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七十六章:此心何负累一生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苏溪如微微抽搐着俏丽容颜,肩膀赫然插着一把小飞刀,血迹已干涸,却浸透了半边衣裳。

  “姐姐!”苏漓若惊愕甩开风玄煜的手,奔到她面前,慌乱地问道:“这是怎么啦?”

  苏溪如瞪着眼,无奈发不出一句言语,但伤口的疼痛致使她满脸汗水涔涔,淋湿了发梢。

  苏漓若望着她这般狼狈模样,脊背凉意一片,恍然抬眸,触入那一潭深不见底的墨眸,搅得她心痛难当,颤悠悠道:“是你...”言落泪涌,倏地踉跄,她几乎用尽力气恨恨质问:“风玄煜,你为何这般残忍?”

  她的质问如锋利的剑尖刺进他的心间,他凝眸注视她,胸口的剑伤又撕裂般刿心痛彻。但他仍一言不发,阴冷沉郁地一步一步走近她。

  苏漓若禁不住寒颤,踉跄后退,恐慌惊惧。

  “若儿!”他轻柔唤声,缓缓展开手掌伸到她面前,一如既往的柔情万千。“走吧!我带你回家!”

  一句话使曾经的一幕幕浮现她眼前,她一直梦寐以求的,最能触动她内心的,莫过于这一句:我带你回家!她顿时泪如雨下,恍然如梦。

  “不!”她决绝如淬了毒药般的眼神,恨意汹涌,毅然决然地怒道:“我不会跟你走的!”

  风玄煜微怔,忍着心头椎痛,目光充满怜爱柔和,轻轻执起她的手,握在掌心道:“若儿不闹了,回家!”

  “我不走!”苏漓若狠狠甩掉他的手,咬着牙,目光迸发愤怒的绝望:“你为何一定要这么置人于死地?”

  风玄煜瞥了一眼空荡荡手掌,心头也一阵空落落,目光幽幽望着,脸色阴冷得可怕至极。

  “漓若,现在你知道了吧!这人竟是如此残暴无情?”黎陌萧捂着胸口,步伐蹒跚过来。

  话刚落音,一股掌风翻腾而至,黎陌萧胸前中了一掌,哇声猛吐鲜血,跌跌撞撞,几乎支撑不住。

  风玄煜的衣袖微动,手掌缓缓抬起,桀骜不屑的目光戾气甚重。

  “住手!住手!”苏漓若惊骇失声呼叫,展开双臂挡在他面前,护住身后的黎陌萧。“风玄煜,你当真耍这般赶尽杀绝?”

  风玄煜定定看着她,目光掠过剜心之痛:她居然为了一个男人,两次护住他!

  “你若能放了他,我便跟你走!”苏漓若语气坚决而愤懑,也许情急之下,她一时忘了,她护着的人竟是半夜劫走衣冠不整的她,对她痴心倾慕之人。

  而这,恰恰激起风玄煜的嫉怒,他嘴角掠过嗜血暴虐般冷笑,如寒冰刺骨,但声音却平静的令人窒息:“好,本王随了若儿心意便是!”说着,徐徐收回手掌。

  苏漓若暗自松了一口气,慢慢放下双臂,似乎抽空了全身力量,颓然神伤,茫茫侧颜瞥视苏溪如,泪水迷漫眼眶。

  一抹微风飘向她,苏溪如只觉僵硬麻木的身子瞬时松弛,但一阵钻心痛感随即袭来,她摇晃一下,坠落地上。

  “姐姐!”苏漓若骇然大惊,奔至俯身扶住她。

  他解了她的穴道!苏溪如知道若不是他封了她的穴位,只怕早就血尽人亡,不然,也会活活痛死,他终究还是顾念她是漓若的至亲。

  而不知情苏漓若抬眸折射浓烈恨意:“风玄煜,你若再敢姐姐一分一毫,我便恨定你,至死都不会原谅你!”

  风玄煜居高临下盯着她,眼里无悲无怒,尽是冷淡淡的深意,但这样的他令人愈感恐怖,气氛一时低沉压抑。

  苏溪如忍着疼痛,虚弱地轻扯了她的衣摆,示意别再口出怒言惹恼了极其反常的风玄煜。这个男人的冷漠残酷,她已经领教过了,简直可怕至极!

  此时的苏漓若心里悲痛荒凉:暮堰湖的那一掌温暖,致使她坠落痴迷,深陷情劫。她一直以为他虽冷漠却并不无情,在王府这一段日子,她沉浸他的柔情蜜意,溺宠呵护,视她如至宝。她也感受他对至亲的宽容和慈悲,不再狂傲冷峻。他阴沉的俊颜变的温和,冰冷的目光也时常轻柔,她以为他卸下所有冷漠,心开始回暖。然而...今日,她才蓦然惊醒:原来...她看到只不是这个冷酷无情男人伪装的假象,他还是他,依然残暴肆虐,冷血无情。

