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六十六章:一寸相思一寸痛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清依一口气狂奔几十里,累到乏力,终于瘫倒在地,她喘息着任凭泪水倾泻。自幼她就明白自己肩上负着裕国重责,所以她没有空闲的时间抒情诗意,当她披星戴月,习武练气时,与她同龄的女眷正吟诗画意,当她阅卷兵法,知悉古训时,别家孩子正习女德学礼仪。

  所以父皇送她去广岭寺做入俗弟子,年仅七岁的她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为了隐瞒身份,年幼的她便女扮男装,混在五大三粗的男人堆里长大。

  她唯一的信念就是艺成之后,回归皇室,为裕国担起重任,所以她拼命习武练功,再苦再累她咬着牙熬过去。

  直到有一次,她无意中听到师伯师叔们谈论江湖上泛起的后辈,尤其跻身乾坤榜上鼎鼎有名的五位顶尖高手,皆惊叹后生可畏。师叔们最终的一句话引起她的注意,他们说其中月邑山庄庄主广纳天下奇能异士,许多郁郁不得志者,前去投靠月邑山庄,若得庄主赏识或考核过关,皆可归纳山庄。尤其三个月后十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各门派比武,胜出者可收月邑山庄,引得名门派弟子纷纷踊跃,欲在比试中一鸣惊人。

  从此她的心深烙那份希望,倘若能在人才济济武林大会上一举功得,何忧肩上重担不轻松呢?如果能入月邑山庄,有此坚固的后盾,何愁裕国不强大呢?

  主意已定,她便去求一空大师,允她参加武林大会的门派代表应战。

  他是珩帝年轻时的至交,虽然后来各奔前程,一个遁入空门,一个成为国君,但交情尚在,经常书信来往。尤其霓后逝世后,珩帝更是心灰意冷,深感悲叹,颇有看破红尘之慨,但他身负裕国重担,岂能随意为之。所以他把希望寄托在英气飒爽的大女儿身上,倾注毕生精力心血培养她的巾帼气概,而一空大师不遗余力帮助他完成心愿,破例收女扮男装的裕国大公主。

  没想到一空大师爽快答应,并挑选了两位身手比较敏锐的俗家弟子惠觉与惠悟陪同。

  岳琼客栈,她初见到师伯师叔们谈论的月邑庄主,他冷冽俊美,气宇轩昂。再见时,他竟识破她的女儿身,她幡然羞愧,而他却漠然视之,沉稳转身。武林大会上,她费尽心思,贏得比武,当她满心喜悦,期待他的拣选,而他拂袖而去,放弃挑选整个武林大会上的胜出者。

  她虽失望,却更加坚定她追求目标的信心,以历练为名,她置留江湖,收集他的各种神祗般的传说。

  她为他恢复女儿装,潜心学习音律,舞得一手好剑法,只盼有朝一日再相首,能垂得他一瞥眼,入得了他的心。

  直到珩帝贴身侍卫叶景松找到了她,告诉她皇宫骤然突变,惊闻噩耗的她悲痛欲绝,几乎昏厥。又听说苏漓若在颜家父子篡位之前已离宫不知所踪,而颜靖南登位之后更是大肆在裕国贴满她的画像,却一无所获。由此可见她极有可能流落异!

  一场政事动荡,改变她的命运,从此她融入江湖市井,虽然结交不少江湖侠士,但一直无缘与他聚首。

  无霜师太曾护送年幼的她到广岭寺,受兮姥姥嘱托而保护她三年,待她满至十岁才离开,后飘泊到月国,觅得一处险峰却景色怡,隐归修行。

  遭此变故的她曾飞鸽传书拜托师太帮忙寻找苏漓若的线索,她知道无霜师太当年也是名震江湖的高手,她虽然隐世修行,但江湖情义尚在,寻个人不成问题。

  日落之前,她回到了尘庵。

  “若儿怎样了?”清依早已隐去颓废和悲伤,一脸静然。

  “你随我来!”无霜师太领她来到了尘庵后面的小山峰,伫立山峰处,竹筑小屋一览无余。

  苏漓若一身白衣飘飘,迎着晚风呆立草地前,凝眸注视。

  “她一直这样,自从那日来了,困在障术法的草地里一天一夜,之后白天呆在屋里不言不语,傍晚就站在施了障术法草地前面一动不动呆至天明,弹了一身露珠又返回屋内。”无霜师太颇为无奈苦笑道。

  “难道她想破了障术法离开这里?”清依皱着眉头,看着她孤单的背影,竟一身愁绪。

  “也不尽然,或许她心有牵挂,始终无法放下。”无霜师太摇摇头,目光幽深,“倘若了了心事,也许她就悟透彻底。”

  “她的屋里不是有锁心香么?”清依侧颜问道:“怎么?对她毫无用处?”

