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相思殇红尘 第九十章:迎风煮酒醉江湖

小说:烟锁相思殇红尘 作者:落叶芳流水 更新时间:2019-07-15 21:10:46 源网站:56书库
  苏漓若恍然睁开眼,她抬头触目风玄煜手持枫叶专注细看,她轻柔一笑,道:“你回来了!”

  风玄煜放下枫叶,怜爱的目光凝视她:“若儿怎会想到在枫叶上刻字?”

  “还是王爷懂的若儿!”苏漓若瞥视桌上排列整齐的枫叶,她嫣然一笑:“居然知道连成这两句诗词,丝毫不差!我以前在蝶恋花散记上看到枫叶绣字,当时就觉得有趣。前日看到叶落满园,便拾一些来试试。”

  “若儿知道枫叶在月国意喻什么吗?”风玄煜目光深沉问道。

  苏漓若茫然摇摇头,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光疑惑地凝视他。

  风玄煜执起她的手,引到窗前,推开窗框,后庭院,满目枫叶,在深秋如火绽放。

  “红豆为相思,枫叶伤离别。”风玄煜举目望着园子里的枫叶瑟瑟飘落,低沉道。

  “好美的意境!”苏漓若感叹,目光溢流温柔,沉浸在那份一世深情,相思切切,爱绵绵,却抵不过红尘万丈,情断心殇。“真想把所有的枫叶都绣尽,刻出能解相思之苦,离别之痛的安慰!”

  “若儿说什么?”风玄煜轻轻拥她入怀,苦笑道:“你自幼阅尽诗词,怎会不知惟有相思之苦不能解?惟有离别之痛不能慰!”

  “我虽知晓,却总妄想着如何能化解这份苦痛,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苏漓若双手环绕他的腰间,合上眼俯耳倾听他的心跳。她低声呢喃着:“煜,倘若有一日,我们也经历这样的苦痛,那些枫叶是若儿留给你的一份慰藉...”

  “不得胡言!”风玄煜倏地一把捂住她的嘴,心头无端泛起一阵痛楚。“我不会让这样的苦痛发生,决不!”

  苏漓若蓦地如孩子般展开灿烂的笑容,并淘气地咬着他的手指,遂后松开牙齿,眨着一双清澈透切的眼眸,道:“听说只有历经相思之苦,离别之痛,才是这个世间最美的爱情,最刻骨的痴心...”

  风玄煜愈听愈烦躁,他不忍斥责她,便俯首狠狠含住她的唇瓣,堵住她的话语。

  “呃...”苏漓若发出一声惊呼,后面的话语瞬间消失。她心里又好气又好笑:他居然这么害怕?不过是随口说说,他便听不得!她挣扎两下,便被他稳稳扣住后脑,动弹不得。

  待确定她安静下来,风玄煜才离开她的唇瓣,见她不满瞪眼,缓和了脸色,道:“记住,往后不可胡言这些,不然,我便狠狠惩罚若儿!”

  苏漓若不悦地撇撇嘴:“若儿费尽心思,想给王爷一份惊喜,王爷为何无视若儿的心意?还耍惩罚若儿?”

  “若儿的心意,我岂会无视!”风玄煜见她生气,笑着道:“我只是不喜欢枫叶的喻意,而若儿又净说些伤感的话,我实在听不得!”说着,他双手捧起她的脸,肃然道:“若儿,我们经历太多苦痛艰辛,已经够了,我只想跟若儿朝暮相伴,携手白首足矣!”

  苏漓若定定注视他,突然读懂他眼里流露的忧虑,还有隐隐的恐惧。她的心里涌动异样情绪,甚至心头有些哽咽,她轻轻地点点头。

  风玄煜目光柔和地道:“若儿觉得在枫叶上刻字有趣,闲暇之时偶而用来消磨,切不可较真!”

