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五十五章:不负红尘几许深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来人正是一袭月白衣袍飘逸的风玄煜,他的脸色略显苍白,目光却锐利,沉声问道:“你们呆在这里作甚么?若儿呢?”

  “苏姑娘…”夜影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正准备坦白说明自己惹得祸端,却被小唯一把扯开了。

  “姐姐担心王爷,一直闭门不出,今早醒来到现在滴水未进!”小唯迎着风玄煜的目光,神色坦然道。“我们的话又不受用,这下可好了,王爷终于回来了,姐姐亦能放下心来。”

  风玄煜紧皱眉目,凝重看着小唯,半晌没说话,沉吟许久,推门而入。

  夜影在一旁紧张的脸色大变,直至风玄煜进去了,才吁缓了一口气。拉着小唯就往外走,到了无人之处,松开手,严谨道:“你胆子也太大了,对着王爷也敢撒谎?”

  “我说的都是事实,那有半句虚言?”小唯不以然冷哼一声:“倒是你笨拙的要命,不懂随机应变,这般愚钝,活该挨骂!”

  “可是苏姑娘确实因为我的所言而影响情绪。”夜影被训得一愣一愣,嗫嚅低言。“王爷知晓了,定不饶我!”

  “你既知王爷不饶你,早上还敢激昂陈词,惹姐姐伤心?”小唯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虽说已惹祸端,总要懂得应变,怎么?你还想承受王爷的怒气?”见夜影频频点头,她重重踩了他一脚,疼得夜影呲牙咧嘴,一脸无辜。

  “你这般迂腐之人,简直笨死了,你想想呀!姐姐本来就因王爷而忧虑。虽说是你推波助澜,但终究是因为王爷,何不成就王爷好好哄姐姐一番?”

  “可是…”夜影似乎有些开窍,却被小唯说辞绕的云里雾里,“我违背王爷的心意,惹苏姑娘伤心难过,便是错了,这般逃避责罚总是不妥…”

  “好了,总之你欠我一个人情,日后是耍还的。”小唯见他愣头愣脸,忍俊不禁,“赶紧的,跟我一起去厨房,让厨娘准备饭菜,姐姐都两天未曾进食了。”

  夜影应了一声,就被小唯拖着走了。

  室内,苏漓若托腮沉思,双眸黯然呆滞地对着案上诗词失神。

  风玄煜看着她伏案出神,轻轻走近,伫立身后,不曾惊动她,目光瞥视案上,竟是一纸深情:

  豆蔻年岁心难念,

  怎得几回忍?

  此去一别仍年少,

  相思恰似三生缘。

  落日溶金召,

  暮云人合璧,

  无忧宠万千。

  感此意晓情堪重,

  博得羞应对月说。

  天还愁,

  余生痴,

  愿换一生来共赴,

  不负红尘几许深!

  这是一首诉说少女情窦初开,心念难禁,几经相逢,如前世今生注定。缘分匪浅,爱意缠绵,情深悱恻。想着他的深情蜜意,宠爱无尽,感到不堪承受他的痴恋,那么往后的日子里,就让她倾尽时光来爱他吧!方不辜负茫茫尘世相识相爱相伴。

  风玄煜伸手触及诗纸,拿起细细品读,却惊了茫然失神的苏漓若,她仰首回眸,四目触碰,一室柔情漾开。

  风玄煜的心溢满了两情相悦的感动,诗词饱含字字深情,句句温柔,誓言唯美。

  他虽不忍打搅眸光凝视,情深满目,还是轻声问道:“若儿一腔才情诗意,经纶满腹,却是为我么?”

  苏漓若凝眸相视,不言不语,只是心间痛楚微微散荡,击疼了她四肢百骸。

  “我又犯错了!”风玄煜俯下身,凑近她的脸,柔情似水呢喃道:“尽惹若儿担忧,愿受一切责罚,以解若儿心郁。”

  苏漓若的眼眶渐渐潮湿,朦朦氤氲,蓦地潸然泪下,如断串的珍珠,瞬息滚落,顺着脸颊,晶莹剔透。

  “我错了!是我错了!”风玄煜慌忙蹲俯身子,捧着她的脸,心疼不已:“若儿生气,打骂便是,这般伤心,教我如何是好!”

  苏漓若闻言,咬唇哽咽,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水浸漫满面。

  “对不起!对不起!”他一把揽她入怀,慌乱地道:“若儿不哭了,不哭了,让若儿担心是我的错,只是父皇派人来急召,一时走得匆忙未曾交代清楚。你看我,好好的归来不是!”

