个小水囊。幸而这个包裹系在里衣背上,不然,外衣扯破时连着掉了。桦帝皱着眉头:带着这些东西,难道她想就此闯荡江湖?

  不过,就目前而言,这些东西倒帮上大忙,赵子衿单薄的里衣早已褴褛不堪。桦帝沉思片刻,脱去她破碎的里衣,拿出创伤药给她处理伤口。当她娇嫩洁白的肌肤裸露出来,呈现他眼前是美丽动人的胴体时,他颤了颤上药的手,眼神无处可瞥,慌乱直击心间。

  桦帝为赵子衿的伤口上好了药,早已满头大汗,耳根滚烫,脸色通红。要给她穿里衣时,才发现一个更大的问题,破裂的里衣,根本衣不蔽体。无奈之下,他只得脱掉自己的外衣给她裹上,并为她系上他的紫荆披风。

  趁着暮光微落,他到洞谷外捡了一些干柴回来,用火折子点燃烧起。夏末的夜晚阴凉,尤其在荒野之处,更甚冷嗖嗖,寒气逼人。

  桦帝抱着赵子衿到了下半夜,她的身子烫的厉害,灼得他胸脯一片炽热。这可怎么办?他记起那个小水囊,摸索着取出小水囊。他轻轻摇晃赵子衿的肩膀,不停呼唤她醒醒,赵子衿虚弱地呻吟两声,又昏沉过去。他想想了,打开塞子,仰头喝了一口,俯首贴近她滚烫的嘴唇,撬开她紧闭的唇瓣,缓慢地把含在嘴里的水输送进去。

  守到天亮,赵子衿的烧退了,朦胧之中,含糊不清地低喃什么?桦帝惊喜,她总算有点清醒的迹象!他轻声呼唤她的名字,多年之后,每每想起洞谷的时刻,他总是情不自禁地笑出声。也许,他这辈子呼唤她的名字最多的时候便是那时,他从未那般焦虑恐慌而迫切,也是在那个时候。原来,他辜负她那几年的时光,却在跌落洞谷的那几日,全部偿还。

  赵子衿果然醒来,短暂的惊愕之后,她哭的稀里哗啦,成了泪人。

  桦帝想起侍卫曾禀报赵子衿在皇宫围墙外跌倒地上,俯身嚎啕大哭,那时,他听了感到惊讶疑惑。现在,他面对泪水滂沱的赵子衿,她哭的千般悲戚,万般愁肠。他的心一阵紧迫一阵刺痛,原来,她的内心积压了重重的委屈,深深的惆怅。

  桦帝走出谷口,举目遥望,峰峦樟叠,连绵不断,来时的山道已遥不可及,以他现在的功力能否攀登上去尚且是个未知数?更何况还带了个伤痕累累,身虚体弱的赵子衿。

  桦帝登上一处山丘,仔细观察地形,发现洞谷离顶上的山道模糊不清,无法目测它究竟有多高。他摇头叹息,负手伫立许久,现在皇宫应该乱成一团,自他听说赵子衿愿意出使柔然和亲,他便几番欲反悔和亲,无奈太后以历代祖训谆谆教诲,大昼江山劝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那些时日,他度日如年,倍受煎熬。

  昨日一早,朝臣拥着他帝服加身,亲自登上城门垛口,挥手点燃鞭炮,震衬喜庆。迎亲队伍护着镀金镶银的奢华锦车缓缓驶出城门,艳红的缎带飞扬着文茵郡主远嫁,为两国和平盟约作出深明大义的贡献。

  桦帝觉得那喜庆狂舞的缎带刺痛他的眼目,锣鼓喧天,鞭炮鸣震,直击他的耳畔,一阵眩晕。他转面不看,拂袖而去,留下朝臣们面面相觑。

  桦帝回到揽月殿,挥手驱赶一众仆婢,触目磅礴辉煌的宫殿,他却满心荒凉,一室冷清。

  姜公公惶惶地蹑手蹑脚进来,未等桦帝发怒,他忙呈上一封信,待桦帝沉着脸接过信笺,姜公公微躬着身子退了出去。

  桦帝展开信笺一看,居然是苏溪如的笔墨,信上字简意赅,寥寥数语,却道出她偷天换日,替代赵子衿出使柔然和亲之计。并告知,赵子衿昨晚已出城,现在恐怕已在与官道遥遥相隔的荒芜人烟的山道上逃亡。

