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八十章:浮尘万丈谁迟缓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苏漓若奋力挣扎,始终使不上劲,而他欺身压住她,邪恶的双手已扯破她衣领,坦露出如雪洁白无瑕的锁骨。

  苏漓若绝望的眸光浮现出那张冷冽俊美的脸,眼角泪水凄楚滑落,心底荒凉切望呼唤:王爷,救救若儿!救救若儿...

  她终于痛彻心扉地顿悟:原来无论身陷何处,危急之时,她所有执念意志,牵盼的只有他。自然而然的念头就是向他呼求,无论怎样的悲伤愤恨,也无法改变他已深根蒂固,烙印她心,占据整个生命。

  然而,这一次她知道,他不会来救她,即便来了也来不及救她。陷入绝境的恐惧渗透她的每一寸肌肤都颤栗,袭击着她的每一个毛孔都悚然。

  她恨得咬牙切齿,却依然抵不过从心底涌出的绝望悲怆。慌乱之中,她的手触碰腰间的无熵剑,她颤了颤,倏然抓住剑柄,决然一抽,一道闪光掠过,顷亮她眸子,倒映出风玄淙**贪婪的目光。

  哧!一声划过耳边,他陡地停滞撕扯衣裳的手,瞪着眼珠,愕然微张嘴巴。不敢置信低头看着腹部的蝉翼般的剑,已隐没整个剑身,剑尖已穿透腹而过,刹那间,吸附他浑身的鲜血,顺着剑尖汩汩滴流。

  苏漓若恨恨抽出无熵剑,贯彻冲击力致使他的身躯腾空翻落,怦!一声,重重落地。他仰头呲咧嘴巴,却发不出一句言语,濒临死亡的恐慌,扭曲着狰狞的面目,头无力一垂,俯地不动。也许他置死也不敢相信,他会命丧他最惦念的女人手里,结束他淫乱放荡的一生。

  苏漓若惊悸地喘着气,颤动着手将无熵剑收入腰间,双目紧紧盯着俯伏在地一动不动的风玄淙。

  许久,她才幡然醒悟:她杀人了!杀人了!

  她的身子抑制不住瑟瑟发抖,脑海里的所有思绪轰然倒塌:她居然杀人了!

  此生,她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手持利刃杀人。

  此刻,她才感同身受真切体会,当一个人绝望到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的困境,她的手也会沾满鲜血。

  她终于理解他为何杀人!他为何冷漠!他为何狠戾!

  一室的血腥味充斥着她的嗅觉,她难受地干呕着,翻江倒海般干呕,却呕不出什么。

  夜,死寂般沉静,内室的烛火不知疲倦地闪烁着,燃尽方休。

  苏漓若蜷缩床上角落,眸光惊恐低垂,不敢瞥视。

  哐当声响!门被踹开,她猛地回神,四目相对,一如当初,他一袭月白飘逸,她恍然如梦般凝视。他的每一步都锤打着她的心门:他终于来了!他对她的爱从不失言。

  待他走近,她彷徨注视他,茫然颤抖道:“我...我杀人了!”

  风玄煜心如刀割,脱下长袍为她披上,遂瞥了一眼地上风玄淙的尸体,俯身抱起她,淡然道:“无妨!”

  苏漓若窝在他的怀里,颤栗的身子,恐慌的心执意重复着:“我真的杀人了!我真的杀人了!”

  风玄煜低首吻了吻她的额头,轻柔道:“没事!没事!”说着,脚步缓慢而又沉稳地走出门。

  门外,屋檐下的灯笼隐约照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一群黑衣侍卫手持兵器围着,个个慌张失措谁也不敢上前,眼里惊悸显而易见,连昏暗的夜色也无法掩饰。

  风玄煜抱着苏漓若走近他们,冷冽的目光漠然无视,脸上呈现邪魅的戾气,在夜幕下诡异可怕至极,他每一步向前,他们便惊惧后退。

  她惊悸的手紧紧攥着他的衣裳,身子剧烈颤抖。

  风玄煜停止脚步,如淬了毒的目光缓缓顾环他们,冷若冰霜的脸上桀骜狠戾。半晌,他们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暗暗惊悚,纷纷避退,逐渐让开一条道。

  风玄煜抱紧苏漓若,凌空飞跃,如展翅疾飞的雄鹰,掠过夜空,留下一道伟岸轩宇的优美弧度,趁着夜色茫茫飘逸而去。

  一群黑衣侍卫愕然仰视他离去的背影,皆暗暗庆幸方才没有出手,否则早已身首异处。

  就在他们呆怔之时,一声惊叫打破了平静而漆黑的夜空:“殿下殁了!”

  太子府顿时沸腾,人心惶惶:“什么?殿下出事了?”

  “定然是邑王所为,赶紧派人禀告陛下!还有晏妃娘娘。”

  “这不一定,邑王方才在外面与侍卫交手,室里只有那个女人...”

  “原来殿下寻欢之时,被女人所杀...”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阳光下无处遁逃的罪恶,只能藏匿在黑夜里张牙舞爪,面目狰狞。

  惠仁宫。

  酣然入睡的熵帝听到年公公喘气吁吁呼声:“陛下!陛下!”

