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二十五章:美人如兮君如梦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风玄璟缓缓起身,俯首道:“父皇,儿臣妃妾已有,正妃之位尚缺,但昼国美人不宜立妃,只能侍妾。儿臣以为七弟既已封了侧妃,理应再纳个侍妾,如此才符合规矩。”

  “这…”熵帝看了风玄煜一眼,见他阴沉地盯着风玄璟,知他心里不悦,只得道:“假使你们兄弟俩都不愿意,那也无妨,朕就把她赠给太子或老四,只是他们府上妃妾已繁多,朕觉得既是才女又是昼国所献送,理应尊重两国友邦。毕竟大月予昼国十多年和平盟约,如让美人卷入嫉妒纷争,怕委曲了她。”

  风玄璟忙道:“父皇所言极是,虽儿臣妃妾不多,毕竟女人心都善于妒恨,确实会委屈美人,如此七弟最适合不过…”

  风玄煜冷哼一声,风度翩翩站起来,眸光深邃。

  风玄璟感觉他的目光如剑锐利,恨不得一剑刺透,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厚道。但一想起府上的那些女人,他就烦燥不堪,能推掉一个算一个,如此只能拉风玄煜垫背。

  苓妃嗔怪盯着风玄璟,好不容易风玄煜总算松口愿意立个侧妃,他这个哥哥竟然又硬塞他个美人,万一激怒了他,岂不坏事?她见风玄煜脸色冰冷,似乎压抑的怒火随时会爆发,心里禁不住暗暗担忧。

  熵帝正欲开口,安慰风玄煜别担心,他既不愿意昼国美人,决不勉强。

  那料道,风玄煜却从容地语出惊人:“好,一切就随三皇兄所言!儿臣愿意纳她为侍妾。”

  风玄璟蓦然怔住,惊愕瞪眼。

  熵帝与苓妃错愕,几乎不敢置信。

  风玄煜行礼告退,淡然转身,留下呆滞而疑惑的三人面面相觑。

  风玄煜快步离开皇宫,到宫外轿子旁,对着垂立的夜影道:“吩咐下去,追云楼与凝烟阁收拾干净,届时以便它们的主人居住。”言罢,挥手卷帘,入轿坐定。

  夜影一震,惊讶看着他,却见他已闭目屏神,只得道:“是!”放下轿帘,示意起轿。

  轿起,风玄煜缓缓睁开眼,目光如墨,一脸寒意。

  待两处楼阁收拾了,风玄煜亲自察看一番,夜影终究忍不住问道:“属下疑惑,王爷为何要答应…”

  “本王爷当年承她一恩,既是她所愿,自然还她。至于昼国那美人,只是用削压她的气焰,省得她自以为,邑王府是她的天下。”风玄煜冷声道。遂又吩咐,这两处楼阁要置添精致家具器皿,以女儿家喜好去布置楼阁。

  纵使夜影跟随他十多年,此时亦是一头雾水,王爷何曾这般费心?竟亲自监视楼阁布置,并细心至此。

  风玄煜察视了两处楼阁,离开之时,似解夜影疑心又如喃喃自语:“本王注定要负她们,理应予她们居所舒怡,不枉她们似锦年华,却孤独终老。虽非我愿,皆因所累!”

  夜影恍然大悟,他回头望着两处楼阁相邻而傍,雕梁静谧,画壁悠然。如此风雅幽美,却是它主人的一场囚笼噩梦。他无奈摇摇头,心里暗暗替侧妃与侍妾惋惜,当下脚步健硕,跟上风玄煜。

  又是一年落叶知秋的季节,恍恍中给人无端添了新愁。

  苏漓若历经一个多月的路程,终到达月国,安置专门接待异国使者的楼馆,不日就安排面见熵帝。

  苏漓若端坐梳妆台前,痴痴呆呆对着铜镜内凝眉轻愁,娇颜惆怅。

  小唯见状,静置身旁,眼见时辰已到,苏漓若仍惘然不觉,小唯心里着急,但不敢催促。

  终是苏漓若轻启唇瓣:“为我梳妆吧!”

