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七十三章:妖娆柳絮间缱绻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风玄煜许是不曾想到她会出来,一时有些惊讶,怔了怔,倒忘了推开蒋雪珂。

  苏漓若心里暗暗自嘲苦笑:原来是她自作多情,白白担忧了一个晚上,而他美人在怀何曾有半点不悦?

  只是他掌心裹住蒋雪珂的手深深刺痛她的心,暮堰湖的那一掌温暖曾是她念念不忘的眷恋,她以为那是属于她的唯一温暖,原来他可以给予任何一个女人?

  苏漓若咬着唇,强忍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眸光紧紧盯着他掌心的手,恨不得一步跨前,掰开那紧裹的手,还有他的怀里的人。蓦地心里有一个声音涌动:她是他尊贵美貌的侧妃,而你只是异国所献予他的侍妾,身份卑微,却妄想一生一世一双人!苏漓若啊苏漓若,原来你已落魄狼狈至此,而不自知,多么可笑呀!

  她收目光,倔强地拂袖而去,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这般举动无非为了掩饰内心那冰冷的声音所道出残酷的事实!

  风玄煜蹙眉松开手掌,推开蒋雪珂:“有事回头再说!说着,大步朝墨轩居而去。

  蒋雪珂心头一下子空荡荡,目光悲戚望着他的背影,直致消失了,她还呆滞原地。

  苏漓若听到身后的脚步,心里愈发纷乱,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她瞥见园子里柳枝依依,急忙伸手抓住垂柳,借力一荡,如蝴蝶般飘扬半空。

  “若儿...”风玄煜心里一惊,见她身悬半空,忙飞身上前,刚触及她的衣角,却飘逸而过。

  苏漓若轻盈的身子妖娆柳树间,借着柳絮飘逸飞舞,始终不让风玄煜靠近。

  风玄煜心里挂念她的安危,亦不敢逼她太近:“若儿,别闹了,太危险了!”

  苏漓若愈发委屈,咬着牙冷哼一声,旋转一圈,用力荡向池塘边的柳絮,她的纤细身子如落叶随风飘渺,在空中划过一道绚丽的弧度,惊艳了闻声而来的夜影他们。

  风玄煜心头一沉,疾速飞跃而去,半空中截住她,一手握住她的素手,一手揽她入怀。

  “别碰我!”苏漓若挣扎着,却抽不出被他紧攥的手,想着他刚刚怀拥蒋雪珂,心里已然愤怒失措,低首狠狠咬了他的手。

  风玄煜愕然,呆愣着任凭她撕咬,直致手背上已鲜血倾流,他才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

  苏漓若的嘴里充斥着血腥味,她才慌乱地松开口,怔怔望着手背上血肉模糊,却依然攥住她的手,而腰间的手亦然紧紧揽着,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噗噗而下。

  风玄煜固眸凝视她,嘴角勾起微微笑意:原来她吃醋了!倏然他心神愉悦,忘了手背血肉淋漓的疼痛,轻柔问道:“若儿的气消了么?”

  苏漓若的脸上泪痕斑斑,咬着唇不言,而唇上沾着他手背的血迹。

  风玄煜低俯轻吻她带血的唇瓣,而她意外地没有挣扎,顺服他的亲吻。在这一刻,她的脆弱荡然无存,或许她只想沉浸这片刻的缱绻,忘了纷纷扰扰。

  园子里,夜影他们呆呆望着悬浮柳树上的俩人缠绵悱恻,半晌,他拉着满脸通红的小唯走开。奈落轻咳一声以饰尴尬,双手负背转身而去,止践则挠耳背,嘿嘿干笑两声,急忙也溜了,这要是让庄主知晓他们围观窥视,他们就惨了!

  苏漓若已被吻得晕乎乎,瘫软在他的怀里,直到风玄煜抱着她稳稳落地,回到内室,她才恍然回神,想起他手背上的伤口。

  风玄煜定定注视着低眸为他包扎伤口的她,小心翼翼且微颤着手,几次系不好绷带。他贴近她的耳边,低声道:“没事!不疼。”

  苏漓若的手一顿,心里一阵剧痛,她想起他胸口的剑伤,定然比这个疼痛千倍,她的眼眶蓦然又红了,泪光莹莹。她吸了吸鼻子,伸手探入他的胸口,一道疤痕触进她的手心,她浑身一震,颤抖着手,再没有勇气触摸,甚至连抽出手的力气都没有。

  风玄煜的手掌覆上她的手背,轻轻抽出,凝眸看着她,低沉道:“只要若儿不离开,受多少伤也无妨!”

  “不!”苏漓若的泪水瞬时夺眶而出,一手捂住他的嘴,低泣呢喃:“此生我再也不会伤你!”

  风玄煜望着泪眼迷离的她,紧紧拥她入怀,动情地轻言:“若儿!”

