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五十四章:叱咤军营攻心术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邱进的心不由悬起来,偷偷看了风玄煜一眼,见他淡然处之,从容平静,嘴角竟然还挂着一丝邪魅冷笑。

  “桑末…法师…”风玄煜眸光掠过寒意,挑眉打招呼:“别来无恙!”

  “你?”来人正是卫英雷口口声声相称的桑末法师!他长得鹰眼钩鼻,身材魁梧,黄色衣袍,手持檀木串珠。他打量着风玄煜,翩翩公子,却冷若冰霜,俊美如画,竟戾气甚重,自有一股威寒逼人,锐利无比。“究竟何人?胆敢在此扰乱军心,谎言连篇!”

  风玄煜冷眼注视,沉声道:“桑末法师真是贵人多忘事,三年前峡谷浮林处你我曾交手过招,那时桑末还未自称法师。”

  “峡谷浮林?”桑末法师一怔,闪过羞愧,他想起来了,那时在番国大仁寺,他偶得一本邪惑蛊术之书,瞒着方丈主持偷偷修炼。但他异样神色终究逃不过方丈眼目,事情败露之后,他连夜离开大仁寺。混迹江湖,听闻月邑山庄庄主广纳贤才,招聚英豪。他便起身往都城,不料,庄主见他心术不正,一口回绝。他心有不甘,离开之时,竟暗中放蛊毒在月邑山庄。谁知刚出都城,就在峡谷浮林处被庄主截住,几招下来,他被迫交代如何化解蛊毒。之后伏地求饶,方留一命,那时,庄主曾警告他,倘若再犯,决不姑息。

  他随即恢复脸色,喋声狂笑:“原来是月邑庄主!怎么阔别三年,竟跑到月国来了,莫不是都城呆不下去,弃暗投明?你我既然有缘,不如联手合作,铲除障碍,大干一场如何?”

  “放肆!大胆狂徒!此乃七皇子邑王,岂容你在此大放厥词。”邱进见他一脸阴异,忍不住斥责一番。

  “哦!原来庄主就是大名鼎鼎的邑王,失敬失敬!”桑末法师手持檀珠行了礼,脸色仍阴骜难测。“不知王爷如何得知卫相国政叛,候阳大将军被擒为质?”

  风玄煜冷眼一瞥,目光悠视场下兵士,“桑末法师有所不知,本王与候阳大将军乃生死至交,对于相国祸藏私心,意谋不轨。候阳大将军痛心疾首,本欲大义灭亲,丹心可昭。岂料,敌方奸诈狡猾,竟下毒手,致使候阳大将军身陷囹圄。”他用千里传音,字字珠玑,句句震心,致使全场兵士听得一清二楚。

  桑末法师脸色大变,欲阻已来不及,顿时面露凶相,怒不可遏道:“胡说,候阳大将军长驻军营,根本不曾与你谋面,何来生死至交?你说卫相国通敌叛政有何证据?”

  邱进惊讶咂舌:没想到王爷攻心之术竟然已到了出神入化境界。

  “这就是证据!”风玄煜出示完整虎形手符。“桑末法师如此帮衬叛臣,置候阳大将军生死危难不顾,莫非你就是叛臣推波助澜之恶首?”

  薛霖一直插不上嘴,却被风玄煜说得频频颔首,自从这个番国喇嘛来到军营,相国就不曾出现军营。而他却与候阳大将军颇为亲近,经常处在帐篷内讨论什么,难道?他就是混隐我军的敌方,企图扰乱军心?

  桑末法师勃然大怒,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欺身上前,挥手抢夺手符。

  风玄煜则身一闪,躲开一击,朗声道:“桑末法师你这是作甚么?难道你就是叛臣所勾结的奸细?怪不得候阳大将军失手被擒,原来是你捣得鬼!隐藏我军营中,蛊惑人心,与叛臣里应外合…”

  “啊!”桑末怒吼一声,已然明白中了风玄煜的圈套,遂撕裂了外袍,露出里面黑衣,黑衣胸背有骷髅头图标。

  邱进愣住,他认得这是黑巫师的标记!随即展开架势应战。

  桑末浓密的眉毛竖起,鼻孔散出淡淡烟雾,嘴里发出咕咕怪叫声,脸部抽搐着。目光阴骜不屑扫了他们一眼,注视着风玄煜,手里的檀珠转动着。

  薛霖掏出号角,吹了三声,军营上百个将领们霎时包围过来,把整个点兵台围得水泄不通。

  风玄煜蹙眉紧皱,没想到桑末的功力大增,一股劲风夹着阴森森诡异的寒气扑面而来。

  桑木手上的串珠越转越快,令人目不暇接,炫晕了眼。

  众人正晕乎乎,摇头晃耳,忽闻嗖一声,串珠如箭飞射,直击风玄煜。桑末旋飞上前,挥动双臂,狂舞手势,控制串珠。

  风玄煜纹丝不动,眼见串珠要击中胸口,邱进和薛霖扑身上去。

  蓦地,几道人影闪动,疾速飞跃。

  那檀珠竟被桑末养成通晓人性,随着桑末施力控制,灵活地躲开几个人的掌力。

  来人正是负责军营左右则的林全四人!

