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三十三章:劲风疾驰诺言重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小唯听了风玄煜对苏漓若许出那如山般重的承诺,便欢欢喜喜回到凝烟阁,见苏漓若已起床至地,精神充足,欣喜叫道:“姐姐,你都好了么!”一头扑进苏漓若怀里,喜极而泣。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苏漓若轻抚她的后背,柔声道。

  小唯松开手,擦了泪水,喜滋滋道:“姐姐总算苦尽甘来,王爷说此生决不负姐姐。”

  苏漓若震惊,暮堰湖初遇,他的性子极冷漠又傲慢,如今他的双重身份更是位高权重,又怎会轻易许下承诺?

  苏漓若猛然回神,问道:“你跟王爷说了什么?”

  “我把姐姐一路的艰辛跟王爷说了,我看得出,王爷很是心疼姐姐,不然也不会承此番诺言。”小唯沾沾自喜道。

  “原来如此!”苏漓若想着他那不可逾越的傲气,虽因小唯的推波助澜,而许下承诺,心里还是感动不已。嘴里却淡淡道:“往后不可再如此鲁莽了,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倘若因此陷他于为难,岂不罪过!”

  “姐姐也太过于谨慎,倘若姐姐的苦连王爷也不能说,那姐姐的委屈都白受了?”小唯却不以为然。

  苏漓若并不言语,心里却暗叹,现今她只是落难公主,寄人篱下,而他曾是呼风唤雨的月邑山庄庄主,亨誉江湖,名满天下。如今又是繁荣昌盛的月国七皇子邑王,他予她来说,如一场不可攀比,遥不可及的梦境。

  更何况,他的府上已立侧妃,予她曾期盼的一生一世一双人愿望似乎幻灭了。就在她思索时,小唯仍在絮絮叨叨道:“姐姐当初那般决然勇气冲破重重阻碍,只为追寻不受束缚,自由的两情相悦。如今上天垂怜,得与王爷相逢,姐姐怎么反倒畏畏缩缩,顾虑这么多?”

  一语惊醒梦中人!

  苏漓若闻言,微微一怔,曾经的她…

  如今她的确顾虑太多,自从冬日宴重逢,总是患得患失,战战兢兢,有些庸人自扰!想罢,淡淡目光瞥向窗外,悠然而扬长。

  东郊祺燕山。

  风玄煜轩宇伟岸的身形端坐马背上,目光如炬,遥望训练营场上列队整齐肃立,个个强壮悍猛。东西两郊唯一不同的是,卫相国带领的兵士以奇阵遁甲为训练手法,蒋太尉手下训兵却颇有一股江湖气势。

  可能手下四大猛将原属江湖人物,蒋太尉的兵士自有一种江湖正道,行侠仗义的气风。

  而卫相国的兵士却以听命服从为至重,所谓军令如山便是如此。

  这就是蒋太尉与卫相国训兵不同之处,各有千秋,伯仲之间。

  风玄煜驱马绕了一圈祺燕山,察看了此山地形,峰林错杂,山谷陡峭,形势险象,路口曲折。

  风玄煜停顿仰望祺燕山,蹙眉沉思,眼至所见,脑海里即浮现祺燕山山形结构。

  邱进与夜影离一丈之外,不敢打扰沉思默想的风玄煜。

  几个时辰过去,苦思冥想的风玄煜回首冲着邱进道:“你回去把祺燕山地图给本王弄来!”

  “这…”邱进逐马上前,有些为难道:“东西两郊训营场的山形地图都保存在兵部处,除非将帅亲自赴取,或有卫相国,蒋太尉的手印谕令方可调取地图…”

  风玄煜未等邱进说完,当即冷声道:“本王知你办得到,无必费口舌,如需夜影相助,尽管开口。”言罢,扬鞭催马,驰骋而去。

  邱进暗暗叫苦不迭,回头瞧了瞧面无表情的夜影,却听到前面传来冷淡声音:“去西郊狼隐山再看看!”

