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四十三章:静守流年不负卿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呃…”苏漓若吃痛地惊呼,却没有挣扎。

  风玄煜吻的急促而霸道,肆虐她的甘甜,良久才恋恋不舍离开她的齿贝间,“若儿总是扰乱我的心神,一刻不得安宁。”

  “那王爷…”苏漓若迎上他深沉目光,玲珑剔透的眸子光芒四射,蕴含着别样情愫。娇嫩柔软的双臂悄无声息紧紧缠绕他的颈项,“要了若儿吧!”

  风玄煜心头一震,眼里映入她酡红的迷离,瞬间气息炽热而混乱。

  苏漓若微喘着气,有些羞涩却异常坚定。她扬起头,吻上他的唇,吻的杂乱无章,横冲直撞。

  风玄煜注视着她,始终紧闭唇齿,不让她闯入。

  苏漓若吻了许久,怎么也撬不开他的唇,顿时彻底气馁,嘎然而止。她有些愤然看着他,胸前起伏不定,气息愈发急促。

  “候门深似海!”风玄煜苦笑,语气有诸多无奈:“若儿既向往自由,何苦委曲了自己?一旦交付,恐怕寸步难行,若儿难道甘心终身囚禁于此?”

  “那王爷可否放若儿走?”苏漓若脱口而出,她何尝不知其中道理,刚才那一时刻,她义无反顾要做飞蛾扑火的悲壮。激情逐渐退却,理智一旦回归,就变得过于冷静,甚至残忍。

  “不可能!”风玄煜的脸色倏忽沉下,“若儿想要离开我,此生休想!”

  苏漓若怔住,茫然看着他,心里无端生出一些惊惧。

  “有一天…”风玄煜低伏她的耳旁,声音充满魅惑:“我会带若儿离开这里…”

  苏漓若恍忽,他的声音具有穿透力,蛊惑她的心神,妖娆而邪魅,她惘然点头:“嗯。”

  风玄煜瞬间缓和脸色,似乎很满意她的回应,轻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从她身上起来,坐于床沿,低声向她解释:“蒋太尉手握大月一半兵权,且拥护恒王,父皇有心削弱他的势力,却一筹莫展。只得委任我手,借此击毁他的势力。”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蒋家门风倒是自律清廉,只可惜拥错了主子。”

  他能对她坦诚朝势密谋,可见他的心迹,予她的信任。苏漓若望着他的背影出神,良久,幽幽道:“她既有恩于王爷,王爷难道要置她陷入困境?”言下之意,为了还清承恩,他尚可违背心意迎娶她。如若有一天,他击毁她爹的权势,岂不置她于水深火热?

  她这是关心蒋雪珂的命运?

  风玄煜回头,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她竟然一边醋味乏酸,一边忧心忡忡替人担心!

  风玄煜颇有些无可奈何,说到底,她还是太单纯了。

  “我一向把恩情分得明白。”风玄煜沉下眸光,“只是她太固执了,至于她会不会陷入困境,此时定断尚属太早!”

  他没有告诉她,其实蒋雪珂并非她所想象的那般脆弱,这个女人心思不是一般深奥!记得第一次借她之名接近蒋太尉,她还怅然若失。第二次再带她回太尉,她竟然坦言要跟他交易。自从她执玉佩上门索要还恩时,他对她就刮目相看,这个女人不简单!至于她究竟要什么?目前还不得而知。

  但冲着她平静地要跟他做一笔交易时,他就知道蒋雪珂决非委身邑王侧妃这般简单,虽然她的理由很充足,却不能令他信服。

  “若儿今天不为我更衣吗?”风玄煜见她沉思不语,遂开口道。

  “为王爷更衣是若儿的荣幸,不过…”苏漓若回神,从床上坐起,斜着脑袋笑问:“王爷昨日说的话还算数么?”

  “我对若儿说的每一句话都算数!”风玄煜侧颜道。

  “王爷要给我什么信物呢?”苏漓若刚刚才想到他昨天说的话,双手环绕他的腰间,俯身把下巴靠在他的右肩上。

  “呃…”原来她惦念着这个事情!风玄煜挑挑眉道:“我身上的铁川隐看普通一把扇子,实则扇骨空心,里面储藏细小暗器…小飞针,肉眼一般是看不见的。既可以防敌,亦可杀人于无形中…”他感到缠绕他腰间的手霎时微微颤抖。“怎么啦?”