  邱进他们六人与檀珠纠缠一块,挥掌呼出,剑光眩目,横扫腿力。而檀木珠如蛇般灵韧无比,左击右闪,上窜下跳,威力无穷。六人围攻一串檀珠,却不分上下,难解难分。

  风玄煜眸光锐捷注视着桑末,他悬挂半空,嘴里念念有词,双臂狂舞。风玄煜腾飞展开铁川隐,几道微小光芒四射,击中桑末,却毫发无伤,飘落在地。

  虽伤不了桑末,却打乱他的阵法,怒瞪双眼,大如铜铃,挥掌呼呼劈向风玄煜。

  风玄煜瞥了一眼散落飞针的地上,脸色阴沉,持着铁川隐接了桑末掌力。

  没了桑末的控施,檀珠功力减了一半,邱进他们很快占上风。

  风玄煜硬接了桑末双掌,虽有铁川隐抵挡,亦微微后退一步。

  桑末鹰眼掠过一丝惊讶,没想风玄煜的功力不增反减,比三年前竟弱了许多,难道?他受了内伤?疑惑思索之时,桑末运用内气,嘴里发出阴森森的怪声。

  一时间乌云密布,一片黑压压浓雾笼罩二人头上,徐徐下降包围。

  千钧一发之际,负责军营后方的奈落与止践出现,奈落暗叫:不好!沉声对止践道:“庄主受了内伤,桑末这是施展黑巫师的蛊术,赶紧进去!”

  止践点点头,二人飞身上前,刹那融入黑雾之中。

  进入黑雾的二人惊愕发现,里面竟是一个山洞,洞内积水半身高,无处栖落,洞壁火光隐幽,昏暗阴寒。空气弥漫着腐烂臭味,熏气冲天,令人窒息作呕。

  风玄煜悬身半空,正接掌桑末的内力相拼。

  二人相视一望,同时运气挥掌,推向桑末后背。一股阴气萦绕,抵挡住二人的掌力,无法近身,抗衡不下。

  风玄煜额上微渗汗珠,胸内闷气涌动,瞥了他们一眼,沉哑着声音道:“灭了壁火!”

  奈落恍然大悟,赶紧收回掌力,转身挥掌,劈向洞壁上的阴暗微光,转了一圈洞内,灭了最后一道微火,顷刻之间洞壁消失,黑雾散尽,置身点兵台。

  原来是蛊术幻影!

  桑末气急败坏,暴吼怒嚎,运尽内力拼博。

  奈落与止践急忙迎接抵住,减轻风玄煜的压力。

  百名将领团团包围点兵台,却无计可施,无法近身,只等副将军薛霖命令。

  邱进等人经过一番恶斗,终将檀珠击碎催毁。

  桑末见檀珠毁坏,仰头嗷呜呜嚎叫,瞬间,狂风大作,山震石破,峰峦欲倒,似乎毁天灭地之势。军营昏暗,人影隐约,顿时,众人惊惧万分,陷入恐慌。

  奈落心里暗暗焦急,以桑末的功力万万不能抵挡他们三人内功,难道又是蛊术作怪?

  奈落正思索之际,只见风玄煜收掌抽身凌空腾翻,一掌劈向桑末天灵盖。

  霎时,风平山静,峰峦如常,恢复光亮,正是巳时,春阳当空,天晴地碧,一派生机勃勃。

  奈落与止践顿觉桑末功力尽失,双掌无力垂下,跌撞坐落台上。身躯微斜,嘴角流血,脸色乌青,双目怒睁,却一动不动。

  止践上前察看,发现桑末气绝身亡,临死之前,心有不甘,故而瞪眼不闭。许是做梦也不曾想到,风玄煜一一化解他的幻术,识破他施术蛊惑的软肋要害在天灵盖,一掌毙命。

  风玄煜收掌旋回,徐徐落下。

  “庄主!”奈落与止践迎上去,神色甚是忧虑。

  风玄煜暗暗舒顺了郁结闷气的胸口,摆摆手,示意无妨。遂回身吩咐薛霖执行军令,军营全体将领兵士休整三日,待皇上定夺之后,方可恢复训练。但休整期间,任何将领兵士不得离开军营半步,否则一律按军规处置,严重违反者立斩!并让薛霖派一队人马即刻包围相国府,以防尚有后援,毕竟,相国府上曾出现暗卫,且武力不弱。

  薛霖虽戎马征战,但何曾见过江湖武林中的幻术和上乘功力!感觉恍然如梦,听着风玄煜吩咐,毕恭毕敬俯首抱拳道:“末将领命,这就执行!”

