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三十九章:离离江湖如风急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太尉府。

  蒋太尉听到仆人禀告,邑王带着小姐回府,异常震惊。且不说大婚之夜不予拜堂礼仪,就前段时间因太子调戏他的侍妾,惹恼了他,一怒之下竟废了太子的手。朝堂上卫相国一党以残害手足弹劾他,而他竟然不予理睬,仍我行我素,不把拥护太子的党派放在眼里。熵帝虽极力压制此事,奈何后宫有晏妃誓不罢休的哭闹,朝前有卫相国以势力相逼,弄得熵帝焦头烂额。而他却置身事外,毫不在乎朝臣对他的愤懑,如此可见邑王的冷漠无情,嚣张狂妄!

  当初蒋雪珂执意要嫁入邑王府,蒋太尉深虑一番,曾阻止过她。然而,蒋雪珂心意坚定,非邑王不嫁,若不能如意,宁可孤独终老。蒋太尉膝下无子,仅得一女,自然极其溺爱,无奈之下,只得请旨赐婚。

  如今想想,蒋太尉追悔莫及,恐怕女儿在邑王府受尽委曲与冷落,倘若当时坚持已见,不随女儿之意,也不会有此狼狈境地。

  至于,四皇子恒王对女儿的爱慕之情,他是心知肚明,更是苦不堪言。当年那荒唐一夜,令他从此背负罪孽,惶恐不安,如履薄冰。不得已,为了断绝恒王心思,他才狠下心如了女儿的意。

  成婚至今,邑王根本无视他这个岳父的身份,即便在朝堂相遇也亦是傲慢至极。

  一大早忽闻邑王携女儿来太尉府,蒋太尉怎不惊愕?恍然片刻,他即恢复淡定神色,快步出去迎接。

  门口,风玄煜坦然自若步进太尉府,府里仆婢们恐慌请安,身后蒋雪珂颤栗着脚步,由香梅搀扶,一脸激动神情不言而喻此时她内心的欣喜若狂。

  “不知邑王到来,老夫有失远迎,还望邑王海涵!”蒋太尉适时出现,拱手作揖。

  “太尉客气了,是本王唐突造访!”风玄煜脸色平静,态度罕见温和。

  既携带蒋雪珂回太尉府,却连一句岳父的尊称也没有,实在让人无法揣测他的心思。

  蒋太尉自然不敢揣摩,赶忙迎接风玄煜到厅堂,仆婢们一番茶水侍候之后,静静退下。

  蒋雪珂亦退出厅堂,心里虽好奇风玄煜为何来太尉府?却不敢立堂旁听。

  厅堂只剩二人,风玄煜瞥一眼蒋太尉,见他白发苍茫,面容凛然,颇有一番气概。思及昨晚练缩阳邪功的状态,今日却毫无破绽,正常如昔,不禁暗暗佩服,看来他练缩阳邪功决非一朝一夕,恐怕已达到巅峰状态。

  “王爷事务繁忙,今日怎么得空老夫府上?”蒋太尉作了个请的手势,才问道,他实在无法揣度风玄煜的深邃心思究竟为何会有如此反差的转变?

  “本王听闻太尉训练士兵,手法新颖,独具一格,特来讨教!”风玄煜慢悠悠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水。

  蒋太尉略显迟疑,旋即笑着道:“王爷过奖了!讨教二字,老夫不敢承受。王爷在蛮荒之地,降服野牧之民,老夫深感佩服,王爷若愿意指教一二,乃大月子民之福泽也!”

  风玄煜坦淡脸色,从容不变,似乎蒋太尉所言的赞赏与他无关。

  蒋太尉许是意识到风玄煜的态度,心里暗叹:果然与众不同!对于这个女婿,既佩服他的胆略勇谋,又深惧他的桀骜不驯。

  “王爷若有空闲,可否随老夫到军营上走一趟,也好向王爷请教训兵之术!”蒋太尉哈哈一笑,不再客套,漫声道。

  风玄煜挑眉不言,嘴角掠过邪魅之意,似乎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蒋太尉确有江湖豪杰气概,不秉朝中那群老匹夫之愚,他放下茶杯,微微颔首。

