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七十九章:昨宵冷夜葬梦魇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邑王府,墨轩居。

  苏漓若倚窗,瞥视满园初秋景色盎然,她无心向往,甚至连门都没迈出。

  她已有几日不曾见到风玄煜,他虽不囚禁她,她的脚步却不敢出逃,想起他狠戾冷漠的话,她的心陷入沉思。不知姐姐,黎陌萧他们怎样了?是否伤愈?他曾承诺痊愈之后送离他们,是否做到?

  她满心挂虑,却踌躇不决,即想见他,又不知何面对他,她满腹疑问,无处可询,只能强忍心头惆怅。

  小唯推门而入,直至她身后,却毫无发现。

  小唯暗暗叹息,放下托盘,近到她身边,道:“姐姐!”

  苏漓若恍然回神,苍白的脸色泛起一丝勉强笑意,瞥了一眼她身后桌上的托盘,道:“你又张罗什么?”

  “是王爷吩咐厨房做的莲子羹,姐姐近日食量越来越差,身子也愈加虚弱。王爷说,许是初秋燥凉,姐姐味口才不好。”说着欲扶起她,她却轻轻摇头,小唯忍不住道:“姐姐为何执意跟王爷呕气?”

  苏漓若低垂眼眸不言,神色黯然。

  “姐姐如今倒对小唯生分,竟不愿与我置心?”小唯想到每晚夜深,王爷总是徘徊在门口,待姐姐房间熄火,他才转身出去。每次她都忍不住耍上前询问,关键时刻总是被夜影强行拉走。

  “你毋须多心,我与你生死患难,早已知心交心,怎会生分?”苏漓若淡然一笑,牵过她的手。

  “那姐姐告诉我,你跟王爷究竟怎么啦?”小唯俯下身子,仰头问道。

  “是我的错,净惹王爷生气,其实...”苏漓若苦笑,心头隐隐作痛,她不知如何开口告诉小唯,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夜影多少会知道一些,却对小唯隐瞒,可见他不想小唯担心。“过些日子,等我气消了,我们便好了。”

  “可是...”小唯道:“姐姐这般对王爷,小唯倒有些心疼!”

  苏漓若微怔,愣愣看着她。

  “王爷每晚都在门外徘徊,直到姐姐熄烛入眠,王爷才离开。”小唯叹气道:“姐姐不是无理胡闹之人,为何无端为难王爷?”

  苏漓若心底一阵悸动,呆滞说不出话来。

  “听夜影说,王爷现在居住军营,每晚这般来回折腾,只是不放心姐姐。”小唯起身,端过莲子羹。“姐姐,你赶紧消消气,别让王爷这么辛苦。这耍是被人知道堂堂邑王进不去了自己的居室,岂不令王爷名誉受损,落个惧内之名。恐怕外人也会对姐姐颇有说词,毕竟诺大王府众口悠悠,难免漏嘴。再说,追云楼那边何曾受此宠待,姐姐这般不稀罕王爷,只怕给别有用心之人钻了空子。”

  小唯的苦口婆心一顿劝说令苏漓若恍然失神,那个叽叽喳喳,遇事慌乱的小女孩真的长大了。她喉咙一滞,有些哽住:“好,我听你的便是!”

  小唯欣喜逐颜欢笑道:“姐姐兰心蕙质,自然明白其中利害。再说,王爷对姐姐的好,小唯可是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姐姐当初历经磨难为寻王爷跋山涉水,幸尔上苍垂怜,得与相聚,且冥冥之中早已缘分注定,可谓莫大福气。姐姐日后不可随意惹恼王爷,以免生了间隙。”

  苏漓若眼眶潮湿,喃喃应道:“嗯。”接过莲子羹,忍着满腹心事,拿起小勺子慢慢吃着。

  小唯见她吃了莲子羹,便一扫多日忧虑,笑容灿烂接过空碗。

  “好了,你去忙吧!”苏漓若吩咐道,待小唯点点头,临到门口又叫住她:“小唯!”

  “怎么啦?姐姐还有什么吩咐?”小唯停止脚步问道。

  苏漓若眸子掠过一丝无奈,暗暗叹息,幽幽道:“晚上...倘若王爷回来,你让他进屋!”

  其实她不为别的,只是想着小唯跟她辗转飘泊,也该让她停歇,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家,一个予她温暖的怀抱。

  虽然她不敢想往后的日子,她与风玄煜何去何从?但小唯是她最挂虑的心事,倘若小唯有个好归宿,也不枉十年主仆一场,两年姐妹相称,患难与共。

  “好,好的。”不知情的小唯闻言,便欢喜地带出门,想着晚上姐姐便与王爷和好,脚步不觉轻飘起来,冷不防在厨房拐弯处碰上彦娘。她急忙连声致歉,彦娘笑笑不言走了。

  小唯怔怔冲着彦娘背影有些奇怪,彦娘今天有点反常,一向严谨不苟言笑的她居然笑的那么...那么媚态?

