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武功 第一百七十六章 苏醒

小说:我不会武功 作者:轻浮你一笑 更新时间:2019-07-15 21:20:32 源网站:88读书网
  最终,项凌天平息了胸的波动,他询问道。三寸人间

  “梁叔,你来龙城找萧远拿了一份机密档案,可是秦风城出了什么事吗?”

  老者点头,“这些日子多有人暗对云小子下手,不过都是些小打小闹,不足为惧。”

  “不过,秦风城有一个人,我很不放心,想要再确认一下,今夜萧远会给我送来情报,然后我要连夜赶回秦风城。”

  项凌天点点头,“那有劳梁叔了,让你为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奔波,真是惭愧!”

  老者闻言,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少给老头子来这些客套的,我可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的宝贝女儿!”

  “谁让她可怜你这个结拜大哥,非要逼着我来给你小子当差,不然老头早快意江湖,无拘无束的过我的逍遥日子了!”

  闻言,项凌天一阵苦笑,“谁让你老人家当年,对青儿的娘亲……”

  “咳咳……打住,打住……老头子一把年纪了,你还敢来揭短,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王爷,小心老头子抽你!”

  闻言,项凌天非但不因为老者的冒犯而恼怒,反而是眼前一亮,认真说道:“梁老,我也有好些年没和你交过手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试试,最近倒是有些手痒了!”

  一看项凌天那如炬的炙热目光,老者连忙抑制住了脱口而出的字眼,转而立刻摇头。

  “少来,刚才都是开玩笑的,你当我不知道,你小子如今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地步?老头子跟你打不是找虐吗,我可没有这么变态。”

  “好了,我要走了,你小子对你那儿子还有什么话或是什么安排,快告诉我吧,我还得找萧远拿东西呢。”

  见老者不愿与自己交手,项凌天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以云力传音,对老者说了几句话,随后老者一点头,化作一道青风,倏然远去。

  营帐重新留下了项凌天一人,他走回帅椅坐下,本想继续闭目沉思。

  然而,当他闭目的瞬间,那张埋藏在他内心深处的绝美容颜,言笑嫣然,栩栩如生,仿佛一切又清晰的浮现在了他的眼前,一如往昔!

  心境已破,今夜注定无法静心,项凌天身形如凭空消逝,下一刻,永明关一座高高城关的顶部,又多出了一道身影。

  他脚踏红瓦,背靠翘檐,望着那悬挂于天际的一轮皎洁明月,手光华一闪,竟是出现了一坛泥封佳酿!

  后者用手戳破泥封,霎时间酒香四溢,迎着明月清风、迎着广袤无垠的星空!

  美景、美酒、项凌天虽无杯无盏,却也一手怀抱酒坛,仰头倒灌!任由炽烈的酒液冲入咽喉、冲入腹!

  谁也不知道,这位把军纪看得生命还要重要的军战神,是为了什么,竟然能够在行军途,独自破例,如此放肆痛饮。

  从他眉头积蓄的浓密阴云可以看出,这绝不是欢愉,而是失去生命还要痛的愁苦,是男人埋藏在心,不足为外人道的痛苦煎熬。

  痛饮之际,项凌天手抽出一把异光闪烁的匕首,朝着自己胸口狠狠一刀插去,匕首拔出,鲜血喷涌,项凌天却面不改色,只顾饮酒!

  这一刀,是惩戒他身为军主帅,不顾自己制定的军法,当罚,虽无人知晓这一切,但这是他项凌天为人、为帅的原则!

  今夜注定无眠……

  又是一日清晨降临,银月森林身处,某处温度炙热的山洞石室内。

  一名青年,手持一柄水蓝色电光流转的长剑,手长剑快如闪电,每一剑劈刺,都有一道劲风破空,激射数丈方才消弭!

  后者挥剑的速度越来越快,起初,如绵绵细雨,继而,暴雨倾盆,到了最后,快的连他手的剑,连同他的手臂都消失不见!

  虚空,狂风卷地,呼啸声大作,满地已经被击打成粉末的山石碎屑,化作一道飓风席卷整个石室!

  项云的身躯已然消逝不见,完全被飓风笼罩,那风雨不动安如山一般的狂暴飓风,在持续变得更加强劲之际。

  某一个瞬间,竟是忽然跃动,飓风某处如波涛起伏!

  随着起伏的幅度越来越明显,整个飓风周围都如同拨浪滔滔,左右摇摆!

  忽然,随着一阵剧烈的摇摆,整个飓风竟然直接开始移动起来。

  如同一道呼啸的龙卷风暴,这股风暴这么毫无规律,诡异的穿梭在石室的各处角落!!

  风暴威力骇人,速度极快,所过之处,石室内坚硬的石壁,瞬间炸裂爆响,整个山洞轰鸣震动不止。

  与此同时,在青年练剑的石室旁,另一间温度炙热的石室内,一道浑身笼罩在冰壳之内的身影,周身冰壳竟是缓缓融化!

  冰壳化去,露出了一张俊美面庞,不过此刻这张精致面容之,却是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淡紫色幽光,与此同时,一道异的印记,浮现在他的头顶,如一道悬空符印!

  此刻,这俊美青年,双手交叠,拇指与手掌握圆于身前,在努力运转功法修炼,后者身躯微微颤抖,面露艰辛之色,似是在坚持着什么。

  与此同时,他头顶那道诡异的紫色印记,也在不断的向升高,好似有一股无形力量旱地拔葱,要将这印记从他的头顶拔除!

