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二十八章:咫尺韶华逐日添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酒楼临窗雅室,风玄煜阴沉着脸,眸光冰冷,隐隐透着危险气息,沉闷着令人喘不过气来。

  风玄璟淡雅一笑,无视他阴冷的目光约约杀气,悠然入座,执着酒壶,斟满杯子,抬眸注视着:“七弟好雅兴,推了冬日宴,竟独自一人在此把酒言欢?正好,我也推了冬日宴,相请不如偶遇,你我今日不醉不归!如何?”言罢,举杯致意,仰头一饮。

  “果然好酒!”风玄璟优雅放下酒杯,依然云淡风清。

  风玄煜墨眸又冷了几分,终于蠕动嘴唇开口:“三哥喜欢吟诗赋词,抚弦吹箫,那就好好做个悠然自得的闲人,别淌这份浑水,予你予我都好!”

  风玄璟展开那迷人的笑容,又斟满杯。“难得七弟懂我,知为兄从不管闲事,只愿流水行云过一生。”他的笑容渐渐隐去,目光迷离,似喃喃自语:“可惜身不由已!”

  风玄煜凝视着他,眸光缓缓回暖,执杯饮尽。

  风玄璟长叹一声,饮了杯中酒:“七弟承受的那份苦与痛,为兄感同深受,只是…如今朝堂趋炎附势,勾心斗角。七弟倘若一脚踏入,只怕再难抽身…”

  “难道三哥就可以置身事外么?”风玄煜盯着他,嘴角勾起邪魅深意:“隐藏锋芒,收起凌角,于世无争,静看流年,他们就会放过你?”

  风玄璟握杯的手一顿,微微颤动。

  “三哥真的醉生梦死么?”风玄煜目光如炬,步步紧逼,“听说凌王府的妃妾都成了摆设?因为…三哥沉溺音律乐谱,痴迷到废寝忘食地步,从不宠临妃妾阁楼。三哥想做圣人,三哥想众人皆醉我独醒,三哥想静亨太平安宁…这些我都没意见。但是三哥…千不该万不该,陷我于谣传流言,拉我垫底…”

  风玄璟仰头大笑,爽朗笑声荡漾整个房间,“七弟果然一如既往的记仇,但是那些流言替你挡了不少桃花吧!怎么,昼国的绝世美人也入不了七弟的眼?不过,聪明睿智的七弟,竟然被女人摆了一道,堂而皇之成了邑王府的唯一侧妃,这…可是七弟人生一大败笔!为兄倒是好奇?这个女人胆敢挑战七弟的尊威,不是极慧就是极蠢!传闻,蒋太尉之女孤芳自赏,拒人无数,虚度光阴,熬过二十载。莫非是七弟当年种下情种?惹人痴恋,才不计后果,飞蛾扑火。倘若如此,七弟理应善待于人才好…”

  风玄煜的脸瞬间阴沉的可怕,看着风玄璟幸灾乐祸的样子,他锐利的目光如刀片剜过,半晌,冷冷道:“你以为这些小打小闹就能阻挡我拟定的计划?扰乱我的心神?三哥莫不是糊涂了?忘记谁才是三哥心目中完美的王妃人选?可惜,太子妃的身份远比凌王妃尊贵的多,然而,夺爱之辱就如燃烧的烈火,让人一刻不得安宁。难道,三哥云淡风轻的背后不是恨之入骨?诛之而后快?”

  风玄璟脸色大变,僵住笑容,半晌,才讪讪苦笑道:“倘若七弟是敌人,还真个可怕的对手!”

  风玄煜执起酒壶,为他斟满了杯,抬眸注视着他,神色凝重,缓缓道:“三哥既然深藏不露,那就一心一意做个逍遥自在的闲人,那些残暴的阴谋诡计,毒辣的血腥恶行皆由我承行,自然不会脏了三哥执笔画卷之手,毕竟十年多前的阳光少年已埋葬在流放蛮荒之地,如今你就当是恶魔归来…讨债!”

  风玄璟瞪着双目,脸上再也无法淡定,微颤着嘴唇,许久竟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心里那份疼惜纷涌而至,犹如十余年前那一天…

  马车辘轳声渐行渐远,隐没樟叠峦山中,一匹硕马奋疾奔驰,登上一座顶峰,勒绳停足,伫立遥望,已来不及道句珍重,马车承载的少年消失在他满眼痛楚中。那一刻,绝望自心底如汹涌风浪,几乎耍把他从马背上掀下。

  他稳住身子,昂首仰天,怒吼一声,自腰间抽剑,扬手挥舞,长剑脱手而出,空旷的绝峰峭壁划过一道炫光,剑入峭崖,哧响一声,悬崖断剑。

  他悲痛自语:“三哥既护不了你周全,要这一身武艺有何用?”