  小唯一阵恶寒,心想:还是习惯彦娘严厉的脸色,这般高深莫测的笑容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想罢,小唯并未放在心上,转身进了厨房。

  苏漓若待小唯走后,便研墨铺纸提笔,

  一气呵成,她把笔往砚上一放,恍然一笑,甚是凄凉。

  惊闻身后微响,苏漓若侧颜回身,却见彦娘不知何时推门而入,立在室里,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果然倾国倾城,绝世盛颜!不知美人是否记得,曾在华萃亭初次匆匆一面?今日得以近身,如此绝世无双,恐疑天上飞仙。”

  苏漓若呆怔望着她,彦娘虽严苛,却不曾这般无礼,她心间一念:华萃亭?初次匆匆一面?难道她不是彦娘...

  她顿觉得不对劲,欲要张口,一缕异香扑鼻,她踉踉跄跄,摇摇欲坠。一双纤纤玉手及时扶住她,俯耳轻言道:“美人呀美人!上天给予你旷世难求的容貌,你生来注定历劫千浩,怨不得我...”

  苏漓若虚缈瞟了一眼:她的容颜渐渐模糊,却重叠出妖媚娇艳的异域风情...

  不知昏睡多久,苏漓若醒来,浑身虚软无力,使不出半点力气。她恍恍惚惚环顾着陌生而繁华的房间,心知不妙,定是被人下药。

  她几次想起身离开床榻,却未能如愿,她紧紧攥着被褥一角,双眸死死盯着珠帘处。

  果不其然,推门声传来,一阵脚步由外而近,掀帘入内。

  苏漓若惊悚愕然:来人竟是风玄淙!

  “美人!”风玄淙欣喜若狂,目光流露出渴慕已久的欲望。

  “你...”苏漓若咬牙强撑起乏力身子,斜靠床头。

  风玄淙急步上前,一脸痴迷笑意:“本太子思慕美人,日夜难释怀,今日终得如愿,死而无憾!”言罢,伸手欲扶她。

  “别碰我!”苏漓若万万没想到他竟如此丧心病狂,色胆包天,派人入府劫持自己。见他伸手,避开怒斥道:“太子殿下乃国之未来储君,为何这般不知廉耻?做出有损国颜之事?”

  “不碰你,如何疼你呢?”风玄淙不恼反而一脸坏笑,见她蹙眉怒眸,愈觉娇嗔怜爱,“美人别生气,万一气坏身子可如何是好!本太子对天发誓,今生今世只宠你,再无任何人可入眼,这般可好?”

  “住口!你这无耻之人...简直无耻至极!”苏漓若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可惜身上使不得力气。她眼睁睁瞪着风玄淙一脸淫笑,咬着牙,恨恨道:“你若敢动我,王爷定将你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风玄淙的手一顿,心忍不住颤了颤,那张狠戾冷冽的脸确实令他不寒而栗,左掌心也隐隐作痛,当初的惨状历历在目。风玄淙迟疑了,同时也变的烦躁,迟疑是因他的冷漠狠厉,烦躁是不甘放手眼前楚楚佳人。

  风玄淙犹豫不决,苦闷地徘徊床前,半晌,终是敌不过内心强烈情欲作崇,下定决心赴死般逼近她:“罢了罢了!为了美人,做个风流鬼也无妨!”说着,扑向苏漓若。

  苏漓若就着床边一滚,几乎用尽余力,差点跌落床下,总算勉强避开,她喘着气,汗水涔涔,愤怒斥骂:“你简直禽兽不如,枉为人世!”

  风玄淙扑了空,见她香汗淋淋,对他怒骂,别有一番娇韵,心里更是欲火难耐。他爬上床榻,一把搂住苏漓若,伸手扯下她的衣领...

  邑王府,墨轩居。

  月光下,一身月白衣裳,孤寂地走近门口,却见小唯守在台阶边沉沉睡着。今日夜影被他派去军营,她这是?他轻咳一声,惊醒了小唯,她有些茫然,不知为何这般乏力嗜睡。抬头见风玄煜伫立眼前,喃喃道:“王爷...姐姐吩咐,王爷进去...”

  风玄煜微皱眉头,见她恍恍惚惚,说话断断续续,便道:“你下去吧!”

  “哦!”小唯吃力地起身,踉跄几步,又不放心回头道:“王爷...一定进去,别...别跟姐姐置气...她...”

  风玄煜心头一动,未等小唯说完,快步推门而入,外室桌上一盏烛火忽明忽暗,他触目一纸清涓字迹:

  情若浮萍,渺半生,

  爱似弥空,飘无踪。

  尊前忆前欢,空泪阑。

  昨宵冷夜葬梦魇,

  今时消得衣宽弱。

  佳期遥遥不可再,

  沧照容颜为君桑。

  慰回眸哀愁,乎兮!

  驱流离沉沦,爱兮!

  癫我万世之狂,

  覆青丝易白头,

  怜之?弃之?

