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若轻轻抚上自己的脸颊,触到眼眶,揉了揉干涩红肿的眼睛,经过大悲大悟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半个时辰后,马车到了都城城门口,守卫城门的兵士拦下马车。原来出入都城有时间规定,日始卯时大开城门,出入自由。日落酉时关闭城,出入须出示牌子,予以放行。

  此时,夜幕降临,已是禁闭城门之时。奈落出示腰牌,那小兵士瞪眼一看,忙俯身毕恭毕敬挥手示意大开城门。又奇怪地投目匆匆一瞥: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获得奈少主亲自驾马驭车?

  苏漓若掠开帘子一角,悄悄探望,见那兵士表情,又瞥视奈落的腰牌,灿金色的牌子中间刻个奈字,整个牌子色泽光亮,应该是纯金铸造。奈落身为月邑山庄的三少主之一,在都城身份自然尊高。那时屏洵临进医馆,舍郎中对他甚是谦恭,可见月邑山庄尊位有序,卑微有别。

  马车缓缓驶进城门,苏漓若探头望去,街道两边的商铺灯笼白炽,一如昼日热闹非凡。街上行人慢步悠哉,三三两两颔首交谈,少年郎嬉戏追逐,无忧无虑。孩童天真活泼,手执冰糖葫芦,吃的津津有味。

  只是街上的人,不论男女或年少,服装各异,头饰亦简亦繁。而且肤色深浅不一,就连身形胖瘦,高矮也有区别。

  苏漓若起初奇怪地看了一会,遂渐渐明白,都城原是荒芜,猛兽出没之地,周围边境生活着野牧,蛮夷,异族之民。

  风玄煜突然出现,打破了他们的蛮横粗鄙,便遭到他们的排斥反感,继而挑衅打压。

  苏漓若垂下眸光,她能想象当年娇弱少年只身带着一个随从,跋山涉水临到猛兽泛滥之地,野蛮异族之居,该是怎样的惶恐惧怕?

  他当初经历了怎样九死一生的危险,惊心动魄的打斗?最终制服了凶神恶煞的野蛮异族。

  又以超赋异秉的睿智拢共了风俗各域的野牧之民,蛮夷番子,神秘异族。整改各种怪异风俗,教导礼仪邦德,鼓励他们习文练字。激发他们劳作,开垦荒山野岭,避免闲聚斗殴,成就了今日繁荣盛世的都城。

  雄才大略的他策划建筑月邑山庄,矗立高峰之巅,历时五年,传闻月邑山庄堪比皇宫有过之而无不及。山庄建成之后,他广纳贤才,结交江湖豪客,拢聚武林高手,召集草莽英雄。

  如今都城大街小巷的着装各异,肤色深浅,外形差距的行人,便是如此而存在。看来,风玄煜还是保留了他们深以自豪尊崇的一些风俗和习惯,这就是他,善于抓住人性的软肋,揣摩人心的弱点。

  想起暮堰湖初见他,冷冽

  苏漓若思罢,正要放下帘子,倏地,街边铺子一幅匾映入她的眼底:舍郎中医馆!

  她忙叫道:“奈少主,可否停车一下?”

  奈落吁一声缓步的马儿,马车适时停下,回头问道:“苏姑娘有何吩咐?”

  “奈少主客气了!”苏漓若掀开一半帘子,露出整张面孔,见奈落总是对她恭敬礼谦,有些不好意思道:“方才可是经过舍大夫医馆?”

  “是呀!,舍郎中的医术是都城鼎鼎有名的,且仁心厚德,当初开医馆救济病人,那块匾的字还是庄主亲笔提上去的。”奈落侧目望去,点点头,遂惊讶问道:“苏姑娘认识舍大夫?”

  “嗯,当时来都城,曾承舍大夫一恩。”苏漓若思及那时的心境,不由感慨一叹,道:“奈少主可否在此等候片刻?”

  奈落明白她的用意,淡笑着应允:“无妨,苏姑娘只管去吧!奈某在此候着便是!”

  苏漓若微微颔首致意,转身提着裙摆下车,她往回走了几步,来到医馆门口。借着屋顶两个白炽的大灯笼,仰望横匾上的字,草劲有力,龙飞凤舞。她想起铁川隐上的月邑字迹,果然与这幅匾上的字一致,她嘴角扬起欣然一笑,举步走进医馆。

  医馆小徒遂迎了上去,谦谦有礼问道:“姑娘那里不舒服...”看清苏漓若的容貌,吸了一口冷气,顿时,说话都不利索:“这...这边先...先候...候着...”

  苏漓若冲他微微一笑,点点头。

  小徒瞪着眼,整个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如此绝美的女子,她温婉一笑,如春风拂面,沁人心脾。半晌,小徒惊觉失态,急忙作了个请的手势,慌张地进了里屋,整理药材去了。

  苏漓若见一旁长椅上坐着三四个病人,这么晚了,还有人排队等候看病,可见舍大夫的医术甚得都城百姓的信赖。

  不然,亦不会得到他的亲笔提匾!苏漓若思及,目光不觉轻柔起来。

  她在医馆厅堂逛了一圈,瞧着与当初布置毫无变化,她想起那时女扮男装,不由抿着嘴浅笑,脚步不知不觉越进厅堂右侧旁门。

  灯光照耀之下,这里的柜架上堆放着整齐,一排排却如小山般的麻袋。苏漓若的鼻息萦绕着浓重的药味,看来这是存放药材的库房。

  苏漓若穿过药材库房,径直来到后院,看着庭院并排的几间屋子,屋檐下的灯笼依旧散发出隐约而温馨的光芒。她不自觉便陷入回忆,最里面的那一间,是她和小唯居住的。

  苏漓若长长舒了一口气,收起微湿的目光,并没有走过去,而是转身准备返回厅堂。

  后院的茅厕里吱嘎一声,打开门,苏漓若怕引起不必的麻烦,疾速一闪,隐进柱子后面。

  两个厚实魁梧的劲装汉子出来!