  小唯暗松了口气,即刻为她妆容。顷刻,淡妆罢了,坐上轿子,进宫见驾。

  苏漓若想着沦落异国,本是裕国人,却代表昼国献于月国,心里一阵阵凄凉。见了熵帝,轻俯身姿,行了礼仪,神情颇为淡然,不卑不亢。熵帝待她平身,触目容貌,大为惊异,饶他见过诸多风云,宫里美人如繁。不承想,天下竟有如此淡雅如幽兰,娇柔如轻风,嫩白如雪花的人儿。

  熵帝暗暗惊叹:果然天下无双的容貌,倘若才艺再了得,只怕天下再无人与之媲美。想着风玄煜十余年飘流,如今总算可以亨齐福乐。

  熵帝见她弱不禁风,心生怜惜,轻声道:“尔跋山涉水,历经辛苦来到大月,朕深感贵国的一番诚意,思索再三,予尔于邑王为妾,不知是否安愿?”

  苏漓若自知此生无望,见熵帝慈祥温言,亦不敢怠慢,施礼低声道:“谢陛下鸿恩,漓若一切听命,不敢妄想。”

  熵帝听出她似有无限委屈,打量着眼前娇弱人儿,淡然中隐隐带着神圣不可亵渎的傲气,他又是一惊,缓缓道:“邑王乃朕的七皇儿,府上刚立一位侧妃,还未迎娶,尔虽为妾,地位亦不低,侧妃成婚之日,尔也一起进邑王府。”

  苏漓若微微失神,之前倘若还有一丝幻存,如今彻底幻灭,至始至终多么可笑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心心念念之人尚无缘,又怎敢对异国皇子存有幻觉?他才立一位侧妃,那么往后邑王府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女人涌入,而自己只是昼国贡献给月国的,予邑王府甚至月国来说身份卑低,只能作为妾室入府。

  苏漓若心里悲叹:此生只怕熬不过这异国他乡的劫难!

  苏漓若悲凉的表情并没有逃过熵帝的眼目,他忽然想起灵曦当年知晓他后宫妃嫔繁多,绝望凄凉的神色如同一辙。他心头一震:如此心高气傲,恐怕处境堪忧!

  苏漓若回到楼馆,神情郁郁,目光呆滞,满脑海不停涌现熵帝的话语:“三日之后,便是邑王与侧妃成婚,介于两国友好邦交,尔与侧妃一同出嫁,邑王府同时迎娶…”

  一同出嫁,同时迎娶,许是给予莫大恩惠,苏漓若却心如荒漠,一片凄凄。

  三日一晃而过,苏漓若身着大红嫁衣,鬓发高挽,戴上翠珠佩簪婚冠,映衬着娇容媚色万千。缓缓披上婚盖,轻扶婚轿内,随一声吆喝:“起轿!”鞭炮声瞬时响彻震撼。楼馆门口,乃至整条街挤满观看热闹的百姓,听闻昼国献了美人,今日成婚邑王府。为了一睹美人风采,人潮涌动,扰扰攘攘,一度造成楼馆街头混乱不堪,迎亲队伍停滞无法前行。只得差人禀告邑王府,请求增派人手护卫。

  风玄煜得到消息,紧蹙眉目,思索片刻,派遣护卫前去增援。

  苏漓若惊惧地端坐轿内,紧紧攥住轿内扶手,外面喧嚷吵杂声令她心神慌乱,不知出了什么事?

  许久,惶恐不安的她终于感觉婚轿平稳前行,喧哗声渐渐平息,她才长吁一口气,稳定心神。

  而此时,蒋雪珂的婚轿已至邑王府门口,太尉嫁女,声势浩荡,十里红妆,铺街繁华。虽为邑王侧妃,排场并不亚于正王妃之势。

  大红盖头下的蒋雪珂满颜洋溢着幸福,之前听说风玄煜竟然在成婚之日同时纳妾,还一并迎娶,她气得花枝乱颤好不伤心。无奈之下强迫自己接受,想着她只不过是异国奉承大月的贡物,地位卑贱,只能为妾。而自己乃大月重臣之女,身份尊贵,且封为妃。风玄煜同日娶妃并纳妾,无非恼怒她以恩惠手段要挟他,所以才以此来羞辱她。自己为他误了年华,倘若不忍下这口气,只怕十余年一场空守候。想罢,她才坦然接受。

  正当她满心欢喜,沉浸在幸福憧憬中,却迟迟不见喜娘搀扶下轿。端坐花轿内的蒋雪珂从轿夫窃窃私语,听出:原来安置在楼馆的昼国美人,虽不及蒋雪珂十里红妆,却也是铺街奢华,极其隆重。传闻昼国美人倾城倾国,因此吸引百姓沿街围观,一度造成婚轿至滞不前,迎亲队伍只得向王府增派人手援助。

