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三十五章:倾心执手夜未央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原来,今早风玄煜带着夜影又去了祺燕山,狼隐山各巡视了一遍,待他回王府,却听到于总管禀告,苓妃召苏漓若进宫。

  冬日宴的情景历历在目,风玄煜黑着脸转身朝皇宫奔去。来到梧桐宫,却被桂嬷嬷告知,苓妃在休眠,而苏漓若独自逛后庭园了。

  他寻了一遍宫内,终在园子假山旁看到她,正低眸浅笑,一脸温柔。

  他凝眸倾注,正当他沉浸之时,不料,风玄晟突然一头撞进他的怀里并弹倒在地。

  “若儿!”风玄煜朝她走来。

  “王爷…怎会在这里?”苏漓若松了扶风玄晟的手,缓缓起身,有那么一瞬间,她读懂他眼里的焦灼。他担忧她?是因为害怕冬日宴的事会再次发生么?她的心涌动丝丝惊喜之感。

  “我不放心!”风玄煜触牵她的手,“没事吧!”

  “没事。”苏漓若摇摇头,娇柔一笑,侧目风玄晟:“小王爷…”

  “七哥…”风玄晟眨着眼,惊慌地低叫一声。

  “还不起来!”风玄煜瞥一眼,脸色淡然,沉声道。

  风玄晟忍着屁股疼痛挪起身子,又摸摸额头,慢慢来到风玄煜面前。

  苏漓若微微一笑:“小王爷…方才还念着王爷呢?”言语之间,眨眼暗示他。

  风玄晟面色惊措,惶恐地咽了一口口水,半晌才弱弱说了一句:“晟儿可不可以跟着七哥…”

  “不可以!”风玄煜冷了冷脸色:“你年纪尚小,不好好学习古圣先贤德训礼仪,跟着本王作甚么?”言罢,牵着苏漓若的手欲要转身。

  风玄晟一脸失望,挫败的眼神望着苏漓若。

  “王爷…”苏漓若不忍风玄晟那失望的眼神。“你且听听小王爷说什么?”

  “若儿!”风玄煜蹙眉,他虽不清楚苏漓若怎会与他的九皇弟认识,但他听出她对这个年幼聪慧的小皇弟颇为喜欢。他缓和了脸色:“你要跟本王说什么?”

  风玄晟心中一喜,感激地看着苏漓若。

  苏漓若回以莞尔一笑。

  “晟儿想跟七哥学武功!”卯足了劲,他锵锵道。

  “哦。”风玄煜挑了挑剑眉,冷哼一声:“你忘了长姐的训言?只愿你做个谦谦君子,文气儒雅之士,切忌动刀弄剑,暴虐残忍…”

  所谓长姐便是德纯长公主,当年庆元候英年正当,却殉难身亡,留她孤独于世。因此,她严禁风玄晟习武舞剑,奈何风玄晟自从见了风玄煜,又听闻邑王的神奇传说,便偷偷习武练功。一日,被德纯长主公发现了,狠狠责罚风玄晟。那料,他并未放弃,竟央求八姐嘉卉公主带他去邑王府找风玄煜。结果,连风玄煜的面都没见着,就被赶了出去,还派人通知德纯长公主。

  德纯长公主得知,痛心疾首,泪流满面。风玄晟从未见到长姐如此伤心,当即向她保证,自此不再违心于她。

  风玄晟对这个冷若冰霜毫无情面可讲的七哥真可谓又崇敬又惧怕!此时听他斥责,心里更加恐慌,低头不敢言语。

  苏漓若见状,暗自叹息,这般惹人喜爱的小皇弟,风玄煜也不给情面,她轻声道:“王爷,他还是个孩子…”言下之意,风玄煜对他太过于严厉。

  风玄煜深深注视她,看来她对他的小皇弟确实喜欢,当下温和了声音道:“你为何执意要学武功?”

  风玄晟惊讶抬头,感到不可思议,这个姐姐真厉害!一句话就能左右七哥的心意,平息他的怒气。听到风玄煜的问话,他的心升起一股倔强,他昂着头,瞪大眼睛,豪气冲天道:“七哥。晟儿学艺并非只是强身壮体,舞枪弄剑,虚要威风,我想做七哥这样的风云人物,扭转乾坤。”

  风玄煜一怔,不由注视着一脸稚气却俊逸不凡的小皇弟。

  “晟儿…你这家伙,让八姐好找…”蓦地,气喘吁吁的嘉卉公主奔至而来,一眼瞧见风玄煜,当即吓得舌头打结:“七…七哥…”她可忘不了,那日被邑王府的人轰出去,又惹长姐伤心的事情,她对这个冷如寒冰的七哥恐惧之感可不逊于风玄晟。

  风玄煜瞥了一眼,淡淡应声。

  拘谨的嘉卉举目望见风玄煜牵手的苏漓若,禁不住惊叹:“啊!姐姐好美呀!”