  “好。”苏漓若含笑颔首,轻声道:“王爷若是觉的枫叶喻意过于伤感,若儿留着作念想便是,往后再寻一些意义比较吉祥的送给王爷。”

  风玄煜这时心里才感觉踏实一些,其实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在究竟害怕什么?她一直都在,与他朝夕相对。之前的种种误会都迎刃而解,所有的忧虑,也都云消雾散。但他心头无端萦绕着隐隐恐惧,似乎他随时都会失去她的恐惧,尤其看到她在枫叶上刺字,诗意虽好,却依然无法驱赶他的那份惧怕。

  他不由暗暗苦笑,原来所有的敏感和恐慌都源自心上有了牵绊!

  风玄煜握住她的手:“走吧!都过了午膳时间,若儿肚子该饿了吧!”

  他带着她轻盈地步出房间。

  西郊,狼隐山。

  夜幕漆黑,沉压压一片帐篷,兵士昏昏昏沉沉疲倦地伴着深秋山风入眠,均匀鼾息声此起彼伏。

  一条黑影疾速掠过,敏捷地躲开站岗哨兵,奔出军营,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一座矮峰山丘上,扑哧扑哧飞走一只鸽子,白色的羽毛逆风而去,如深夜里一颗耀眼闪亮的星辰,予黑暗中的人带去一抹希望。

  黑影凝望逐渐远去的白色飘渺,遂转身跃下山丘,隐没在延绵不绝的山林间。

  大约一个时辰后,万赖寂静的军营烟雾缭绕,须臾,弥漫整个军营,训练营门口一队哨兵此时东歪西倒,巡哨竟也瘫软卧地。

  林全率先醒来,他被一阵浓烟呛醒了,大喝一声:“二弟,快起来!”

  与林全同一帐篷的是楚敖,他迷迷糊糊起来,拍了拍不太清醒的脑袋,道:“怎么啦大哥?”

  “出事了!”林全抓过案上茶壶,甩手朝楚敖的头顶浇了下去。“赶紧醒醒!”

  凉了一夜的茶水瞬间惊醒了摇头晃脑的楚敖,他抺了一把满脸凉茶,“发生什么事?”话未落音,他被浓烟呛的一阵剧烈咳嗽。

  “有人动手脚,昨晚大家太尽兴了,居然让人钻了空子,恐怕后方营的粮草有所损失!”林全边说边下扯下帐帘,分一为二,把茶壶里剩余的茶水浇在帐帘上。扔给楚敖一块湿帘,自己捂住鼻嘴,闷声道:“烟雾这么大,却没人察觉,应该都着道了,我去通知号角手,你赶紧看看老三老四。”

  楚敖接过湿帘捂住,点点头,快步跨出朝旁边一顶帐篷推帘而入,帐毯内,只有姚放昏睡,周深竟不见踪影!

  楚敖大吃一惊,急忙推了推姚放,见他似宿醉未清醒,想是昨晚贪杯,情急之下,瞟见一旁洗漱木桶里还有半桶水,提起泼向帐毯上昏睡的姚放。

  一阵寒冷入骨,姚放一骨碌跃起,睁眼见楚敖一脸怒气举着木桶,他愕然道:“二哥何事这般恼怒?”

  “后方营的粮草恐怕被歹人烧尽,对了,老三呢?”楚敖扔下木桶,沉声道。

  “什么?竟有这事?”姚放大惊道:“三哥?我实在不知三哥去了哪里?”

  这时,一阵紧急号角吹响,传遍军营每个角落。

  楚敖与姚放相视一望,快步跃出帐篷,朝号角之处跑去。

  倏地,姚放脚步一顿,伸手扯了楚敖,他一怔,停下脚步,顺着姚放目光望去。军营门口悬挂的两盏明亮灯笼,清晰地照出一个魁梧身形,俯首逐个摇晃倒地哨兵,且探手鼻息。

  此人正是铁逵拳周深!