  一室的柔情融化两颗倍受煎熬的心,荡开悲痛的无奈,暂却一切怨恨,爱,释然所有的隔阂。

  然而,几日之后,苏漓若刚刚安然平静的心再次搅得纷乱不堪。

  这天一早,熵帝便召风玄煜进宫,在惠仁宫,风玄煜见到气宇轩昂,浑身散发着尊贵气概的昼国使者。

  昼国使者亦打量着眼前这个冷漠傲慢的邑王,俊美的脸上邪魅张狂,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冷冷瞥了一眼,漠然转身朝熵帝行礼请安:“父皇召儿臣来有何事?”

  熵帝自他受伤以后,未曾见过他,本来置令他好生休养,但经不起昼国使者恳求。熵帝思忖再三,决定先召风玄煜进宫,征得他的意见才敢应允昼国使者请求。

  “来,煜儿,认识一下,这是昼国护送贡品的来使。”熵帝从座位上起身,来到二人面前。

  “久闻邑王大名,今日有幸得见庐山真面目,确实人中蛟龙。”昼国使者抱拳施礼道,虽言语谦让恭维,语气却泛着不痛快。

  风玄煜眯着眼,冷了目光,且微微致意,傲然侧颜道:“父皇若无要紧事宜,儿臣告辞!”言罢,拂摆衣袖,欲转身而去。

  “煜儿且慢!”

  “邑王留步!”

  熵帝忙出声挽留,同时,昼国使者亦焦急出言。

  风玄煜停顿脚步,缓缓回身,冷若冰霜的脸上瞬时阴沉,深邃的眸光锋利无比。“究竟何事?”

  “哦,是这样的,来使欲要见见漓若,看看她在这里是否安好?”熵帝温和着声音,却见他脸色阴沉沉,忙道:“这也是人至常嘛!不知煜儿能否应允?”

  “请邑王行个方便,予本使与她见上一面!”昼国使者道:“也好放心回去,禀告陛下。”

  “不行!”风玄煜冷冷道:“昼国既已弃她如物品献送,却这般惺惺作态,简直可恶至极!不怕辱没昼国誉为?如今她已是本王府上人,任何人休想打扰她!你...没资格见她一面。”

  熵帝一怔,虽然知道他一贯冷傲,却还是被他张狂的态度所惊讶,毕竟两国友好和邦,他这般傲慢回绝,终是不妥。

  昼国使者亦是愣住,许是不曾想到风玄煜会如此狂傲,丝毫不留情面,一口拒绝,且出言斥责凌辱。他咬着牙,强忍着满腹愤懑,道:“邑王所言差矣,两国友邦,理应不分彼此,我国并未弃她如物品,献给贵国皆本国尊贵奇珍,人间极品,还望邑王不要以柄辱人,枉费我国一片诚心!”

  风玄煜目光深邃注视他,良久,嘴角勾起嘲讽之意:“既然两国友邦,不分彼此,来使还有什么不放心?非要见上一面?这般执意岂不是疑质本王慢怠了她?或委屈了她?”

  “这...”昼国使者一时塞语,沉思片刻,遂又近予哀求道:“邑王息怒!方才言语不当,还望海涵。本使曾与她相悉,如今正巧来到贵国,理应拜访合乎礼数,请邑王成全!”

  “来使既到我大月,应习遵律法,我大月非尔国风气开放,不拘德仪。来使这般急切求见本王的人,究竟置本王的颜面于何地?”风玄煜根本软硬不吃,冷冷驳回,傲慢离去。

  昼国使者脸色大变,几乎隐忍不住要动怒,但咬着牙强压心中熊熊怒火。

  熵帝一时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返回座位上,看着风玄煜冷然离开,略显无奈道:“黎太子不耍介怀,朕的这个皇子呀!性情不似常人,偏颇傲气!不过,黎太子放心,他虽狂傲,却是极其宠爱贵国美人,相信不会予她受委屈。”

  此人正是昼国太子黎陌萧!

  他心里早已恨得怒火燃烧,但自知处身异国,不应鲁莽,否则势必引起两国战况。他一想起苏漓若竟委身为妾,便痛彻心扉,难抑愤慨。

  黎陌萧告辞熵帝,回到皇宫偏殿一处居室。赵子墨即刻迎上去,见他脸色晦暗,心里便明白几分。

  “怎么?邑王不肯?”赵子墨虽心里已有猜测,还是不死心问道。

  “何止不肯,简直狂妄至极!”黎陌萧憋了一肚子怒火,忿忿道。

  赵子墨心里一沉,道:“邑王这般无理,漓若岂不受尽委屈?”

  黎陌萧怒拍文案一掌,恨恨道:“他夺我之爱,如剜我之心,此次不带回漓若,本太子决不罢休!”

  “太子殿下稍安勿燥!此事须从长计议。”赵子墨忙道。

  黎陌萧颓然坐下,扶额唉叹,悲愤喃喃低语:“漓若...你等着,我一定救你出离苦海...”