  “只怕她心思太深,锁心香未必锁的了她。”无霜师太对清依以熏香抺去苏漓若的记忆持有异议,她怕会适得其反,给她造成伤害。

  无霜师太话刚落音,忽瞥见苏漓若身子一晃,她暗道:不好!即提气飞跃过去,瞬时落在苏漓若身边,恰好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她终于支撑不住了!

  无霜师太沉沉暗叹:这般倔强的性子,简直祖孙三代一个样子,想当初兮师妹的倔脾气,可没少吃苦,而霓寒也是,即便知晓命不久矣,仍冒险为珩帝多留一尚血脉。

  清依也到了身边,见无霜师太给苏漓若把脉,急切问道:“怎么样了?”

  “果然如此!锁心香沁入肺腑,可惜无法洗去她的执念,反而相冲相克,郁结心脉,加重心思。”无霜师太把过脉搏,脸色愈加深沉。

  苏漓若稳住身子,双目黯然呆滞望着她们。

  “若儿很恨我吧!”清依看着她无悲无喜的脸色,怔怔无神的模样,心里又生气又疼惜。“原本无忧无虑的日子,却被我毁于一旦!”

  苏漓若低垂眸光不言,却楚楚惹人怜惜。

  “苏漓若!”清依一把扯过她的衣袖,令她身子措不及防,几乎跌倒,“你好歹也是裕国公主,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一阵心痛刺骨,令苏漓若狼狈至极!她缓缓抬目注视,却如一束寒光射出。

  “你果然无可救药!”清依恨恨道:“弄的这般痛不欲生,简直可笑至极!”

  无霜师太无奈叹息,正要阻止清依,却闻苏漓若苦涩的声音响起:“这般落魄不正随了你的心?”

  清依一怔,微颤松开她的衣袖,目光掠过惊愕,半晌,苦笑着:“若儿果然恨极了我!”

  “是!”苏漓若呆滞的眼神倏地变的锐利无比,冷然地嘲讽道:“清依姐姐假以爱之名,撕碎了若儿的幸福,践踏若儿的尊严,还要蔑视若儿的痛苦。你...筑垒高贵的伪善,何其虚假?既耍我悲痛却阻止我流泪,请问!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么?不!应该是毒药浸染的。看着我垂死挣扎,濒临死亡...你开心了!”

  她冷漠的眸光盯着她,每一句话如一根根铁钉,狠狠钉入她的心窝。

  清依踉跄后退,她终于看清她不悲不喜的情绪,实则已濒临绝望的状态。这一刻,她成了她眼里的刽子手,抹杀了她无忧的快乐,拆散了她至死相随的人,揭开残忍的事实。

  苏漓若无视清依的悲伤,径直冷傲地走向竹筑小屋,挺直的脊背倔强着不愿轻易流露的荒凉。

  “若儿!”清依颤栗着叫道:“我也不想亲手毁掉你的幸福,看到你痛苦,我的心也很痛呀!”

  苏漓若依然迈着步伐,虽凌乱却异常坚定,她不愿在她面前坦露自己的脆弱和无助。

  “若儿!”清依追上几步,冲到她背后,“我是姐姐!苏溪如!”

  苏漓若的后背一震,顿住脚步,浑身僵硬着,屏息着不动。渐渐她的双肩微微颤抖,直至双手。

  “若儿...”清依又上前一步,伸手欲握住她的素手。

  刚触及,苏漓若倏地甩开,似乎受了惊吓,慌然而惶恐地跑进小屋,刚跨入门槛,哇!一声,她捂着心口,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清依...不!苏溪如惊叫:“若儿!”正耍上前,被无霜师太拉住道:“她的执念深入骨髓,又与锁心香相冲,造成心疾郁结,吐出血为她更好!”

  苏溪如看着她瘦弱的身子如风中落叶,摇摇欲坠,飘渺无根。心又划过一阵疼痛!

  苏漓若返手关上门,倚着门背,缓缓跌落在地,咬着颤悠悠的唇,泪水刹那决堤。

  姐姐!她心底深藏的思念在这一刻暴露无遗。

  苏漓若蜷缩着在地上,一夜过去了,竹筑小屋的窗隙投进光线。天亮了!她撑起虚弱不堪的身子,打开竹门。

  四目相对,眸光闪烁。

  苏溪如站在门外一夜,看到苏漓若打开门,憔悴倦怠的容颜呈现她眼前,她禁不住幽幽叹息!

  苏漓若凝望着她,她的面容与父皇的容貌重叠一起,果然相似,她的英气焕发女子的媚态!

  苏溪如想着小时候父皇一笔一划用心画出母后的画像,她的神韵娇柔,倾世美貌,若儿无疑都遗承了,不,应该更胜一筹,是眸光的纯净,是心性的灵洁。

  虽不言一语,气氛渐渐融洽!

