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四十二章:三千繁华不入梦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寒冬栗栗,百草萎萎,迎风枯槁,凋残零落。

  转眼风玄晟已在墨轩居习武一月有余,嘉卉虽然嚷嚷要练武,但风玄煜只让夜影教她一些防身之术。

  苏漓若日日相伴,见他们有所长进,心里有些蠢蠢欲动,但瞥见风玄煜深沉的脸以及对风玄晟极其苛刻,她就打消念头不敢提了。有时携琴弹奏一曲助兴,嘉卉便兴趣盎然,专心聆听她抚弦,早把习武之事抛到脑后。久而久之,嘉卉竟然听出玄机,指出苏漓若所弹曲风非昼国乐律,令苏漓若大为吃惊。

  嘉卉得意洋洋告诉苏漓若,她经常去三哥府上串门,成了风玄璟每首新曲的唯一听众,风玄璟喜好收集各国乐律,耳濡目染之下,她便听出苏漓若所弹曲风决非昼国乐律。

  苏漓若听了这才放下紧张心情,她试探嘉卉能否听出她的曲风隶属哪里乐律?嘉卉蹙眉良久,无法猜测出来。便缠着苏漓若告知所奏曲风是哪里?苏漓若随口搪塞,她胡乱填曲,实则不知什么曲风。

  嘉卉倒没有深究苏漓若所言是真是假?只是叨叨念念三哥怎么还不回来?倘若在家,定可博弈琴艺乐律,一较高下。

  苏漓若笑言,她胡乱作为怎敢与凌王拼曲艺?嘉卉却摇摇头说,三哥弃剑弄曲,早已到了如痴如醉境界。倘若他知道苏漓若精通音律,肯定欣喜若狂,他一直难觅知音,无人切磋曲谱,常常自弹自奏,孤独至极。

  这日,苏漓若一如往常来到墨轩居,风玄晟他们已到了。

  这一段时间,风玄煜偶尔会带蒋雪珂回太尉府,自上次苏漓若芥蒂之后,他都会告知予她。苏漓若虽心中不痛快,但一直隐忍,风玄煜对她坦言,他当年曾承蒋雪珂一恩。

  苏漓若停住脚步,望着冷俊轩宇的侧颜,他在纠正风玄晟的剑姿,几遍下来仍觉不满。他轻轻一握,剑已置手,亲自示范。

  只见他剑身合一,凌空飞跃,顷刻之间,疾炫光亮。霎间随衣袖飘舞,乍一看,似空中飞落点点繁星,令人不目暇接。

  苏漓若怔怔出神之时,夜影匆匆从身旁而过,朝她微微颔首,往前几步。见风玄煜空中舞剑,适时停顿,不敢上前打扰。苏漓若看他脸色有异,心想肯定有事。

  果然,风玄煜徐徐飘然而至,夜影急步上前,低声说了几句,风玄煜紧皱眉头,脸色阴鸷冷冽。

  嘉卉忘情奔至上前,欢呼道:“七哥,七哥,这套剑法又快又好看,不如七哥传授给卉儿,那一定最适合不过了。”

  风玄晟膛目结舌,七哥竟能把洛英剑法舞的出神入化地眩目疾速!只怕连善于剑技的三哥也自叹不如。这个少年离朝,荣耀回归的七哥武功简直深不可测。

  “这套剑法看似优雅轻柔,实则暗藏杀机,只可远观,不可近身。你身为皇室公主,学些防身之道亦属另类,不能违于礼仪之德。”风玄煜瞥了她一眼,把剑递给风玄晟,舒展紧皱眉头,难得有如此耐心对嘉卉。

  他早已看见苏漓若呆立一旁,见她仍至滞不前,朝她招招手道:“若儿,过来!”

  苏漓若站得远,隐隐约约听不清他对嘉卉说些什么?但他抬头却对她叫唤略显大声一些。

  苏漓若依言上前。

  “若儿莫非也惦想着这套剑法?”风玄煜执过她的手,不禁微微蹙眉,她的手什么时候又这么冰冷?看来又得寻个时间给她输送真气。

  苏漓若摇摇头,笑笑道:“王爷的剑法已然巅峰,旁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攀登,所以若儿不敢妄想!”