  “王爷请!”蒋太尉即刻离座,大手一挥,豪气干云。

  风玄煜缓缓起身,自有一股萧雅轩宇,若不是脸色凝重冷然,定是惊世之俊美。

  蒋太尉心里暗道:皇室之中,恐无一皇子能与之媲美,无论谋略或霸气。看来以江湖之道与之相处并非难事,若以朝臣之仪,翁婿之礼只怕难如青天。

  顷刻,二人策马奔至西郊狼隐山。

  蒋雪珂听婢女禀告,疾步来厅堂,已不见二人踪影,呆滞片刻,黯然神伤。既恼爹爹如此看重兵权,又气风玄煜带她回太尉府却把她晾至一边。

  西郊,狼隐山军营。

  蒋太尉与风玄煜相继跃下马背,旋即有一虎背熊腰的壮汉迎出来,双手抱拳,声音洪亮:“太尉!”眼睛却瞄向风玄煜。

  蒋太尉暗道:不好!正要出言阻止,却已迟了,那壮汉挥拳朝风玄煜脑门打去。

  此人乃蒋太尉手下四大猛将之一周深,周深虽力大无穷,但行事却极其鲁莽。当年因路见不平,而后被小人设计陷害,深受牢狱之灾,幸得蒋太尉出手相救,洗刷冤情,还他清白,以致他甘心追随,忠于蒋太尉。

  深厚功力来势汹汹,眼见拳头带风,已逼近脑门。风玄煜淡定拂袖,手里已着铁川隐,悠然展开,刹那挡住拳头。他侧倏忽斜身稍歪脑袋,同时运用内力,凝聚铁川隐,推力送出。

  周深一拳扑了个空,只觉一股威力所至,弹及拳头,顺脉迅速传遍整个手臂。此时,只听噔噔噔几声,步步踉跄后退,几乎稳不住壮躯,眼见就要摔倒至地。又一股力量吸住他的身体,稳定了后退的脚步。

  周深定眼一看,却见风玄煜适时收起扇子,置入袖口,一副悠然自得。

  周深瞪着眼:他竟然不费吹灰之力避开了他的“铁逵拳”,可恶至极,想着方才被一股力量所稳住才不至于狼狈不堪,心中又暗暗庆幸他的大度豪气。

  这时,蒋太尉大喝一声:“周深,休得无理!还不赶快谢王爷手下留情!”

  王爷!原来大月皇子。周深嗤之以鼻,一副不屑表情。

  风玄煜挑眉,淡淡道:“无妨无妨!这位壮士莫非就是江湖人称“铁逵拳”的周深?”

  周深一怔,上下打量片刻,疑惑道:“在下正是,阁下究竟是何许人…”

  “月邑山庄…庄主便是!”风玄煜嘴角上扬,云淡风轻,从容静然。

  “啊!”周深惊呼,遂抱拳洪声致歉道:“原来是月邑庄主,在下失敬!多有得罪!”

  “不知者不罪!”风玄煜道:“周壮土竟然入朝顺安,归于太尉门下,隐在训练营…”

  “一言难尽!”周深长叹一声,面露愧疚道:“说来惭愧!”

  原来,周深空有一身力气,无人赏识,当时江湖传闻,能人异士,郁郁不得志者,月邑山庄皆可收纳。周深大喜过望,决定奔赴月邑山庄,那料半路出了岔子,锒铛入狱。幸得蒋太尉出手相助,为报救命之恩,打消了奔赴月邑山庄念头,便投靠其门下,如此想来甚是遗憾!

  如今相见传闻中的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怎不教他心中惆怅,又因方才鲁莽行事,自然愧悔。

  蒋太尉在一旁亦是震惊,他虽知风玄煜降服蛮夷野牧,且建城自居。那承想他竟然名震江湖,深获侠肝义胆之士景仰?

  忽然,一声喝斥:“军营重地,岂是闲杂人等擅自闯入?”只见人影一闪,霎那间,迎面一道光亮,剑行如厉,夹着冽风嗖嗖而响。

  风玄煜后仰一躲,凌空腾飞,挥袖飘扬,几道白光,疾速射向剑尖。叮当当作响,?!那人只觉剑柄一震几乎脱手而出。

  周深急忙大喊:“二哥,快快住手,庄主不是外人,切莫伤了和气!”

  那人听闻,逐后退几步,深感虎口隐隐作痛。

  风玄煜飘然落地,眯着眼眸,散发着冷冽气息:“太尉手下果然都是猛将,这般招呼客人,只怕九死一生。”

  蒋太尉脸色铁青,狠狠瞪了那人一眼,虽说训练营纪律严明,擅入者格杀勿论,但他亲自带领过来,岂能一概而论?果然是江湖草莽行事!

  “王爷息怒,军营律法,不得不遵守。每月首日老夫才例行巡察,今日来得匆忙,不是巡察之日,为此他们才鲁莽了。”蒋太尉诚挚如惶道。

  风玄煜心里明白,只怕蒋太尉为防万一遭人挟持,才与他们定日巡察,倘若反常所定日子,他们皆可出手杀戮。

  周深亦谦恭至极道:“庄主见谅,二哥决非有意冒犯,只是事出突然,他才莽撞了!”

