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南见玄若钻进庄主的怀抱,吓的蒙上眼不敢往下看。

  乍特和哈客一时间也愣住,怔忡身后。

  苏漓若屏住呼吸,不敢置信地瞪着眸子,但确实...真切...映入她的眼底就是那张冷峻似寒冰的俊美面容。

  苏漓若艰难地喘了一口气,恍然回神,他拥着她入怀,一如初见那时的一掌温暖包裹着她的手。

  心,跳的狂乱惶恐!

  风玄煜微微蹙眉,一丝若有若无的幽香萦绕他的鼻息,他缓缓松开掌心,同时亦放开揽着她腰间的手。

  苏漓若被放开的那一刻,既松懈了悬着的心,又隐隐失落。她避开风玄煜深沉的目光,急忙后退两步,捂着额头,方觉疼痛难当。

  乍特率先反应过来,他上前察看苏漓若的额头,粗声粗气地责怪道:“你这孩子,怎么这般鲁莽?幸而撞到庄主,倘若是一旁柱子,你的脑袋非开花不可!”

  米南也三步并成两步,赶到苏漓若面前,低声道:“还不赶紧向庄主赔罪!”

  苏漓若捂着额头,既不让乍特察看,也不理米南的提醒,杵在原地,低首垂眸,沉闷不言。

  她想不通的是,自己明明背着反方向走,怎么就一头撞进风玄煜怀里?

  其实,所有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惟有苏漓若只顾着愤怒难平的怨念,疾速奔走,那里还有心思留意前面的情况?

  她脚步轻盈如飞,米南那里赶的上,只见她像只没头的苍蝇乱窜,居然穿过毡房之间的空隙,返回走去。米南以为她迷路了,谁知她低着头,飞快地走向迎面而来的风玄煜,一头撞了上去。那一刻,米南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发出惊慌的啊啊声。

  乍特与哈客正给风玄煜禀报这两年来训练营的进度情况,以及提拔了一些可用人才。风玄煜漠然着脸色,边走边听,巡察了一遍训练营,倏地,风玄煜停止悠扬的脚步,瞥视疾步而来的灰衣少年。

  乍特和哈客顺着风玄煜的目光,便见到怒气冲冲的玄若直接一头撞向站稳不动的风玄煜,惊的二人目瞪口呆:这孩子...走路都不看吗?且快的似一阵风席卷而来?

  风玄煜沉着目光,方才的幽幽清香,已经确定灰衣少年是女扮男装。他的心间一动,凝眸注视眼前瘦弱的少年,衣服陈旧,面目清秀。不由暗暗苦笑,他怎么会想到...若儿?

  风玄煜深沉着脸色,大手一挥,冷声道:“去吧!”他这几日因为奈落弄丢了苏漓若,牵挂担忧,心力交瘁。虽责令全城搜索,却仍不见踪迹,苏漓若就像人间蒸发,无影无踪。

  风玄煜说着,负手漠然而去,他一心挂念苏漓若的安危,也没有心情深思灰衣少年为何女扮男装?或许,是一个心怀英姿,欲与须眉博弈的女子罢了!

  乍特没好气地瞪了瞪苏漓若:你小子,净是惹事!

  哈客看出庄主心事重重,神色黯然,虽猜测不出所为何事,但尽量小心翼翼。他摇摇头,叹了口气对苏漓若欲言又止:“你呀!”

  二人随后跟上风玄煜往训练营大门而去。

  苏漓若未等米南出言,一脸倔强地忿忿转身离去。

  米南张着嘴,硬生生咽下嘴里的话,急忙跟上苏漓若。

  回到帐篷,纳默询问时,二人皆搪塞过去,正巧,专门负责训练营毡房分配的派人传话,让苏漓若随其去领毛毯等用品,搬至新的帐篷内。米南转身去厨房给纳默熬药,苏漓若随即忙开了。待打扫了毡房,收拾铺好了东西,她一头蒙进被褥。米南叫几次让她起来吃饭,甚至把饭送到她的帐篷里,她也是一口都没动。气的米南掠摔了帐幔,愤懑而去。

  临近傍晚时,苏漓若才伸伸酸疼的腰起床,顶着红肿的双眼来到纳默帐篷里。一言不发地帮忙给纳默喂药,无视米南在一旁不满地冲着她瞪眼,喂好了药,她来到案前,继续整理核对账目。

  米南无可奈何地摊摊手出去,不敢打扰。

  苏漓若埋头账本当中,直致凌晨才回自己的帐篷休息,一连两天皆是如此。晚上对账,白天蒙头便睡,临到傍晚起床才吃了一些饭。米南见状,终是在清晨端饭时,忍不住告诉纳默,纳默听了,很是惊讶,小小年纪,为何这般郁郁寡欢?为何见了庄主如此反常?这其中究竟藏着什么玄乎?纳默示意米南别作声,待他拆开蒙眼的纱布再说。

  然而,就当天下午,几哈客跟乍特来纳默帐篷里看望他的眼睛如何?顺便提及,乍特傍晚又去山庄替他兄弟舍尔值班。原来乍特的弟弟舍尔前段时间因阻止异族聚殴打斗而不慎受了伤,乍特上次便是替他去山庄值班而碰到那怪异女子。

  乍特不觉又提起这事,心里总是不踏实,纳默听了再三嘱吩他多留点心眼,切不可莽撞行事。毕竟,山庄那里都是江湖草莽,武林豪客,有的行事怪异,有的脾气暴躁。倘若碰上棘手的,谨言慎行,能避则避。

  乍特闻言,难得一脸郑重,点头应允自己会见机行事。

  苏漓若伫立帐幔外,将乍特所言听一清二楚,她的目光瞬时异常深沉。就在乍特跟哈客掀开帐幔出来,她快速闪到一旁隐藏。

  傍晚,乍特骑着一匹棕色骏马缓缓驶向大门,守门士兵一见乍特,恭敬地打开大门。正在此时,苏漓若奔跑过来,冲着马蹄已踏出大门的乍特叫道:“乍护法!”

