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四十五章:天外飞仙剑舞绝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一尘不染轻盈飘舞,似九霄云外飞仙。

  只见她一身纯洁雪丝裳,轻拂空中绸带,纠缠玉指,飘然飞逸。

  如水出芙蓉玉洁冰清,又如严寒雪莲傲然娇柔。

  借着绸带,她已飞悬半空,如燕轻盈穿梭,旋转飘舞,柔若无骨。

  众人愕然,纷纷猜测究竟何人能舞出如此出神入化的精采舞姿。

  “是若姐姐!”嘉卉眼尖,欣喜地对德纯长公主道:“长姐,她就是七哥心爱女子,卉儿只知她精通音律,不曾想,她竟会舞天外飞仙?”

  德纯举目凝望,相传天外飞仙只有裕国霓后会舞,自她薨逝之后,失传多年,没想到今晚会在此见识!如此精彩舞姿,可谓大开眼界!

  熵帝亦看的眼花缭乱,惊叹不已,经苓妃提醒,遂恍然大悟:原来是她!果然是才情兼得的奇女子!

  蒋雪珂听到众人啧啧称奇,看的如痴如醉,半晌,那飘逸飞旋的身影越来越熟悉,眼前竟浮现池塘柳树下的那一幕。不禁脸色苍白,心里失声惊呼:是她!发现自己失态,她急忙端坐身姿,瞥了瞥风玄煜,他的眸光紧随她飞悬的一身影,毫无察觉她的异常,蒋雪珂暗暗松了一口气。

  风玄煜注视着她飘舞纤影,雪丝裳衬托着柔若无骨的身姿,随着旋转飘扬,愈来愈快,已分不清人影,衣袂,绸带,形成炫耀目光的闪动。

  风玄璟指尖抚过琴弦,渐渐缓慢了音律,如潺潺流水,轻柔人心。

  苏漓若亦渐渐缓慢了舞姿,缠绕着绸带往下滑,滑至一半之时。

  蓦地,一条粉衣人影闪动,飞跃靠近绸带,伸手抓住,荡漾起优美弧度,紧贴苏漓身边。

  “啊”众人大吃一惊,皆失声惊呼!眼见粉色人影快撞向苏漓若,倘若撞击,只怕会半空跌下,大家都捏了一把冷汗。

  风玄璟却淡定抚弦,用眼神阻止了风玄煜。

  就在大家惊魂未定之时,粉衣人影倏忽一闪,擦肩而过。瞬时,空中飞旋两条人影,一粉一白,形成圆形弧度,荡漾半空,异常优美。

  众人重重吁了一口气,但脸色依然惊惧。

  风玄煜脸色铁青,狠狠瞪了风玄璟,其实前日,风玄璟提议合舞,他就不同意,怎奈苏漓若听说风玄璟此番外出寻获一女子会剑舞,已到炉火纯青,就极感兴趣。

  风玄璟说倘若让苏漓若与其共舞,定会惊艳四座,天下无双。

  风玄煜见苏漓若兴趣盎然,跃跃欲试,不得已才勉强同意。哪料想,竟然是半空合舞?方才惊险一幕,饶他身经百战,亦然惊了一身冷汗,若不是风玄璟一直用眼神阻止他,恐怕那粉衣女子早已毙命在他掌下。

  风玄璟心里苦笑,他也没料到她会在此间隙合舞!着实令他暗暗惊吓了一把。

  风玄璟从容抚弦,悠扬的琴声伴着悬荡在半空的双色人影,

  苏漓若衣袖一拂,几银雪丝带倾泻飘下,如空中呈现白云,随着她曼妙舞姿,雪丝带妖娆空中。时而缠绕,时而绽放,时而妩媚,时而飘然。

  粉衣女子衣袖一抖,一道闪光顷刻间呈现,柔软薄剑持手,剑在空中炫出缭绕的弧光。时而如蛇灵异,时而如花吐蕊,时而如叶飞扬,时而如水漫过。

  众人齐声喝彩,惊叹感官盛宴,如此美妙剑舞合一,实乃眼所未见,耳所未闻。

  唯有风玄煜脸色阴暗,冷冽如冰的眸光注视粉衣女子,表情愈发深沉。

  风玄璟的音律已由轻柔转为微弱,正丝丝入扣,缕缕飘渺收尾。

  空中两道身影亦慢慢收小荡漾弧度,各自收起雪丝和柔剑,最终停止飘舞。准备顺着绸带往下滑落。这时,那粉衣女子蓦地伸手揽住苏漓若,紧紧拥着她。

  苏漓若一怔,有些抗拒挣扎了一下,却被她搂的更紧,二人顺着绸带缓缓滑落。

  众人看着二人连体般降落,异常优美,便大声喝彩。

  唯有风玄煜的脸色越来越沉,蹙眉冷眸,执杯的手不觉一紧。

  熵帝心情欣悦,朗朗漫声道:“好!好!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苓妃笑容可掬,温婉道:“陛下,孩子们有此心意,臣妾感慨万千!感恩上天垂怜,此生足矣!”