  许久,他不言不动,无悲无哀,面容冷冷,无法揣测此时的他是伤心?还是愤怒?终于几近令人胆战心惊而崩溃的沉默结束了,他抬手一挥,身后跃下几道人影:竟是奈落和止践!还有两个黑衣人。

  “把他们带去医治,痊愈后安然送离大月!”风玄煜冷若冰霜的俊颜,淡然从容地吩咐,声音平静如死水般毫无波澜。

  “是!”他们齐声应道,神情却各异,两个黑衣人有些惊讶,止践隐隐怒火,奈落却脸色凝重,意味深长。

  止践虽极其不愿,却还是和两个黑衣人搀扶黎陌萧上车。

  黎陌萧心里愤愤难平,沉郁不言低首上了马车,也许他也意识到,在风玄煜面前,他已一败涂地,任何的言语与反抗都是徒劳的。他喟然长叹:若不是因为他,她也不置于跟风玄煜决裂至此!即便他私心希望他们就此了断,但他万万不愿看到苏漓若这般颓然悲戚,痛不欲生。

  奈落俯身点了苏溪如的伤口穴位,减轻她的疼痛,扶起她。且眼神深邃,欲言又止地深深看了苏漓若一眼,幽幽轻声叹息,转身走了。

  苏漓若呆呆不曾回神,直到马夫吆喝响起,马车疾驰而去,她才恍恍惚惚眺望渐行渐远的马车。她蠕动唇部,艰难地微张嘴角,却发现喉咙已堵,无法言语。

  “过来!”毫无温度的寒声响起。

  她身子一震,抬眸触碰他的目光,一时茫然。

  “过来!”风玄煜抬高平静的声音,无端令她心惊。

  苏漓若失魂落魄般的身躯缓慢移动,临近他的面前,未等她站稳,他一把扯过她。腾空一跃,落在马背上,双腿一夹,骏马通晓人性,如离弦之箭飞驰出去。

  苏漓若一阵眩晕,屏息闭目,耳边呼呼疾风令她毛骨悚然,攥着手掌,几乎陷进肉里。若不是他一手紧紧揽箍她腰间,她恐怕如会落叶般凌空缥缈,荡漾无踪。

  这时,她才意识到他已愤怒极点,因她的所言所行。

  骏马在王府门口骤然停足,他揽住她的腰,轻轻跃下马。

  苏漓若浑身虚空,双脚泛力,颤抖抖直哆嗦,几乎踉跄跌落。

  风玄煜一把横抱起她,大步跨入王府门,往墨轩居而去。

  府里的仆婢见了,纷纷低首垂目不敢瞥视,唯有彦娘诧异目送浑身冷冽的风玄煜,感觉有些反常,忙转身找于总管。

  苏漓若窝在他的怀里,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她的心禁不住颤抖,但她并没有挣扎。

  居室门口,夜影与小唯正守着,一眼望见风玄煜怀里抱着苏漓若,本以为二人情深意切卿卿我我,待近了发现风玄煜阴冷的俊颜深沉的可怕!

  夜影感觉不妙,一把拉开欲要上前询问的小唯,果然,风玄煜一脚踢开室门,随即怦然关上门。

  进了内室,他冷漠地把她摔到床上,头也不回转身而去。

  苏漓若被摔得眼冒金星,还未回过神,哐当一声,震撼她痛彻心扉,她愕然望去,珠帘处的铁栏已落下。她怔怔凝眸注视,半晌,眼眶涌动,两行泪水滚落。

  风玄煜跨出室门,阴着脸冷声道:“于总管把门锁上,彦娘负责餐食,夜影增派护卫看守,此外,没有本王的允许,擅入闯进者,杀无赦!”言罢,冷冽而去。

  “王爷!”小唯惊慌失措,正耍追问,却被夜影捂住嘴,不让她出声,低沉道:“你不要命了?没看到王爷正在气头上...”

  于总管与彦娘忧虑相视,低俯应道:“是!”

  夜影见小唯已逐渐安静,这才放开她,冲风玄煜的背影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待风玄煜的身影完全消失,小唯抹着泪水,慌乱地低泣喃喃:“这是怎么啦?好好的王爷为何要锁住姐姐...”

  内室,苏漓若蜷缩在床榻一角,眸光呆滞地死死盯着铁栏,当门外锁声响起时,猝不及防敲打她的心房,荒凉她的四肢,刺痛她的百骸。

  她与他再也回不去了,往日柔情历历在目,却如一把双刃剑,肆虐她的五臟六腑一时一刻都不得安宁。

  三日之后,夜已深,风玄煜终于回来了。

  他一身疲倦出现时,守在墨轩居门口的于总管他们忙迎上去俯身施礼:“王爷!”自那天他离开之后,未曾回来过,难怪他们担忧。

  畏缩一旁的小唯更是飞奔上前,顾不得礼数,焦虑地带着哭腔涕涟:“王爷,求您饶了姐姐,若要罚,小唯愿代姐姐承受...”

  风玄煜紧锁眉目,一言不发。

  他的深沉使小唯越是害怕,她双膝一屈,扑通跪下来:“王爷,姐姐身体虚弱,实在不堪这般折磨...”