  残阳如血,笼罩他一身悲凉伫立峰顶,久久无法回首。

  遥望远峰峦山,寻不到半点马车踪影,心底的疼惜之感让他彻底死心,那俊宇飘逸,阳光开朗的美少年确已流放蛮荒之地,从此,生死未卜,无望相见。

  风玄璟黯然神伤,低头饮酒,自嘲冷笑:“执笔画卷之手?无非是个废人罢了!”

  随之又低沉道:“为兄既无法护你,反之你所护,七弟真要置我于如此不堪地步?但…你若为魔,我愿成妖!这一次决不让你独自承受痛苦…”言罢,抬头与他对视,那坚决的眼神令风玄煜久久不能言。

  门外传来敲门声,夜影推门而至。

  风玄煜瞬时隐去悲楚情绪:“人呢?”

  “属下让他在楼下等候。”夜影见到风玄璟端坐室内,不禁一愣:“凌王…”

  “无妨!”风玄煜瞥了一眼道:“说吧!为何不带他上来?”

  “属下另外有事禀告!”夜影看看风玄璟,虽然王爷发话,他仍是不放心,快步来到风玄煜身旁低语几句。

  风玄煜淡然的脸上蓦然一怔,眸光焕发,语气竟有些微颤:“让她进来!”

  “是。”夜影点点头即刻出去。

  风玄璟惊讶望着他,究竟什么事能让他变化如此之大?冷漠的脸上竟许生些激动之神情?

  顷刻,夜影领着小唯进来。

  小唯一眼见到风玄煜,不等夜影言语,焦急地抢先一步:“庄主,奴婢可找到你…”

  邑王府,凝烟阁。

  绸带系梁,飘扬飞舞,苏漓若如燕轻盈的身姿穿越空中,妙曼妩媚。

  正当妖娆缠绕的优美舞姿尽情飘扬,门外传来婢女声音:“美人,苓妃娘娘派桂嬷嬷来接你进宫参加冬日宴…”

  苏漓若刹那飘落地面,抽下系梁绸带,待收拾好了,才移步出了内室。门外一小婢女正等候,因小唯与翠儿不在,而她又被禁足,为此彦娘留下小婢女侍候她。

  “你去告诉桂嬷嬷,我尚在禁足,不便出阁!”苏漓若淡然道。

  那小婢女却道:“方才奴婢说明了,但桂嬷嬷说,苓妃娘娘已知美人尚在禁足,一切无妨,自有苓妃娘娘担着。”

  苏漓若思索着,微微颔首,说道:“你去回话桂嬷嬷,稍等片刻,待我梳妆一番。”

  那小婢女应声,即出去。

  苏漓若在厅堂来回踱步,心神有些不宁,这个苓妃与她素未谋面,为何要宣她进宫参加冬日宴?

  她轻叹一声,自知推辞不了,只是此去凶吉无从猜测?身陷异国,尽管她步步为营,小心翼翼,但,是福是祸?已然无从躲避。

  一会儿,小婢女扶着苏漓若轻移莲步,往府口而去。

  穿过长廊,经于花园假山,步出王府。这是苏漓若自嫁进邑王府两个多月来初次出府门,引着府内留值仆婢翘首注目,纷纷交耳轻语,惊叹不已。

  候在邑王府门口的马车旁边的桂嬷嬷也被惊艳了满眼愕然,那莲步,小而碎,细而轻。那容颜,清而美,怜而惜。那形体,飘而逸,柔而媚。

  饶是她见惯宫里佳人如云,也不曾遇到如此倾世美人,不禁暗暗叹惜,如此花容月貌!竟沦落异国为妾,实为可惜!

  原来,彦娘与桂嬷嬷皆是苓妃贴身侍女,为了照顾风玄煜,苓妃把彦娘派遣邑王府,协助于总管,调教仆婢。今日恰逢冬日宴休假,彦娘回到梧桐宫。在苓妃询问之下,彦娘把王府情况细细描述,尤其邑王从不涉足妃妾楼阁,更别说宠临于她们,恐怕至今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妃妾长得什么样子?