  闻言,蒋雪珂妆容精致的脸上刹那消失欣悦之色,她冷漠了眼眸,大红盖头下折射出恨意:一个异国贡献的女子,即便美貌倾世,也只是身份低微的侍妾,竟然喧宾夺主,风头盖她这个月国重臣之女。

  蒋雪珂接着又听出原委,因昼国美人婚轿未到,致使她的花轿即时到了,亦不能下轿,须等婚轿到了,一起下轿入王府。

  蒋雪珂忍不住恨意盈然,想她尊崇的身份竟然要与低贱的侍妾同样待遇,怎不教她恨之咬牙,这个尚未谋面的侍妾成了她心头之刺。虽然,她深知此事倘若没有风玄煜授意,那会发生侧妃等侍妾同进王府的难堪。

  半个时辰之后,随着鞭炮奏乐声,侍妾婚轿在热闹喧嚷中而至。

  而蒋雪珂静伫的花轿形成鲜明对比,这一刻,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两顶轿子随着吆喝声,喜娘各自搀扶新人下轿,齐步跨入邑王府的大门。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新人直接由喜娘与婢女搀扶进入各自居住楼阁。

  蒋雪珂居于追云楼,苏漓若被送到凝烟阁,送毕,喜娘与婢女悄然退下,留下新人独自伴着喜烛枯等。

  蒋雪珂从愕然中惊醒,风玄煜竟不曾出现,予她拜堂行礼都没有,难道他真的厌恶她至此?非要这般羞辱她?

  泪水顺着她脸颊淌下,苍白的脸颊透彻恨之入骨,无人掀开的红盖头仍旧静静披冠而垂,一如她的心,绝望而悲恸,她就这样带着悲凉恨意,孤独枯坐流泪到天亮。

  而凝烟阁的苏漓若静坐床沿,双手紧攥着簪子,红盖头下的娇容惊恐惨白,心跳声怦怦而动。她咬紧微颤的唇瓣,却稳不定颤栗的身子。

  她始终想不透,她乃昼国所献,按礼仪不堪当与侧妃同时进邑王府,即便熵帝为了两国友好邦交,按理邑王府不应允许妃妾同迎同进。这其中究竟有何原由?难道只因为传闻她的才貌所致,倘若如此,今晚邑王如不在侧妃那里圆房,那么势必来她这里。

  想到这里,苏漓若压抑不住心头惊慌,浑身颤巍,冷汗涔涔。只怕今晚在劫难逃!她悲痛闭上眼,攥着珠簪,手心溢汗。她不知道为何拿着簪子,倘若被发现,她必死无疑。慌乱的她不曾顾虑这么多,她只知道攥着簪子可令她心神不致于那般惶恐战兢,稍微壮了一点胆力。

  多日的极度惊慌忧虑,食不知味,夜不成眠致使她身心疲惫不堪,紧张惧怕的等候又令她冷汗溢透。熬至下半夜,她竟斜靠床头沉沉睡去。那红盖头漫映下,惨白的脸色,紧抿的红唇,别样楚楚可人。手里的簪子不知不觉滑落至地,却毫无知觉。

  东楼阁,风玄煜一身月白衣裳,伫立窗前,即使是喜日,他也不曾穿喜服。甚至不收贺礼,不允参加,不办婚宴,整个邑王府除大红灯笼高挂,竟毫无办喜事气氛。若不是蒋雪珂的太尉府十里红妆铺街,若不是楼馆门口迎亲队伍鞭炮响彻震天,恐怕没有人会知道邑王府今日办喜事。

  门外传来脚步声,夜影推门而入,他步近风玄煜身后,低声道:“王爷,追云楼的还在哭,而凝烟阁的睡着了,奇怪的是,手里掉出一把簪子,但她们皆不敢自掀盖头…”

  睡着?簪子?风玄煜剑眉一挑?这般情况下竟然睡着?簪子又是怎么回事?莫不是耍刺杀他?又念想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应该不敢有此胆量!

  蒋雪珂哭了,只因她的骄傲她的尊严受到打击而痛涕,如此也好,往后她在邑王府就懂得收敛骄纵自满,毕竟还没有人敢挟迫他,蒋雪珂可是第一个。

  二人皆不敢自掀红盖头,说明她们颇有大家闺秀的素养,懂得遵循守规,礼仪分寸,如此倒省了不少麻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