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武功 第一百一十四章 无毒不丈夫

小说:我不会武功 作者:轻浮你一笑 更新时间:2019-07-15 21:20:32 源网站:88读书网
  “咦……?”项云很是有些诧异,林婉儿怎么会不理会自己呢,这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见到林婉儿不搭理自己,项云随意张望了一下营帐内,朝着不远处的桌案努了努嘴:“婉儿,我有些渴了,你给我倒杯茶来吧。”

  林婉儿转头看了项云,一张俏脸没有什么表情,她轻只是淡淡的说道。

  “世子殿下没看到婉儿正在整理衣服吗,实在没空给您茶,麻烦世子殿下您自己动身去倒茶水吧。”

  “呃……”

  项云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不由心暗道,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有些不对劲呢?

  “婉儿,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收拾他!要不然是还在气愤那个杨广林,那我现在去揍他!”

  项云说着还挥了挥拳头,做出一副凶恶的表情。

  对于项云的调笑逗弄,林婉儿面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只是幽幽的说道。

  “世子殿下,没有谁惹我不开心了,只是婉儿自己心里不舒服罢了,婉儿不过是一介丫鬟,贱命一条,殿下何须在意我的心情。”

  “这……”

  一听这话,项云再次愣在了当场,往常,林婉儿一直都是温婉可人,很是温柔的丫头,怎么今天竟是变成了一只小刺猬,处处扎人呢。

  项云心正自诧异,林婉儿却是已经是收拾好了木箱里的衣物,见到项云还是没有起身倒茶,后者还是去倒了一杯茶水,送到了项云身前。

  项云接过茶盏也不喝茶,转头看向身后床铺凌乱的被褥,没话找话的说。

  “婉儿,帮我整理下被褥吧,顺便再多垫一张软垫吧,这床铺硬的很,睡着真不舒服。”

  “哼……”林婉儿轻哼一声,瞥了项云一眼,没有伸手去整理床铺,只是抓起包囊里一床软垫,随手丢在了床铺,转身朝着营帐外走。

  临走前这丫头还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床铺再软,有你怀里的宝儿姑娘身子软吗?嫌床铺硬了,世子殿下自己铺床吧,再不然把那位宝儿姑娘叫过来,陪陪您也成。”

  “呃……我……”

  看着林婉儿掀开门帘走出的背影,项云整个人愣怔怔的,一时间没有了言语。

  “这妮子这是犯了哪门子的邪?难道是吃醋了?”

  可是项云想了想又觉得不对,自己以往流连欢场,寻花问柳,也没见这丫头反应如此剧烈呀。

  项云哪里明白女儿家的心思,以及其的微妙变化,这些日子发生的种种事情,让林婉儿对自家少爷的感觉,已经悄然发生了转变,可是项云却没有丝毫察觉。

  毕竟,前世的项云是一个连女孩子的手都不敢牵,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初哥。

  而原来的世子殿下,虽然是风月场的里的老手,可擅长的也只是欢爱,以钱开道,何曾真心去谈情说爱过,说到底,项云还是一个情场新手,不识女人心。

  呆愣良久,项云只得是无奈的转身,望着床榻的凌乱的被盖苦笑一声。

  “得了,我这个堂堂世子沦落到自己铺床叠被,连丫鬟都要给我甩脸色的地步了,可悲呀……”

  铺好了床铺,项云仰躺在床,倒是没有立即运转龟息功,也没去想那一群今夜注定无眠的安林党众人。

  项云心思索的是,今日在森林内,远眺银月山脉的情景。

  项云今日出行狩猎,其实真正的目的既不是狩猎,也不是游山玩水,而是相当于在做一个宗门选址的考察。

  因为今日在密林只是远眺群山,项云并不知道,银月山脉,各处山峰的具体情况如何。

  但仅仅是这般遥遥远眺,项云也能够感觉到那群山起伏间,气脉升腾,灵气氤氲,的确是建宗立派的好地方。

  只是不知道这些山脉内的地形地势如何,是否适合生活居住,有没有被人占领,项云打算明天趁着狩猎的机会,再去查看一番。

  一想到今后自己要在那群之巅占领一座山头,建立一座属于自己的宗门,项云想想竟然还觉得有些小激动。

  他想象着,在一座庄严肃穆的广场之,成千万的弟子门人,整齐排列成行,面带崇敬的望着高台之,一袭长袍飘扬,双手背负于身后的自己。

  项云的心更加有些激动得难以入眠,当然往往想法和现实是相反的,想法美满,而现实残酷。

  而项云也很快会知道,开宗立派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是夜,项云一直到了后半夜,才平复了激荡的心绪,随即便运转了龟息功开始修炼起来。

  却说与此同时,杨广林的营帐内,原本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去,被围殴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杨广林和谢勇二人,已经被抬回了各自的营帐。

  不得不说,这群愤怒的女性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太过惊人。

  此刻杨广林营站外面地除了满地撕碎的烂布条外,地最多的是深浅不一的脚印和拳印。

  这全都是众女在围殴两人时,落空打在地留下的印记,仅仅是看到这些深有数寸的印记,可以看出,她们下手有多狠了!