  苏漓若知道舍郎中为了方便病人内急,男女茅厕各一间,茅屋里的厕坑各有一排,可同时如厕几个人。

  她想着待那两人离开后再走,便静静呆在柱子后面。

  “哈客,你说那女子究竟什么来头?庄主居然带回山庄?”右边粗犷的汉子说道:“可也怪了,一个弱女子,初来乍道,半夜出山庄...”

  “行了!”左边略显瘦实的被称为哈客的汉子摇摇头道:“你就自认倒霉吧!下次碰着,绕道走,千万别再鲁莽了!”说着,他又压低声音道:“听止少主说,这女子来头不小,你别看她柔柔弱弱的,听说她曾为庄主挡了一掌,以致身患暗疾。所以庄主不得不带回山庄养病...”

  “原来如此!”那汉子恍然点头,遂又沉思着疑惑低喃道:“这女子绝对不简单,昨晚咱就是多问了她几句,她的脸色就变了,就觉的一道闪光,咱的肚子就疼的厉害。后来,庄主找到了,她就变的很虚弱...咱都没敢说受伤的事。要不是忍不了,找你一起来舍大夫这里,咱都不敢相信,居然中毒了!”

  哈客皱着眉头不言,只是轻拍两下他的肩膀。

  苏漓若看着二人身影消失庭院,许久回不过神,她紧攥着拳头,浑身抑制不住微微颤抖。

  他们口中所言的,那女子...那女子...

  难道...

  苏漓若不敢往下想,但她的心一点一点阻止不了往下沉。

  奈落候在马车上,到了都城,他彻底放心了,再过半个时辰,他就可以完成任务,亲手把苏姑娘交给庄主了!

  奈落趁着此时的空闲,挥手往半空一扬,夜幕下的空中绽放一抺灿烂,如流星划过,瞬时消失了无影无踪。

  他的嘴边挂着淡淡笑意,方才发了信号通知庄主,苏姑娘已回带都城,正在赶往山庄方向。

  他知道庄主一定等急了!

  想着往后山庄的日子,有了苏姑娘这般聪慧玲珑的女子陪伴,庄主也不再孤寂形影。

  不,很快她就不是苏姑娘了,他该改口称她为夫人了。

  这大半年的昼国守护,这一路的跋涉,他早已把她当作亲人般看待。

  就像做兄长的心情,想着要出嫁妹妹的那份喜悦和感慨,此时他嘴边的笑意更加浓烈。

  奈落抬头见苏漓若失魂落魄地从医馆出来,不觉有异,反而暗暗感叹:苏姑娘这般性情,只怕苦了自己,不过承了舍郎中一恩,她铭记于心,且这般感怀!

  苏漓若强颜冲着奈落一笑,心乱如麻地上了马车。奈落待她坐稳,再次扬鞭策马而去。

  车厢里,苏漓若心转百念,越想越不对劲,那两人嘴里所说的...

  随着响亮的马蹄声,苏漓若知道月邑山庄已近了,她蹙眉转面隔着帘子望向奈落,半晌,颤栗的手终是伸向怀里的面具。

  初秋,夜风微凉,吹拂着台阶上一行人的衣襟。

  风玄煜负手伫立,深邃的目光蕴含着迫切的期盼,只不过他掩饰了很好,坦然淡定的神色使人看不出,他的内心其实早已涌动着迫不及待的激动。

  嗯!是的,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那时常萦绕他梦中的娇容,整整折磨了他大半年。

  风玄煜挑挑眉,他激动的是,他终于摆脱这种魂牵梦绕的相思之苦,无数次缠绵相逢却转瞬成空的惆怅失落。

  他可以亲手触摸她的眉眼,轻吻她的唇瓣,让她柔顺的青丝拂扬他的心间,感受她一颦一笑的逸然之美。

  风玄煜身后的小唯早已泪眼婆娑,紧紧抓住夜影的手,抑不住颤动。夜影轻抚她的手背,予以宽慰她紧张焦急的心情。

  止践与屏洵各怀心事站在最后,一个想着该如何面对苏漓若?一个暗暗纠结一下子来了两个女子,到底谁才是山庄的女主人?

  马车如期而至,停在月邑山庄台阶前,奈落从车头跳下,对着风玄煜抱拳施礼道:“庄主!”

  风玄煜冷峻的面容,终于露出表里如一的欣然笑意道声:“辛苦了!”

  他的话未落音,小唯早已按捺不住欣喜若狂的心情,飞奔下去,冲向马车,掀开帘子:“姐姐...”

  倏地,她瞪着眼惊呆。

  风玄煜心头一震,疾步上前。

  马车里空无一人!

  只有一缕隐隐幽兰清香,证明车厢里曾载过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