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武功 第二百四十一章 山河大印

小说:我不会武功 作者:轻浮你一笑 更新时间:2019-07-15 21:20:32 源网站:88读书网
  “哼……老东西,任你如何诡辩,只怕你今日,要死在这里!”卢永昌目露凶光,瞪着老梁头!

  老梁头洒然一笑:“想要老头子命的人,多的去了,你已经排到,不知道第几千位了,要想杀我,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哼……本统领征战沙场,杀的人,你见过的人还要多,老匹夫,竟敢口出狂言!”

  “哈哈……吹牛皮谁不会,老头子还说,我睡过的女人,你见过的还多呢!”老梁头牛哄哄的嗤笑道。三寸人间

  “哼……好好,老匹夫我让你嘴硬,我今天让你们,全都死在这里!”

  卢永昌怒极反笑,他骤然张开双臂,从他那宽大袖袍之内,竟是突然飞出一道土黄色流光,光弧划过虚空,一个翻转,悬浮于他的手掌三寸之!

  那竟是一块土黄色的大印,印章脚下呈四方形状,顶部有一只头生独角、脚踏飞焰,栩栩如生的小兽。

  整块印章,看去不过巴掌大小,通体有土黄色光晕萦绕,表面有丝丝缕缕的雾气升腾,给人一种古朴厚重之感!

  “山水印!”

  一看到这块印章,老梁头便认出了此物!

  “哼……”卢永昌冷哼一声,“老家伙有些眼力,这块山水印,乃是本统领当年征战沙场的本命法宝,印下镇杀过无数英豪猛将。”

  “今日你们三人,若是能够在本统领大印之下逃生,本统领便饶你们不死!”

  说着,卢永昌竟是突然将手大印,往天一抛!

  大印如生双翅,骤然腾飞而起,一跃悬浮于虚空数十丈高度,下方卢永昌双手快速打出道道流光,激射进入大印体表!

  “嗡……!”

  旋即,见到那块方形大印,倏然震颤,表面土黄色光泽变得越发炽烈,最后竟是将整片天空,几乎映成了白昼!

  “山……河!”

  卢永昌口发出一声沉喝,那刺目光芒内,一阵精光涌动,众人头顶虚空,云力瞬间从四面八方快速汇聚而来,如海纳百川!

  “轰……!”

  当天空响起一声闷雷般的轰鸣,众人再度抬头望去,赫然看到!

  天空,竟然有一尊大岳,悬浮于虚空之,大岳之,有松柏怪石嶙峋而立,悬泉瀑布倾泻流淌,山间云雾袅绕,薄雾蒙蒙,竟是气象万千!

  好一座巍峨的山河大印,此刻当真是凝聚出了一座,雄伟大山!

  “老东西,你可敢吃我一印!”

  卢永昌此刻,竟是一跃飞了那座大印顶端,身处大山之巅,他如天神俯瞰人间,威势骇人至极!

  老梁头望着天的大山,与山巅的人影,竟是不慌不忙地,从腰间取下了酒葫芦,‘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口,老梁头一脸艳羡道。

  “啧啧……这真是一件好宝贝呀,竟然可以自行凝聚天地灵气,吸纳云力,先皇当年可真大方,竟然把这种宝贝打赏给了你。”

  “呵呵……”卢永昌冷笑道:“老东西,你也不必羡慕,让你葬身在这山河大印之下,也算是你的福分造化了!”

  老梁头笑眯眯的点点头,抖了抖手的酒葫芦,他笑道。

  “也好也好,好些年没有认真出手了,这一次倒是可以,认真的出‘一剑’了!”

  说完,老梁头用手敲了敲自己的酒葫芦,张嘴对着酒葫芦大喊道。

  “喂,老伙计,睡醒了没有,有人找我们干架了!”

  老梁头喊完了,酒葫芦内却半晌没有动静,老梁头有些急了,他要伸头去看,结果脑袋刚刚靠近葫芦口!

  “嗖……!”

  一道银芒破空,从酒葫芦里冲天而起,差点没把老梁头的门牙给戳碎!

  “我滴个娘也!”