  熵帝抚须一笑:“爱妃宅心仁厚,此乃福报恩泽。”

  “陛下谬赞!”苓妃轻声道:“臣妾惭愧。”目光却充满怜爱环顾风玄璟与风玄煜,最后望向苏漓若她们。

  苏漓若稳稳落地,粉衣女子仍然没有放手,而是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略带轻佻之意,脸上始终呈现隐微的笑意,目光蕴含别样深意。

  苏漓若惊愕:她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中,轻薄调戏?这般胆大妄为不似女子所为!禁不住细察她,肤白如雪,秀美如画,眼底却含笑深奥。

  苏漓若打量她之时,那粉衣女子适时放开手,意味深长冲她一笑。

  熵帝遂丰赏了二人,并赞扬了她们,众人纷纷附和称赞。

  二人礼谢之后,各自退下。

  待苏漓若坐回风玄煜身边,那粉衣女子也退到风玄璟旁边。

  众人看清苏漓若容貌,满目惊讶,皆暗暗惊叹,世间竟有如此绝世容颜?

  再看风玄璟旁边的粉衣女子,娇媚又俊气,柔美亦英爽。

  世间恐怕再难寻出这二人的倾世容颜,英姿美态,再往两位皇子身边一站一坐,更是两道绝色风景。

  大家都在惊艳之时,却有两个人的脸色不好看,一个是卫相国,当他看到苏漓若坐在风玄煜身边,终于知道太子废掌的原因,果然是祸国殃民的尤物!

  另一个是蒋太尉,他暗中叹息,在月国,他的女儿荣誉大月第一美人,此时却被府上一名侍妾彰映的黯然失色。

  苓妃生辰宴席结束已至深夜。

  风玄煜牵手苏漓若离开,至梧桐宫门,风玄璟带着粉衣女子拦住去路:“七弟,慢走一步!”

  风玄煜冷若冰霜的脸色愈加阴鸷,目光如剑,锐利无比。

  风玄璟瞥了一眼粉衣女子,严厉道:“清依,还不过来向邑王和苏姑娘致歉!”

  那被唤作清依的粉衣女子,遂微微俯身,语气诚挚毕恭:“邑王恕罪!清依一时被苏姑娘绝妙舞姿所吸引,迷惑心境,情不自禁,还望邑王,苏姑娘海涵包容!原谅清依鲁莽。”

  风玄煜一脸阴沉,冷冷瞥一眼,竟然不予理睬,牵着苏漓若转身离开。

  苏漓若却在几步后,冲着清依回眸一笑,微微点头。

  清依微愣,只觉她的笑容沁人肺腑,纯净柔然,亦回她娇媚一笑,却极其爽朗。

  风玄璟望着二人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侧颜道:“清依,你方才确实莽撞,苏姑娘还悬在半空,你怎能飞身上前?这万一有什么闪失,岂不后悔莫及?”

  “王爷这是为苏姑娘指责清依?”清依凝视他,眼眸颇有深意,“还是担忧清依会出事?”

  风玄璟微怔,半晌,幽幽道:“苏姑娘是七弟的心头至爱,倘若伤了她,七弟决不会善罢甘休!”

  “哦。”清依淡然一笑,“好了,清依知晓,下次一定谨慎行事,决不给王爷惹麻烦。”言罢,竟昂首转身而去,背影孤傲而挺直。

  风玄璟无奈笑笑,喃喃自语:“其实本王更担忧你,如此傲气倔强,如何与人相处…”

  夜深寒冷,马车缓缓行驶,车内,苏漓若依靠软垫,看着对面沉沉闭目的风玄煜。她知他心里不痛快,所以一路沉默,不敢打扰他。

  良久,她蹙眉轻轻叹息。

  微微息声入耳,风玄煜倏然睁开眼,“怎么?若儿舍不得回去么?”

  “王爷终于肯理若儿了!”苏漓若奴奴嘴,眼神闪动撒娇的光芒。

  风玄煜冷哼一声:“我看若儿与人合舞忘乎所以,恋恋不舍!”

  想着那些人肆无忌惮垂涎她的眼神,他就烦躁不已,尤其那些人的谄媚奉承的赞美,他就特别后悔允她献舞。当清依爽朗地揽她入怀,并肩徐徐降落,他的心泛起一阵怒气,即便她是女儿身,依然让他介怀。更可恶的是,那个清依似有意无意瞥了他一眼之后,竟然带着轻薄之意抚摸了苏漓若的脸颊,这个女人决对是故意的,想想他就怒火攻心!

