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八十四章:一念成祸痴流光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众人移步到前堂偏厅用午膳,席间,风玄煜沉静不言,偶尔为苏漓若布菜,倒是嘉卉兴致勃勃给赵子墨讲解每道菜肴的名称,意义和制作。

  风玄煜倏地抬目瞥了赵子墨一眼,意味深长。赵子墨心里暗惊,思忖片刻,便主动道明他的身份,坦言随太子殿下冒充使者来月国就是为了见苏漓若。

  “那夜闯入王府的便是你们吧!”风玄煜沉浸听着,忽然问道。

  “是...是的,请王爷恕罪!在下与太子来大月已有一段时间,未曾见到漓若...苏...苏姑娘之面,心里着急,一时鲁莽,才...才...”赵子墨许是不曾想到他居然会问起夜探王府之事,一时有些慌神。

  “之后呢?”风玄煜脸色从容淡然又问一句。

  “之后...在下跟太子散了,误入公主府...幸尔得八公主慈悲援助,才不致以刺客被擒...”赵子墨见他并无指责之意,方才稳定心神,坦言道。

  风玄煜挑挑眉:“你一直待在公主府?”语气略显肃严。

  赵子墨刚松懈的心情又紧张起来,他看着嘉卉和风玄晟,不知如何回答方为恰当,只得点点头。

  嘉卉见状忙道:“七哥,子墨留在府上教我和晟儿武功...”

  风玄煜骤然冷冽地盯了她一眼,蓦地放在桌下膝上的左掌心触入柔滑小手,他微怔,侧颜看着她,遂缓和脸色。

  苏漓若微微笑意,轻轻握着他的手掌。

  “王爷,子墨自知此非周全之策,但承蒙辰王与八公主厚爱留予府上,还望王爷宽恕!”赵子墨急忙起来,俯身抱拳道:“只是太子殿下不知何故撇下子墨先行返国?子墨只能斗胆暂且留下!”

  “嗯!”风玄煜示意他坐下无须慌张,随后慢悠悠道:“你的太子殿下是本王派人遣送回去的,此时,应该已返回一半路途了。”

  赵子墨刚坐定,闻言几乎惊慌跳起,却被风玄晟伸手偷偷示意。赵子墨看着他,从眼里领悟到别有深意。他强忍心里疑惑,说道:“太子殿下虽然鲁莽但决无恶意,还望王爷海涵!”

  “嗯,确无恶意,只是居心叵测,入府劫持!”风玄煜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悠然说着,眼眸却瞥视苏漓若。

  苏漓若愣了愣,素手微颤,正要抽回,他用力一握,紧紧攥住她的小手,包裹掌心。

  苏漓若动弹不得,只得无奈作罢,脸上呆滞片刻,遂勉强微笑。

  嘉卉怔了怔,惊讶脱口而出:“什么?入府劫持?这个昼国太子哪里借来的胆?居然跑到七哥府上撒野...”

  风玄晟急忙用眼神阻止她说下去,嘉卉顿时住嘴,恍然大悟:难道昼国太子劫持若姐姐?她偷偷瞟了一眼,见七哥脸色不善,当即明白,心里暗暗叫苦不迭,懊恼自己多嘴,惟恐七哥拿赵子墨出气。

  赵子墨虽不清楚黎陌萧联盟苏溪如深夜劫走苏漓若,但见风玄煜的目光冷冽,心里当即明白殿下定然做了出格之事。以他对黎陌萧的了解,自苏漓若失踪后他早已思念成疾,倘若见面,恐怕控制不了情绪而冲动。赵子墨心里暗暗惊惧,不知黎陌萧当时是怎样举动?不过,以他的脾气,决不会善罢甘休!赵子墨思罢暗叹,只得讪讪道:“王爷容禀,当初家父实属无奈而出此下策,为此...惹恼殿下,觉得...觉得亏对苏姑娘,才不远千里来大月。倘若殿下有什么不妥之处,王爷宽容,不要跟殿下计较!”