  苓妃大惊,那侧妃不是与他情投意合,私订终身?为何如此冷漠对待?

  听闻昼国所献美人长得倾国倾城,他竟然也不动心?

  怪不得婚娶之日,拒之庆贺,不愿设宴,说是一切从简,斥之腐败行贿,纠正奢靡之风。

  难道十余年的流放飘泊致使他真的性情怪癖,不似常人?

  彦娘见苓妃痛心疾首,安慰了一番,又告诉她,因邑王曾下命不准妃妾之间接触来往。而昼国美人触犯规矩,竟被禁足整月,以示惩戒,今日尚未解禁,仍禁于阁内,不曾参予冬日宴。

  苓妃仰首长叹,怎能如此委屈佳人?这孩子果然倔强怪异!她即令桂嬷嬷出梧桐宫,往邑王府,不计后果把侍妾带来参加冬日宴,倘若遇到阻挠,一切自有她担着!

  “老奴是苓妃娘娘派来接美人进宫参加冬日宴,美人请上车!”桂嬷嬷不似彦娘肃然,她一脸温和地微笑。

  苏漓若朝她福身施礼,轻声道:“有劳桂嬷嬷,辛苦了!”

  桂嬷嬷听了更加喜欢眼前娇弱人儿,“美人客气,老奴堪当不起!”遂掀卷帘子,小婢女扶着苏漓若进了马车。

  随着车夫一声令下,马车缓缓奔向皇宫。

  大约半个时辰,马车停在巍峨的皇宫门口,苏漓若下车随桂嬷嬷带引,前往玉池琼园设宴处。

  经过华萃亭,一阵喧哗嚷扰声传来,原来,太子风玄淙正与几个年华正当的男子饮酒作乐。他们皆是朝政重臣之子,平日常聚在一起行酒宴乐,今逢冬日宴亦不例外。只是宴席尚未开始,风玄淙无聊之际,便想起前不久刚获得异域女子,风骚大胆,媚惑妖娆,即让人带来解闷。

  于是众人临时围绕华萃亭里摆酒行乐,等候佳人而至,一睹异域女子风情。

  那女子自西域而来,着装暴露,虽已入冬,只以一件薄纱裹身。她见了风玄淙,娇媚柔骨扑倒在他怀里,雪白肌肤,性感妖艳,妩媚动人。她执手酒杯,缓缓饮入,双手绕着风玄淙的颈项,吻住唇舌,含着美酒慢慢送入风玄淙的嘴里。

  众人见状都目瞪口呆,这异域女子也忒大胆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放荡妖艳?

  风玄淙咕咚吞下美酒,说声:“小妖精!”捏住她尖嫩下巴,哈哈大笑,遂狠狠亲了一口。他见众人惊愕窘态,便玩心大起,吩咐大家行酒令,谁若输了罚酒三杯并俯卧于地学狗叫,倘若赢了,让异域美人用嘴喂酒。

  那些人原本醉生梦死,浪荡形靡,一听此话,个个精神抖擞,拼命夺冠,只为搏得美人艳福。

  风玄淙怀抱西域美人,邪恶地看着众人丑态百出。

  西域美人娇吟一声,媚眼妖惑,风情万千。

  风玄淙心神荡漾,双眼迷惑,几乎把持不住。虽然夜夜宠爱无度,但一想起这具柔软无骨的身躯承欢于他身下,是那般媚色淫艳,他就忍不住欲火焚烧。

  桂嬷嬷抬眼望去,不觉皱眉暗叹,当今太子荒淫无度,实着令人不齿。

  苏漓若耳边传来嬉笑浪荡的声音,她慌忙低下头,目不斜视,急步紧随桂嬷嬷身旁。

  风玄淙无意一瞥,一袭浅蓝飘逸而过,顿时,他惊愕眼目。那柔然空灵如凌尘仙子般玉洁冰清,直击他的心房,激扬波涛汹涌。

  风玄淙猛地一把推开怀中美人,疾步奔至而去。

  西域美人陶醉其中,猝不及防跌落地上,茫然失措惊叫。众人闻声,瞬时停止嬉闹,错愕不解。

  风玄淙狂奔拦住去路,目光痴迷,神色垂涎。

  桂嬷嬷一惊,正欲开口阻止,却被风玄淙挥手推开。

  苏漓若缓缓抬眸,蹙眉后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