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峡谷山道。

  一辆马车被落日夕阳笼罩,霞光万丈,缓慢平稳地前行。眼见再过几个时辰便到了都城,奈落松懈了紧绷的心,这一路护送苏漓若回月邑山庄,幸而没什么差错。

  苏漓若依靠车厢一角,心情愈发紧张,想起两年前的她,揣着一颗爱慕之心,抛下一身荣华,不辞千里,不惧险峻来到都城,却错失咫尺之遥的月邑山庄。往事历历在目,堪已物是人非,两年的时光,残酷地偷走属于她的无忧欢颜,辗转流落。父皇逝世,兮姥姥殒命,她生命最重要且惟以依靠的两个人同时离去,那撕裂肺腑,寸寸断肠,剜心割肉之痛,此生刻骨铭心至死不忘。

  路途行程,奈落寻个机会便与苏漓若唠叨畅谈,且告知风玄煜在月国的一切讯息。苏漓若虽蹙眉沉郁,心事重重,不曾回应只言片语,但还是一字不漏地全然入耳。

  冬日宴之后,熵帝骤然辞位,不知所踪。风玄煜扶持太子风玄晟上位,辅佐朝政!太子拟号徵帝,少年荣登帝位。虽予各国有先例,但月国乃天下诸国之中泱泱强国,朝臣更是能者之才,威武之士。岂会甘心屈服一个少年帝王之下,而且徵帝的生母出身卑贱,非嫡出皇嗣,此番弱势,必为之诟病,藉由内战。

  庄主调遣祺燕山的军营四分之三的兵力,由薛霖,邱进,关武率领入朝,护守皇宫内外。狼隐山的军营留一半兵力由楚敖,姚放镇守,以防邻国伺机而动。而另一半的兵力则由林全,周深带领,置守城门。

  风玄煜精心布署两山军营的兵力,震慑满朝文武,谁也不敢冲锋带头,各自观望,按兵不动,就这样一触即发的内战渐渐平静逐失了无声无息。

  然而,月国安逸多年,表面盛世邦和,实则暗隐祸心,狼子欲念。此次变故,动荡着整个朝野大臣们的谋权之心,风玄煜藉此下了狠手整顿朝政,查获重罪者锒铛入狱,择过量生死,或入天牢关押,或斩首示众。

  酌定轻罪者,或革职离朝,入籍平贯,余生布衣。或以告老返乡之由,劝导退朝,幸存无恙,回归田园,安度暮年。

  再以论功行赏嘉奖那些无权无势,被欺压多年的下官平候,颇有能力者提升入朝,任职大臣,参议政务。

  月国朝野经风玄煜大肆整改,手段狠戾,作风厉锐,不留半点情面余地。着实打击了腐败奢靡的风气,令野心勃勃之人噤若寒蝉。使沉冤多年的悬案得雪,贪官恶霸绳之以法,获罪入狱,布告真相,释放无辜,还其公道。

  月国百姓无不拍手称快,编制赞美之歌,颂扬徵帝乃历代以来罕有的明君,其聪慧超越众帝,获天资睿智,赋予异秉。

  风玄煜承诺德纯长公主辅佐徵帝一年之期,由他着手整顿,月国上下已然一片祥和瑞气,清廉洁好之风。

  风玄煜闻之苏漓若在昼国经历几番艰险,哪里还能淡然处之?早已心急如焚,与徵帝,长姐一番彻夜长谈之后。短短时日,便把祺燕山,狼隐山的军营布署置换。

  祺燕山军营封薛霖为武候将军,任楚敖为副将,全力服从协助,不得违命。

  狼隐山军营封邱进为平候将军。任姚放为副将,军令如山,至死效忠,不得二心。

  风玄煜处理了两山军营兵力,即日就离朝,带着夜影,小唯,止践他们,还有林全和周深。日夜策马扬鞭,奔腾不息,此时已到月邑山庄等候苏漓若回来。

  苏漓若挑帘探望,暮色霞光,呈现美轮美奂,耀眼难忘的景象。

  突然,苏漓若疾声叫道:“停车...”

  奈落一怔,应声停下马车,来到车后,正要询问原委。却见苏漓若已跳下车,飞奔而去,他惊讶,望着她轻盈飘扬的背影,疑惑不解。

  倏地,奈落心头一震,遂明白过来,疾步追去。焰峡谷是她的锥心之痛!只怪他一路护送,心思全在是否安全到达?竟疏忽了苏漓若当初在焰峡谷遭遇生死攸关的一劫。

  苏漓若奔至当初兮姥姥坠崖的那地方停下,她捂着胸口喘着虚气,触目悬崖边上突起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她压抑而颤栗地挪动脚步。近致看清墓碑上雕刻的字迹,她悲痛地跌撞着纤瘦的身子扑向墓碑,双膝一屈,扑通跪下。抚向那清晰大字:兮前辈之墓!泪流满面,她一手抱着墓碑,一手轻轻触抚墓碑,低头斜靠,娇嫩的侧颜贴在碑上,泪水伴着哽咽,凄凉怆然地喃喃泣诉:“姥姥...姥姥...若儿来看你了,若儿错了,是若儿害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奈落怎么也想不到苏漓若居然跑的那么快?几乎脚不着地,用飞也不为过,连他的展开轻功追逐,也落了一截。

  奈落追到时,苏漓若扑在墓碑已泣不成声,悲涕涟涟。

  奈落距在几步之遥停下,见她如此悲痛恸哭,不由黯然沉叹,静静候着,不曾上前,任她凄凉的哀哉。他虽不知兮前辈予她血脉之亲,但见她如此伤心悲戚,便知兮前辈是她至关重要之人,否则,岂会为她舍命坠崖!