  风玄煜脸色逐渐阴沉,嘴角挂着冷笑,瞬时,气氛骤降,有些深沉。

  就在大家紧张之际,蓦地苏漓若掩嘴轻咳几声,风玄煜阴沉的脸色遂松懈了一些,低首问道:“怎么?”

  苏漓若眸光一闪,讷讷道:“不小心呛着了!”

  风玄煜松开紧攥她的手掌,轻拍她的后背,柔声道:“好些了吗?”

  “嗯!”苏漓若点点头,对他微微一笑。

  “好了,吃饭吧!”风玄煜眸光深邃,随后淡然道:“既然晟儿的剑法也需要你指点,你就暂且留下!”言毕,瓢了两勺汤在小碗里,呈给苏漓若:“来,喝口汤,顺顺气!”

  “好。”苏漓若接过碗,暗暗松了一口气。

  赵子墨与风玄晟相视一眼,一触即发的怒气,终得虚惊一场。

  饭后,风玄煜打发嘉卉他们回去,一顿饭已经吃的提心吊胆,他们哪里还敢怠慢逗留,跟苏漓若告辞了,就返回公主府。

  风玄煜待他们离开之后,吩咐夜影看护墨轩居,便匆匆赶往祺燕山军营。

  苏漓若稍作憩息起来,并不见风玄煜,询问夜影,方得知他去了军营。

  她闲暇无事,便抚琴弹了以往两首曲子,又逛了园子,不觉逛到密室附近,见枫叶瑟瑟飘落,她俯身拾掇一叠枫叶交给小唯。

  “姐姐拾叶子作甚么?莫不是又感伤什么?”小唯捧着一叠枫叶,不解问道。

  苏漓若举起手里枫叶,透过落暮秋阳余晖,呈现出金色耀眼的光芒,枫叶的叶纹如涟漪的波澜,又如经历沧桑的皱纹,她喃喃低语道:“我曾阅卷蝶恋花散记,那里对枫叶的记载颇为有趣,说,每一个枫叶都有它的独特与众不同的叶纹,用针尖顺着叶纹刺绣,便会有一个字出来,若是有缘人,枫叶上会刺绣出不同字迹,连贯一句或一段有意义的文字。我在想...”说到这里,她的眼里焕发灿烂情愫,异常动人。“不妨试一试,或许有意外惊喜!”

  小唯欣然叫道:“真的吗?还有这事!那...小唯陪着姐姐一起在枫叶上刺字吧。”

  苏漓若笑笑,收起手上的枫叶,抬眸一瞥,却见于总管匆匆进来,对着夜影说了几句,夜影脸色顿时凝重,遂又摇摇头!

  苏漓若把手里的枫叶交给小唯,移步上前,问道:“于总管,有事吗?”

  于总管忙施礼,看了夜影一眼,含糊回道:“姑娘见谅,老奴打扰了!”

  “无妨!”苏漓若眼眸也瞟了夜影一眼:“您老有话直说,不用顾虑什么!”

  夜影脸色一僵,嗫嚅道:“苏姑娘误会了,王爷令属下看守墨轩居保护苏姑娘,自然不愿他人打扰到姑娘,并非有意隐瞒什么!”

  “嗯,我知道你听命王爷,职责所在,不过,倘若事关联我,理应让我知晓。待王爷回来,我自会跟他说清楚,你无须挂虑!”苏漓若点点头,侧颜对夜影道。

  “是。”夜影看看捧着一叠枫叶而怒目相视的小唯,心虚垂目,回身对于总管颔首示意。

  “苏姑娘,苓妃娘娘派人来接姑娘进宫,说是许久不曾见姑娘,心里挂念,轿子就在门口待着。可...”于总管有些为难道:“王爷有令,任何人不得随意接近姑娘!再说,上次在梧桐宫门口出了事,所以...老奴也不敢擅作主张...”

