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六十二章:心念成魔恨相逢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苏漓若一惊,倏地睁开眼,惶恐地环顾室内,风玄煜已起床离开了,屋里空荡荡,异常静谧,令人无端心悸。

  苏漓若边起床边擦擦额上的汗珠,喊了小唯一声,小唯便推门而入,掠开帘子进来:“姐姐醒了,王爷刚走,还吩咐不要打扰姐姐,这么一会儿姐姐就醒了?”

  苏漓若恍惚地胡乱嗯了声。

  “姐姐昨晚没睡好吗?”小唯见她精神萎靡不振,脸色憔悴,目光呆滞,为她更衣的手顿了顿,焦心地问道。

  “还好!”苏漓若摇摇头,强打起精神,不知是梦魇的原因?还是因为输送真气,她觉得头昏脑胀,浑身又沉又重。

  小唯侍候好梳妆,便出去张罗早膳。

  苏漓若步到外室,却听到窗框声响,她过去推窗,竟然发现是奈落,一脸深意站在窗下。

  “苏姑娘,你…你还好吗?”奈落自然知道她体内有所损伤,但还有一些事,却让他不知如何开口,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说?还是隐瞒庄主?

  苏漓若见他一脸沉重,还以为担心昨晚事情,便笑笑道:“奈少主放心,我没事,但是,为了避免王爷疑心,牵累少主,往后还是少见面为好!”

  “苏姑娘说得是!奈某是来向姑娘告别的。”奈落点头,抱拳道:“多谢姑娘成全,了了奈某心愿。只是让苏姑娘一力承担,奈某实在无奈,爱莫能助!也只有姑娘的话,庄主才会听得了。”

  “奈少主无须放在心!我自当让王爷信服,不节生枝。”苏漓若有些惊讶,“怎么?奈少主你要离开月国?”

  “是,山庄事务繁多,原无暇分身,因放心不下,特来探察情况。我原是擅离职守到月国,如今事情告一段落,我也该回去处理都城繁务。”奈落言罢,目光迟疑许久,才一脸慎重地道:“苏姑娘,有些事,奈某不放便让庄主知道,但请姑娘务必小心!尽量减少单独出离王府,以免王爷担忧!不要结交不知底细的朋友,怕陷入危险,伤害到姑娘!”说着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最后转身离去。“苏姑娘保重!后会有期。”

  苏漓若望他的背影怔怔出神,想着他的表情有些奇怪,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心事?但她思索再三,无法揣测他的深意,便不再想了。

  一连几个晚上,苏漓若都被梦魇中阴森可怕的魔语般的声音惊醒,一身冷汗,惊悚惶恐。

  风玄煜好一阵温柔安抚,她才渐渐平息下来,缓缓入睡。

  而他却毫无睡意,蹙眉沉思,她最近的反常令他心神不绪。一连几个晚上她总被梦魇所纠缠,无法摆脱,慌恐惊醒。问她究竟梦到什么?她却缄口不言失魂落魄般摇摇头。白天,她虽在墨轩居,几乎不出去,听小唯说,她的精神一直萎萎不甚,常常一个人呆滞半天,不知想什么?

  这天午时,苏漓若趴在琴台上不甚睡着了,迷迷糊糊中,那可怕的声音又响起,一遍遍越来越清晰击痛她的心房:“风玄煜至所以对你好...因为是他灭了裕国...毁了你的家国...”

  “啊!”苏漓若又一次惊醒,她懊恼咬着唇,自己怎么睡着了?她一直强迫自己不睡觉,这样就不会被梦魇所纠缠!

  “若儿,又做噩梦了?”风玄煜一步上前,握住她的手,急切问道。

  “啊!”苏漓若受惊地甩开他的手,瞪着一双惊慌失措眼眸,他怎么回来?不是去营地么?耳边隐隐萦绕回响:是他灭了裕国...毁了你的家国...

  风玄煜愕然注视着她,他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如避蛇蝎般甩掉他的手?而且眼里分明充斥恐惧憎恨!她怎么会...对他...憎恨?难道是他错觉了么?

  “若儿,你这是怎么啦?”风玄煜强隐住心头的难受,微微俯下身。

  苏漓若哧地惊跳起,慌乱后退,双眸充满惊恐,仿佛眼前是一头令人毛骨悚然的凶残猛兽。

  风玄煜僵住身体,深邃的眼眸掠过难以置信。一瞬间,空气似乎凝固,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苏漓若恍然咬着唇,艰难地喘着气,极力想隐去耳边环绕着那些话语,她微颤着双手紧紧攥着,指节泛白。心里不停强压制自己的恐惧:是梦!是梦!苏漓若你要摆脱这个梦魇,别让它扰乱你的心智!他是王爷!是你携手相伴,生死相依,疼爱你宠着你呵护你的人!