  苏漓若在他怀里抽泣的厉害,任风玄煜如何说尽好话,她依然啜泣,正当风玄煜束手无策时,她忽然轻柔叫声:“煜!”略带哭腔,却爱意盈溢。

  “嗯!”他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

  “为了我,你一定很辛苦吧!以后换我来对你好。”苏漓若埋头他的怀里,声音闷闷低微,传入风玄煜耳里,却震动他的心间。

  “若儿!”他轻呼一声,有些恍惚,目光迷离,气息炽乱。

  “啊!”苏漓若仰首凝望,一脸泪痕,愈显娇媚。

  他俯身封住她的唇瓣,霸道肆意闯入她齿贝间,吮吸她的香甜。

  “呃!”苏漓若沉醉闭上明眸,任凭他缠绵不休。

  风玄煜抚上她的后背,轻触抚摸,手指微微至滞,似乎不舍,最终轻轻一戳,略显颤缓。

  苏漓若欲睁开眼,却无力眨了一下睫毛,沉沉睡去。

  风玄煜缓缓离开她的唇瓣,静凝片刻,满目怜爱,终无奈苦笑。抱起她的身子,往内室走去,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褥,轻触她的娇颜。

  蓦地,一阵气流自体内乱窜,似乎烦躁不已,欲要爆发。风玄煜捂住胸口,脸色愈显苍白,运息顺气,暂压内伤郁结,起身出去。

  门口小唯托着食盘,身边的夜影翘首以待,见风玄煜出来,心虚拘谨叫道:“王爷!”

  风玄煜疑惑瞥了他一眼,奇怪!自从与小唯走近,夜影为何总一副战兢恐慌的样子?

  “王爷,姐姐呢?厨房熬了些小粥,奴婢正要给姐姐端去。”小唯迎上去,她已来了一会儿了,只是不敢打扰,方才在外候着。

  风玄煜怔了怔,这才想起小唯说过苏漓若至今未曾进食。他只顾着与她卿卿我我,倒忘这桩。风玄煜轻咳两声,以掩尴色,“若儿累了,让她睡一会儿,暂且不要打扰她。半个时辰之后,你再进去侍候她。”遂侧颜对夜影道:“你随我来!”

  “是。”小唯疑惑地眨眨眼:又睡了?姐姐这两天竟这般嗜睡?真是奇怪!

  风玄煜举步迈出,夜影逐跟上前。

  小唯望着二人背影,有些替夜影担心:这个闷头驴,等会儿可不要不打自招,倒出了事情!

  风玄煜来到园林后方的密室门口,顿足停下。夜影忙低垂脑袋,心神不安,想着王爷定是为了苏姑娘的事,带他来这里,莫不是要关他几天,面壁思过?

  风玄煜回身看了看他,沉声道:“出来吧!”

  夜影被他看的心惊胆颤,正要坦承相告,却听到王爷对着空旷无人的园林说话。不由愣了一下,正纳闷之际,不料,园林拐弯处走出一个人!

  此人正是一路偷偷跟随的奈落,他挂念庄主的内伤,并想见识见识昼国所献的美人究竟是何许人也!竟能让庄主不顾安危,归心似箭?

  “庄主!”奈落见风玄煜脸色惨白,听闻气息紊慢无力,明显因拖延了时间而使内伤加重。着急道:“切莫耽搁时间,让属下为庄主运功治疗吧!”

  夜影听了一头雾水,如坠云里,却见风玄捂着胸口,缓缓点头,当即大惊:“王爷!”

  奈落瞥了一眼,似乎责怪他竟然亳无察觉风玄煜受了内伤!“赶紧进去,帮忙为庄主疗伤!”

  “好!”夜影启动密室的机关,石门徐徐开了。

  进了密室,风玄煜盘膝硕大石凳上,二人逐一左一右盘坐运功为他疗伤。半个时辰之后,三人头顶升起一丝轻烟,缭绕散开。奈落二人渐渐支撑不住,调息收掌,长吁内气。

  风玄煜双目紧闭,脸色已不似之前那般惨白,逐渐恢复气色,他仍在自我调息顺气。

  奈落跃下石凳,看着风玄煜气色恢复,心里暗舒了下来。庄主功力敦厚,内力变化无穷,武功套路奇异无比,各门内功相吸相附,相抑相克,毫不冲突。只是他的真气为何消失,若能达到上乘功力者皆自形产生真气护体。以庄主的奇门武功,属高境界功力者,为何没有一丝真气迹象可寻。幸而,庄主各门奇功精艺都能相抑互补,不然,内力耗损如此之大,恐会走火入魔,功力尽失。

  夜影也轻轻跃下地,松了一口气:王爷的内功过于强悍,虽内伤严重,却依然形成强烈的气流,若不是与奈落联手运功,只怕制服不了强大的躁动气流。他们二人已耗损八成功力才勉强压制王爷体内暴躁的气流,剩下的只能靠王爷自身调息顺气,方能痊愈。

