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二十六章:一池秋末落凡尘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天已亮,秋风凉瑟,苏漓若倚靠着床头睡了一夜。门外婢女请安的声音,惊醒了她,她轻轻掀开红盖头,慌乱地捡起滑落在地上的簪子。思索着竟然一夜无事?又纳闷自己睡得如此之沉?抬眸触目一室幽静雅致,她的心泛起一丝欣悦,看来这里倒是个好居所。

  正当苏漓若打量室内清雅布置,一个小婢女推门而入,行礼道:“美人,奴婢侍候你更衣妆洗!”言罢抬头,眼前的绝色容颜瞬间令她惊呆,半晌才回过神,慌乱低垂脑袋,不敢注视,亦不敢言语。想起总管说的话:“翠儿,你好生照顾凝烟阁主子,毕竟人家是跋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来到邑王府,王爷又不疼惜,想想怪是可怜!”她真是想不通,这个美的如画里面走出来的人儿,王爷竟然冷落。听说追云楼那位主子,也是貌美如花,王爷也不屑,唉!不知王爷怎么想得?小婢女心里暗暗惋惜。

  苏漓若收回环顾室内的目光,微微颔首。

  脱去大红衣嫁衣,卸掉头上珠冠,小婢女为她换上浅粉衣裳,梳发妆颜。拾掇好了,小婢女正耍退下,苏漓若叫住她:“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小婢女福了福身子,轻声道:“回美人,奴婢叫翠儿!”

  苏漓若微微莞尔道:“翠儿,你是安排来照顾我的么?”

  “是的,往后美人的饮食起居皆由翠儿负责。”她的浅笑细语令翠儿看痴了,情不自禁道:“奴婢从来没见过美人这般俊俏的人儿。”言罢,方觉失态,慌忙俯身,“美人恕罪,奴婢该死!”

  苏漓若一怔,不想她如此害怕,伸手扶住她,淡然一笑:“翠儿不必惊慌,起来说话!”

  “谢美人。”翠儿见她温良慈善,心里更加喜欢,听竹菊说,她去侍候追云楼侧妃,竟然被撵了出来。看来她很幸运,眼前的美人温柔婉怡,平易近人。

  苏漓若看翠儿灵敏乖巧,心生好感,她向翠儿打听小唯现今居于何处,原来从昨日楼馆迎亲队伍到来,她披上红盖头后至今,不曾见过小唯。

  翠儿告知她,小唯现在正由彦娘带领,教她邑王府礼仪及府内规矩,待小唯熟悉掌握王府条律,再归到她身边侍候。彦娘是王府专门训练婢女奴才怎样循规蹈矩侍候主子,彦娘为人严谨刻板,稍有差错,她便严惩不贷,她的地位仅次于王府于总管,但于总管他却极其宅心仁厚,所以下人们都很喜欢他。

  苏漓若听着翠儿坦诚相告,对王府大概有个了解,但对邑王这个人,她却不敢打听,虽然好奇甚至疑惑,他为何要以隆重礼仪迎娶侍妾?那么他将侧妃脸面置于何地?既然如此看重侍妾,却为何迟迟不曾出现?他不来,这对苏漓若固然是求之不得,但仍令她惶恐不安,不知他为何反其道而行之?这个邑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苏漓若甚是费解,又百般忧虑!

  如此忐忑不定过了几日,翠儿终于领着小唯来了。

  小唯一见苏漓若,湿润了眼眶,一头扑进她怀里:“若姐姐,可见到你了!”

  翠儿惊讶万分,一个贴身婢女竟然与主子姐妹相称?虽然惊奇狐疑,她还是懂事地带上门悄然退出,予她主仆二人方便叙话。

  苏漓若轻抚小唯后背:“好了,没事了!让我看看你受苦了没?”

  小唯轻轻松开苏漓若,破涕为笑:“嗯,若姐姐放心,小唯吃好睡好,没有受苦,只是那个彦娘有些严厉,但也没有为难我。王府那些规矩都大同小异,唯一条明文规定,不可擅自闯入东楼阁那边,听说那是邑王居住之处,违者可斩…”

  苏漓若闻言,心里一惊:莫非此人生性残忍暴虐,否则怎会立此规定?

