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五十二章:狂傲纵横话风云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王爷走的匆忙,怕他也不知晓究竟何事。”小唯略显不悦道:“不过,这家伙净说些奇怪的话。”

  苏漓若沉吟不言,待妆梳好了,吩咐小唯让夜影进来。

  苏漓若掠开珠帘,见夜影恭立外室,一脸慎肃。

  她坐定后,指着座位让夜影坐下,他却摇摇头,道:“属下站着便是,苏姑娘有事请吩咐!”言罢,神色严峻。

  小唯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吃错药了?为何语气这般冲?逐转身道:“姐姐,你两日未曾进食,不如先用些…”

  苏漓若摆摆手,阻止小唯说下去,瞥视着夜影道:“夜影,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属下不敢对苏姑娘有任何置评!一切全凭王爷吩咐。”夜影生硬的语气让小唯更加愤怒,她走过去,一脚踏中他的小腿,令他措不及防踉跄一下。

  “好好说话!这般阴阳怪气作甚么?”小唯翻着白眼,斥责道。

  夜影怔了怔,脸色略显尴尬,抬头看了苏漓若,见她眸光锐利盯着自己,心头一震:果然有内力就是不同,连目光都变得锋芒起来!

  “我知道墨轩居原是正王妃才可居住,而我身为侍妾竟然堂皇登之,未免不合规矩。”苏漓若缓缓起身,目光始终注视着他。

  夜影避开她的目光,又触碰到小唯怒目瞪着,实在无处可瞥,他迎着苏漓若的目光无奈道:“属下怎敢置喙王爷的决定,只是王爷倾尽所有,苏姑娘未必尽然知晓。”

  “你说的是无熵剑?”苏漓若恍然大悟,敢情他是因为这事而对她不满。

  夜影被说中心思,目光闪烁,“苏姑娘有所不知道,无熵剑虽是灵剑,亦是邪剑,出鞘必诛,嗜血凶戾。但它跟随王爷多年,早已习悉王爷,倘若冒然交付,只怕会反伤了苏姑娘。王爷…”他停顿片刻,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又道:“王爷在密室以自己的血喂了它,消了它的习悉,所以无熵剑日后只认苏姑娘为主。”

  “你说什么?”苏漓若惊愕,心头颤栗:“王爷以血喂它…”瞬时腰间的无熵剑沉重无比。

  “是,苏姑娘无须置疑。”夜影重重叹息:“无熵剑灵性通晓,自然不愿吸附主人的血,由此而戾暴无比,王爷用内力控制它,令它就范。它虽屈服,却把王爷的真气吸收了一半,这般反噬,可见它的邪恶。”

  苏漓若自幼跟随兮姥姥,曾听她提及,武林高手练就雄厚内功,达之顶尖境界而形成真气护体。不仅如此,那真气亦可治疗重伤垂微者痊愈,但施真气者内功耗损厉害,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或令武功退失过半。

  苏漓若呆滞愕然:他竟然…一阵心痛几乎把她掀倒。

  “姐姐!”小唯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摇摇欲坠身子,遂回头怒火冲冲道:“别说了,尽惹姐姐伤心!”

  “苏姑娘!”夜影慌忙上前。

  “无妨!”苏漓若艰难稳住恍惚的心神,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待小唯扶她坐下,她已恢复平静,吁出长长一口气,道:“说吧!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姐姐!”小唯欲言又止。

  夜影硬着头皮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感到这回惹祸了,王爷知道了定不饶他。他有种豁出去的决绝,继续道:“苏姑娘有咯血疾患,王爷得知后姑娘身子虚弱,便到凝烟阁用真气为苏姑娘治愈。”

  苏漓若点点头: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一段时间心气顺畅,脉络舒怡。

  “还有…”夜影见她神色坦然,情绪并无波动,才放心道:“无熵剑邪气的很,苏姑娘倘若手无缚力,又如何驾驭得了它?王爷又以内力打通姑娘的经脉,把尽余的真气输灌给姑娘。如今苏姑娘的身手已突飞猛进,虽然没有功夫章法,但承受了王爷一半功力,且有上乘轻功底蕴,往后一般武者决伤不了姑娘。”

  这就是令她沉睡两天的原因!苏漓若耳边又响起朦朦胧胧的话语,那决不是梦境。

  她低垂眸光,沉默静然,心潮却翻腾澎湃,夜影的话着实让她一时间无法消化?

  小唯和夜影相视一望,她的沉默令人压抑喘不过气,就在二人忐忑不定之时,她缓缓抬头:“王爷何事进宫?”