  苏漓若明白他所说得正是那把扇子,没想到它竟然是致命武器!而她这时想的却是,因着那把扇子曾被屏洵截持和轻慢,当初她只以为是他的信物,那里知道这把扇子的厉害,怪不得他们发现她持有铁川隐都惊愕不已。

  倘若她知道这把扇子非同小可,万万不敢持它招摇,那么她也许就不会身陷危难,那么兮姥姥就不会…想到这里,剜心之痛又剧烈涌动,她松开双手,压抑着内心汹涌楚痛,喘息了一口气,待心情平静下来,摇摇头:“没事了!它既然这么厉害,王爷舍得给若儿?”

  “有何舍不得!”风玄煜感受到她此时心里的异常,他反手抚上她的脸颊,目光幽深:“只是怕它保护不了若儿,反受它连累!”

  苏漓若心头一阵刺痛,泪水几乎夺眶而出,她咬了咬嘴唇:“是若儿愚笨,竟然不知它这般厉害!”

  “能驱动它发出暗器的是心诀,倘若无法心念合一,它即是普通扇子一把。”风玄煜缓缓道。

  “那另一个武器是什么?”苏漓若适时避开这沉重的回忆。

  “是我腰间的无熵剑,它薄如蝉翼,柔韧无比,只是…”风玄煜紧皱眉,停顿了一下。

  “只是什么?”苏漓若感到奇怪,遂伸手触摸他的腰间,没有什么剑呀?

  风玄煜握住她搜索的手,“它隐身在腰带里。”

  苏漓若的眸光移向衣架上的腰带,“我可以看看它吗?”

  “暂时不行!”风玄煜道:“此剑嗜血,出鞘必诛,它既有灵气亦有邪气。”

  苏漓若吓了一跳,收回目光,惊悸道:“此剑太邪恶了,竟以血养气,可怕至极!”

  “正因它嗜血,所以常年沉寂,极少出鞘。”风玄煜沉吟片刻,又道:“我看它柔韧轻薄,极好携带隐藏,不会为若儿惹麻烦。不过,此剑确实邪戾甚重…”

  “若儿就要它了!”苏漓若突然转了念头,她心里自有打算,虽然对无熵剑颇有忌惮,但她更痛恨自己面对险境时的无能为力。铁川隐给她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痛,所以对她而言,她更愿意接受无熵剑。还有一点就是,他越不放心的,担忧的,她越想要!

  风玄煜微微一怔,沉默不言。

  苏漓若下了床,从衣架上取了衣袍,以及腰带。想到无熵剑隐藏于此,她的心禁不住一颤,手也微抖一下。“王爷,若儿为你更衣。”

  风玄煜看着移步面前的苏漓若,目光深沉而无奈,“我该拿若儿怎么办才好呢?”

  “什么?”苏漓若有些心虚躲开他的目光,眼底闪过一丝狡黠,故意问道:“莫非王爷嫌弃若儿笨拙?那我叫小唯或翠儿进来替王爷更衣如何?”

  自从上次小唯鲁莽撞见之后,如今苏漓若没有出声叫唤她,小唯根本不敢进来。

  “你敢!”果然,风玄煜脸色一沉,蹙眉道:“更衣。”遂站起来,气宇轩昂地伸直双臂。

  苏漓若抿嘴忍住笑意,为他披上外袍。

  风玄煜没好气地在她额头轻弹了一下:“谁给你的胆?竟然敢捉弄本王!”

  “哎呀!”苏漓若躲避不及,轻呼一声,遂皱着眉头噘起嘴:“王爷弄疼了我!”

  风玄煜冷哼一声,亲手束上腰带,然后,摆出气势如虹让她继续。

  苏漓若不悦地跺跺脚,踮起脚尖为他披上外氅。

  待她系好外氅的绸带,他的手揽住她纤细腰间,轻轻一提,双脚离地悬空。

  她惊呼一声,双手缠绕他的脖颈,娇弱身子紧紧贴在他的胸前。

  风玄煜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眼里泛起摇曳涟渏,别样深情。

  苏漓若嗔怒看着他,渐渐融进他眼里的溺宠之意,陶醉在他的缱绻浓烈的爱意中。

  年未最后一日,是除旧,年头初日为迎新。

  月国开国历年,素有守岁之风俗,上至帝王,下至平民,均在一年最末一日彻夜守候,迎接来年第一天,意喻平安顺遂。

  惠仁宫,守岁夜。

  杯光觞影,歌舞升平。

  熵帝端坐中央首位,右边位置空缺,左边由晏妃,苓妃,以及筱妃一排坐开。

  下首左边起是太子风玄淙携太子妃惜瑶的座位,恒王风玄铭携王妃的座位,辰王风玄晟的座位。再往下是朝中重臣卫相国,蒋太尉等人座位。

  下首右边起是德纯长公主携嘉卉座位,接下去是熵帝嫔妾们的座位,最后是太子与恒王侧妃侍妾们的座位。

  因凌王风玄璟云游未归缺席,邑王风玄煜临时有事缺席,使苓妃闷闷不乐,心生忧虑。

  宴席上,熵帝执杯威朗道:“承蒙上天垂怜,大月太平盛年,富裕昌荣,百姓安居乐业,丰衣足食。今逢守岁之夜,举杯庆贺,愿来年大月更加繁荣昌盛,干杯!”