  苏漓若沉吟片刻道:“我确实许久不曾见苓妃娘娘,当真心里很是挂念!你们无须担心,上次只是意外,况且...我身上还有王爷的护身符...不会有危险!”

  夜影明白她所指的护身符便是那无熵剑!他正踌躇不决,却被小唯踢了一脚,怒啐道:“呆子!”他愣了愣,挠挠头,憨憨朝她笑笑。

  苏漓若抿嘴淡笑,遂转身对于总管道:“走吧!别让苓妃娘娘久候。”

  于总管看着夜影,不敢应允苏漓若。

  “你们一起护送我到苓妃娘娘宫里,如此总放心了吧!”苏漓若又道。

  夜影忖度道:“那...属下多派些人手暗中保护姑娘。”

  留下小唯在墨轩居,彦娘守在门口,夜影跟于总管护送苏漓若去梧桐宫。一路安然到了梧桐宫,待苏漓若进去,夜影便通传消息给风玄煜。

  苏漓若跟着桂嬷嬷往里面走去,桂嬷嬷与她闲聊几句,说是苓妃多次派人接苏漓若进宫,都被王爷拒绝,今日倒没想到会这般顺利接到她。

  苏漓若心里暗叹,想着他为了自己连抚养他的苓妃娘娘都不予半点情面,一时心潮涌动,更多是感动。

  “姑娘不必介意,王爷便是这般性子,娘娘是知道的,哪里会怪他。”桂嬷嬷似乎看出她的心思,笑着道。

  说话间,已到了苓妃居室,桂嬷嬷临到门口,就停住脚步,作了个请的姿势,便离开。

  苏漓若进了居室,意外发现德纯和风玄璟也在,她有些奇怪,遂不动声色,准备施礼请安。

  苓妃起身,扶住她俯首的身子,轻声道:“若儿无须多礼,来,让母妃看看,近日可好!”

  苏漓若微微笑意,眼眶泛红,她对温婉慈善的苓妃总有一种特别的情感,就像她自幼缺乏的母爱,在苓妃身上,她感受到这份温馨的母爱。

  与苓妃寒暄一番之后,未等苏漓若开口,德纯便款款走近她,牵起她的手,道:“长姐与你母后乃知己至交,若儿有什么委屈可与长姐倾诉,不必顾虑!”

  “王爷待若儿极好,若儿并无委屈!”苏漓若对德纯同样有着亲切的感觉,尤其经历诸多波折之后,她更加珍惜这一份来之不易的温暖和关怀。

  “煜儿对若儿用情至深,自然会待若儿极好,只是...母妃也曾跟若儿提及。煜儿少年离朝,逐流在外,历尽艰苦险阻,性情难免有些冷傲,不善与人相处,如此便辛苦若儿了!”苓妃招呼苏漓若坐下,亲自为她斟茶。

  苏漓若急忙接过茶杯,沉浸片刻道:“母妃想知道什么?若儿定当知而不言,言而不尽!”

  “你呀!就是这般玲珑善解人意。”苓妃与德纯相视一望,怜爱地轻抚她的手背:“母妃本不愿触及若儿伤心事,但...”

  “母妃是想问...太子被刺身亡之事!”苏漓若抬眸望着一直沉默不言而神情凝重的风玄璟。

  风玄璟一惊,抬头触碰她淡然自若的眸光,有些不敢置信:究竟遭受怎样的痛苦劫难?致使她瞬间蜕变!在他印象里的那个文采奕奕,精通音律,轻盈飞舞的娇弱单纯的女子荡然不见!

  这一刻,他开始理解风玄煜,终于明白他为何隔离她与外界接触。他想起清依,不,裕国公主苏溪如,她也是在渺渺茫茫尘世里飘流历尽劫难,而致使她变的善于心计,手段狠毒!

  风玄璟黯然转身,默默走出苓妃居室,独自伫立空荡的庭院里...