  “煜!”苏漓若顫栗着声音,眼里的惊慌渐渐隐没了一些,她聚集浑身力气,兢兢战战叫唤一声。

  风玄煜的心一震,瞬时脸色柔和,朝她伸出手,舒展开手心,轻声道:“若儿...”

  苏漓若怯意生生艰难蠕动步伐走近他,娇柔纤细的素手触入他的掌心,霎时一掌温暖包裹她的手,她的心倏地荡漾一潭的爱意盈盈。

  风玄煜轻轻拉入怀里,拥紧她,温柔道:“又做噩梦了?好了,没事了。”

  苏漓若缓缓闭上眼,感受到他健稳的心跳,熟悉的怀抱,久违的令她心安,伸出双手环绕他的腰间。

  风玄煜轻抚她倾泻后背的乌黑长发,丝丝幽香引人入息,沁怡心神。他的眸光却陷入沉郁,奈落这个家伙竟然匆匆告别回都城,上次让他调查的事不了了之。他想知道,从梧桐宫回府的这一段路程究竟发生了什么?致使她恍惚雨夜?现在又这般失常?

  “煜...”苏漓若轻唤着:“煜...”

  “嗯,是!”风玄煜听着她迷茫无助的声音,心底泛起怜爱的痛楚:“若儿...是我!”

  苏漓若恍然露出笑意,舒缓了心里郁积的闷气,眼眸迷离湿润。

  夜幕低垂,墨轩居陷入寂静。

  一条黑影越入墨轩居,几个起落来寝室门口,耳边忽闻异风,敏捷地侧脸一闪,即飞快转身跳跃而去。

  夜影随即追了出去。

  看着夜影消失,屋角出现一个身材娇小的蒙面人,黑暗中,双眼掠过得意,这招调虎离山之计果然管用!夜影的确忠心敏锐,但正因为如此,刚好可以差开他,剩下的就看能不能引屋里的人入瓮?

  蒙面人绕到窗边,不慎碰了一下窗框,发出微响,蒙面人一惊,急忙抽身离去,刚跑几步,唰一声,有人拦住去路。

  蒙面人怆然后退一步,双目闪过一丝恐慌。

  风玄煜一袭月白,临立暗中,冷冽的目光阴沉沉,亳无温度。虽是夏日,却依然如寒冰般入骨,蒙面人情不自禁暗暗打了个冷颤。

  风玄煜手掌一挥,屋檐的灯火顷刻之间,燃亮园子。

  蒙面人疾速四周环顾,已无处可逃,不得已回目看向风玄煜。而他,冷若冰霜,静然不动,此时沉默的他更令人悚然惶恐。

  蒙面人暗中偷偷吞了一口口水,甚至能听到怦怦心惊胆战的声音。

  室内,苏漓若陷入绝望的梦魇,鬼魅般的魔幻声清晰如双刃利剑,刺进她的心房,痛击她的灵魂深处:风玄煜与饿狼为伴,猛兽为伍,生性残暴,处事冷酷,嗜喜杀戮。苏漓若!你别忘了,裕国是他所灭,你父皇是他所害,难道你要与杀父仇人,毁灭家国的恶魔至死相随,共赴白首?罔顾家仇国恨,逆天行之吗?

  “不是!不是!不是!”苏漓若大汗淋淋,恐慌呐喊着,她转身疯狂跑走,而鬼魅般迷惑声音始终如影随形:是他...是他...

  苏漓若跌落在地,无力起身,眼前珩帝伫立,一脸悲凉,声音仿佛从深渊地俯发出:“若儿...”

  苏漓若匍匐前行,抓住珩帝的脚踝:“父皇...父皇...你告诉若儿,不是他...不是他...”

  珩帝哀怨看了她一眼,转身飘然而去,落下悲凉的虚影,倏然无踪。

  苏漓若手心霎时空无,看着父皇身影飘渺,她撕心裂肺地哭喊:“父皇...”

  一滴泪水冰冷了她的脸颊,惊醒了她从梦魇中解脱,她恍然如梦地伸手拭去泪珠,茫然失神。半晌,目光惊却发现身边空荡荡。

  风玄煜冷若寒霜地徐徐展开铁川隐,微微一扇,蒙面人的蒙巾倏地飞落至地,她惊啊一声,已来不及躲避精致俏丽的脸呈现眼前。

  风玄煜阴鸷的声音响起:“本王忍你很久了,若不是因为凌王,你早已毙命掌下!”

  清依此时悠然一笑,惧怕之情反而消失:“邑王何必大动干戈呢?既然凌王的面子这般重要,那清依就此别过,打扰邑王,抱歉!”她说着欲要转身。

  “你以为还能走得了?”风玄煜阴凉的声音如荒野古墓里的惊悚鬼魅。

  清依一震,僵住身子,微颤道:“怎么?邑王这次不想放过清依?”