  小唯拉着苏漓若坐下,继续道:“听丫头们私语,追云楼那个侧妃是月国重臣太尉之女,那晚邑王不曾与她过堂拜礼,惹得她一夜哭泣,把气都撒在早上侍候她的婢女身上…”

  “什么?”苏漓若更是震惊:“她既是妃子身份又是太尉之女,于情于理都应行成亲之礼,怎可如此草率了事?这岂不折辱她的身份?难怪她会一夜哭泣,迁怒予人。”她心里暗暗叹息:看来这个邑王不仅残暴还无情,怎能这般随意贱踏女子的尊严?让她难堪?

  “若姐姐,你怎么为她讲话?”小唯不悦翘着嘴唇:“姐姐为妾她为妃,王爷这般正好削了她的气焰,省得往后欺压姐姐。”

  “你这张嘴就是得理不饶人。”苏漓若嗔怪地用指尖轻轻戳了她一下:“只是这个邑王这般不屑她,却为何立她为妃?”

  “若姐姐有所不知!”小唯瞥视门口低声道:“听说王爷不近女色,有断袖之癖,那位侧妃或许是他用来避嫌挡箭。”

  “啊!断袖…”苏漓若愕然,双眸惊瞪,半晌才喃喃自语似道:“这般倒也好!也好!”

  “好什么呢?”小唯急得直跺脚:“姐姐难道要一辈子受困于此?”

  苏漓若多日压抑的忧虑一扫而息,她轻盈一笑:“倘若邑王不近女色,自然不来搅扰,如此相安便无事!”她起身移步,长长吁了一口气。“虽然不是长久之计,至少现在是安然悠闲的。”

  “可是…”小唯当然明白苏漓若庆幸什么,想想若不是因为王爷不近女色,以苏漓若的性子,现在不知道又捅了多大娄子?

  苏漓若在凝烟阁相安无事住了一个月,那个邑王至始至终不曾露面,似乎已把她遗忘了,也许他真的忘了王府里还有个他的侍妾,异国送献的美人。

  这天早上,苏漓若待小唯为她妆洗好了,便款款步出凝烟阁,这是她进王府,初此踏出阁门。只因阁门前有一处亭子,亭子边有一池水,苏漓若时常伫立窗前,眸光凝望一池秋水,似乎无限渴盼到池边一走。

  今早,她在小唯和翠儿再三劝说下终于跨出阁门,漫步在池水边,粼粼微波倒映着一袭淡绿衣裳,纤弱娇柔的身影,为彷徨的秋末增添一抹妩媚。

  累了,她便倚坐亭子长凳上休息,瞥视池边落了一地秋叶,心头无端泛起惆怅。

  秋风微拂,抚过她的衣袂飘飘扬扬,眉间含愁,眸光幽然,面容柔美,发髻素雅,空灵纯净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坠尘仙子。

  蒋雪珂一眼望见她,便有了此念头。

  正当苏漓若沉浸在迷惘心事中,身旁的小唯和翠儿一声请安声音惊了她,她蓦然回首,见到貌美如花的蒋雪珂。小唯低声提醒,她就是追云楼的侧妃,苏漓若缓缓起身,行了礼轻启唇瓣道:“姐姐!”

  蒋雪珂心里暗暗震惊,原来这就是昼国献来的美人?一身飘逸,不染尘埃,纯净如水,娇娆如画,惊柔了旁人眼目,无端生出怜惜。

  可惜如此人间罕见的一道隽永的风景,竟被不屑一顾弃于冷清的楼阁里,风玄煜简直暴殄天物呀!蒋雪珂愤愤地想,同时心里升一丝莫名的嫉意。

  “妹妹今日终得出阁楼,几次姐姐要去看望,都不巧了。”蒋雪珂轻移莲步进了亭子。

  “姐姐厚爱,妹妹惭愧!不曾拜访姐姐,妹妹失礼了。”苏漓若眸光柔和看着眼前俏丽的人,她听翠儿提及,邑王下了命令,不准妃妾之间接触!她曾不解,遂似明白,许是他恐妃妾接触频繁,惹生事端。大抵只有隔离各自楼阁内,才可避免搬弄是非。

  蒋雪珂肆意打量着她,越看心里越沉重,一个异国送来美人,虽惊为天人。但毕竟贵贱有别,却亨有迎娶妃子之礼仪,原以为是风玄煜对她动心,经她暗中派人监视,风玄煜亦同样冷落她。那他为何以如此隆重礼仪善待一个不受宠的侍妾?蒋雪珂苦思冥想,终于明白:风玄煜无非就是不想让她在王府独占鳌头,拉个垫背削弱她的气焰,辱没她的身份。这一个月来,虽悲愤难当,但想着确实是她用恩惠的手段胆大妄为地要挟了他。想到此,她只得强压心头痛楚,忍气吞声。