  “宫里派人来,王爷走的匆忙,属下尚不清楚,应该…”夜影如实回答,“有要紧急事!”言罢,又道:“苏姑娘放心,有任何风吹草动,不利于王爷的,少主们一定会通知属下的。”

  苏漓若一怔,茫然望着他。

  “哦,是都城月邑山庄的人,早已潜伏帝都多时,只等王爷一声令下。”夜影解释道。

  苏漓若心下明了,曾听风玄煜说起,熵帝欲将兵权从卫相国和蒋太尉手中夺回,卸了他们的权柄,无奈他们势力庞大,拉拢结派,营私谋权,实力不可捍动。因此,想借风玄煜之手而除之!

  “你们都出去吧!”苏漓若起身,“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言罢,往内室掀帘而入。

  小唯望着她的背影隐没珠帘处,拉着夜影退出门外。

  惠仁宫。

  熵帝双手负背踱步,神色肃然,目光如炬,不怒而威。

  蒋太尉见熵帝情绪难安,劝道:“陛下,邑王智谋双全,胆艺过人,请陛下放心!”

  熵帝瞥了一眼,神情稍微松懈,“事出突然,让人措手不及,且一天一夜,朕如何能放心?”

  “陛下,虽说卫相国心计深谋,可一切都在邑王掌握之中。”蒋太尉这一段与风玄煜相处的时间,发现他思睿异敏,心思缜密,终于明白女儿当初为何执意要嫁予他。

  熵帝冷哼一声,拂袖转身坐下,目光炯炯环顾众人:“一个个畏手畏脚,危急关头,却无一人当首,朕要你们有何用?”

  底下重臣神色惶恐,被熵帝斥责的羞愧难当,大气都不敢出,个个垂颜惊惧,唯恐怒火涉及自身。

  蒋太尉心里冷笑:这帮老匹夫平时弹劾这个,谏言那个倒是挺积极,紧要关头,个个推脱,都求自保。

  风玄璟神色凝重,目光深邃,不予理睬众人唯诺惶恐,独伫立一旁,暗暗担忧。

  风玄铭阴沉着脸,目光锐锋凝望蒋太尉,没想到短短时日,他对风玄煜竟然如此器重?言语之间尽是钦佩。

  熵帝倚靠座椅,扶额闭目,眉头紧皱。

  一旁的年公公见状,俯身轻言道:“陛下,太尉所言极是,邑王智勇过人,定会为陛下排难解忧!”

  熵帝沉郁不言,依然紧闭双目。

  一阵急促脚步奔至而来,众人皆举目望向门口。

  熵帝猛然睁开眼。

  一将领匆忙而入:“陛下,东郊传来捷报,邑王已控制住祺燕山八万叛军,相国府也被包围。”

  “好!”熵帝拍座而起,洪声喝道,满脸欣喜,一扫之前阴霾。

  “邑王果然厉害!”

  “此乃大月福泽厚德,万哉之幸!”

  “是呀是呀!邑王雄才伟略,所向披靡…”

  众人纷纷附和,夸夸其谈,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人早已吓了一身冷汗,此时如释重负。

  蒋太尉冷眼环扫众臣,甚是不屑,却掩饰不住喜上眉梢:果然不负所望,手到擒来。无意瞥视到风玄铭那张阴鸷深沉的脸,他心里咯噔一下,欣然之色顿消无踪。

  风玄璟缓和脸色,难掩欣悦,暗舒了忧虑心情。

  昨日一早,风玄璟被宫里的人接走,说是熵帝有耍事相商,不得迟缓,即刻动身。来到惠仁宫,才发现朝中重臣汇聚一起,个个神色凝肃严谨。风玄煜是最后一个到的,他若无其事朝风玄璟走近,掠过邪魅笑意:“怎么,闲云野鹤的三哥也来议政,看来你的红颜知己功劳不小嘛!”

  风玄璟微怔,遂低沉道:“父皇急召进宫,看来有大要事发生,你切莫狂妄无惧,能避则避,不可傲慢惹事。”

  风玄煜挑挑眉,嘴角仍挂着若有若无的邪笑,俯近沉声道:“三哥说的太过斟酌慎言,何止有大要事,恐是要大变天了!”

  “你…”风玄璟一惊,心头一阵慌乱:“休得这般狂傲!”

  风玄煜冷冷一笑,侧脸不言。

  风玄璟正耍劝言,瞥见风玄铭一脸孤疑望着,便强忍住,别过脸。

  熵帝沉威严峻,目光厉利,缓缓环视众人,沉声道:“卫相国拥兵持权,拉拢权贵,结党营私。据密探所查,卫相国筹谋已久,逆政叛变。此等狼子野,忘恩负义,残暴之人,决不可留。众爱卿有何见解?”

  众臣震惊,面面相觑,遂议论纷纷:“卫相国权高位重,竟然还不知足?如此可恶,杀之而后快。”

  “叛逆之徒,定诛之而警戒后人,方可巩固我大月国本。”

  “必以诛杀九族,以儆效尤。”

  熵帝大手一挥,众人即刻静默。他阴沉着脸色,带着寒气:“既然众卿意见一致,谁愿意率兵绞杀叛臣?”