  “你在作甚么?”楚敖沉声问道。

  周深一惊,恍然回头,颤栗道:“二哥,四弟。”

  姚放冷下脸,目光锋利,道:“你不在帐篷,却跑到这里干什么?”

  “二哥,四弟,你们看,站哨和巡哨竟然都被人放倒了,恐怕营里有奸细!”周深急声道。

  “你如何知道营里有奸细?为何一人偷偷摸摸来站哨处?”姚放上前一步,冷声道。

  周深一怔:“四弟此话怎讲?什么偷偷摸摸?我昨晚贪杯醉倒,半夜内急醒来出去解手,却发现烟雾弥漫,只怪我当时迷迷糊糊,以为秋日落霜,未曾放在心上。回来时不慎绊了一跤,摔醒了我,才看到站哨兵和巡逻兵倒了一地...”

  “你既然清醒,为何不先去烟雾之处探究竟?却在此处耽误时间?难道紧急号角你也置若罔闻?”姚放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居然怀疑我?”周深脸色大变,他为人简单,不善言语,脾气粗暴,方才一番阐述,早已用尽他的思维。被姚放严语厉言质问,不由勃然大怒:“混帐,老子岂是那种卑鄙小人!”

  姚放嘿嘿又冷笑两声,目光尽是置疑:“你整日与那俩人极为亲近,谁知安了什么?”

  “你...”周深气的几乎跳脚。

  “够了!”楚敖一声喝斥:“先去点兵处集中,有什么事稍后再说!”

  姚放冷哼一声,转身而去,周深瞪着眼,怒气冲冲紧随其后,楚敖则一脸深沉,感觉事情异常蹊跷,恐怕决非燃了粮草那般简单。

  果然,集中的兵士不多,只有三分之一,且个个皆是垂头耷耳,精神萎蔫。

  林全冷峻着脸色,点兵台来回踱步,十支长号手,齐齐吹响,震彻军营。

  楚敖三人上了点兵台,刚往站定,就见奈落与止践带着几十人归队。

  林全大手一挥,号角声霎时停止。奈落上前几步,跃上点兵台,低声道:“林副将,方才我等去后方营察看,粮草完好无损,只是马棚里的十几匹纯种骏马被偷去,浓烟应是江湖上特制烟雾散所致。这些玩命之徒简直胆大包天,居然盯上训练营!营中兵士吸入烟雾散导致昏睡,全营竟毫无一人察觉。”

  林全瞬时骇然呆滞:粮草无损,骏马尽失。这十几匹骏马乃远番楼兰域外所贡,且是珍贵罕有品种,熵帝原打算将骏马圈养皇宫马厩。然而楼兰使者告诉他,此纯种骏马乃驰骋草原的神驹,通体棕透,毛顺柔亮,体健态美,日行千里不倦,理应放逐群山峻岭,释放天性,切不可圈养,埋没赋性。

  熵帝想了想准备将这些骏马放逐祺燕山,孰料,邑王却提议把这批骏马放置狼隐山。

  狼隐山野兽出没而闻名,若想砺练骏马的胆略,激发它们的雄风霸气,狼隐山军营再适合不过,既能激发它们的雄风,又能融合军营士气。

  说的熵帝频频颔首,遂下令将骏马放置狼隐山军营训练。当时,蒋太尉欣喜若狂,想着域外骏马驻入狼隐山军营,简直如虎添翼,当即叩拜谢恩,表示竭尽全力训练骏马砺成神驹,荣耀大月,固基业千秋万代。

  只因前一段时间,蒋太尉趁着协助围剿祺燕山获胜,而后向邑王讨教训兵之法,邑王倒也慷慨,二话不说即派了两个少主前来军营,据说他们在都城训服蛮夷野牧自有一套奇门遁术。因此暂且搁下训练骏马的计划。

  果然,奈落他们的布阵奇术甚是厉害,令林全刮目相看,不禁暗暗惊叹,月邑山庄不愧人才济济,藏龙卧虎。周深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终日与奈落他们感叹当初命运挫折,居然错开投奔月邑山庄,归顺军营。引得姚放愤然不满,责斥他忘恩负义,若不是太尉那他今日,二人经常因此争执,楚敖为给他们劝架,说到口干舌燥,心力焦悴,也无济于事。

  前天,奈落所传授的兵法奇阵训练完毕,想着这一段时间全营日以继夜训练,林全经不住上百名将领软磨硬泡,终于答应放松一天,庆贺布阵成功。昨天每队兵士赏酒三坛,引得全营欢呼声震彻狼隐山。林全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乐极生悲!