  夜影耸耸肩,似乎对邱进一脸苦瓜相表示同情,随后策马奔去。

  不容邱进多想,两匹骏马已相继消失峦山处,他无奈叹气,急忙催马追去。

  一个时辰后,西郊训营场的狼隐山屹立眼前。相对祺燕山,狼隐山并不高,属于中峰山形,但树林繁密,灌木丛生,荆棘遍布,已然遮盖了矮丘山峰,寒风呼啸,林木刷刷,声声嘶嘶。

  风玄煜凝聚内力,侧耳俯听,风吹树木作响,却夹着野兽低撕吼叫声。他嘴角掠过一丝冷冷邪魅笑意,狼隐山果然名不虚传,外看山峰矮丘并不显眼,又被灌木荆棘缠绕密布,以为普通深山老林,不足为患,这恐怕也是当初蒋太尉选训营场地所看中的。

  然而,实则密布丛林的狼隐山野兽猛虎为患,凶残惊魂,秉承弱肉强食,败者为寇,胜者为王。可一旦贯律规则被打破,便会纷乱误导,产生掠夺杀戮,抢占地盘。

  风玄煜回王府时,已然夜深,原计划今晚夜探太尉府,却在仰首瞥见凝烟阁主楼处灯火朦胧未熄,心间一动,情不自禁移步过去。

  凝烟阁,小唯与翠儿早已就息安睡西屏房,而主楼厢房内室,苏漓若一身白亵衣亵裤,临窗而立,目光凝结。

  一整天她的心一直牵挂念想,许是小唯所言,惊扰了她的心,致使她越想越多,竟又胡思乱想起来,以致毫无睡意,干脆翻身下床,踱步窗前,静伫沉思。

  正当她发愣许久,肩上一暖,狐氅披身,她一惊抬眸,触目那张俊逸面容,正柔然地注视着她。

  “王…王爷!”苏漓若恍惚惊讶。

  他牵执她的手,冷冰冰毫无温度,微微皱眉,缓缓开口:“若儿身子如此虚弱,病情也才刚得以稳定,怎么这般不爱惜?”

  他虽责怪,语气却温柔,苏漓若垂眸,心跳得厉害。

  “若儿为何总是一副心事重重,惊惧害怕呢?难道我已不值得若儿信任不成?”风玄煜握住冰冷柔软的小手,送至嘴边,低俯呵气。

  苏漓若感到暖流温热了手心,缓缓淌过心间,不觉雾气弥漫眼眶,潮湿了眼眸,她颤栗着声音:“王爷…”

  她巍巍栗栗的声音入耳,风玄煜心头一震,轻轻致力,拥入怀中,“若儿竟要与我这般生疏么?”

  他在她面前不自称为王,再一次自降身份,苏漓若终于放下心中杂念,慢慢闭目,双手环绕他的腰间,俯耳静听他的心跳,沉醉在他的宠溺中。

  幽幽清香萦绕鼻息,他嗅到那撩扰心间的独特香味,不觉拢紧双臂,指尖轻轻揉过她瀑布般的乌黑长发,唇边浮现浅浅笑意。

  良久,她松开环绕他腰间双手,却仍被他紧箍在怀里。苏漓若仰起头,注视着他如墨般的瞳仁,倒映着她娇嫩的脸庞。她轻启唇瓣,幽幽说道:“千山万水若儿寻得是月邑庄主,只是眼前却是月国邑王,若儿不敢依靠,怕一切终究是梦。”

  风玄煜怔了怔,隐去嘴角笑意,喃喃似自语:“若儿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女,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苏漓若一惊:这…好似父皇的语气?愣了愣,情不自禁道:“王爷是可怜我吗?”

  风玄煜不言,淡然深邃的眼神凝固她脸上,缓缓低俯,嘴唇轻轻触碰她的前额,蜻蜓点水般吻了她的额头。

  苏漓若只觉呼吸困难,惊愕瞪眼,心跳的纷纷扰扰。

  风玄煜唇边又露出浅浅笑意,双臂更用力拥紧她,那力道似乎要把她揉碎装入胸膛。低俯她的耳垂,呵着气息,轻声呢喃:“若儿是第一个霸占我心里的人,我想往后不会再有人进得了,此生有若儿足矣!如果月邑庄主是若儿的执念,那我便不耍了这月国邑王身份,只做若儿心念之人,可否?”

  苏漓若如遭雷击,浑身一颤,如果之前从小唯嘴里说出来的话令她半信半疑。那么此时,俯耳低语,款款深情,再也容不得她置疑。

  冷傲如他,竟然放下身段,直言对她的爱恋!

  她呆怔,不知如何回应他此番沉重的诺言,心跳得更加纷乱无措。娇羞通红了耳根,不敢触目他的容颜,低首往他怀里钻,半晌,低沉叫道:“王爷!”