  苏溪如淡然一笑,伸出手,展开手心。

  苏漓若微微莞尔,伸出手,触入手心。

  苏溪如慢慢拢握她的玉手,紧攥手心中,牵着她走向青草地。

  苏漓若迟疑一顿,终松懈了紧张,任她带领,挪开脚步走去。

  苏溪如带着她很快走出草地,伫立在群山之巅,腑瞰险峰峻岭。

  无霜师太临于庵门前,轻弹拂尘,欣然微笑望着英姿飒爽,飘逸美仑的两人背影,闭眼合掌,念声:慈悲无量,普渡众生!

  邑王府,墨轩居。

  风玄煜负手立于池塘边,夜影与止践站离一丈外,自长街回来,他就一直临立这里。

  止践忍不住用胳膊肘碰了碰夜影,他实在想不通这清清的池水,偶尔游来几条鱼儿,庄主究竟看什么?虽然他知道庄主挂念苏姑娘,可盯着池水难不成能看出个苏姑娘!

  夜影没好气瞪了他一眼,饱含着蔑视:你一个粗犷的大汉子,自然不懂的王爷对苏姑娘的深情!

  风玄煜凝视着,眼前浮现那晚,她退至池边,几乎悬空的身子被他揽入怀中,一阵刺痛划过他的胸口,穿击他的血肉,溃不成军的悲伤淹没他的呼吸,窒息痛感!还未愈合的伤口生生扯开,溢出血液,渗透外袍。

  不知过了多久,探子来报,找到苏姑娘的踪迹,在桦山最险的峰顶,有一处青庵。

  风玄煜听到消息,沉郁迟疑半晌,才迈开步子,却又返回室内。

  止践孤疑看着庄主,从未发现他如此奇怪纠结,又扭头看着夜影,他也是一脸费解。止践不满哼声,倘若奈落在此,定会知晓庄主为何如此反常?可惜,奈落这家伙竟然一声不响溜回都城!

  二人纳闷之时,风玄煜换了一身衣裳出来,方才扯了伤口,他不愿穿着血迹的衣袍。不知内情的他们还在费思中,风玄煜冷然吩咐他们不要跟着,他独自一人去。

  他们还未回应,风玄煜已消失无踪影。

  桦山峰顶,烟雾缭绕了尘庵。

  苏漓若从竹筑小屋出来,她踏过草地,来到一处峰岩上,翘首企盼。苏溪如今早下山,说是置办一些用具上山,眼见太阳快没落,她怎么还没回来?

  苏漓若有些担忧,而无霜师太此时正在修行打坐,她不好去打扰,只得在这里守候。

  原来,她还有亲人可牵挂,这种感觉令她心怡愉悦!

  她惦起脚尖,探视山下,山峦樟叠,峰回路转,环顾着四周,虽峰险山危,但却别有一番境意,颇有返尘隐世的幽静旷怡。

  蓦地,一抹月白映入她的眼眸,她呼吸一滞,惊吓般慌乱后退,掉头仓惶而逃。

  倏地,她顿住脚步,疾速转身,返回奔至。

  终于,一袭月白飘逸赫然伫立峰顶,苏漓若屏住气息,痴痴凝望。

  风玄煜注视她很久了,一别几天,却恍如一世。她愈加瘦弱了,似乎山风稍大些,她便会吹飞般轻纤。

  他不敢打扰她,甚至上山时,他一路告诫自己,远远的,静静的,看着她即可。只要她无恙,他就安心了,清依的话历历在目,如锐利的双刃剑时时刻刻刺痛他的心口,提醒着他:她恨他,看到他只会让她痛苦绝望,就如持着无熵剑决绝刺进他的胸口,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她无意一瞥,眸光惊吓而恐慌,仓忙而逃。

  风玄煜心口一震,痛彻心扉:她果然恨透了他!若是以往,分别几日,她一见他不知该有多么欣然而至,明眸盈满柔情似水,扑入怀中,嗔怪他迟回!

  他望着她逃走的背影心乱如麻,伤口又扯着撕裂,他黯然苦笑。

  脚步声轻盈而至,他抬眸愣住,疑固那份忧虑的目光。

  苏漓若仰首望着,万千话语如梗在喉,凝噎着无言。

  风玄煜轻轻跃下,落至她面前,深情凝望。

  苏漓若颤抖的手轻触他的胸口,刹那泪水决堤,滂沱而下。

  风玄煜抚上她的素手,予以一掌心的温暖。

  苏漓若泣不成声,任凭泪水肆虐她的脸庞,刺痛她的娇颜。

  这里一定很痛吧!她执着他倾尽所有,予以性命之重的无熵剑刺透他的胸口,同时,也击碎了深情一地,以悲伤淹没。

  她的每一滴泪水,敲痛风玄煜的心间,他低俯覆上她的唇瓣,疯狂吮吸,心里的思念早已成疾,溢满而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