  银芒在虚空一个呼啸,瞬间划破夜空,在黑暗的天空,划出一道巨大银色圆弧,又倏然落回到老梁头的手!

  只见那竟是一柄,细如钢针麦芒,通体散发出淡淡银色光泽的长剑,分不出哪里是剑柄,哪里是剑身,仿佛这一柄长剑,到处都透着锋锐之气!

  银色长剑入手,老梁头身的气势,陡然一变,原本混浊惺忪的醉眼,竟是瞬间变得凌厉无,佝偻的身躯也是在这一刻挺直!

  一股冲天剑意,几乎冲破了云霄!

  “黑龙,老头子只出一剑,若你还能够活着,老头子亦饶你不死!”

  望着老梁头那浑身凝聚不散的恐怖剑意,卢永昌面色微变,但他脚踏山河大印,气势如虹,根本岿然不惧!

  “好……老匹夫,看我山河大印,如何镇压于你的剑锋!”

  “山河大印,气镇山河!”

  卢永昌骤然一声暴喝,脚下那座灵气盎然的大山轰鸣震动,宛如从九天之坠落!

  一瞬间,七彩灵气霞光化作长虹,大山划过之处,四面虚空扭曲摇晃,竟是出现了道道扭曲的黑色纹路,那是虚空破裂的痕迹!

  此刻,身处大山下方的项云,当真觉得如天塌地陷,末日降临一般,在这威势笼罩之下,身心都被一种无力和绝望感笼罩!

  然而,他身旁那个一身酒气的老头子,望着这座压顶而来的大山,非但没有露出惊恐之色,反而是再次拿起酒葫芦,猛的灌了一口酒!

  “好……!”

  老梁头放下酒葫芦,忽然大喝了一声‘好’字!

  随即,老梁头忽然举起长剑,没有任何花哨的剑法,亦没有流光溢彩,天音袅袅,他这么对着虚空那座大山,一剑划过!

  这一剑,好似划过时间长河,缓慢无,却又快到了极致,剑身几乎隐没于虚空,‘视而不见’!

  下一刻,项云亲眼看到,一条黑色线条,如水墨画的笔直一笔,这么凝于虚空,缓慢的向着虚空的山河大印,拉长推进!

  大印速度何其恐怖,瞬间撞在了黑色线条之!

  “嗤……!”

  大山震颤,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嗤鸣,旋即那条黑色丝线,便隐没于大山之,消失不见!

  “给我镇!”

  山河大印的方,卢永昌面色狰狞,他脚踏闪电,狠狠镇压向三人!

  眼看大山距离三人头顶,不过数尺距离,那股庞大压力,将项云压的几乎抬不起头来,身躯半跪在地,呼吸艰难无。

  可在此刻,那大山之巅,原本已经带得意之色的卢永昌,忽然面色剧变,他骤然低头!

  “什么!”

  卢永昌只见到,自己脚下的大山央,竟然出现了一条黑色丝线,从山脚一直蔓延到了山巅。

  不论是横亘在山腰的巨石,还是倾泻而下的巨大瀑布,亦或是虚空飘散的云雾,都出现了一条黑色丝线,将其分割开来!

  卢永昌缓缓望向自己的脚下,他的眼,顿时浮现惊骇欲绝之色,自己的腹部,竟然亦有一丝黑线从分开!

  “这……”

  卢永昌的目光,缓缓向移动,他绝望的发现,自己身那条黑线,竟然已经延伸到了他的胸口脖颈!

  “你……!”

  卢永昌瞪圆了眼眸,他的目光,似乎能看穿这座大山,他死死的盯着下方的老梁头,面带不可置信之色!

  而老梁头在这如此危机关头,却是再次拿起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酒,仰头的同时,似乎他的目光,也能够透过大山,看到卢永昌那张不敢置信的面容!

  老梁头手的银芒,倏然飞掠,一个旋转落入酒葫芦的葫芦口,进入酒葫芦的那一瞬间,一道红光乍现,映红了整片天穹!

  当看到那红光,照耀天际的一瞬间,卢永昌讷讷开口!

  “原来是你……是‘剑屠’,难怪,难怪……!”