  玲珑宫。

  话说晏妃自从晕倒之后,愈发浑浑噩噩,经常说胡话,弄的玲珑宫人心惶恐不安。

  晚上,晏妃侧卧软榻上,迷迷糊糊入眠,这几天她总是心神不宁,感觉寝室里阴嗖嗖的,有一双含着怨恨的眸子如影随同。

  倏地,一声细微响声入耳,她蓦然惊醒,惊恐地四处张望,侍婢已伏灯案上沉睡,她正叫唤,眼前掠过一袭魅影,身姿飘逸如缈。

  她惊悚地尖叫:“啊!谁?是谁?”霎时,她从软榻上跳起,恐慌张望。

  那抹魅影飘来飘去,逐渐清晰,一袭白衣,长发倾泻散落腰际,背影淡雅婉然,却凄美荒凉,令人心生寒颤。

  “晏妃...你为何害我...”鬼魅而朦胧的啜泣传来,隐隐如阴曹地府的冤魂哭诉。

  “不是我!”晏妃惊恐瞪着大眼睛,犹如铜铃般,凄厉叫道:“走开!走开!不要缠着我...不要...”她疯狂地抓起卧枕扔向白衣魅影,嗖一声,卧枕应声滚落,白衣魅影却不见了!

  晏妃颤栗地紧攥双拳,目光瞟过室内每一个角落,企图寻到那抹魅影。然而,烛火闪烁,室内除了昏睡的婢女,并无任何异常。她拭了额上汗珠,舒松了一口气,许是睡眠不好而产生幻影。她唤了两声,未见婢女答应,便上前轻拍一下,那婢女竟毫无反应。她有些恼怒,正要斥责,身后异风阵阵,阴森森直逼脊梁,寒气入骨。

  晏妃惊悚回身,一抹魅影疾速飘过,瞬时无影无踪,她使劲揉揉双目,瞪眼寻视,室内依然空荡荡,半点影子也没有!

  晏妃恐慌地摸索到床榻边,掠开幔子,怆惶爬上床,蜷缩角落,惊惧地瞪眼,注视室内。

  蓦地,耳边一丝诡异凉风袭过,她慌乱侧脸,白衣魅影紧挨她的身边,披头散发,满脸血迹,一双隐隐目光折射出凄苦的幽怨,直直凝视她。

  晏妃慌乱惊叫,声音恐惧凄惨,她抡起拳头疯狂地扑上捶打,却拳拳扑空,无法近身,但白衣魅影依然呈现眼前,飘渺不定。

  不一会儿,她筋疲力尽,瘫软在床榻上,她喘着气,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颓靡而惊悚眼睛,死死盯着凌乱飘散的发丝下,惨白而血迹斑斑隐约的面容。

  时间似乎静止,四目相对,冗长的沉默令人心颤,只有她喘息声在静谧的夜里显的格外粗犷沉重。

  沉重的喘息声残忍地声声敲打她的耳畔,如鼓般直捣她的心坎,震碎她内心深处的最后一根防卫线。她崩溃地撕喊:“曦妃,你放过我吧!你已经带走我的淙儿,你还要怎样?”

  她伏俯床上,涕零横流,撕扯嚎啕:“是,我故意接近你,灌醉你,为的就是要陷害你。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啊!自从有了你,陛下都不曾到我玲珑宫,我费尽心思,迎阿奉承,凭着长皇子立妃。而你呢?一入宫便封妃,赐琉璃宫殿,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陛下所有的宠爱。我愤怒,嫉恨,偏偏你又不懂宫里礼数规矩,人情世事,仗着陛下宠信,居然留青年男子贴身护卫。即便我不设计陷害,你早晚也会足陷泥潭,难以保哲。你当然不知深宫似海,宫里每个女人日夜盼望守候,蹉跎一生,无非是等陛下垂怜宠爱。曦妃呀!你怨不得我,我若不陷害你,如何熬过这漫长孤独的日子...”

  哗啦!一声,珠帘被扯下,断了线的珍珠碎散了一地,熵帝怒气冲冲出现在珠帘处,满脸悲愤。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