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七十二章:一朝一暮相思染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苏漓若触眸他潮湿的眼角,移目他脸上的泪痕,心倏地往下沉,心头却泛起千般苦涩滋味刿着一阵心痛:他哭了!因为她?

  蓦地,风玄煜从她身上起来,留给她一袭月白的落寞背影。

  苏漓若欲要开口轻唤他一声,心头已堵了一面墙,彻断她的心思念虑,哑成无言的悲伤,怔怔望着他离去。

  风玄煜出了房间,抬头仰望挂满夜空的星辰,心里却泛起无限荒凉。他发现自己已无法面对她,清澈如昔却涌动悲戚的眸光,深深刺痛他的五脏六腑。

  门口不远处,奈落三人踌躇踱步,看见风玄煜出来,皆迎了过去。

  “夜影去备马!”风玄煜并没有给他们询问的机会,沉声吩咐道。

  夜影一怔,迟缓没动,奈落眼神一斜,示意他照做不可多问。他上前一步道:“庄主要去何处?可否随同?”

  风玄煜沉吟片刻,道:“你且守在这里,无须随行。”言罢,大步离去。

  王府门口,夜影一脸纳闷看着驰骋而去的风玄煜,半晌,才悻悻进府。

  夕阳西下,晚霞染红了半边天,褀燕山下,一匹骏马疾驰奔跑,马上月白衣裳飘逸,转瞬来到军营门口。

  风玄煜跃下马背,即有哨兵上前牵去骏马喂草料,而卫英鹏,薛霖,邱进等人迎他入营。

  “王爷,天色已晚来此,莫非有什么事?”邱进率先开口问道,自从风玄煜接手祺燕山军营,暂代主帅位职,他就向熵帝请命,调离御前侍卫统领,宁愿任职军营副将领。

  “倘若有战况岂不更好!王爷与卫统领的训兵之法正巧可派上用场,大展神能呢?”薛霜早已跃跃欲试,兴奋不已。

  风玄煜脸色冷漠,沉默不语,径直走帐篷内,卫英鹏在一旁细察出端倪,示意二人安静,随后进入帐篷内。

  风玄煜盘膝端坐垫子上,沉声道:“坐吧!只是闲来欲畅饮一番,无须拘束!”

  原来如此!邱进与薛霖相视一望,大喜过望,遂放松心情,斜视卫英鹏一眼,揶揄他大惊小怪!

  军营一向严律纪明,严禁肆意酗酒,违者一律军法处置。除非战捷凯旋,巧逢佳节才可畅饮同欢,一醉方休!

  邱进转身抱了两坛酒进来,吩咐士兵让军营厨房加几道菜肴配酒,不一会儿长方桌案上摆了野味菜肴。邱进抱起酒坛,为他们倒满了一大碗酒,几个人不拘小节,畅言痛饮。

  风玄煜一言不发,沉郁缓慢端起酒碗,仰头饮尽。

  卫英鹏不似邱进他们那般肆意畅饮,他为风玄煜倒了酒,道:“王爷,这一段时间将士们大有进步,王爷的麒麟兵法已练就七八成,至于另外两三成尚待实战阵上可行。”

  “嗯!”风玄煜微微颔首,淡淡道声:“辛苦了!”停顿片刻,遂又问道:“卫统领,你的兵阵十八法练得如何?”

  “王爷放心!兵阵十八法融进麒麟兵法当中,简直无懈可击,配合的天衣无缝,堪称神奇!”卫英鹏自幼痴迷兵法,颇有天赋,自成一套心得。虽因德纯而荒废了兵阵之法,欲弃武从文,然,一到军营,就激发他的天赋奇才,施展兵法的雄韬伟略。

  风玄煜沉吟道:“倘若与狼隐山搏弈尚有几成把握?”

  卫英鹏微怔,遂回神问道:“王爷欲要收服狼隐山?”

  风玄煜瞥了一眼,悠然饮了一口酒“嗯,卫统领有何见解?不妨说来听听!”

  正放松畅饮的邱进二人也注意到这边凝重的气氛,逐渐靠拢,倾听卫英鹏的分析。

  “狼隐山峰峦奇特,地形看似简坦易攻,实则深隐蔽藏。”卫英鹏放下酒碗,道:“蒋太尉年轻时生性豪爽,结交不少江湖侠客,如今就军营的四大猛将皆是武林数一数二高手。他们所训练的阵法,决不同常规兵法,似乎颇有玄机。倘若摸清他们的底细,届时尚有对策,否则贸然举兵收服,恐有风险,且敌暗我明,大有不利。”

  风玄煜挑挑剑眉,淡然自若,却赞同道:“卫统领分析得如此透彻,确实有理!不过...”他饮尽了半碗酒,才缓缓道:“狼隐山四大猛将的功底,本王曾一一试探过,尚可在控制之内。前段时间,本王曾授予一套训野牧之阵法予狼隐山军营,不知可否有成效?”