  赵子墨忧虑望着黎陌萧,心里涌动隐隐不祥之感,总觉得此趟冒险来月国,后果难测,且危机重重。

  一个月前,祯帝召赵越进宫商议,趁着云春碧收成甚好之际,可提前进献一年一次的贡品。

  话说黎陌萧自从被苏漓若拒绝之后,深陷情劫,无法自拔,沉浸思忖,决定废妃革妾,将太子府的一并妃妾全部驱赶。

  孰料,引起轩然大波,毕竟他的妃妾皆出身名门候府,黎陌箫如此惊世骇俗举动,既激怒了众朝臣,更置名门候府的颜面难堪至极!

  朝堂上,众臣参本弹奏太子荒唐举动,祯帝被众臣吵的头昏脑胀,勃然大怒宣黎陌萧上殿解释。谁知,他竟振振有词,大言不惭宣誓,此生只愿携手一人共白首。

  祯帝与众臣皆震惊愕然,且有朝臣提议,奉请佛法大师驱邪,太子殿下这般反常,恐是沾染邪物,扰乱心智。

  唯有赵越心知肚明,此事皆因苏漓若而引起,为避免事态严重,他只得与祯帝坦言黎陌萧的反常是因为苏漓若,并称苏漓若是他的义女,希望能避免一劫。

  那料,祯帝大怒之下,愤言此女乃红颜祸水,置留不得。赵越知道祯帝心头有根刺,事因当年与裕国和亲不成,那时身为太子的祯帝举兵讨伐,两国因一女子而烽火缴战一个月,最后惨败收场。不得已才与月国结盟,倚靠权下,寻求庇护,断决邻国虎视眈眈的窥视。

  至此,祯帝律严己身,不敢沉迷女色,专务政事,后宫妃嫔廖廖无几,子嗣零落,仅太子黎陌萧与三个公主。

  赵越思忖再三,为了挽救苏漓若免予劫难,便出言献策,进贡月国日子近了,尚未找到适合的美人进献,不如将苏漓若献给月国,既阻止太子轻率举动让他死心,且解决了献贡之礼。

  祯帝闻言,龙颜大悦,便让赵越即刻实施,赶紧将苏漓若送走。

  当赵越偷偷送走苏漓若,不久,黎陌萧发觉苏漓若不见了,心急如焚,疯狂寻找她的踪影,却一无所获。

  从此黎陌萧颓丧荒废,靡靡不振,对苏漓若执念入骨。直到上个月无意中听到赵越向祯帝谈至苏漓若献给月国,熵帝并未纳入后宫,而是赐予七皇子邑王为侍妾。

  黎陌萧几乎气得发狂,冷静一想,尚已至此,贸然莽撞只会坏事,于是,他决定将计就计。他找到赵子墨,经过一番商量,最后敲定半道劫持,冒充使者去月国,方能接近苏漓若,伺机救她离开月国。

  来到月国,为了置留宫内,黎陌萧隐瞒半道劫持使者,却道祯帝感激月国多年庇荫,且派太子亲自出任护送贡品使者,聊表两国友邦坚固,不外二心。并恳请熵帝隐藏他的身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不明事情真相的熵帝见黎陌萧轩宇伟岸,风度翩翩,且言语诚恳,甚是欣赏悦喜。

  眼见置留皇宫已有时日,倘若再打探不出苏漓若的行踪,只怕会引起熵帝疑心。黎陌萧与赵子墨决定铤而走险,夜晚来临,二人换上夜行衣蒙上脸,跃出皇宫分头行动。

  经过几夜摸索,排除公主府,凌王府,梧桐宫,最后锁定苏漓若尚在邑王府,极少出府走动。

  黎陌萧与赵子墨不约而同想到苏漓若定然是被邑王囚禁府内,因此才罕有露面。

  当晚,夜已深,二人潜入邑王府,却无从寻觅。进了凝烟阁,抓了婢女一问,方知苏漓若居住墨轩居,那料,二人刚进墨轩居就被夜影截住了,一番交手,惊动了奈落与止践,二人一看不妙,只得怆然而逃。半途中,赵子墨护着黎陌萧逃走,引开穷追不舍的夜影,纵身跃进公主府。

  夜影不放心,只得上前敲门,禀明有刺客闯入公主府中,德纯听闻有刺客,即命府上侍卫仔细搜查,确保八公主与九皇子安全。

  夜影见长公主吓得不轻,一番安慰,便帮忙搜索,率先来到风玄晟居室,并无异常。而风玄晟听说有刺客误入府上,毫无惧色,反而兴致勃勃参予搜查。

  夜影带着风玄晟来到嘉卉房间,敲门许久,贴身婢女才开门探头,询问何事。夜影不便进入公主闺房,示意风玄晟进去查看。

  嘉卉躺在床上,裹着被褥撑起半身,揉着朦胧眼睛道:“这时辰正是安眠的好时刻,怎么嚷嚷着抓刺客?”

  “八姐且安心睡去,晟儿且在室内查看一下,以防不测。”风玄晟故作老练,搜查了一遍,才放心退出房间。

  嘉卉见外面脚步声远去,放下幔子,侧身掀开被褥,赵子墨憋的满头大汗露出脑袋。一眼瞥见嘉卉单薄亵衣,时值盛夏,她的玲珑身躯隐隐若现,倏地满脸通红,心跳如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