  “嗯。”他柔声应道。

  “王爷真是可恶至极!为何要害若儿这般难堪?”她闷闷地道。

  风玄煜嘴角上扬,轻淡出一丝笑声,心情无比愉悦,怀里娇柔的她如小鹿般手足无措蹦跳乱撞。

  “你…你…竟然笑话我!”苏漓若急得跺脚,愈发羞红了脸。

  “若儿害羞了?”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竟然也可以笑得这么开心,十多年来,他已经忘了笑为何物!

  翌日,天刚朦朦亮,风玄煜负手从凝烟阁内室出来,一脸淡然,但却有温度,嘴角挂着若隐若现的笑意。

  正在收拾厅堂的小唯与翠儿等几个小婢差点惊飞了下巴,个个呆若木鸡,一时间回不过神,忘了请安。

  风玄煜瞥了一眼,带着慵懒散闲的语气道:“若儿刚入睡不久,不可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

  众人愕然惊惧:这是王爷?那个冷若冰霜?千年寒冰的王爷?

  还是小唯反应较快,定了定神道:“是!王爷。”

  风玄煜悠然迈步而去。

  “王爷慢走!”小唯扯了翠儿和小婢,众人方才惊醒回神,齐声道。

  待风玄煜的身影消失了,众人一下子哗然:“看到了吗?王爷…王爷竟然留宿姑娘室内…”

  “这么说来,姑娘昨晚侍寝了?”

  “以为王爷不食人间烟火,没想到居然中意咱们凝烟阁…”

  正当大家议论纷纷,小唯也暗中欢心,想着若姐姐终于熬得云开见月明,心里更加欣喜?若不是王爷吩咐不可打扰,她早就冲进去询问苏漓若了。她转眼见翠儿也是一脸喜悦,二人相视一笑,激动之情不言于表。

  梧桐宫。

  苓妃正陪熵帝早膳,昨晚熵帝就寝梧桐宫。她手执玉筷为熵帝夹了一块鳕鱼:“陛下尝尝这个,新来的厨子新菜品。”

  “嗯,不错!”熵帝咬了一口,细嚼几下,满意地频频点头。

  此时,桂嬷嬷进来静立一旁,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苓妃斜视一眼,暗示不可鲁莽,熵帝自冬日宴之后,心情一直扰烦。昨晚更是长叹短吁,自责当初怒火难息,一念之差,狠心把风玄煜流放蛮荒之地,以致他性情怪异,戾气太重。虽是风玄淙荒谬在先,但他狠戾行事之势仍令熵帝暗暗担忧。

  朝堂上,卫相国一党趁机以邑王伤残手足,藐视律法,弹劾处罚风玄煜。后宫,晏妃又紧紧相逼要熵帝为其作主,给一个交代。

  “何事啊!”熵帝早已看到桂嬷嬷似乎有急事禀告,但苓妃却一直阻止,不愿其打扰。熵帝看在眼里,放下筷子问道。

  苓妃皱眉,桂嬷嬷一贯冷静,究竟什么事令她如此沉不住气?

  “回皇上,是彦娘传来消息,邑王昨夜留宿凝烟阁。”桂嬷嬷见苓妃一直为邑王忧心,想着这事必定会令陛下龙颜大悦,才着急启禀。

  果然,熵帝一听,微怔片刻,即喜上眉梢,“哦!有这事?”

  “此事属实?”苓妃抬眸,侧颜问道。

  “是。”桂嬷嬷道:“彦娘一早就差人来,邑王离开凝烟阁时,众多仆婢亲眼所见皆可证实。”

  “如此陛下便可放心了,煜儿并无不妥之处,他能宠临凝烟阁,说明他与其他皇子无异,与常人一样,皆有七情六欲。”苓妃知熵帝一直忧虑风玄煜沾染蛮夷暴虐怪异的性情,这件事无疑及时解了他的心忧。

  熵帝心情大好,抚须笑道:“如此朕就等着他开枝散叶,好了一番心愿。”

  苓妃温婉一笑道:“凝烟阁那位能得煜儿心意,此女定是不凡。”

  “如此,朕定丰赏于她。”熵帝道。

  苓妃离座起身,微微行礼,“臣妾替她谢陛下丰赏。”言锋一转,缓缓道:“爱至所致,煜儿那日鲁莽之举,也在情理之中。太子身份殊荣,崇高尊贵,竟公然调戏皇弟家眷,如此荒唐之事若被外传岂不贻笑大方,诟病于人。”

  熵帝脸色一沉,眸光冷锐,厉冽地凝望苓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