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十七章:不知何处是归途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赵越自皇宫复命后,匆匆赶回府上,却见郎中一脸愁云密布,低低叹息思索。

  赵越快步上前,漫声道:“大夫,那孩子如何了?”

  郎中抬头,急忙施礼,遂又沉甸道:“先生,那孩子竟是女儿家所扮,不知为何?”

  赵越惊讶,但立即淡然道:“大夫不必惊慌,只管医治就是。”

  郎中蹙眉道:“先生有所不知,那孩子瘀气积心,忧闷郁结,无法畅通一口气,致使昏迷不醒。如此下去恐怕性命堪忧,可那病情棘手,实在不好拿捏,除非心气贯通,才可苏醒,否则…唉!”

  赵越神色凝重,半晌,才沉沉道:“那孩子遭遇可怜,还望大夫妙手仁心,救她一命,赵某自当感激不尽!”

  “先生言重了,在下定当全力以赴,请先生放心,在下这就再去看看!”郎中见赵越如此看重奄奄一息的病人,心下自有分寸,掉头又往东庭院厢房去了。

  赵越目送郎中身影,眼神愈发慎重,脑海里浮涌那天情景…

  赵越倚靠车厢内,双目紧闭,淡然的脸色甚是悠静,似乎已入梦乡幽会周公去了。随着马车嘎止而停,赵越睁开眼目,抚须沉声问道:“何事停车?”

  随从挑帘探头报告:“回先生,有人拦车!”

  赵越哦了一声,沉浸片刻道:“路经何处?”

  那随从答道:“此处是交界大道,前面左侧山峰是焰峡谷,属月邑山庄都城封地。”

  赵越脸上掠过沉思,略有耳闻月邑山庄属地面积宽广,堪称一国之地,甚至有过之。只是庄主乃江湖人士,封地又属于野牧蛮夷之地,因此自拟月邑山庄,并未封号,如此倒也少了一国劲敌。

  赵越想罢,举步下车,究竟何人拦车?又为何事?

  只见一小童满颜污渍和着泪水盈盈,怀抱着昏迷少年,跪地求救。

  赵越蹙眉上前,围观的赶车之人与众随从见他来前,纷纷让道。

  那小童见到赵越举止文雅,泪水愈发涌出,怜兮兮磕头:“请大人慈悲,救救我家公子吧!”

  赵越端详昏迷少年,暗暗大吃一惊,虽憔悴惨白,凄凉怆然,但仍无法掩饰那倾世美貌,宛如无意飘落的碧烟一抹云尘瑶瑶渺渺,又如凋零折翼的幽谷蝴蝶惨惨戚戚。

  赵越收回细察昏迷少年的目光,缓缓说道:“起来回话!”

  哪知小童泪水涟涟,执意不肯起来,哽咽着恳求:“请大人大发慈悲,救救我家公子…”

  随从见状,劝说道:“先生让你起身,你听话便是,不可胡搅蛮缠。”

  那小童闻言,止住哭泣,惊惶直挺身子,仍紧紧抱着昏迷少年。

  赵越见他已然疲倦力乏,却仍不敢丝毫懈怠怀中少年,可见主仆情深。

  赵越低沉思索毕刻,挥手让随从帮忙送昏迷少年上马车。

  小童惊喜万分,跪下又一阵磕头感激,惹得泪水又纷纷飘落。

  赵越摆手示意起身,“你们究竟是何许人士?却又为何途中端变不测?且如实道来!”

  小童赶紧起身,泣涕道:“先生容禀,我们乃远城举迁投奔亲友,无奈访亲不成,只得返回,路经前面峡谷,孰料半道遇上劫匪。家人惨遭恶徒毒手,只剩我主仆二人,求先生垂怜我家公子,突遭此灭顶之灾,不堪重负,昏了过去…”

  赵越见小童啜泣不成声,心里泛起怜悯之意,幽幽叹息,“如此甚是可怜!”遂对小童说道:“上车罢,随我回府,替你家公子看医…”

  小童欣喜若狂,自是又一番千恩万谢。

  待小童上车,赵越目光悠扬眺望远方那峡谷,心中不禁疑惑:传闻月邑山庄管理都城,十余年太平盛世,焰峡谷乃属月邑山庄封地,却为何在月邑山庄管辖范围内会发生徒匪洗劫过客?实在令人费解!倘若焰峡谷暴乱不平,此地恐怕不宜久留!