  风玄煜让林全四人把桑末抬出军营,用烈火焚烧,以防万一。修练蛊术之人邪乎异常,倘若全身百骸,经络脉相不曾俱损毁灭,亦可死而返魂。

  风玄煜环顾场下密密麻麻,却整齐列队,不曾有半点骚乱的兵士。心里暗叹:卫家虽狼子野心,其罪可诛,但不得不承认,军营规则严格,将领兵士心气纯正,以服从为首要天职。

  风玄煜带着邱进三人缓缓走下点兵台。

  军营场上百名将领,八万左右兵士皆肃静严穆目送他们离去。

  风玄煜带着他们来到山下通道,顺着出口往回走,返回密室,奈落取出火器,点燃壁上盏盏火具,顿时通亮起来。推开往室内的壁门,里面布置奢华,辉煌富丽,金银琳琅,玉器璀璨,惊呆了邱进与止践。逐触目身着龙袍的卫英雷,俩人总算明白过来,卫家真是胆大妄为!竟敢制作龙袍?这般包藏祸心,难怪落的如此下场!

  奈落到里卧押出卫相国,他身上的穴道被风玄煜封住,动弹不了,只能瞪眼珠子,无法言语。

  风玄煜看了看卫家父子,对邱进道:“邱统领,卫家通敌反叛的证据都在这里,你且回宫向父皇禀报。”

  “是。”邱进颔首拱了拱手,又道:“王爷不进宫向陛下复命么?”

  止践不耐烦挥挥手,道:“你小子啰嗦什么?还不赶紧向熵帝禀告,庄主的去向岂由得你过问!”

  邱进脸色一滞,忙道:“壮士言重了,在下只是想,皇上一定更愿意听王爷禀明此番剿灭叛臣的惊斗过程,所以…”

  “邱统领无须多虑,以眼之所见的事实禀明即可,我等还有要事与庄主商榷,先行告辞!”奈落见风玄煜已漠然举步出离内室,扯了止践,随即而去。

  邱进有些奇怪看着他们背影,回头见卫相国怒目而瞪,卫英雷垂目凝视,一脸痴迷,禁不住一阵寒颤,感觉此处非久留之地,急忙转身而去。

  马车上,风玄煜脸色略显苍白,闭目不言。

  奈落与止践相视一望,止践奴奴嘴,示意奈落开口。

  奈落知道多说无益,还是硬着头皮劝说:“庄主内伤严重,还是到暗哨点,让属下和止践为庄主治疗!”

  风玄煜仍然紧闭不言。

  奈落神色颇为无奈,朝止践摇摇头。

  止践正要进言相劝,风玄煜忽然睁开眼,叫停马车。

  二人大喜过望,那料得,下一刻就听到风玄煜毫无温度的声音:“你们到了,赶紧下车!”

  “庄主!”二人大失所望,忍不住同声叫道。

  “庄主暂听属下一劝,庄主此次耗损内功且有内伤,若不及时运功治疗,恐留后患!”奈落道。

  “我已离府两日,走得匆忙尚未交代清楚,连夜影也不尽知。”风玄煜温和了脸色,“你们且回暗哨点,倘若需要,夜影会通知你们的。”

  什么?离府两日?尚未交代清楚?止践惊讶瞪大眼,怀疑听错了:一贯独来独往的庄主何曾向谁知会过所踪?若不是亲耳所听,他决不敢相信方才那些话是出自庄主之口。在月邑山庄,他常常一走就是几个月,也未曾见他被什么牵绊,怎么才离开两日?他竟这般归心似箭,置自身安危不顾,止践的脑海一闪而过:难道是她?

  “庄主路上小心!”奈落扯了扯止践,跃下马车。

  风玄煜淡淡嗯了声,马夫扬鞭策马奔驰而去。

  “庄主!”止践着急叫道,欲向马车追去。

  奈落阻住他:“别追了,庄主决定的事,何曾改变过!”

  “可是…他的内伤?”止践急得直跺脚,跟随庄主多年,他还是悉知庄主的,倘若内伤不严重的话,庄主万万不会乘坐马车。

  奈落目光随着马车远去,若有所思道:“你先回哨点,我去王府一趟,见见这个女子!”

  的确,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庄主如此心急如焚赶回王府?止践赞同地点点头,二人就此分过。

  墨轩居门口,小唯与夜影来回徘徊,已有几个时辰了,苏漓若呆在内室,不曾出来。

  小唯冲着夜影狠狠瞪着:“姐姐为了王爷历经磨难,就算王爷那什么真气给姐姐?有何不可?你偏耍这般难为姐姐,可恶之极!”

  “我…”夜影心虚垂下头,却又不甘低咕着,“真气是高手护体之本,岂可随意…”话未说完,一阵脚步传来,他抬头惊喜叫道:“王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