  “呃…王爷这气生的好没理由!”苏漓若略显委屈。“那清依姑娘可是你三哥的红颜知已,王爷怎么把帐算到若儿头上来?”

  “强词夺理!”风玄煜轻斥,遂伸手一把拉过她,“往后不准若儿再为任何人起舞…”

  苏漓若一头扑进他怀里,她心里暗叹他怎么如此霸道!想着,即俯身贴近他的耳边,柔声道:“往后若儿只为王爷一人而舞,可否?”

  风玄煜的脸色终得有些缓和,却仍然沉郁。

  苏漓若抿嘴一笑,调皮地轻咬了一口他的耳垂,并得意地扬扬的小下巴。

  风玄煜阴霾的心情被她的小动作一扫而光,故意板着脸,皱着眉头说要惩罚她。苏漓若笑着侧脸躲开,却被他攥紧在怀里动弹不得。

  后面一辆较小的马车里,蒋雪珂孤零零斜靠在车背,当如铃声般的清脆笑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并传到她的耳朵。她咬着唇,捂住胸口,感觉那里一阵阵绞痛。

  邑王府到了。

  风玄煜对苏漓若的惩罚也结束了,他抱着微喘气息,脸颊酡红的苏漓若跃下马车,走进府门。

  夜影和小唯正在等候,却见风玄煜怀里抱着苏漓若,夜影忙拉着小唯退避到一旁,低俯脑袋不敢瞥视。

  风玄煜继续往前走,抬头却看见彦娘正在墨轩居门口等候,于总管在一边絮絮叨叨说了什么?彦娘恼怒地别过脸不予理睬。

  风玄煜脸色颇有些无可奈何,低声问怀里的苏漓若:“若儿,本王带你飞进墨轩居如何?”

  飞?苏漓若一怔,随即明白,他所指是运展轻功,便含笑微微点头。

  “那…请若儿闭上眼!”风玄煜趁彦娘还未回头之时,提气一跃,凌空腾飞,瞬时夜空中飘过一道白影,顷刻之间消失。

  苏漓若刚合上眼眸,耳边寒风呼啸而过,双手不由绕紧他的腰间,埋头他的胸膛。

  风玄煜缓缓落下,推门而入:“好了,若儿睁开眼吧!”

  苏漓若睁开眼眸,入目已在寝室内,这才短短的时间,他竟带着她越过墨轩居庭内园圃和幽长小径。她惊叹一声:“倘若练就王爷这一身轻功,不知要到几时才能有此成就?”

  “若儿以物借力是何人传授?”风玄煜见她能飞舞半空,轻功已然属于上乘,只是…他略沉吟道:“只是若儿没有内力,无法心念合一,倘不能施展轻功,只能借物飞跃。”

  “我会轻功?”苏漓若大为惊奇,遂从他怀里下来:“当初我尚年幼,无意中翻阅娘亲留下的天外飞仙的舞诀,便痴迷到废寝忘食。是兮姥姥见我体弱多病,给我指点了一些技巧,日复一日,若儿的天外飞仙舞技得到极致提升,却尚不知兮姥姥所教的那些诀窍竟是练就轻功…”言至此,她的眼里莹光流动,微微湿润,声音更显波动。许是思起往日点点滴滴,兮姥姥对她十几年的呵护。看似严厉肃然,实则爱护疼惜,想到此,心头汹涌的有些不能自己。

  风玄煜心里欣慰,幸得那日在焰峡谷悬崖下寻获兮姥姥尸体,并予以安葬。如此倒也替她了一桩心愿,日后也有个去处可悼念,只是,他此时却不知如何开口与她阐明?罢了!待到这里一切完成抽身之后,再带她去祭奠兮姥姥。

  不知是受嘉卉的影响?还是触碰心事的原因?苏漓若仰头,目光晶莹:“王爷能否助若儿如何运用轻功?”

  “若儿想要施展轻功,除非有内力护体。”风玄煜蹙眉,沉声道。

  其实他万分不愿她触及这些,但又忧她置身险境时不能自保,此时内心极其矛盾。

  “那如何获得内力?”苏漓若紧接着追问。

  风玄煜暗叹,心生忧虑,却不得不答道:“若有内力达到巅峰之人传送真气,便可打通任督二脉,冲破身体封闭穴道。倾入真气之后,自然内力提升,可自如运用轻功。”

  其实,他没有细说其中厉害,输送真气之人往往身心俱损,元气大伤,若不及时调养或有所闪失,只怕武功尽废,生命垂危。除非,情非得已,否则武林高手决不冒此险,拿一生作赌注。

  苏漓若听了似懂非懂,却能感觉到此事非同小可,“倘若无人传送真气,就不能获得内力么?”

  “可以获得内力,但决非一朝一夕之事。”风玄煜微微沉思,道:“凭个人修炼,没有十年二十年无法达到以内力驱使轻功,来去自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