  然而,随着印记升高,升高的速度却是越来越慢,到最后,终于是悬停在,距离青年头顶三寸之遥的虚空,便再也无法升。

  哪怕青年白皙面容,渗出了汗珠,身躯微微颤抖,将功法运转到极致,最终淡紫色的印记依旧高悬。

  “呼……”

  青年与紫色印记僵持良久,终于是无力为继,一口气卸去,那紫色印记瞬间没入了他的头顶!

  青年浑身一震,缓缓睁开双眼,眼光华莹润精神极佳,但却透着一抹无奈之色。

  “哎……不愧是传说的古封印,即便不完整,也有如此威力,幸好这女人的修为,没有达到更高一层的地步,否则九重琉璃秘法,也未必能够暂且压制这道封印。”

  只要没有完全封印住自己的实力,他便有信心离开这片森林,等回到家族,要解开这古的封印,虽然麻烦些,但绝不算什么难事!

  “洛河、你醒了?”

  山洞廊道内,只穿了一条短裤,"chi luo"着身躯的项云,一脸惊喜的看向了,已经睁开眼的洛河!

  洛河转头看向项云,顿时目光一呆,整个人都有些愣怔!

  而此刻,项云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快步冲来,一把揽住洛河的肩头,兴奋的说道:“哈哈……你终于醒过来了,我还真担心你会出什么意外呢!”

  “你……你干什么?”

  片刻后,清醒过来的洛河,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气力,竟是一把推开了项云。

  “啊……?”项云被推了一踉跄,顿时有些愕然的看向洛河。

  “你……你快把衣服穿!”洛河推开项云,立刻转过头去,不去看项云,言辞颇为激动,声音也是有些尖锐。

  项云被洛河的反应吓了一跳,同时更加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先前,因为要修行狂风快剑和神行百变身法的融合。

  项云不得不脱下自己的衣袍,否则修炼时,一不小心会被狂风快剑的风暴绞得粉碎。

  他此行也没有带多余的衣服,仅剩的那件破烂衣袍,可不能再被损毁了。

  项云没想到洛河反应如此大,当下也是忙不迭的回到石室内,将自己的衣物穿在了身。

  同时他在心暗想,这洛河兄弟一个大男人,自己不穿衣服,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吧。

  难道是因为洛河兄弟的家教森严,对于这种随性的行为也看不惯?肯定是这样的。

  至于自己揽住洛河的肩膀,被后者一把推开,项云归结于,这是洛河的个人习惯,有些人的确不喜欢,跟别人,哪怕是同性有太亲密的接触,洛河应该是这类人。

  换好了衣服,项云重新回到山洞通道,洛河此刻面色已经恢复如常,看着项云却没有说话,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项云率先开口:“洛河兄弟,你终于醒过来了,伤势痊愈了吗?”

  “嗯……好的差不多了,多谢你这几日的照看。”

  洛河瞥眼看了看通道内,靠近石室门口的一处地面,有一个不染灰尘的圆形区域,一看是有人打坐修炼过的痕迹。

  “洛河兄弟你别这么客气,反正也是修炼,离你近一点,我也好早看你些,而且最近山洞外老是有脚步声,我担心那些云兽会闯进山洞来。”

  洛河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点了点头,其实这三天里,洛河虽然被封在冰壳之内,他的感官却是并未封闭,神念覆盖整座大山,外界发生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项云这三日以来的一举一动,洛河都能够清晰感知,后者每次修炼前,都会先进入山洞内观察,看自己是否还有气息。

  然后才会到,距离石室三步之遥的山洞通道内,打坐修炼。

  当他要去石室内修行武学时,后者会将罗盘竖放在山洞内,再放一块石子。

  一旦山洞内有风吹草动,石子落地,项云立刻会冲出来,查探洛河的情况。

  三日时间,每一日都是如此,项云的行为,让洛河对项云多了一份信任,原本心制定的计划,也因此有了改变。

  “收拾东西,咱们离开吧。”洛河开口说道 。

  “啊……?”

  项云一愣,握着手从卢城主那里拿来的兽皮地图,一脸疑惑,:“洛河兄弟,这里可是落日森林深处,想要走出去必然艰险重重,咱们不用从长计议一番吗。”

  洛河没有理会项云的询问,而是站起身来,一面拍去身的尘屑,一面将拴着背后,那巨大剑箱的黑色绳子紧了紧,随口问道:“你是哪国人士?”

  “呃……风云国。”项云下意识的开口回答。

  “哦……”洛河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旋即说了句,“好,我们出发吧!”

  说着,洛河果真背起剑箱,朝着山洞出口处行去。

  项云心一惊,连忙是伸手拦住了洛河,一脸惊愕的看向后者。

  “洛河兄弟,你没有搞错吧,这里可是落日森林,以咱们咱们这样的实力,走出去,还不得被那群高阶云兽们,直接分尸了。”

  洛河闻言一愣,旋即又恍然明白过来,他神色怪异的看了看项云,最终洒然笑道。

  “韦兄你不用担心,我父亲曾经在联盟商会内部,花高价,买过一张落日森林的详细地形图,我知道好几条捷径,可以避开一切危险,你放心跟我走是了,一定可以把你安全送回风云国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