  话音未落,天空,山水分离,还有一道屹立在大山之巅的身躯,亦是从分开!

  大山分开的瞬间,那原本已经压到三人头顶的大岳山峰,瞬间光华一闪,重新幻化成了一块,巴掌大小的山水大印。

  只不过,此刻的大印,已经是一分为二,光华暗淡无!

  老梁头看也不看卢永昌从空坠落的残躯,只是对着虚空一伸手,将两半山河印摄入手,他那张老脸尽是肉痛之色!

  他拍了拍腰间的酒壶,气呼呼的骂道!

  “你个杀千刀的东西,谁让你这么使劲儿,多好的宝贝,被你这么一剑切成了两半,想要蕴养如初,没有高阶炼器师,只靠灵气蕴养,估计百年都难以恢复如初,哎,可惜,真是可惜……”

  老梁头兀自在原地肉疼,一旁的项云,却已经是瞪眼望着老者,下巴都快掉到地了!

  “他娘的,撞鬼了,老梁头都变得这么厉害了!”

  良久,老梁头举起酒葫芦,本想着将那两块山河印放入其,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揣在了腰间的一个布袋子里。

  随后,他才转头望向项云。

  “哟……世子爷,您这是什么表情,该不会是被老头子给吓傻了吧,这世间的绝世高手,都是这样,您别大惊小怪!”

  项云足足愣了好半晌,才终于是从震惊缓过来,他一开口是破口大骂!

  “他娘的,你个该死的老梁头,有这么厉害的身手,干嘛不早说,害本世子吃了多么多苦头。”

  “诶……世子爷,您这话可说的不对了,我老早给你说过,我是个高手,只是当时你不信呀,难道你忘了,是两年前,你在马厩和我对饮的时候,我可是亲口对您说了的。”

  “呃……”

  项云一回想起来,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

  当时的场面是,两人在后院马厩旁,喝的天昏地暗,老梁头搂着项云的肩膀,拍着干瘦的胸膛,给项云指着天的月亮说。

  “世子爷,你信不,老头子一步,可以飞到天的月亮去,给您摘一颗星星下来!”

  当时项云也喝醉了,笑骂道:“我信……信你,才有鬼嘞!”

  老梁头红着脸,气呼呼的争辩道:“世子殿下,你……你可别不信,老夫还有一把剑,一……一剑,能把咱们秦风城。从城南劈到城北,劈成两半!”

  项云哈哈大笑:“好……好,那你劈给我看!”

  老梁头被项云一激,顿时动起了真格的,他一把抄起马厩里,刨稻草的抓耙,大步流星的向前疾走数步,旋即猛的一脚,踏在那马厩旁的水井边!

  在那月华映照之下,老梁头单手拿着抓耙,一只脚踏在井沿,猛力一跺,身形腾空飞掠!

  那一幕,当真是仙人手持神器,一飞冲天!

  当时那场面,项云现在回想起来,还记忆尤深,他记得,当时老梁头一个趔趄,连人带耙滚进水井里,自己在一旁愣了好久,才想起呼救。

  后来世子府身,几名护卫将死沉死沉的老头子拖出水井,这老家伙嘴里一边呕出井水,一边还嚷嚷着‘我要飞、我要飞’!

  从那以后,项云好久没有找过老梁头喝酒,人家喝酒最多撒撒酒疯,这老家伙喝醉了,是要修仙呀!

  项云看着此刻一脸‘我说了,只是你不信’模样的老梁头,只恨不得去,抽他几个大嘴巴子。

  当时那种话他要是都信了,那他不是白痴吗!

  “好你个老梁头,从此以后,别想我给你带好酒了!”项云气呼呼的说道!

  “诶……世子爷,你可不能这么小气呀,男人要大度些才是,何况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多的要求不提,您只要把老头子这葫芦装满酒,老头子心满意足了。”

  老梁头一脸,世子爷您占了大便宜的表情。

  一旁一直没有出言的洛凝,却是戳破他的谎言,她对项云说道。

  “这是方寸剑葫,内孕天地,至少能装下一条江水那么多的酒。”

  “啥……”项云一愣。

  “我靠,老梁,我干你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