  熵帝猛然睁开眼,沉声道:“何事如此惊慌?”

  年公公惶恐俯伏在地,低泣道:“陛下,太子殿下殁了!”

  “什么?”熵帝倏然跳下床,猛喝一声道:“怎么回事?”

  年公公惶然半晌,才颤巍巍道:“据...据太子府的人,禀...禀告,邑王夜闯...太子府,带走一个女子,然后...然后府上的人才发现殿下早已...早已气绝身亡...”

  如当头一棒,熵帝踉跄几步,捂着胸口,怒斥道:“休的胡言!煜儿与太子素无来往,如何夜闯太子府?”

  “陛下,保重身体呀!”年公公慌忙起身扶住熵帝,道:“太子府的人是如此说词,邑王因一女子,而夜闯太子居室,且出手伤了十几名侍卫,只是不知真相究竟如何?”

  “这帮狗奴才,居然敢随意诬陷栽赃,传旨下去,严惩不怠!”熵帝剑眉怒竖道。

  “陛下息怒!”年公公迟疑一会,小心翼翼道:“那...太子殿下...”

  熵帝心头一阵剧痛,这才意识到,他居然忽略了太子的噩耗!他紧锁眉头,沉郁缓步,半晌,沙哑着声音道:“派人即刻调查,究竟发生了什么?”

  年公公看着熵帝微驼而悲怆的背影,心里暗暗叹息:此时的陛下不再有一国之君的威武气概,他犹如垂暮老人,孤独而寂寞,承受人世间最平凡的却切肤之痛。

  万物皆有它的定律,人,生来就是经历悲痛坎坷,磨难困苦。即便亨尽荣华,身居高位,依然也摆不了生离死别的规律。

  年公公感慨一番,默默转身而去,他没有察觉,负背而立的熵帝,双肩微颤。他的内心从未这般惶恐惧怕,究竟怕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邑王府,墨轩居。

  苏漓若蜷缩在风玄煜的怀里,脸色苍白,颤抖的厉害。

  风玄煜不得已点了她睡穴,当她沉沉睡去时,风玄煜双眸深深注视着她,心潮汹涌难平。他从未想过,他居然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人,她一次次陷于险境时,他却无能为力。

  她的眼角泪痕斑斑,衣领撕裂,锁骨隐隐若现,他紧紧拥着她:当时,她该是如何恐惧惊慌,绝望无助?以致抽剑杀人!

  这一刻,他痛恨自己,为何不能在她需要渴望他的时候,及时出现?却让她独自承受孤单面对。

  他的眼里浮现阴骜狠戾:为了她,他不会隐现慈善之心,所有伤害她的人,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苏漓若恍惚睁眼,怔怔看着他,嘴里喃喃低语:“煜,你终于来了!”

  风玄煜心间掠过痛楚:“对不起!”

  倏地,她慌乱抓住他的手,颤栗道:“我杀人了,怎么办?我把他杀了,我居然杀人了!”

  “我在,没事!”他轻拍她的后背,俯耳柔声道:“记住,你没有杀人,是他该死!”

  他的话如一颗定心丸,使恍惚的苏漓若渐渐安静,又进入睡眠,这回睡的比较踏实。

  风玄煜确定她熟睡了,才轻轻抽出枕着的手臂,起身出去。

  门外,夜影支开小唯,低声道:“王爷,陛下派人让王爷进宫!”

  风玄煜平静的目光悠远一瞥,淡淡说声:“知道了!”迈开步伐,遂又停顿道:“守好这里。”

  夜影沉重点点头,道:“王爷,兹事体大,还望王爷谨慎,倘若需要通知奈少主他们...”

  “不用了,他们潜入兵营不易,万不可扰乱他们。”风玄煜摆摆手,淡然道:“本王去去就回,无须担忧!”言罢,大步踏出墨轩居。

  惠仁宫。

  熵帝目光迟疑许久不曾言语,他紧皱眉头,脸色沉痛,心里更是悲怆万分。据暗卫回报,风玄煜确实夜闯太子府,手刃侍卫,带走太子寻欢的女子,只是这女子是谁,不得而知。太子究竟被谁所刺也不得而知!

  “父皇想问什么,尽管开口,无须忌讳,儿臣定当如实禀告。”风玄煜淡定自若的语气令熵帝微怔,他晦暗难懂的脸色让人无法揣测他深藏不露的心思。

  “太子昨晚被人杀了!”熵帝低哑着声音,微微颤动,可见他内心悲痛。“太子府上的人说,你夜闯太子府...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风玄煜依然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语气平静。

  熵帝一惊,他虽已知晓,但听他亲口承认,还是震惊不已:“煜儿与太子素无来往,为何夜闯他府上?”

  风玄煜凝视熵帝,目光异常平静,却令人不寒而栗,似乎这淡定的眸光里暗涌着诡异的气氛。果然,他缓声道:“父皇不必猜测,太子之死确与儿臣有关!”