  苏漓若朝她微微莞尔,从第一眼见到嘉卉,她竟然想起赵子衿,感觉她们有相同的直率和纯真,顿时心生好感。

  风玄煜大手一挥,沉声道:“赶紧回府,别让长姐担忧。”言罢,牵着苏漓若转身而去。

  苏漓若随他走了两步,眼珠子一骨碌,遂回头,对着风玄晟道:“小王爷,此事待明日到邑王府再从长细议!”

  风玄晟愣了一下,即恍然大悟,冲着伟岸的背影喊道:“姐姐说得是!多谢七哥成全。”

  风玄煜冷冷哼声,没有言语,快步而去。

  嘉卉呆至一旁,半晌才惊醒,叫道:“七哥,卉儿明日也去…”

  风玄煜紧拉着苏漓若的手不曾放松,朝着苓妃居室走去。

  苏漓若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寻思他为何如此紧张?又这般冷漠对待亲人?

  “若儿想说什么?”风玄煜放慢脚步。

  “王爷的皇妹和小皇弟这般有趣可爱,王爷为何要对他们严厉苛求?”苏漓若想起她如今孤身一人,唯一的姐姐尚不知茫茫何处?她很是羡慕风玄煜能有这么可爱聪慧的弟弟和妹妹。

  “若儿有所不知,他们自幼由长姐抚养,而长姐的夫君庆元候年华正当,却为国捐躯,长姐深受打击,独守二十余载。她视八妹和九弟如命,自然不愿他们崭露锋芒,惹人嫉恨,卷入无端纷争漩涡。只求他们平安度日,安然无恙!”风玄煜言语之中,隐隐无奈。

  苏漓若自幼被珩帝溺爱呵护,而珩帝后宫从不立一妃一嫔,一生只为霓后深情。对于后宫勾心斗角的争夺,拉拢结络的纷乱,她自然茫然不知。此时,听风玄煜这般解释,心头无端汹涌,她仰首注视他:“王爷当初也如小王爷这般年少无忧吧!只是世事无常…”

  风玄煜一震,停下脚步,凝眸望着她,眸光浮现一抹冷冽:“若儿怎知本王年少之事?”

  苏漓若暗暗一惊:本王?他生气了么?她有些呆怔,讷讷道:“听母妃所言,略知王爷年少之事一二。”

  母妃?风玄煜挑眉,看来她尽得苓妃欢心。见她脸色惊惧,不由缓缓一笑,柔和了声音:“若儿既知一二之事,不妨说来听听!”

  苏漓若心仍有余悸:他怎么这般喜怒无常?想罢,语气却有些生硬道:“王爷方才是恼怒若儿么?”

  “我怎会恼怒若儿,只是以前的事,我不想提及。”风玄煜目光迷惘,微微苦笑。

  “是,若儿谨记!往后不敢再触怒王爷。”苏漓若低垂眸光,神色黯淡。

  “若儿生气了?”风玄煜见她表情委曲,心里有些不忍,伸手轻抚她的脸颊,喃喃道:“往后我再也不会这般语气对若儿了。”

  苏漓若恍恍抬头,触目他一脸的温柔,低声道:“我只是心疼王爷…”

  风玄煜望着她清澈见底的眼眸,她的言语似暖流淌过他的心房,他揽过她的脑袋,拥入怀中。

  苏漓若紧贴他的胸膛,仿佛周围都静止了,唯有他的心跳那么有力,冲击她的内心。

  一声轻细咳声传来,苏漓若抬头看见桂嬷嬷搀着苓妃站在柳树下,满脸笑意注视着他们。

  她慌忙离开他的怀抱,羞涩地低垂脑袋,轻轻道声:“母妃!”

  苓妃笑了笑,来到他们面前:“煜儿来了?怎么?人在母妃这里也不放心?”

  风玄煜一脸从容,温声道:“儿臣事务繁忙,无暇顾及,理应让若儿常与母妃走动。只是若儿上次受了惊吓,还未缓过来,今日儿臣暂且接回王府,日后再入宫陪母妃。”

  “煜儿说的是。”苓妃微微颔首,思忖片刻道:“你既来宫里,何不携带若儿去惠仁宫给你父皇请安?”