  风玄煜眯着眼,眸光愈发冰冷。

  “不错!是我劫走若儿,是我告诉她,你灭了裕国,毁了她的家园...”清依嘴角勾起冷笑。“而且,她的父皇就毙命在你面前!”

  瞬时,风玄煜浑身散发致命的杀气,凛冽四周。

  “怎么?邑王想杀人灭口?”清依疾步后退,极力稳住心惊。

  风玄煜冷冷不言,阴沉脸色,挥手展掌,屏集运气,一股旋风瞬现威力,凝聚掌心。

  一阵悉悉率率微响入耳,清依朝旁边惊叫:“若儿!”

  风玄煜心头震颤,顷刻收气,抬眼望去。

  苏漓若一脸惊恐,踉踉跄跄后退。

  清依低沉无声一笑,似乎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疾速飞旋而去,转眼消失。

  风玄煜蹙紧眉头,并不追赶,他终于明白清依今晚的真正目的。他心底无奈叹息,定定注视她一脸惨白,想着她一段时间深受情绪的折磨,心底荡开浓烈疼惜。

  苏漓若惊恐的目光死死盯着他,脚步颤巍巍后退。

  他大步朝她走去,眼里凝聚怜爱。

  苏漓若惶恐依然后退,惊颤颤开口:“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是!”风玄煜脚步一顿,滞缓前行。

  “是你灭了裕国?”她艰难地开口,祈望着能得到否认。

  然而,他沉默半晌,深沉地蠕动嘴唇:“是!”

  希冀的祈望落空,心间爱意盎然的城堡轰隆倒塌,沦为灰烬,她只觉天旋地转。

  “你眼睁睁看着父皇殆了?”她拼尽全力,几乎哑然失声。

  他心底一阵刺痛:“是!”

  苏漓若似雷击一般,痛透身心,摇摇欲坠。

  “若儿,听话,过来!”他伸出手,在她面前展开手心。

  苏漓若瞪着眼,难以置信盯着他的掌心:他果然是恶魔!竟然这般冷漠承认所犯罪行?还能若无其事坦然面对她?

  她悚然后退,步伐凌乱。

  风玄煜疾步向前,依然柔声道:“若儿听话...”

  “不要!不耍过来!”苏漓若凄惨惊叫,在他触手那一刻,身子悬空,几乎坠落。他抓住她的手,及时稳住她的身子,轻轻一拉,她整个人向他倾扑。

  “啊!”她惶恐慌乱舞动另一只悬空的手,反弹触碰到腰间,一股硕实威力直逼她的手心,腰间的无熵剑感受她的碰撞,倏然剑柄吸附缠绕她的手掌。她甩动的手刹那抽出无熵剑,灵光幻闪,耀眼疾驰。

  哧!一声,无熵剑剑尖直击风玄煜的胸膛,随着她身子的倾斜扑力,狠狠赫然刺进他的心口。

  苏漓若扑入他的怀中,魔怔般直直盯着他的胸口,屏息呆滞。

  “小心!”风玄煜拉她入怀,毫无知觉胸口插入刃剑,她的身后是一潭池水,粼粼微波。

  苏漓若的泪水倏然滚落,苦涩她的嘴角蓦然醒悟,她浑身发挥,颤栗着手,抽出无熵剑。

  一刹那,鲜血喷涌而出,一阵入骨剜心之痛弥漫四肢百骸。风玄煜瞥视胸口剑伤,汩汩倾流的血水染透衣袍,他惨然一笑,轻声道:“没事!”

  苏漓若如筛子般瑟瑟发抖,痛彻心扉,微颤着唇瓣,无法发出声音。手里的无熵剑烦躁震动,鲜血顺着剑尖流滴至地,待流干净,它黯然失色,旋转一番,飞速自行隐入腰间。

  苏漓若的掌心一空,剑柄也入隐腰间,她只觉心口一阵涌动,翻腾搅至喉咙,哇!一口鲜血吐出,她几乎跌倒。

  “若儿,不怕...”风玄煜头晕目眩,他了解无熵剑的杀气阴锐,出鞘必诛,但它灵精无比,或是嗅到熟悉味道,方才稍懈杀伤力,并拒吸血水,逃遁隐入。他话未说完,一番巨痛掀至他缓缓倒地。

  苏漓若被带置跌倒,伏俯身旁。

  他紧紧攥住她的手,始终不曾松开,目光已然迷离,朦朦胧胧之间,她的泪水刺痛的眸光,他拼至最后一丝气力若游离般:“若儿...不怕!若...儿...别...走...别...走...”凝固注视她一眼,喟然合上眼。

  苏漓若幡然泪如雨下,撕裂般发出悲凉凄厉:“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