  立即,赵越吩咐启程赶路,方行一段路途,却又停车不前,遂后随从来报,前面又有人拦截。

  赵越思及至此,想起那其中一个骑着骏马的潇俊男子,决非泛泛之辈,浑身厉肃冷然,散发着阴鸷邪魅,但又不失尊贵气质。

  那个拦路而又予以放行的宇轩非凡的男子究竟是何人?他身上隐隐亦邪亦正,高深莫测,还透着一股神秘感。

  赵越忽然灵光一闪,那地方临近都城,莫非他就是传说令人闻风丧胆的月邑庄主?

  赵越不禁暗暗惋惜,倘若他确是月邑庄主,自己白白失掉与之结交的大好机会。不过,他那般冷漠傲气,只怕难以结交。

  赵越思罢,举步也往东庭院走去了。

  焰峡谷,月邑庄主临风伫立,衣袂飘扬,几个时辰不曾一动,浑身充满狠绝杀气。身后除了夜影与屏洵,还有得到消息而匆匆赶来的奈落和止践。

  所有人都不敢出言,包括一向口才颇佳,谋略多端的奈落也沉默不言。

  夜影得到消息,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打扰:“庄主,悬崖边有人坠崖迹象…”

  月邑庄主蓦然回首,眸光寒冷,阴沉着脸。

  夜影只得又道:“属下这就派人下去探究…”

  “不用了!”声音撕哑低沉,霎那人影掠过,跃下悬崖。

  “庄主…”夜影等人皆惊呼,相继跃下悬崖。

  月邑庄主探入深渊崖底,落在一块崖石上,目光寻觅,崖底荆棘弥漫,杂草丛生,烟雾缭绕,寒气逼人。

  之后,夜影等人也到了崖底,却是狼狈不堪,衣裳均被绝壁锋利岩石撕裂,皮肤割伤破损,应是担忧庄主安危,众人情急之下,尽展飞檐走壁功底,使出浑身解数才勉强跃落崖。

  看着庄主依然一身飘逸,毫发无损,几个人相视对望,却是窘态丑出,不禁惭愧不已。

  崖底深渊,常年不见阳光,寒湿甚重,几个人不敢懈怠,急忙探搜线索。

  不多时,腹部中剑的兮姥姥尸首找到,然后又找到胸膛中掌气绝的乌达尸首。

  月邑庄主阴沉的眸子恍然掠过一丝希冀,他认得兮姥姥是苏漓若身边的人,如此看来她定是为保护主子而命殉深崖,难得能有这般忠心护主之人。

  夜影等人又寻遍崖底,没有其他踪迹。

  月邑庄主终吁一口气,如此看来她在这场撕杀中确定安然,但不知是否无恙?而她,究竟又去了哪里?

  他目光恢复冷然,示意带走兮姥姥尸首,并予以安葬。至于乌达尸首弃于崖底,给野兽充饥罢了。

  他提气展开轻功,如鹰展翅上腾高飞上了峡谷。倒是夜影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兮姥姥尸首带上去,个个气喘吁吁,想起悬崖绝壁,稍一分神,就粉身碎骨,顿时惊惧不已。

  安葬了兮姥姥,屏洵自知罪不可恕,跪在山庄大堂上,负荆请罪。

  月邑庄主负手而立,黑着一张俊颜,阴沉不语,众人纷纷求情饶恕屏洵。奈落甚至举例因屏洵谨慎提防,而屡屡立功,庄主当初也是看上他警惕性极高而重用他,如今不能因一次失错而抹杀他曾经的功绩。

  月邑庄主始终不语,脸色晦暗不明,许久,他沉声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那日你哪只手搜了她的身,就断了那只手吧!”