  风玄煜冷着脸瞥向夜影,夜影一怔,忙上前扶起小唯,小声劝说。

  风玄煜冷冽目光投向于总管,沉声道:“怎么回事?”

  彦娘上前一步,答道:“启禀王爷,苏漓若三日滴水未进!”

  “她要绝食?”风玄煜眯着眼,浑身散发怒气:只不过让她反省几日,她便这般倔强性子!

  “也不全然,王爷的锁帘栏,老身等人愚钝不知如何打开!想办法把食物递入铁栏间隙,苏姑娘却不肯食用...”彦娘的话未落音,风玄煜心头一震:他竟忘了这事!疾步奔入居室,留给他们一袭忧患的背影。

  彦娘不悦忿忿侧身,她实在想不通王爷既然这般在乎爱惜苏姑娘,却为何发怒囚禁她?

  于总管幽幽望着室门,心里暗暗叹息。

  夜影还在劝说小唯:“好了,你别担心了,看,王爷多紧张苏姑娘,许是他们这几日闹心情绪,一会儿就准和好...”

  “真的?”小唯忧郁眉目终得舒展,抹着泪水。

  “嗯,一定会的。”夜影边说边替她擦拭眼泪,全然忘了一旁还有于总管跟彦娘。

  风玄煜挥手打开锁帘栏,触目床榻边角蜷缩的苏漓若,憔悴瘦弱,脸色苍白。

  “若儿...”他感到一阵揪心撕裂,沙哑着干涸的声音。

  她木讷的脸上毫无表情,麻木的身子不曾动弹,半晌,泪水却沿着眼角滑落。

  风玄煜只觉心房猝然剌进一刀,搅得血肉模糊,痛彻入骨。他俯身揽她入怀,心里呢喃道:对不起若儿!是我的错,我不该恼怒你,以后不会了,再也会用锁帘栏囚你...

  熟悉的气息萦绕她的心间,苏漓若僵住的身子微微一颤,失望的心,似乎慢慢回暖。

  “来人!”风玄煜冲着门口叫道:“去准备膳食!”

  彦娘闻言,肃然脸上终有些欣悦,小唯更是欣喜万分,激动的语无伦次:“和...和好...和好了,王爷...王爷,姐姐...和好了!”

  不一会儿,彦娘端着食物进来,身后跟着畏畏不安的小唯。

  风玄煜让她们放下托盘,先拿起小白瓷碗的粥,耍亲自喂她。

  彦娘瞟了一眼,示意小唯赶紧退出去,小唯虽万分不舍,却也不敢逗留,转身跟着彦娘出去。

  风玄煜轻轻吹了几口,将勺子送到她嘴边。苏漓若眼眶泛红,盯着他修长的手指,倏地心口一阵翻腾,难受至极:这双她执意依恋的手掌再也不会温暖如昔,甚至沾满血腥,不知伤了多少无辜的人?不!应该是杀了很多人!包括她的父皇...

  她难受地干呕着,隐隐闻到一股血腥味冲刺着她。

  风玄煜定定看着她,送到嘴边勺子不曾移动,执意等着她。

  苏漓若别过脸,咬着唇,开始喘息,心,似乎绞痛着。

  他注视着她,心里无奈叹息,她这般倔强该如何是好?“既然不合若儿的口味,便让厨娘重新做,直到若儿满意为止!”

  “王爷何必难为下人?”苏漓若侧颜直视他,干燥的唇瓣低喃着。

  “既然不是口味不合,若儿为何不张嘴?”他的脸色虽平静,但目光却锋利直入她的心思念虑。

  “我...我不饿!”苏漓若慌乱地低垂眸光,双手微颤。

  风玄煜沉下脸,眯起眼:“怎么?若儿想绝食以示抗议?是本王扰乱了若儿出逃么?”

  他的话使她心里一沉,再次别过脸,苏漓若知道他恼怒她为了黎陌萧而不顾安危以身涉险。其实,她并非为了黎陌萧,如果其中一半是因赵子衿,那么另一半原因为了他,她实在无法忍受他的手沾满鲜血,而且还是在她面前杀人伤人!

  然而,他冷漠近于冷血的残暴还是深深刺痛她的心,使她时刻感觉他是沾满血迹的刽子手。

  “既然若儿不饿!”风玄煜淡然缓声道:“那本王就派人通知奈落跟止践,无需医治他们!”言罢,欲收回她嘴边的勺子。

  他轻描淡写的言语使苏漓若如遭当头一棒,瞬间清醒:姐姐与黎陌萧受伤尚在医治,自己怎能与他倔强呢?她不能再让任何人为她而负伤送命。思罢,她艰难张开嘴,轻轻含住风玄煜欲要放下的勺子,吞下清粥。

  很快,彦娘送来的三份膳食,苏漓若顺服地吃尽了。

  风玄煜收起勺子,放入空碗,面色柔和地轻掠开她的额前一缕飘凌的发丝,别入耳后。心里却沉沉暗叹,顿觉悲凉:没想到他们之间有一天竟然生分到,他要用威胁手段逼迫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