  熵帝闻言惊愕他的坦率,却猝不及防痛彻心扉,微颤着:“莫非...煜儿真的为了一个女子而...”

  “没错!”风玄煜语气淡然地打断他的话,眼里涌动浓烈戾气,冷声道:“他该死!死不足惜!”

  熵帝一时痛楚攻心,震颤着道:“煜儿决非这般手足相残的无情之人,却为何...为何狠心杀戮?”

  “年少时,与猛兽为伍,与恶徒相伴,相处蛮夷,共枕野牧,对儿臣而言,有何不可?杀人如麻,快意江湖,最为平常不过,父皇何必惊讶!”风玄煜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阴狠至极。

  熵帝诧异瞪着眼,半晌,黯然失色道:“原来...煜儿一直怨恨朕...”

  “父皇多虑了!若不是父皇厚爱,何来儿臣今日荣耀?”风玄煜冷冷道:“既然事情已明了,一切悉听父皇尊便,那儿臣告辞!”言罢,行礼转身。

  熵帝欲叫住他,却哑然失声,眼睁睁看着他冷傲张狂地离去,颓然跌落座上。

  “陛下!”年公公从外面疾步进来,惶恐不安问道:“那...邑王...”

  熵帝悲愤扶额,沉郁不言,许久,抬头喃喃哀恸道:“他居然用怨恨来刺伤朕的心,撕碎朕对他的爱!”

  “陛下!”年公公见他如此伤心欲绝,一如十几年前,曦妃薨逝之时,他便是这般刿心悲切。“邑王一时鲁莽,并非成心惹恼陛下!”

  “当初他为大义可保全太子不受卫相国牵连,如今却为一个女子而手足相残。”熵帝喟然长叹:“曦儿,你让朕该如何是好呀!”言罢,眼眶氤氲弥漫,黯然神伤。

  年公公低垂一旁,不敢作声,只是心里暗暗着急:邑王这般不计后果,恐怕一场轩然大波在所难免!

  邑王府。

  风玄煜回到墨轩居,推门入内却不见苏漓若,他心里一惊,疾步奔出室外,在门与夜影碰面,他还未开口,夜影立即欣喜道:“王爷回来了!”

  他微微颔首,正要询问,夜影接着说:“王爷找苏姑娘吧!方才小唯陪她到园子里走走,没想到苏姑娘遭此一劫,倒变了许多...”

  风玄煜暗松一口气,遂瞥了夜影一眼:什么意思?

  夜影挠挠头,嗫嚅道:“倘若以往,苏姑娘定然会受惊吓,然而这次却奇怪了,可刚才属下看她,脸色虽不好,却很淡定...”说到这里,他倏然停顿,感觉自己是不是说了太多?因为他发现王爷的脸越来越深沉,只得转言道:“苏姑娘现在应该往池塘那边,王爷去看看吧!”

  风玄煜不言,紧锁眉目,迈步往园子里走去,临近池塘,他看到柳树下一袭淡紫的苏漓若,她衣袂飘飘,柔美逸然,背影却涣散沉郁忧伤。

  风玄煜停足凝望她纤细瘦弱的背影,想到她的惊慌失措,她的悲凉绝望,她的恐惧无助,他的心就一阵撕裂,痛彻入骨。

  这时,小唯回头发现了他,低首施礼:“王爷!”遂识趣地逐步离开。

  苏漓若听到小唯的叫声,身子微颤,又有些僵硬,半晌,她缓缓转身,眸光略显促然拘谨。

  风玄煜深深注视她,缄默不言。

  苏漓若触目他的沉郁,蓦地淡然一笑,如初秋般恬然静美,却极致暖心。

  风玄煜心里颤动:多久不曾见她舒展笑颜!他都忘了她的笑容竟是如此娇柔动人,沁入心脾!心里的阴霾在她一笑而过中荡然无存。

  风玄煜大步走近她,怜惜地揽她入怀,对她的歉疚弥漫眼眶,朦朦雾气,沉哑低喃:“对不起!若儿...”余下的话却哽咽在喉。

  苏漓若抬头仰视,眼里焕发着闪光,那闪光坚定无比,异常眩目,似乎告诉他,以后...从今以后,她再也不允许自己懦弱了!

  当无熵剑刺进太子的那一刻,她唯一的念头就是感激他给予她这份特殊的保护,让她在最绝望无助的时刻,还能护自己周全,免受恶魔的侵害。

  当抽出无熵剑的那一刻,她豁然明白,深切体会到他的无奈,他为何那般冷漠狠戾?杀人不眨眼!

  她对他杀人如麻的双手不再恐惧排斥,对他的抵触也荡然瓦解,甚至,心疼他的邪傲桀骜,阴冷凶戾。

  方才在池塘边,她想起这里是她第一次伤人,刺伤的且是她至爱之人!

  忽然,苏漓若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风玄煜心头一震,俯首加深了这个吻,缱绻而冗长。

  苏漓若沉浸在心结释怀的悱恻缠绕中,陶醉地闭上眼的那一瞬间,泪水从眼角滑落:父皇,对不起!今生我再也放不开他了,即便国恨家仇也不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