  “妹妹无须放在心上,你我既是王爷妃妾,理应和睦共融,不分彼此。”蒋雪珂展开灿烂笑容,伸出娇嫩玉手,轻轻握住纤细柔软的小手:“妹妹难得出来,今日去姐姐楼阁坐坐,你我姐妹挚谈一番!”言罢,牵着苏漓若要走。

  苏漓若一怔,却不移步,遂轻盈一笑:“姐姐有心了,只是妹妹这几日不慎感染风寒,实在不宜拜访姐姐。待身子好些,定会去给姐姐请安!”说着,抽出被牵握的手,掩住唇角轻咳两声。

  蒋雪珂只觉手心一空,脸色呈上不悦,目光微沉:“哦,如此妹妹应当休养身子,今日就不勉强了。不过,妹妹既然身体抱恙,怎可迎凉风临池边?万一病情加重,身子岂不受罪?”

  苏漓若心里一愣,脸上却柔然依旧,轻轻道:“姐姐说的极是,妹妹任性了。”

  蒋雪珂深深看了一眼:“妹妹好好休养,今日姐姐就不打扰了,来日静候妹妹临于楼阁,再置心叙话一番。妹妹别忘了!”转身飘扬而去。她的贴身婢女香梅,还有照顾她饮食起居的竹菊紧随身后。

  “是,姐姐慢走!”苏漓若微微俯身行礼,侍她脚步远去才缓缓直身,眸光若有所思望着她的背影。

  俯首低垂的小唯与翠儿也直起身子,走近她身边,小唯不解问道:“若姐姐,你何时感染…”

  苏漓若回头,目光示意,及时止住小唯的话语。脸色微泛倦意:“进去吧!今日我身子不适,甚是乏力。”

  小唯幡然明白她何意?顿住话语不言。

  翠儿伸手搀扶着苏漓若:“都怪奴婢,疏忽了美人身子虚弱。”

  小唯搀着另一边道:“秋末风寒,姐姐怕是吹重了冷风,赶紧回屋休息!”

  苏漓若微微点头,随着二人搀扶回楼阁内。

  追云楼,蒋雪珂托腮深思,想着那倾世美妾,看似柔弱不堪,却深藏不露,方才淡然应对,决对不是泛泛平凡女子。

  她的眸光隐含傲气,神圣不可侵扰,倘若她只是一介世俗,怎会有与生俱来的高贵傲气?若是身份贵重,怎会遣送他国沦为侍妾?

  “小姐,奴婢看那凝烟阁的也太不懂事,竟然枉视小姐的邀请,胆敢拒绝小姐一番心意?”香梅为她斟茶,忿忿不满道。

  蒋雪珂斜视一眼香梅:“她哪里是不懂事,只是为了自保,不触犯王爷立下的规矩,宁可得罪我,也不屈服。看来她不简单呀!”

  香梅这才想起王府特定的规距,妃妾之间禁止逾楼越阁来往,倘若违反,轻者杖责示警,重者驱逐王府。“即便如此,她只不过是侍妾身份,理应屈服小姐权下,这般无礼,日后定耍给她一些苦头,她才会…”

  蒋雪珂的目光狠狠瞪向香梅,吓得香梅猛然住口,忙低垂下头。

  蒋雪珂回头瞥了瞥垂立一旁的竹菊,脸色有些阴沉。

  东楼阁,风玄煜正伏案阅卷,卷内详细记录蒋太尉与筱妃乃属亲关系,蒋太尉通过一些手段将筱妃送进宫侍候熵帝,又如何以家族功勋荣耀取得手握一半兵权!

  夜影推门而入:“王爷!”

  风玄煜抬眸:“何事?”

  “彦娘方才来报,凝烟阁那位今早踏出阁门,在池边置留游玩,后来,追云楼也出来,二人相谈甚欢。还邀请临于楼阁挚谈,不过,凝烟阁婉言拒绝了。”夜影上前一步,低声道。

  “哦,相谈甚欢?”风玄煜蹙眉,唇边泛起一丝冷笑:“楼阁内挚谈?看来蒋雪珂没把本王的话听进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