  此刻在杨广林的营帐内,项长安坐在一张长椅,面色难看的望着侧卧在床榻,浑身都是脚印,兀自"shen yin"不断,鼻青脸肿的杨广林。

  见到后者模样着实有些凄惨,项长安原本想要责骂一番的心思这才收敛下来,转而关切的问道:“老二,你没事吧?”

  听到项长安的问话,杨广林嘴角抽搐忍着剧痛道:“回皇子殿下,吃过您赐给的丹药已经好多了,剩下的只是些皮外伤,运运功,明天应该不碍事了。”

  杨广林这倒不是说的客套话,刚才的围殴之下,幸好他有着深厚的云力护体,才不至于伤筋动骨。

  只是被公主殿下那几脚,踹出了不轻的伤势,不过服下项长安赐给他的疗伤灵丹后,此刻也是好多了。

  要说惨,还是李隐蔽和谢勇两人最惨,二人修为皆是不如杨广林,在被群殴的时候,想要自保都难。

  刚才杨广林从项长安的口已经知道了,李隐蔽似乎被打废了丹田,而谢勇小命虽然勉强保住,但估计以后做不了男人了。

  一想到这里,杨广林不由暗自庆幸,幸好当时他把所有的防御力集到了双腿之间,否则保不齐自己如今也做不了男人了。

  “哎……”项长安有些失望叹了一口。

  “老二呀,你说这个项云怎么这么厉害,咱们到这秦风城来,好像一回都没有斗赢过他,真是邪了门了,难道我们安林党真的不如这龙城双煞?”

  一听到‘项云’这两个字,原本还一脸萎靡痛苦的杨广林,脸色瞬间变得狰狞万状!

  “项云……!”他咬牙切齿的叫着这个名字,心的恨意几乎达到了极点!

  身为州郡郡守的儿子,禁军大统领的侄儿,杨广林可谓是家世显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除了对几位皇子公主敬畏一些,同辈之,还没有人敢对他指手画脚的。

  然而自从来到这秦风城,先是被项云众目睽睽之下赏了一巴掌,如今又被后者害的被一群女人围殴,差点打废了他的第三条腿,这如何能不让他恼怒!

  虽然不知道项云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知道,今日自己营帐内的那些女人的肚兜,肯定是项云搞的鬼!

  杨广林心恨意难平,听到项长安的感叹,不禁是怒声道。

  “皇子殿下,这项云算有天大的本事,他也休想和我们斗!”

  “可是……我们如何跟他斗呀?”项长安说起这件事是万分苦涩。

  如今自己安林党的骨干除了他本人,像李东来、周显龙、李隐蔽、邓欢、还有谢勇等人。

  甚至连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杨广林都躺下了,整个安林党是残的残伤的伤,让这位少年大佬,实在是有些生不起斗志了。

  他虽然是安林党的老大,可是寻常,无论是出谋划策还是作恶行凶,都是由这些人去做,连他们都躺下了,如今自己光杆司令一个,还怎么跟项云斗呢。

  然而,杨广林那张遍布淤青的脸庞,此刻却是显露出了阴冷之色,他低声对项长安说道。

  “老大, 你还想不想为咱们安林党报仇,教训项云那小子。”

  项长安一拍大腿骂道:“当然想,一想到那家伙的嚣张嘴脸,我恨不得将他掐死!”

  一听到项长安这句话最后的一个‘死’字,杨广林那张森冷的面庞禁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旋即竟是露出了阴邪的笑意。

  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杨广林在今日的屈辱之下,心已然是蒙了一层戾气,他眼神阴狠的望着项长安。

  “老大,咱们想到一点去了,不错,我是想要让他死……”

  “什么……!”

  项长安方才说要掐死项云,纯粹只是气话,此刻一见到杨广林面色阴毒,目光狠厉,顿时被吓了一跳。

  “老二,你是开玩笑的吧?”

  杨广林沉着脸摇头:“老大,我没有跟你开玩笑,要不,咱们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弄死这小子算了,省得他与我们一直做对!”

  “不可……不可!”项长安当即面露紧张之色,连连摆手道。

  “为什么不可以,老大,他可是害了我们这么多兄弟,好些人都被废掉了,难道我们还要这么听之任之,不替兄弟们报仇吗?”

  “这……仇自然要报,可……可是这杀人的事情,如何做得,虽然咱们兄弟们受了伤,也没人丧命呀,你怎么能去杀了他!”

  项长安虽然性情顽劣,特别是建立了安林党后,被这群无恶不作的世家子弟们,带着做了很多坏事。

  可是这害人性命的事情,他还真是未曾做过一件,是以,一听杨广林说要弄死项云,他顿时有些心慌意乱,紧张不安。

  而杨广林却是阴狠无的说道:“老大,这项云三番五次与我们安林党作对,折尽了我们的颜面,兄弟们折损过半,我们何必再与他兜圈子,俗话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咱们直接做掉他,干净利落,一劳永逸!”

  “这……”

  项长安面色犹豫,神色惊惶不定,似受惊野鹿。

  杨广林目光狠辣,神情阴毒冰冷,如食人豺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