  乍特还未回过头,守门士兵已执着长矛拦住她,不耐烦喝斥:“怎么又是你?去去!一旁呆着,别到处乱窜...”

  士兵话未落音,乍特爽朗的笑声已响起,他停下马,扭头叫道:“玄若,是你呀!怎么啦?不呆在老纳身边,跑这作甚么?”

  苏漓若瞥了瞥拦着自己的长矛,那士兵一见与乍特识认,只得收起长矛,退到一旁。

  苏漓若来到马边,仰头道:“纳护法让我休息两天,正愁着没地去呢?溜达着出来便碰见乍护法!”说着,她笑了笑又道:“乍护法去哪儿?带上玄若可好?”

  乍特见她一脸天真秉纯的笑容,有些为难道:“咱去办正事呢?带上你...”

  “玄若在这里只认识乍护法几个,实在没地去!”苏漓若一脸认真,遂又失落低首道:“乍护法既然不方便带上玄若,那就算了。”闷闷地转身,喃喃自语:“唉,白欢喜一场...”就在她欲耍举步,心里念着:一,二...

  果然,乍特出声叫住她:“哎,玄若!”

  苏漓若目光一闪,眉间雪掠过一抺暗喜,却没有回头,故作失望地低头继续慢悠悠举步。

  “好了!好了!”乍特洪声叫道:“咱带你去就是了,玄若,过来!”

  苏漓若抿着嘴,遂微微上扬,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急忙回头,欢快地奔过去,欣喜道:“乍护法,你真好!”

  “行了,你这孩子,竟不知嘴这么甜?来!”乍特表面不在乎,其实,心里早乐开了花,他朝苏漓若伸出手,轻轻一拉,苏漓若跃上马背,坐在他的身后。待苏漓若坐稳,他扬着缰绳,马蹄疾速而去。

  身后,几个守门士兵你望望我,我看看你,都觉的不可思议!乍特是五个护法中脾气最为暴躁的一个,而且在训练场上,几乎每一个士兵都吃过苦头,因此,他们见了乍特只能尽量顺着意,不敢有半点违背。没想到,他居然因为小少年的几句话竟答应带其出营,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哪里会相信乍特这么好说话!

  乍特的脾气略暴,性情直爽,偏偏被苏漓若透彻清楚,他的性子吃软不吃硬。

  乍特带着苏漓若行至将近一个时辰,来到卫士所,卫士所建在山庄脚下,专门安排调换卫士把守月邑山庄各个庄园。

  原来,月邑山庄共分十三个庄园,里面住着职位不同,武功高低的江湖侠士,武林剑客。

  最后面一个庄园依山傍水,建于山涧幽谷,据说,那是月邑庄主居住之处,历来无人靠近过。

  乍特的弟弟任职第九庄园守卫,便是上次居于此的神秘女子之处。

  乍特换上卫士服装,见苏漓若一身青衣,欲要寻个卫士服装给她换上,找了遍也寻不出合她瘦小身形可穿的衣服,只得悻悻作罢。

  负责安排调整卫士的统领见乍特带着一个少年郎,又见他对其爱护倍致,不由开个玩笑调侃他,哪里捡了个这么俊俏的小兄弟?舍尔一个就够他操心的,堂堂五大护法之一,居然委身为卫士!现在可好,他还带着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来值班?

  乍特也不生气,哈哈一笑,解释着,舍尔性子优柔寡断,做事拖拖拉拉,总是吃亏。可有什么办法呢?父母早逝,他与舍尔自幼相依为命,自然不会撇下他,也能替他善后。

  随即乍特又道,你别看玄若瘦弱单薄,可比舍尔强百倍。

  那统领瞥了瞥苏漓若,自然不信乍特的话,却也不反驳,只是笑了笑。

  乍特领着玄若往山庄而去,一路上竟像个碎嘴的老人,叨唠着让苏漓若一定不能离开的他的视线范围。庄园里乃藏龙卧虎之地,万一冲撞了那个英雄豪杰,他也没把握能保的了她。

  苏漓若嗤笑问道:“既然月邑山庄是藏龙卧虎之地,怎么听着像流流寇土匪...”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乍特返身一把捂住她的嘴,警惕地环顾四周,确定没人,才松开手,压低声音斥责道:“你是不知天高地厚,咱来山庄都得忌惮三分,恪守规矩,你倒好,居然口出狂言?看来...你也是个识字的呆子!”

  苏漓若不悦蹙眉,这个乍特也太豪爽了,总是大大咧咧对她,不是捏她肩膀就是拍她的手背,甚至拿她打趣,刚才竟然猝不及防地捂她的嘴。

  她虽暗暗腹诽乍特豪爽举动,但她知道乍特并无恶意,所以,温顺地点点头。当她听到乍特说道:“玄若,你好好看看月邑山庄,这里可不是随便想来就能来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