  风玄煜脸色一沉,微皱眉头。

  “你父皇虽不宣你进宫,心里却惦念着你,难不成你要与他呕气?”苓妃看了一眼苏漓若,遂侧脸转向风玄煜,语重心长道。

  苏漓若明白上次冬日宴之事,只怕令风玄煜与熵帝之间有隔阂,虽然事及于她,但她却不知道如何言语,暗叹一声,悄然伸手,轻触他的掌心。

  风玄煜心头一怔,遂知晓她的意思,反手握住她的指尖,十指相扣。漫声道:“是,儿臣这就带若儿去给父皇请安。”

  二人向苓妃告辞,携手出了梧桐宫。

  苓妃心慰一笑,目送着他们的背影,喃喃自语:“这匹不羁野骏,终于有人拴得住他了!”

  桂嬷嬷点点头,附和道:“是呀!”

  惠仁宫。

  年公公遣开左右婢女,悄悄退下。

  熵帝面色沉稳,威严端坐,实则心里已暗暗欣喜。

  “父皇,儿臣带若儿来给你请安!”风玄煜始终执手相牵,不曾松懈。

  苏漓若微微俯身,轻声道:“漓若给陛下请安!”

  熵帝挑眉抚须,掩不住喜形于色:“嗯,难得你们有此心意,父皇甚是心慰,来,都坐下,陪父皇说说话…”

  风玄煜牵手入座。

  苏漓若静听父子二人相谈甚欢,心中暗暗纳闷:陛下这般悦乐王爷,当初为何那么狠心流放蛮荒之地?这其中必定有不为人知的苦衷。

  傍晚,熵帝执意留二人在惠仁宫用晚膳,席间,熵帝看着风玄煜对苏漓若细至入微的照顾,心里感慨万千,这个儿子用情如此至深,恐怕是随了他的心性。这一刻,眼前浮现那张冷傲绝色容颜,瞬时苦涩弥漫内心:煜儿虽冷漠似她,但深情却随朕!

  回到邑王府,冬夜凉如水。风玄煜为她拢了拢狐裘,轻抚她冰冷的脸颊,柔声道:“今日累了吧?我送你回阁楼。”

  苏漓若摇摇头,阻止道:“若儿还好,王爷终日奔波忙碌,还是早点休息!我自个过去就是了。”

  “若儿不愿意我过去?”风玄煜看着她,神色凝重。

  苏漓若想起早上小唯所言,心里有所顾忌,却又担心风玄煜生气,思虑了半晌,终于,嗫嚅道:“王爷出入凝烟阁,那些丫头不懂事又胡乱猜测,如此怕有损王爷的名誉。”言罢,她娇羞了耳根,急急转身而去。

  风玄煜伫立夜色当中凌乱,这是邑王府?她竟然限制他去阁楼?思索了许多,他还是想不透她这般反常是为何?

  风玄煜回到墨轩居,仍蹙眉沉思。夜影报告完事情正要退下,却被风玄煜叫住:“若儿为何不让本王去凝烟阁?”

  “苏姑娘肯定是为王爷着想!”夜影今日已听小唯絮絮叨叨埋怨了:王爷什么意思?夜宿凝烟阁,竟然没有侍寝?

  “什么意思?这邑王府还有本王去不得的地方?”风玄煜不悦地挑眉。

  夜影想了想,觉得还是挑明了好,便来到他身旁,把小唯埋怨的话向他阐述了一遍,又道:“苏姑娘身为侍妾,风头却盖过追云楼那边,势必引起嫉怨。王爷夜留凝烟阁,彦娘必定检查情况,苏姑娘却未曾侍寝,这岂不陷她于难堪处境?所以她才不让王爷过去…”

  “出去!”风玄煜沉下脸,冷厉道。

  夜影憋着心里狂笑:谁承想叱咤风云的月邑庄主,堂堂大月的邑王竟然对王府规定侍寝之事一窍不通?“是。”夜影转身。

  “回来!”眼见夜影临到门口,风玄煜冷喝一声。

  “王爷有何吩咐?”夜影返回室内。

  “传话凝烟阁,明日搬到墨轩居!”风玄煜眯着眼,神色淡然道:“此后若儿的身份不再是侍妾,已然是邑王府的侧妃。”

  “这…”夜影愣住,面露难色:“王爷这恐怕不合王府规矩…”

  风玄煜抬眸,冷冷扫过一记寒冰。夜影暗自打了个颤,俯首道:“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