  “其实若儿最适合练剑,假如以舞合剑,恐怕连我也望尘莫及。”风玄煜想起秋亦阁置梁上窥她轻盈飞舞那一幕,她的轻功已融入舞姿,只是她倘不知察,却借物飞跃。

  苏漓若微愣,奇怪他为何提及以舞合剑?难道他?准备传授她剑法?正思忖之间,风玄煜缓缓道:“不过洛英剑法我既已教了晟儿,自然不愿相同,这样吧!我身上有两件重要防敌信物,若儿想要可任凭取之其中一件。”

  苏漓若一瞬失神,未等她言语,嘉卉嘟起嘴喃喃道:“七哥未免太过偏心,卉儿求了许久,七哥才勉为其难教了一些防身术。刚刚还教训卉儿要谨守女德礼仪,怎么一转眼,就让若姐姐学习剑法呢?还要予以重要信物防敌?”

  风玄煜听了并不恼,反而哈哈一笑:“卉儿你日后总要许嫁郎君,何须七哥操心,当然是他负起保护卉儿的责任。而若儿是七哥执手携老,一生一世相伴的人,自然要悉心保护,疏忽不得!”

  苏漓若有些娇羞低垂眼眸,心头却愉悦欣喜,萦绕着丝丝甜蜜。冷傲如他,竟然在皇妹皇弟面前,诚挚宣言她是他执手携老,一生一世相爱之人。

  嘉卉怔了怔,难掩激动表情,“哇,若姐姐太幸福了,七哥竟然予以一生携老的承诺?”她有些难以置信,瞪大水灵灵的眼睛:“这话真的是我七哥说得么?简直不可思议!七哥原来是如此深情之人,卉儿日后定找个像七哥这般多情的人。”

  风玄晟赞同点点头道:“嗯,八姐所言极是,七哥可是晟儿心中的英雄,八姐自然耍找个似七哥这般重情义之人,我们才可放心把你托付出去。”

  “总算八姐没白疼你。”嘉卉伸手弹了风玄晟脑门一下,笑道。

  苏漓若不由抿嘴微笑,这个活泼可爱的八公主,前一个月还在为难如何评论她的七哥,后一个月却以他为榜寻找终身伴侣。

  看她无忧无虑的笑容,苏漓若颇为感慨,长公主仁心慈怀,把他们教导的太好,虽身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皇室,却仍以慈善示人。也把他们保护了非常周到,没有卷入权贵党争,拉拢结派当中。

  曾经,父皇和兮姥姥也是如此竭尽全力保护她,使她无忧于世,无虑于心。那时,她也是这般笑容无瑕,心地纯净。

  眼前的和谐画面令她情不自禁道:“所谓愿得一人心,三千繁华不入眼,白首不相离,君为我来我为君生。大抵深情心境皆是如此,八妹心地淳朴,来日定得好姻缘。”

  风玄煜深邃的眼神定定注视着她,有那么一瞬间,他冲动地想把她融入自己的生命当中,合二为一。不知何时,她总能触及他尘封心底深处最脆弱最柔软的地方,也许情深不知缘何起,一眼千年已注定。

  “若姐姐好文采!”嘉卉惊叹道:“我一直以为长姐文采无人能及,没想到若姐姐却能出口成章,更胜一筹!”

  “八姐愚钝。”风玄晟却不以为然,“若姐姐岂是卖弄文采?这般心境自然是为回应七哥方才的予诺,一应一和,妙哉妙哉!”

  嘉卉不服气地翻了白眼:“行了行了!就你小小年纪,尚做谦谦君子。你八姐我就是一俗人,入不了高境界,品不了高韵味。”

  风玄晟却一副从容坦然道:“八姐聪慧无双,岂是那些惺惺作态,强赋心事凡俗女子可比?”

  嘉卉听了即时呈出灿烂的笑容,双眼眯成月牙形状。

  苏漓若叹息:风玄晟小小年纪,既有良好的涵养,高超的心态,又不失童真的秉纯。遂侧颜对风玄煜道:“九弟这般修为,决非庸庸之辈,如此不凡,他日定如凤凰涅盘,九霄云外。”

  风玄煜朝她溺宠一笑:“若儿说的是。”他其实还想说,倘若不是她,他也不会品尝到爱的滋味,倘若没有她,他也不会轻易打开心扉,自然也感受不到亲人之间和睦相处,更体会不到家的温馨。

  夜影自从听到风玄煜要把贴身信物任苏漓若挑选,便心事重重,那可是王爷在江湖上的势力象征,乃至整个武林的影响力。当他看到这其乐融融的气氛,心里便坦然了,或许喜欢一个人,不知不觉总是投其所好,顾其所虑,竭尽所能换取她无忧笑容。