  全营上下豪饮畅谈至傍晚解散,那料到半夜出事,竟然丢失了进贡骏马!若熵帝追究,论罪当诛,想到至此,林全一身冷汗。他虽出身草莽,排名江湖,但跟随蒋太尉多年,且在军营呆久,自然懂的律法严明,决非江湖快意恩仇所能解决。

  楚敖亦倒吸了一口冷气,见林全神情颓丧,他自然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一时倒也没了主意。

  “骏马居然被人偷了?”姚放狐疑地瞥视周深:“大哥,此事决非单单江湖玩命之徒所能为之,只怕营里有内奸,里应外合,放走骏马。”

  “什么内奸?混帐东西!”周深瞪着眼怒声道:“你把话说清楚,谁里应外合,放走骏马?”

  “你激动什么?倘若清白,不应动怒,莫不是欲盖弥彰,怕牵扯出幕后之人?”姚放冷眼相对,言里尽是有所暗指。

  周深怒火攻心,哇哇大叫,一把抓过姚放领口,用力一提,双脚离地,居然悬空起来。那姚放原本就矮小,而周深体高形厚,如此悬殊,即便姚放气的脸色发紫,恨不得使出飞云腿,一脚踏飞他。奈何周深臂膀力大无比,勒得姚放几乎喘不过气来,那里还能使的上飞云腿!

  楚敖急的直跺脚,他知道周深秉性朴实,脾气暴躁一些,决非狠毒之人,且不会要阴谋诡计。此时动手,怕是被姚放言语激怒,气昏了头。他大声叫道:“老三,赶紧住手!不可糊涂用气。”

  周深一身蛮力,却极其重义,此生最痛恨狡口猾舌之人,且深受其害。姚放矮小善辩,常常出言训斥论辩,令他瞠口结舌,毫无还招之力。这时,他已怒不可遏,楚敖的话哪里听得进去!

  这时,场下集中的三分之一的兵士见此景,虽然摸不着头脑,又因离的远,不知他们为何冲突,但个个神情疑惑,猜测出了什么事?

  奈落靠近林全身边,低声道:“林副将,此事不可声张渲染,军营人口众多,鱼龙混杂。倘若被居心叵测之徒传扬,到时候陛下追究,怪罪下来,岂不随了他人心愿,借刀杀人,嫁祸于你,连累太尉!”

  一席话惊醒!林全恍然回神,沉重点点头,抬目注视他们,厉声道:“老三,休得无理!藐视军律,快快住手,有事大哥给你作主!”

  周深闻言,迟疑一下,胸口起伏不定,可见仍是气愤难消。

  奈落飞身掠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坚毅道:“周兄弟,赶紧放手,奈某信你!”

  周深瞬时鼻子发酸,眼眶泛红,手一松,姚放扑通一声,跌落在地,摔的他呲牙咧嘴,低言咒怨周深。楚敖上前扶起他,责骂道:“你呀你,谁让你口不择言惹恼了他?咱们兄弟结拜多年,他什么性子你还不清楚吗?自讨苦头!”

  姚放遭了一顿骂,只得低头哼哼唧唧摸摸脖子,想着差点被周深勒断,他忍不住啐了一口:“该死的!”

  林全深锁眉头,冲着场下萎萎不振稀少的兵士一挥手:“散了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相思殇红尘最新章节,烟锁相思殇红尘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