  卫英鹏等人听了皆一愣,邱进忙问道:“王爷为何助他们速练成效?如此岂不长了他人威风?”

  “狼隐山军营的将领士兵不似祺燕山军营,他们一贯耳染目濡江湖气概,又以武林招数训练。”风玄煜目光深沉,微皱眉头。“倘若正面交锋,只怕不按常理,往往出其不意制胜。本王授予他们野牧阵法,实则改善军营的江湖气概,弃之武林招数,促使军营风气正统,军令如山的听命本质。”

  卫英鹏频频点头,惊喜道:“王爷料事如神,早已埋下契机,如此尚有一搏。”

  风玄煜心中却另打算:“狼隐山的四大猛将曾协助本王收复祺燕山,功不可没,且在江湖上尚有盛名,弃之可惜。本王想若能收入麾下,倒不失为可造之才,你们有何计策?”

  三人相对一望,陷入沉思,许久,议论纷纷,各执一词。

  “王爷,四大猛将既来源江湖,自然秉承侠肝义胆,恐怕不好对付!”邱进摇摇头道。

  薛霖却不这么认为:“不一定,当时四大猛将对王爷唯命是从,可见他们钦崇王爷已久,尚欠一个机遇,弃暗投明而已!”

  卫英鹏最后慢悠悠道:“你们所言皆有道理,而今尚不清楚他们的心迹如何,且不必着急下定论,待观察一段再做定夺。”

  风玄煜微垂眸光,自顾自得饮酒,耳闻他们讨论激烈,却不再言语。

  很快,两坛酒在他们的你一碗,我一碗豪饮之下底朝天了。

  邱进与薛霖已醉醺醺东倒西歪卧在一旁,卫英鹏也已在半醉半醒之间,伏俯桌上,呼呼大睡。

  风玄煜虽目光朦胧且有微意,心神却清醒透彻,吩咐兵士收扫桌上残肴,抬他们回各自帐篷休息。

  他独自来到一座险峻峰顶,仰视皓皓月光,沉浸那一份揪心的孤独,至直天际浮现一线光芒,才跃下峰顶,扬鞭驰马而去。

  邑王府,墨轩居。

  苏漓若恍然凝视珠帘处,烛火照耀她的黯然神伤,而他始终没有出现。许是他潮湿的眼角,斑斑的泪痕,隐隐在脸上,震撼她内心深处,致使她惶惶不安,她不知这般反常的他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同时她的心底无法阻止地涌动着担忧:他去哪儿?怎么还不回来?会不会出事?这些念头搅得她心生慌乱。

  她步出内室,心神不宁地徘徊,几次欲开门出去询问,却硬生生压抑心头的执念,强忍迈开的脚步。

  最终,她喟然长叹,过去打开门,门口夜影三人听到开门声,举目望来。一时间,苏漓若怔怔不知所措,半晌,嗫嚅道:“嗯...我以为小唯在外面...”

  “哦,苏姑娘找小唯么?”夜影迎了上去道:“我去叫她!”

  “不用了。”苏漓若叫住他:“夜已深了,不要惊扰她。”言罢,朝他们微微致意,缓缓转身。

  身后,奈落适时出言叫声:“苏姑娘,请留步!”

  苏漓若身子微僵,思忖片刻,回身勉强淡淡一笑:“奈少主,有事?”

  “夜深了,苏姑娘还未就寝,是否担心庄主?”奈落踱步到她面前,目光炯炯有神注视着她。

  “不是...”苏漓若被盯得一阵惊慌,顿时有些失措,言不由衷道:“我只是...只是出来找小唯...”

  “苏姑娘为何这般惊慌?”奈落疑惑望着她:“庄主傍晚出府,至今未归,苏姑娘倘若忧虑,理所当然,却矢口否认,不知为何?”

  “我...”苏漓若瞬时哑口无言,低垂眸光,彷徨无奈。

  “奈某离府之前,苏姑娘对庄主尚且情深意重,不惜损伤心脉,逼出体内真气送还庄主。怎么短短一个月,苏姑娘竟然如此生分?”奈落愈发咄咄逼人,他一直怀疑她与庄主之间有事发生。

  苏漓若惶然后退一步,心头痛楚缠绕。

  “奈某离府之后,庄主居然身负重伤?且是一剑穿心。”奈落目光厉冽,沉声道:“放眼武林高手,尚无一人有这般能耐伤得了庄主,且如此之重!听说...苏姑娘当时在场,可否看清何人所为?”