  他的眼前浮现小唯那张秀丽清新的脸庞,他的嘴角上扬,勾起傻笑幅度。蓦地惊觉自己失态,他有些窘迫,慌忙端正表情。不自然地别过头,心里低咕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无意一瞥,见于总管疾步而来,他忙迎上去:“怎么啦?”身后那和谐温暖的一幕,他可不忍心破坏。

  “追云楼主子已进来了,拦都拦不住,这不…”于总管无奈地摊摊双手。

  夜影回头看着风玄煜,他温和的笑容,深情的眸光紧紧锁住眼前那娇小的人儿。

  夜影硬着头皮过去,刚才他匆匆进来就是向风玄煜禀告,蒋雪珂在庭院门口说有急事耍求见王爷。风玄煜听了明显心情不悦,竟不予理睬。

  “王爷!”夜影壮着胆叫道。

  风玄煜一记冷冽目光射出来。

  “属下有事禀告!”夜影嗫嚅道。

  苏漓若抽了抽被握住的手,“王爷有事去忙吧!若儿陪八妹他们。”

  风玄煜隐去笑容,冷厉盯着夜影,以及他身后的于总管。

  一阵急促脚步声而至,伴随着惊惶叫声:“主子,不可鲁莽,快停下…”

  风玄煜抬眸,触目蒋雪珂,她一脸急迫,身后跟着几个惶恐不安的仆婢。

  “雪珂见过王爷!”她行礼之后,抬头见风玄煜阴沉着俊脸,冷若冰霜,心头不由一颤。

  “谁允许你进来?”风玄煜浑身散发寒意。

  “王爷恕罪!”蒋雪珂压制心头的战兢,“事出有由,雪珂只能逾越了。”说着,目光瞥向一旁的苏漓若,言下之意,坦荡荡向他示意,如果他的墨轩居连侧妃都没有资格进入,那么身为侍妾的苏漓若恐怕更谈不上有资格进来。

  苏漓若自然也听出她的意思,却朝她微微颔首,算是问礼了。

  风玄煜眯着眼,寒意浓烈成戾气。

  蒋雪珂挺直了身子,趁他还未发怒之前,走近两步,低声道:“启禀王爷,有线索了。”

  风玄煜挑眉,沉思片刻,对夜影瞥去一眼,夜影点点头,表示领会他的意思。他遂转身对苏漓若道:“辛苦若儿了!”

  苏漓若怔怔望着他,心里涌动难以言喻的情绪,真到他与蒋雪珂一前一后走出去了。她目送背影离去,才惊觉心竟然那么酸味,那么痛楚。

  嘉卉更是懵了,嘴里惊讶嚷嚷:“怎么回事?七哥竟然跟她走了…”

  风玄晟及时扯住她的衣袖,阻止她往下说的话语。

  嘉卉急忙哽住话语,遂揽入苏漓若的臂弯:“若姐姐,你前天弹的那首乐曲太好听了,现在能不能再弹奏一遍,让我和晟儿亨亨耳福?”

  苏漓若凝固的脸色,牵强地扯出笑意:“嗯,好的。”

  夜影逐步上前,低声道:“姑娘别在意,王爷确实有事,跟她无关。”

  苏漓若不言,转身进了亭子,坐在琴台前,缓缓伸手,指尖轻触琴弦,一阵悠然略带郁郁的琴声飘扬倾泻…

  凝烟阁。

  苏漓若辗转难眠,临到深夜,才朦朦睡了。隐隐感觉身有人,眼皮却沉甸甸无法睁开。

  天色微亮,苏漓若醒来,待她睁开眼,入目竟是那张惑魅俊颜,她几乎失声惊叫,转而忿忿推开他。

  风玄煜闭着眼,疲惫地低沉道:“若儿别动!”说着,拢靠在她颈部,寻了个舒服姿势,竟然睡过去。

  苏漓若凝望他倦怠的脸,均匀的气息萦绕耳后,荡起丝丝缕缕微痒,直撩心间。

  从未见他如此疲乏,苏漓若有些心疼,虽然心里还有气,但已不如之前那般强烈了。

  屏息看着他,心一点一滴被柔情填满,她就这样静静,一动不动注视着他。直到再也忍不住,伸手抚摸他的脸颊,轻轻触摸他英气的剑眉,高挺的鼻梁,以及饱满唇瓣。

  忽然,她的手被一道力量攥住,她惊愕,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欺身压下。

  她眨着灵颖的眼眸满是疑惑:他不是睡着了么?

  “让你别动!”风玄煜无奈叹息,低哑着声音:“又不听话了?”语气似嗔怪更似宠溺,话音刚落,俯首含住她的唇瓣,狠狠地吻下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