  众臣相视对望,遂转颜看向蒋太尉,大致意思再明白不过,蒋太尉既拥握一半兵权,自然可与卫相国兵力相抗衡。

  蒋太尉步前一移,道:“陛下,臣有一言,不知可否述明?”

  “说!”熵帝双目威锐。

  “如今大月太平盛世,国瑞安泰,倘若大动干戈绞叛臣,恐怕会引起百姓慌乱,从而影响我大月政情根基。如此反被邻国有机可乘,这般得不偿失,实在不易冒险!”

  “太尉言之有理!”熵帝微微颔首,沉吟片刻道:“如此可有妙计?”

  “陛下明鉴!臣认为应派勇睿之人,只可智取不可正面交锋,避免朝堂动荡。”蒋太尉道。

  “如此甚好!”熵帝抚须频频点头,“那依太尉所见,何人适于担此重任?”

  “我大月朝堂重臣,皆武将出身,何况陛下英威雄武,手下决无弱将,故而人人适于担此重任。”蒋太尉朗朗漫声,目光瞥视众人。“尤其几位皇子有勇有谋,早已名气大震,陛下何愁无人出阵应战?”

  众臣倒吸一口冷气,心里纷纷咒骂蒋太尉,可恶的老狐狸,明明手握兵权,却把冲锋陷阵危难抛给他人。想那卫相国的长子卫英鹏文韬武略,精通训兵之道。次子卫英雷暴虐狠毒,猛如虎狼,如此让人独身陷阵,岂不以卵击石?但听他扯上几位皇子,众臣眼目一亮,急忙道:“太尉所言极是,我等愿为大月铲除叛异,只是年老体衰,倒不如几位皇子勇略过人…”

  “是呀是呀!皇子乃我大月固本之希冀,理应为国征战,排除己异。”

  “此次绞平叛臣,乃考验皇子们的作战实力,日后才可辅佐固国,堪当重任…”

  风玄铭眯着眼,看向蒋太尉,原是向他请示,哪料蒋太尉一脸平静,并无任何暗示。

  风玄璟闻言,瞥了风玄煜一眼,见他坦然自若,并无异常,方才放下心。却发现太子竟然没有来!他心里一惊,莫非?看来太子府应是沦陷了,那卫相国一心拥护太子,如今东窗事发,恐怕太子脱不了干系,他暗暗叹息。

  这时,风玄煜冷笑一声,惹得众臣纷纷侧目注视,众人虽知他自幼离朝,长年与蛮夷野牧生活,性情怪异,嚣张不羁。突闻他嘲笑之声,自然心里不是滋味,暗涌怒气。

  风玄璟正要阻止,却听到熵帝问道:“煜儿为何发笑?”

  风玄煜上前一步,冷然道:“大月物广富源,得天独厚,不承想竟养了一群懦弱无道之臣。互委推脱,畏首畏尾,不敢承重,如此畏惧怕事,哪有半点大月国富民强之势?在朝为臣之仪?”

  众臣脸色大变,个个瞪圆双目,却无话可击,暗中咬牙切齿:这个邑王果然傲慢狠戾,竟然如此明目张胆讽刺斥责朝中重臣皆是贪生怕死之辈!

  熵帝沉浸半晌,抬目凝视:“煜儿有何高见?”

  “如太尉所言,只可智擒不可硬战,以免影响国情。”风玄煜肃然脸色,慢悠悠却声音响亮:“父皇,儿臣愿意负此重任,请缨应战,夺回兵权,不损兵力,生擒活捉卫家父子。”

  众臣愕然:好大的口气!虽说邑王收服蛮夷,治理一方,荣耀回归。但卫家父子是何许人也?岂是那么容易对付?能屹立朝堂十余年不倒,还敢霸权叛变,决非轻易捍动得了。邑王这般狂妄自大!简直令人胆颤心惊。

  “好!吾儿果然不负重望。”熵帝喜出望外,“蒋太尉,你且调兵两万,委助邑王围攻祺燕山军营,虽说不得大动辙,但要确保邑王周全。”

  “是,臣遵旨!”蒋太尉心中大喜。

  “父皇,儿臣无须两万兵力,只要蒋太尉四大猛将即可!”风玄煜再次语出惊人。

  什么?众臣彻底震撼,连熵帝亦惊愕愣住。

  倒是蒋太尉冷静如常:“承蒙邑王看得上,只管要去便是!”

  风玄璟再也忍不住,大步上前:“父皇,儿臣愿意与七弟…”

  风玄煜冷锐的目光狠狠盯着他,拍拍他的肩膀,“三哥,既是闲赋悠云,不如就在此静候佳音吧!”

  一阵痛楚自肩膀袭击全身,风玄璟疼得活生生把话吞下去。冷汗涔涔望着他大步而去的背影,心里暗怒:这家伙竟然用内功震痛他的肩膀,阻止他说下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