  “奈少主,王爷为何会受内伤?”跟随风玄煜十余年,从未见到他受内伤。即便陷身野荒之地,面对穷凶恶极的蛮夷暴牧,与野兽邪物撕杀搏斗,虽伤痕累累,鲜血淋漓,也不曾受过如此严重的内伤。

  “熵帝突然下令围剿祺燕山军营,诛绞卫家父子。”奈落寻了一处平坦石头坐下,他想:这一时半会,恐怕庄主的内伤还不能痊愈。“果然不出庄主所料,那帮贪生怕死的朝堂重臣无人敢领命讨伐卫家父子,一切都在庄主掌握之中。为了取得熵帝彻底信任,庄主不费一兵一卒攻围祺燕山八万兵士将领,活擒了卫家父子。只是没想到卫相国胆大妄为,不仅通敌叛政,竟然策划弑君篡位,暗中挖通密道联接祺燕山军营。建造地下宫邸,制作龙袍,可见野心滔天。那卫相国与番国喇嘛桑末黑巫狼狈为奸,以蛊术惑毒人心,庄主与他们交手,博尽内力,方才控制住邪乎的蛊术。”

  夜影听了一身冷汗,怔怔半晌说不出话来,想着王爷为了控制无熵剑,以血喂养,被反噬了一半真气。又为了治疗苏姑娘咯血疾患,打通全身经脉,仅存的一半真气全输灌给了她,耗损全身的真气,还未曾调养休息,熵帝就派人急召入宫。

  夜影惊惧万分,越想越后怕,颓然坐下,垂头不语。

  夜影反常的表情逃不过奈落的眼目,他阴冷了眸光,沉声问道:“你究竟隐瞒了什么?我们一向信任你,才放心托你照顾庄主,而你作了甚么事?”

  夜影紧攥拳头,涔涔冷汗,溢满额头,面对奈落咄咄相逼,他艰难地蠕动嘴唇,发出沙哑低沉的声音:“王爷…以血喂养无熵剑,被反噬了一半真气…”

  “什么?”奈落暴跳起来,一贯沉著稳重的他,忍不住咆哮:“混帐东西,让你随身跟从,形影不离照顾庄主。你竟然任凭庄主这般伤害自己,而不出手阻止?”

  夜影痛苦地垂下头,攥紧的拳头,青筋暴露。“属下无能,无法阻止!”

  “你…”奈落气得浑身颤动,扬掌欲拍下,手掌停在半空,强压制怒火,缓缓放下掌力。“方才运功之时,发现庄主体内真气荡然无存,那么另一半的真气到哪儿了?”

  夜影咬着牙,脑袋越垂越低,沉思不语。

  奈落仰头长叹,“你不说我也能猜晓一二,庄主的真气灌输给了昼国所献的美人,无熵剑也是送给她吧!”说着,黯然神伤坐下,目光瞥向闭眼调息顺气,进入忘乎状态的风玄煜,幽幽叹息。

  “其实,她并非昼国美人那么简单!”夜影抬起头,“奈少主可曾记得都城,屏少主因铁川隐失掉了一只手掌?”

  奈落收回目光,眯着眼,良久,锐利如剑锋般扫向夜影,“你是说她就是揣着庄主的铁川隐的女子?”

  夜影沉沉点头。

  奈落沉吟片刻,道:“看来我得会会这女子,已刻不容缓!”

  “你要作甚么?”夜影扭头看了一眼闭目屏息的风玄煜,哧地紧张站起来。“奈少主,你决不能动她!”

  “你紧张什么?”奈落冷冷看着他,“对于接近庄主的人,务必查清底细。这个女子不简单,究竟什么来路?竟能操纵庄主心意念虑,控制庄主思言行为?”

  夜影愣愣望着奈落,有那么一瞬间对这个足智多谋的少主产生置疑,他怎么这么笨呀!看着他绞尽脑汁,蹙紧眉头,束手无策,理不出头绪。夜影忍不住低咕:“那苏姑娘能左右王爷,无非就因一件事…”

  “什么事?”奈落瞪着眼,逼近夜影,似乎恍然大悟拍了脑袋:“莫非她会控心术?功力尚在庄主的攻心术之上…”

  “奈少主!”夜影忍不住叫起来,“你这般聪慧,为何不能想想,庄主的心意念虑岂是他人所能随便操纵得了?庄主如此在乎她,皆是因为她是庄主的心爱之人呀!”

  奈落愕然,惊呆住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竟然:她是庄主所爱之人!他一时难以接受,冷若冰霜,傲慢不羁的庄主竟然坠入情爱之中!这…这简直不可思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