  往事一幕幕汹涌呈现眼前,她绕臂兮姥姥颈上撒娇,兮姥姥微躬身体牵着她跚跚行走。她飞扬舞姿,轻盈悬空,兮姥姥肃严的脸上隐藏不住欣慰之喜,眼里含笑水波地凝视她飞旋的身影。

  从无霜师太那里,她得知兮姥姥居然是母后的亲娘,她的外婆!她才恍然大悟,点点滴滴中去追忆,兮姥姥对她的呵护,疼爱,以及严厉监督她练就天外飞仙,指导她融入轻功。兮姥姥煞费苦心把毕生武功精髓,独门绝技:赤掌神指!趁她练舞之时,偷偷传授输入。却隐瞒她不告知,也未给她打通任督二脉。如此大费周折,皆因担忧她年幼无知,不懂世事艰险。倘若被居心之人发现她年纪轻轻便身怀绝技,只怕会致她风口浪尖,陷身危险,成了阴谋之人击杀对象。

  最后,兮姥姥至死护她周全,纵身跃下悬崖的一幕,时常纠缠她,成了如影随形的噩梦,让她刻骨铭心这个惨痛的一幕。

  回忆肆虐她的思绪,她的心间,苏漓若哭成泪人,那痛刺四肢百骸的利刃感觉,几乎使她昏厥过去。

  奈落以为让她倾泻一下心情,但见她深陷悲痛无法自拔,不得已只能上前出言安慰道:“苏姑娘,逝者已失,节哀振作,你如此悲泣伤身,岂不让兮前辈魂灵难安?”

  苏漓若渐渐收起眼泪,想着兮姥姥一生悲苦,为爱委屈求全,卑微至极。最后却心伤成碎,因爱生恨亲手屠杀了自己深爱之人,了结了那一份凄苦的尘世孽缘,埋葬了曾经刻骨恩爱,柔情万千!

  她拭去泪水,藉着微微暮光,看清墓碑下方刻着几个小字:月邑庄主立!

  苏漓若含着泪眼怔怔凝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墓碑居然是风玄煜所立?她一见到兮姥姥的坟墓,只顾着哀伤,哪里还有余地思忖何人立碑?

  奈落见状,俯身扶起瑟瑟发抖的她,道:“当时,庄主赶回来,苏姑娘已被屏洵派人送走了。焰峡谷发生意外,以致兮前辈掉了性命,庄主为此断了屏洵一只手掌以示惩戒。庄主不顾安危,涉险下到崖底,寻到兮前辈尸首带上来安葬。虽不能挽回什么?至少留给苏姑娘一个念想的去处。”

  奈落话刚落音,苏漓若红肿着双眼,语气急迫道:“走吧!”她投下恋恋一眼墓碑,转身而去。

  奈落愣了愣,不知她为何转变这么快?方才还沉浸悲伤,瞬时却毅然着急离去?奈落纳闷疑目她的背影,脚步急忙跟上。

  苏漓若步伐急促,很快登上马车,此时夜幕将临,前方的都城灯火宣照,通透如昼。苏漓若一路犹豫不决,现在之所以这般急匆匆赶向都城,因听了奈落的话,推她决定迈出关键的一步。她突然满心渴望,自从去年离开他至今,不曾有过这一刻的焦急渴望见到他。

  她愿意卸下她的清高她的傲气,她决定妥协,不去计较他抱着蒋雪珂抛下她转身而去的痛楚。她一直不过去心里的这一关坎,终于听了奈落的话,刹那释怀。她不再逞强,也不会固执,更不愿浪费心思去纠结了,让这一切彻底过去吧!

  现在,这一刻她只想见到他,倾诉离别后,她尝尽相思的苦,如一池漫漫的毒药。日夜肆虐她的每寸肌肤,浸透她的每一个毛孔,却怎么也饮不尽那源源不断的毒药,凌迟着她的念虑意志,痛彻心扉。

  最重要的是,她想当面感激他,谢谢他下到崖底带回尸首。不致让凄苦一生的兮姥姥暴尸荒野,成了野兽猛虎的餐食。且为兮姥姥立了一座坟,虽然孤零零的,甚是荒凉,但至少给她留有缅怀之处。

  触动心弦,感尔念之,她便立即下定决心。一如当初那般,毅然决然,背弃所有,孤身寻他。只因痴恋他的一掌温暖,深陷他的一袭飘逸,坠入他超尘脱俗的傲慢气质。即便他看起来漠然如寒,冷冽如冰,她亦无力抵抗那份入骨相思,所以,她只能飞蛾扑火般的汲取念念不忘的一掌温暖。

  奈落跳上车头,扬鞭策马,奔向灯火辉煌,璀璨如日的都城城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