  苏漓若心头一阵绞痛,慌乱抬眸,触及奈落锋利如刀的目光,惊恐得浑身瑟瑟发抖。

  “庄主可谓宠爱苏姑娘至极,难道苏姑娘耍护着行凶之人,置庄主性命不顾?”奈落皱紧眉头,她的惊慌失措令他心里疑云重重。

  苏漓若踉跄慌乱关上门,隔离了奈落锋芒的目光,她倚靠着门背,缓缓滑落跌置至地,颓然掩面泣不成声,泪水顺着指缝流淌滴落。

  她的脑海里赫然呈现:无熵剑顷光出鞘,他伸手拉住她的手,揽入她悬空的身子,紧拥入怀。而她手握出鞘的无熵剑柄,一剑刺进他的胸口,剑尖穿透肉骨,鲜血淋漓的哧哧声,此时声声揪着她的脏腑撕裂着,似乎那一剑刺入了她的心口,令她痛不欲生。

  苏漓若颤栗地咬着唇捂着裂痛的胸口,汗水滂沱,瞬时淋湿了全身,她难受地蜷缩着,深深埋头,心底深处一遍遍责问自己:为什么?苏漓若你这么残忍?这么狠心?那么锋利的剑,一剑刺透他的胸口?他该有多痛呀?无熵剑是他用一半真气控制,为护你周全,可你...却用它来刺伤他的心,刺痛他的血肉!

  苏漓若心痛到不能自己,泪水冲刷着娇嫩的脸庞,在这一刻,她忘了与他之间还有家仇国恨,父皇的血债。

  她的心满是对他的愧疚心疼和挂念,不知哭了多久?泪水流了多少?她拥着自己颤栗的身子,疲倦的心灵,蜷缩在地乏力睡去。

  天亮了。

  小唯推门而入,听夜影说王爷一夜未归,她才敢不敲门进去。

  踏入门槛,小唯惊叫一声,放下手中洗漱水盆,俯身摇醒她:“姐姐!姐姐!”

  苏漓若茫然睁开眼,任凭小唯扶起她进入内室,“姐姐为何睡在地上?难道...是摔了?”小唯有些惊恐道。

  苏漓若轻轻摇头并不言语,虚弱扶额片刻,待心神安定下来,方抬头问道:“什么时候了?”

  “辰时了。”小唯开始动手为她梳妆。

  “王爷去哪儿了?”苏漓若蠕动着嘴唇,良久,微颤着声音问道。

  “姐姐不必担忧!”小唯回道:“听闷头驴说,王爷骑马离开,八成是去军营了。”

  苏漓若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待小唯妆梳好了,正要转身出去,苏漓若也起身道:“天气这般晴朗,我想去园子里走走!”

  “姐姐身子可经得起?”小唯想起前天她的症状,心有余悸。

  “无妨!”苏漓若轻叹一声,走出内室。

  狼隐山。

  风玄煜翻身下马,军营门口的哨兵定睛一看,认出是邑王!忙打发人禀告。

  片刻,林全匆匆出来,抱拳道:“王爷,好久不见!”

  风玄煜微微点头,进了军营,一眼望见训练场上,兵将们整齐列队,正在操练报数,雄厚响亮的声音此起彼伏。

  风玄煜嘴角掠过一丝深意,荡开微波。

  林全跟在身边,朗声道:“多亏王爷这一套驯服野牧兵法,如今军营之中尚无人敢随意酗酒缺练,变得秩序井然。”

  风玄煜绕着训练场走了一圈,目光如炬,注视着操练的兵士,侧颜对林全:“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军营理应纪律严明,半点马虎不得。尤其军令如山,刻不容缓,任何人违反军规,按律处罚,严惩不怠!”

  “王爷教训的是!”林全随在风玄煜身边,绕着训练场观看士兵们操练阵法,不由欣喜道:“王爷请看,此阵法令将领们士气大增,默存心间,不敢怠懈,方才成就兵士们的恪守成规。”

  风玄煜脸色呈现欣悦,绕了两个多个时辰才走完训练场,他拍拍林全肩膀道:“不错!以此操练下去,必定大有成就!”

  林全爽朗笑了笑:“王爷过奖了!倘若不是王爷出手相助,严明散惰,纠正风气,那来今日这般顺服情形?”

  风玄煜淡淡微意,即告辞离开,一路奔驰回王府。

  王府门口,风玄煜跃下马背,蒋雪珂即迎上前:“王爷!”

  风玄煜瞥了一眼,目光平淡,毫无波澜。“你在这作甚么?”

  “我有事禀告王爷,听说王爷一夜未归,故而在此等候!”蒋雪珂轻声柔和道。

  风玄煜自然明白她所指之事,遂道:“进去再说!”说着,大步踏入府门。

  蒋雪珂迈开步伐,急促跟上,不料,脚下一滑,身子斜倒眼见后仰跌落,她失声惊呼。

  风玄煜倏地伸手拉住她,往前一带,她整个人撞进他的怀里。阳刚之气扑鼻而至,她懵懵片刻,有些贪婪地窝在他怀里,嗅着属于他的独特味道。

  周围的几个仆婢忙低俯脑袋不敢窥视,风玄煜蹙紧眉头,目光冷了几分,正要推开,余光瞥见飘然身姿,伫立不远处,他微微一怔。

  苏漓若呆呆望着眼前一幕:他伸手拉她入怀,而她一脸惊喜娇羞紧依怀中。

  苏漓若只觉得心头阵阵绞痛,苦涩滋味纷涌卷来,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