  众人皆起身举杯,齐声欢呼:“愿大月繁荣昌盛,干杯!”

  瞬时歌舞萦绕,尽情欢度,守岁佳节。

  邑王府。

  风玄煜此时正在府中用晚膳,他让彦娘,于总管,夜影,小唯等人皆上座共聚一桌,而彦娘执意要苏漓若和蒋雪珂坐于他的左右,风玄煜无奈妥协,毕竟邑王府首次大家齐聚一堂过守岁夜。

  晚餐过后,他执手苏漓若漫步墨轩居园子里,屋檐下的守夜灯笼一片灿烂,将他们的身影勾勒出一幅美妙的画面。

  风玄煜为苏漓若拢了拢狐裘,月国不比裕国和昼国,虽寒冷却历年无雪,只是风劲偏足,呼萧而过,亦觉冰冷。

  “若儿想家了?”一整天以至守岁用餐时,苏漓若一直心不在焉,郁郁寡欢,晚膳也吃的极少。风玄煜捂着她的手,呵了些暖气。

  “若儿扫了王爷的兴致吧!”苏漓若仰首遥望空中。“只是若儿除了王爷,已不知何谓是家?更不知从何想起?”

  她落寞的话语使他一阵心疼,他拥她入怀,轻轻提气,飞跃凌空,飘然落在瓦顶上。

  苏漓若惘然恍惚,已置身在雕梁屋顶处。待心情稍微平静,她环顾四周,登高望远,只见家家户户,灯火莹莹,自是一片繁华景象。

  寻个地方坐下,她斜靠在他怀里,随着他扬手望去:“北辽虽遥远,同属一片天,以后有我在的地方,就是若儿的家。”

  苏漓若的眼眸氤氲着雾气,迷漫了眸光。

  他轻抚她柔顺的发梢,沉浸当初他少年离朝,置身荒芜之地,过的第一个守岁之夜,遥望夜空,呼喊着娘亲,以此驱赶心中的恐惧之感和思念之情。凄惨声音在空旷的荒凉之地彻夜回荡,引来一群饥饿凶残的狼群,一直默默陪伴的夜影奋力抵抗狼群,至致嗷嗷发怒的狼群撕咬夜影衣裳,碎裂声格外响亮残暴。

  他终于出手了,散发着狠戾嗜血的凶猛击杀了几十头饿狼,而他和夜影亦是满身挂彩,血肉模糊,衣裳褴褛。

  从此之后,他再也没过守岁夜,只有长年累月的肆虐杀戮,降服蛮夷,收复地盘,强大实力,方可生存。

  所以与其说他陪她过守岁夜,不如说是她陪着他过这个意义不同的守岁夜。这么多年来的孤独冷漠,终于有个家的感觉,终于有人走进他的生命中,使他领悟爱的意义,他也愿意敞开心门,感受家的温馨,爱的温暖。

  嘭嘭…瞬间响声此起彼伏,空中绽放朵朵炫光,五彩缤纷,异常美丽,璀璨夺目。

  “烟花!”苏漓若惊奇呼叫:“是烟花!”

  风玄煜也被这满天眩光所吸引,静静拥着她,凝望夜空,目光悠长。

  苏漓若喃喃低语道:“这满天的烟花,让我此生难忘与王爷相守的第一个岁末。”

  “以后每一年的岁末,我都会与若儿相守。”风玄煜俊美的脸在灿烂夜空下,含情脉脉。

  苏漓若仰首注视着他,痴痴相望。

  追云楼。

  蒋雪珂倚栏眺望,烟火璀璨夺目,却照耀她孤身单影,寂静寥寥。

  墨轩居园子里,小唯盘坐在假山上,抬头触目瓦顶一双璧人相偎相依,忍不住感慨道:“若姐姐终于在守岁之夜,守住幸福。”

  夜影挪了挪,靠近她身旁,“你也可以的。”

  “什么?”小唯闪着乌黑的眼睛盯着他。

  夜影被看的满脸通红,忙以咳声两下掩饰内心的慌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