  纵天地虚妄,

  吾心独殇。

  风玄煜幽幽叹息,心里涌动怜惜:她的心竟然如此悲戚!字字苍凉,句句凄苦。他正要举步,一缕飘渺香气隐隐若有若无,他眯着眼,一步一步往内室走去,心底泛起难言的恐惧:难道若儿出事了?

  他颤着手掀开珠帘,一眼瞥见苏漓若卧身床榻,裸露半边香肩,闭目沉眠。

  他欲要上前为她盖好被褥,目光却停注她裸露的嫩白肌肤,掠过深邃的阴沉,静静凝视,令人窒息般的气息压抑室内,沉沦着浓烈戾气。

  她的香肩抑制不住微颤一下,睁开迷离的眼眸,唇角微扬,娇媚一笑:“王爷!”

  风玄煜的心一沉,目光愈发冰冷。

  “王爷深夜回来,却这般眼神,直教人害怕。莫不是怪我贪睡?不等王爷作陪?”说着,她伸出莲藕般粉嫩玉臂,丝薄透明的轻纱亵衣隐隐若现美妙胴体,风情万种。

  风玄煜迈步向前,握住她的纤纤玉指,低首俯身,眸光紧紧注视。

  “王爷!”她娇嗔道:“为何这般垂涎欲滴盯着奴家看,羞死我了!”

  风玄煜稍微用力,大手裹住她的小手,渐渐紧握。

  她只觉得一阵钻心疼痛传来:“啊!王爷这是作甚么?莫不是厌了若儿?竟然下手如此之重!”

  风玄煜眸光不曾一眨,定定注视她,一蹙眉一娇嗔,妩媚动人,娇娆撩心。

  咔嚓!一声响起,他掌心的玉手无力垂下,刺骨疼痛袭击而来,她惨叫一声,痛彻心扉,泪水弥漫:“王爷...王爷为何这般...这般对若儿?”

  风玄煜冷冽的目光丝毫不为之所动,平静如常泛不起一丝涟漪。

  “王爷这是...这是要弃若儿...如履么?也不该...也不该这般狠心...对若儿...”痛的她又恨又惊,没想到他如此狠厉,面对她这般容貌,居然舍得下手!

  风玄煜沉郁不言,稍稍扯拉她的手臂,她如一叶飘扬,滚落地上,重重摔下。震得她臟腑颤痛,嘴角流血,楚楚哽咽落泪:“王爷今夜,今夜是铁心要置死我么?也罢,既然王爷要若儿死,若儿随王爷心意便是!”说着,挣脱风玄煜的手,一头撞向床头。

  风玄煜只觉手心一空,她如轻盈鸟儿飞去,又如断弦的风筝飘落,这般绝决纵然他身经百战,也饶不了心头一震,几乎伸手阻拦她。

  “哈哈哈...”一阵狂怒笑声响起,她并未碰到床头,却凌空腾飞,稳稳落地。

  风玄煜阴沉沉看着她,冷若冰霜一字一顿道:“她若无恙,本王便给你个全尸,不然,定叫你万箭穿心,五马分尸。”

  她忍着断指连心的痛苦,仰头狂笑:“原来王爷已有新人,怪不得对我狠下杀手,王爷真是凉薄之人,枉费我至死相随...”

  风玄煜冷眼抬掌拢紧,她这般不停休,令他杀气骤降,一掌推出,直击她的脑门。

  刹那间,异风扑面,她已来不及闪开,只觉脸上撕裂般难受,一张人皮生生被扯了下来。她露出真面目,居然是风玄淙身边的西域美人!

  易容术!风玄煜一惊,心里道声:不好!当初铲除桑末之时,竟忽略了他曾献西域妖娆美人迷惑风玄淙。

  他扔掉手中的人皮,疾速呼掌道:“你居然会易容幻术?”

  “邑王果然厉害!见多识广,这样都瞒不过你的双眼,可惜你虽识破我的易容幻术,却已回天乏术无力解救你的心上至爱...”西域美人媚惑嗤笑道。

  风玄煜浑身骤降寒冰,目光狠戾至极,一掌劈向她的天灵盖。

  她后仰一翻,狼狈躲开他狠招,双手合掌,呢喃念念有词,顷刻之间,她的身体化为一缕轻烟,飘渺无踪。

  风玄煜紧皱眉头,目光锋利无比,缓缓扫过内室,瞥见幔子处朦胧微波,倏忽展开铁川隐,小飞刀嗖嗖射出。只听一声撕心裂肺惨烈叫声,她从帐幔处现身,浑身插满飞刀,如刺猬般荆棘,鲜血淋漓。

  风玄煜收起铁川隐,一掌劈飞了她,腾窗而出,摔出窗外,落地震碎五臟六腑,怒瞪双眼,无法瞑目。

  她娇媚身体如异域曼陀花鲜艳绽放,一抹耀眼,令人向往,却毒气攻心,瞬间灿烂,霎时枯萎。

  风玄煜疾速掠出房间,凌空飞跃,直奔太子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