  大堂之上,众人面面相觑,皆暗自惊讶,不承想庄主会为外人而斩断兄弟之情。但庄主发话,断然不敢再多言,只能无奈叹息。

  屏洵愣了一下,嘴角抽搐,遂低吼一声,举剑劈了那只曾触碰苏漓若胸前的手。刹那,断掌赫然坠落,鲜血如注倾流,屏洵痛苦哀嚎,冷汗涔涔。

  这一次的教训足令屏洵刻骨终身,大概此生再也不敢自作聪明了。

  奈落与止践急忙叫来大夫,包扎断掌伤口,扶下去休息养伤。

  月邑庄主冷冷瞥视众人,透彻着阴森森凉飕飕,众人只觉寒气逼人,不禁低垂脑袋,面露惊恐惧色。

  夜影大步而来,见众人个个脸如死灰,暗自吁气。

  月邑庄主冷然挥手退下众人,夜影遂上前道:“庄主,那边传来消息,催促庄主即刻起身回朝!”

  月邑庄主冷冷一笑,却极其孤寂。

  床榻上,昏迷几天的苏漓若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吓得小唯惊跳起来,哭着束手无策。

  郎中闻声,急速赶来,见此情景,反倒惊喜,原来,瘀积忧闷的气结终得散解,果然,苏漓若缓缓睁开眼睛。

  “公…公…”小唯一时惊喜过头,几乎失口,半响,才回过神喜泣道:“公子,你可醒了!吓死小唯了!”

  苏漓若触目小唯,茫然麻木,眸光迷惘,神色黯然。

  小唯一惊,焦急摇曳苏漓若手臂:“公子,你怎么啦?我是小唯呀!”

  苏漓若目不斜视,呆滞无动于衷,任凭小唯呼唤,不曾回神。

  郎中见状,扶起小唯,告诉他切不可着急刺激病人,因病人多日昏厥,脑部陷入深度沉睡,即便醒了,也耍些时日才可唤醒恢愎记忆。

  小唯听了才安定了情绪,经郎中再三劝说,她才退下休息,几天几夜,守护公主,衣不解带照顾她,累了也只是伏在床沿稍寐片刻。如今公主醒了,虽还没真正清醒,但总算无大碍,她终于可以安心休息去了。

  待小唯和郎中走后,苏漓若茫然眼眸缓缓淌出一颗颗豆大泪水,划过脸颊,顺着耳畔,滑下颈项,湿了枕边。

  任凭泪水模糊了视线,划痛了脸颊,冰冷了耳畔。

  渐渐无声泪水涌泉般汹涌,伴随着啜泣,剧烈抽动双肩,死死咬着唇瓣,埋头被褥中,呢喃的抽泣声飘渺着压抑的痛苦:“父皇…姥姥…”

  窗外,大雪纷飞,寒风刺骨,肆虐着跌跌撞撞如飘零的一拾落叶的人影。

  小唯一觉疲惫沉睡,半夜醒来,想着公主,心下不安。虽说赵府有仆婢帮忙照顾,但她还是不放心,掀开被褥,悄然下床。

  她刚被安排与赵府婢女同住,惊慌过后,她只得向赵越坦承,二人女扮男装只为路途安顺,决无别意。幸尔赵越没再说追问,只沉沉微首,表示相信她们的苦衷。

  小唯静观一会儿,见婢女们仍然安睡,这才蹑手蹑脚出去,毕竟寄人篱下,不敢妄为。

  她来到厢房,轻轻推开进去,烛火摇曳枯燃,却不见床榻上的苏漓若。她惊恐万分,狂奔出去,借着屋檐挂着灯笼发出微弱的光线,隐隐照出,皑皑白雪,茫茫覆盖庭院,有一人影屈膝跪卧。

  小唯望着熟悉的背影,心头一颤,正要呼叫,嘴唇却被捂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