  那人便是四大猛将居于二哥之位的楚敖,他的剑法快如闪电,让人措手不及,顷刻毙命。

  庄主?王爷?楚敖微怔,瞬时豁达开明,莫非他就蒋太尉曾提及的邑王?那么三弟称呼他为庄主又是怎么回事?楚敖的目光不由瞥向周深。

  “二哥,这位邑王便是月邑庄主!”周深对风玄煜甚是景仰佩服,语气自然毕恭毕敬。

  楚敖大吃一惊,收回长剑,抱拳道:“久仰大名!今日得见,却以兵刃相见,恕在下鲁莽了。”

  风玄煜少年就居于荒野,对于牧民的粗犷不羁,江湖的不拘小节,自然明了。他微微颔首,道:“风迹剑果然厉害,阁下已领悟剑速的精髓,只是人剑合一的心诀尚欠火候。”

  楚熬当即大惊,风迹剑以快,准,狠闻名江湖,但他却心知肚明,当初师父见他形体灵巧,决定选他为风迹剑的第十二代传人。只是师父担心他日往行走江湖,受利益熏心所诱,因此只授于他风迹剑的心诀上一句,而保留心诀的下一句。

  没想到风玄煜不仅以几柄飞刀退败他的“一剑封喉”,还一针见血指出他的不足之处。

  这下楚敖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遂上前一步,俯身低首道:“庄主慧眼,在下深感佩服!庄主说得是,风迹剑的心诀,在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实在遗憾!听说庄主的无熵剑出神入化,不知我等可否有此眼福领略它的风采?”

  风玄煜挑眉,冷声道:“阁下既知无熵剑的存在,也应知它出鞘必诛,莫非阁下要以身喂饱它?”

  楚敖暗中一阵寒颤:江湖传言果然不虚!月邑庄主的无熵剑不出则已,出鞘必见血!

  蒋太尉见状,当即道:“王爷莫要见怪,是老夫疏于管教属下,冲撞了王爷…”

  蒋太尉的话未完,一阵爽朗笑声传来:“久仰月邑庄主大名,今日有幸在此相遇,林某讨教了!”

  一条人影瞬间飘落至地,还未看清是何许人也!一股柔柔弱弱掌力扑面而至。

  风玄煜冷了冷眸光,这看似软绵绵无力的掌风,实则柔中带刚,弱中带强,倘若掉以轻心,中掌者往往内脏俱粉,表面却完好无损,果然是至阴至狠的化绵掌。

  风玄煜面色冷厉,旋身闪开,回侧一跃,袖中扇子,滑入手掌,疾骤展开,恰时挡住化绵掌的袭击。

  那人受铁川隐威力所震,跄跄后退两步,运了内力,逼至掌心,徐徐劈向风玄煜。

  风玄煜一手负背,一手轻摇铁川隐,待柔风近身,才不紧不慢以铁川隐所扇的微风夹着内力相抵。

  一时间那人的化绵掌与铁川隐触碰,冉冉升起如雾白烟。

  周深和楚敖暗暗吃惊,风玄煜仅以一手的功力应接化绵掌,由此可见他的武功内力深不可测!他们想阻拦,已知来不及,如此看来大哥的化绵掌三招内必败。

  尤其楚敖,更是后惧,方才自己莽撞使出风迹剑,仅一招便被风玄煜化解败下。大哥的化绵掌居于三人之首,而风玄煜却以一手悠然应对,不知出几成功力,但肯定的是,决不足一半功力。倘若刚才,风玄煜没有手下留情,只怕他已受伤严重。想到这里,楚敖艰难地咽了咽唾沫,神色有些惊恐。

  蒋太尉却在一旁冷静观察,淡然处之,他现在并不阻止,反倒希望他们能试出风玄煜究竟暗藏什么样的身手?他的内功到底造诣至什么境界?

  霎那间,又一条矮小人影倏忽而至,只见他伏俯伸腿,一记横扫,勾向风玄煜衣袂飘飘下的双脚。

  然而,未等他腿功近脚,一道月白衣襟飘扬,风玄煜已凌空飞跃,手里的铁川隐却丝毫不动,仍与化绵掌对抗,雾气更甚,说明已加强功力对决。

  此人正是排名最小的飞云腿姚放,而以化绵掌与铁川隐切磋的正是大哥林全。

  姚放扑了空,双眼一瞪,腾空使出飞云腿,腿力呼呼踢向悬空倒立的风玄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