  这个苏溪如胆子也太了?简直无法无天!桦帝双手微颤,紧攥着信笺,眉目深锁,脸色晦暗不明,阴晴难辨。半晌,他一掌击碎了信笺,在飘扬纷飞的碎屑中毅然转身而去。

  从苏溪如的信笺中,他领悟两个讯息,苏溪如让他明白,他欠她一份人情,一份天大的人情,这份人情暂时先放一旁,他日势必偿还。苏溪如亦让他下定决心,他不能置赵子衿不顾,任她流落天涯,一生隐姓埋名,艰苦卑微至老。

  桦帝苦笑:苏溪如果然无利而不往,她算计了身边的所有的人,也揣摩透了每一个人的心思念想。但不得不承认,她这一次的计谋连她自己也不放过,亦把自己终身的幸福都算计进去,那有女子这么狠!

  桦帝想,幸而她这次的计谋没有波及到苏漓若,这一点让他很欣慰,她终于放过苏漓若。只是,他哪里知道,苏溪如信上虽未曾提及苏漓若,但并不代表苏漓若能够置身事外!他更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锦绣别苑比皇宫好多少,小月和九儿差点吓破了胆,一夜之夕,苏漓若居然消失了无影无踪。总管怒气冲冲烦躁如无头苍蝇乱窜,宫里传来消息,陛下也不见了,虽然太后全面封住,却不知能瞒着那些老奸巨滑的朝臣多久?

  总管咬牙切齿地怒骂暗卫无作为,怎么连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也看守不了?又怒不可遏地冲着小月和九儿斥责,平时怎么侍候苏漓若的,人都不见了,现在才知道哭哭啼啼,早些干嘛!等陛下回来,可怎么交代呀?

  小月突然想起什么,她擦了一把眼泪,讷讷道:“会不会是陛下把姑娘带出去,上次...陛下也悄悄来别苑...”

  小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总管狠狠瞪了一眼,吓得把后面的话都吞了回去。偏偏九儿不懂察言观色,在一旁附声道:“对呀!说不定陛下把姑娘接宫里去了...”

  “闭嘴!”总管喝斥着,又责了几句,倏地,脑袋瓜一闪:嗯嗯,说的也是,不然,苏姑娘不见了,陛下也跟着失踪,看来极有可能...想罢,他挥手让跪在地上的二人起来。

  洞谷口。

  桦帝思忖着转身往回走,出来这么久,他还是不放心赵子衿。桦帝回到洞谷,却见赵子衿正吃力地撑着起身,她的情绪比之前清醒且稳定,

  “小心!”桦帝快步上前,俯身扶住她道:“你的腿部骨头折了,可别乱动!”

  赵子衿侧颜看着紧张兮兮的桦帝,这才发现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而外衣和披风却在自己身上。触目打开的包裹,和一旁血迹斑斑的破裂里衣,她瞬时明白了什么。不由怔忡,心里似乎被撞击了一下,低沉着许久不曾言语。

  桦帝以为她难堪换衣服之举,轻声解释道:“你浑身是伤,朕...给你上药,所以...换下你的里衣。”

  赵子衿蓦然抬头,一脸凝重地瞥视他,沙哑着声音问道:“陛下为何来这里?”

  桦帝触目她严谨的脸色,微皱眉头道:“自然是为了截住你,你说你跑什么?难道...就为了躲避朕,连命都不要了么?”

  “什么?陛下是为了我追到这里?”赵子衿略显惊讶,她目光一顿,疑惑问道:“陛下怎么知道我的行踪?”

  桦帝瞥了她一眼,沉声道:“苏溪如把整个计划都告知了朕。”

  赵子衿听了愈加不解,纳闷道:“陛下既然知道整个计划,怎么不去追赶若姐姐,反而为了我耽搁行程?”

  桦帝心头一震,冷声问道:“你说什么?难道...漓若也离开...”

  果然,他并不知情,难怪会奋不顾身为救她而坠落谷底。赵子衿点点头淡然道“嗯,倘若陛下不坠入谷底,尚能赶上若姐姐,只是这会...恐怕...”

  桦帝颤了颤扶她的手,脸色沉肃,阴冷不言,气氛刹那凝固,赵子衿静静等候他的怒火爆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