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武功 第二十八章 床榻上的杀神

小说:我不会武功 作者:轻浮你一笑 更新时间:2019-07-15 21:20:32 源网站:88读书网
  “咦……这是什么东西,项云有些错愕于忽然触碰到的柔滑物体,以至于他忍不住手掌轻轻摩挲,并伸手开始上下摸索,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项云这一阵摸索之下,只觉得触手滑腻温润,充满了弹性,而且是凹凸有致,曲线玲珑,这感觉好像……就好像是一具完美的女子躯体一般,哦……不对,应该说……这就是一具女子的躯体!

  “我去!怎么会……”项云心头猛然一惊,正当他打算睁开眼睛一探究竟时,那被其上下摸索的躯体忽然一阵颤动!..

  “啊……!”

  旋即项云只听到耳旁传来一声女子尖利的叫声,下一刻,项云还没来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觉得一股庞大的气势骤然从自己的身边传来。

  这股气势,如同一道无形能量猛然撞击在他的身上,将其整个人直接从床榻上的棉被里撞得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内室的墙壁上,旋即又狠狠地弹回了地面!

  疼……钻心的疼!项云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撞击,撞得七荤八素是眼冒金星,同时心中更是充满了无数个问号!

  “怎么好端端的,自己的床上竟然会传来女子的尖叫,而且还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竟然将自己的撞得倒飞了出来!”

  项云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更多的思考,但见那床榻处帘幕骤然翻涌,床帘飞卷的瞬间,一个披着如瀑长发,容貌冷艳,堪称绝色的女子,一对狭长而冰冷的眼眸骤然锁定了自己!

  当看到项云那一身光洁溜溜的身躯,女子原本冰冷的眼眸剧烈地颤动一下,同时脸庞也是狠狠地抽搐一瞬,但这仍然无法遮掩女子那颠倒众生般的绝美容颜,即便是阅女无数的项云,这一刻都有些呆滞了。

  当床帘重新闭合,项云正要开口询问之时,忽然室内无风自动,一股强劲的气势骤然从床榻处迸发,气浪翻涌,床帘再一次被掀开!

  这一次项云还没有看到女子绝色容颜出现,就先见到一道刺目惊鸿,骤然从床榻帘幕之间激射而出,目标直指自己而来!

  项云不知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凝目一看,差点没把他吓得尿了裤子,激射而来的不是他物,竟是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对着自己的咽喉穿刺而来,速度之快犹如是电光石火!

  “妈呀……!”

  项云一声怪叫,身体本能的一个翻滚,以他如今的已经成为了武者的体魄,再加上五毒酒的洗精伐髓,使得他的敏捷程度和反应速度达到了一个十分惊人的地步。

  在这危难关头的一个翻滚竟是速度迅猛,堪堪躲过了那飞射而来的一剑,但那也是擦着他的脖颈掠过,剑芒几乎划破了他脖颈处的皮肤,带出一道血痕!

  “噌……!”

  随着一声爆响,长剑直接插进项云原本所在位置的地面,坚硬的石板,竟然被长剑如同切豆腐一般,直接没入了半个剑身!

  “我靠!”项云眼见到这一幕,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忍不住再次爆了粗口,这一剑要是真的刺到了他的脖颈,恐怕把他刺个对穿吧!

  项云不用想也知道,出剑之人必然就是刚才床榻上的那位绝色女子,项云不敢怠慢,连忙开口就要解释道:“姑娘,你听我说……”

  然而,‘说’字出口还没有下文,项云就长大嘴巴的看到,床榻之上,一道雪白的身影犹如鬼魅般窜下,脚尖在床边一点,顿时身如鸿雁,飞掠过长剑身旁,原本陷入地面数尺的长剑瞬间被无声的拔出,旋即化作一点耀眼的剑花,再次向着自己飞刺而来!

  项云瞳孔猛然收缩,只感到一股寒意逼上心头,一种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后者此刻丹田处那条金色的脉络瞬间金光大放,云力犹如是江河倒灌,瞬间充盈了项云的四肢百骸。

  性命攸关的危难时刻,项云下意识的施展出了身形百变的身法,膝盖侧击地面,脚下一晃,就如同泥浆中翻滚而起的老水牛,手脚并用,竟好似疾行之人一脚踏空,身子失去平衡一个侧面翻倒!

  项云危急之下施展出的这一连串的诡异动作,深得神行百变身法第一层,脚底抹油的精髓,竟是再次躲过了女子那快的几乎无法看清的剑花!

  “咦……!”

  女子显然也没有想到,项云竟然能够躲过她这一剑,后者分明察觉得到,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登徒子,不过是一个初窥武学门道的低阶武者罢了。

  而项云在躲过女子这一剑过后,在这寒冬腊月的天气,身上的却是起了一层密集的汗珠,原因无他,虽然他如今修为低微,可是论及见识,堂堂并肩王的小儿子自然是见识不俗。

  他看到女子从床榻上掷出的那一剑,就知道,此女绝对不是一般人,而从刚才那飞身夺剑,又惊鸿一剑的飞刺而来,他就更加肯定,眼前这女子绝对是武道高手,甚至是比自己那些护卫还要厉害的存在!

  面对这样一位强大的存在,而且是抱着必杀自己,不容丝毫解释的女杀神,项云再没有任何侥幸,或是打算息事宁人解释原委的想法,三十六计,只有走为上计!

  躲过女子第第二剑的瞬间,项云没有丝毫的停滞,脚下一个发力,整个人就高高飞跃而起,朝着外室扑飞过去,他此刻根本顾不得自己浑身**,就想着要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然后立刻呼唤护卫前来救援!

  项云光洁溜溜的身躯,犹如一条金色鲤鱼跃上龙门,朝着外室飞扑而去,眼看就要落地,然后转身便可推门而出!

  然而,那原本已经落地的女子却是冷叱一声,手中的长剑剑身横扫,虚空一甩,竟是带起一道微不可见的白色长虹,长虹宛如一条长鞭,竟是隔空重重的抽打在了项云即将落地的身躯之上!

  “嘭……!”

  只听得一声沉闷巨响,项云整个人犹如是一只纵身跳水的猴子,被水中的巨鲸一尾巴扇的倒飞了回去,后者一声惨叫,整个人这么硬生生倒飞出去,径直撞飞回到了床榻之上!

  “救命呀!有人要非礼我!”项云撞飞回床榻的瞬间,来不及痛苦"shen yin",也来不及查看自己的伤势,而是立刻发出一声大喊!

  因为就是刚才那一剑,他惊骇的发现,此女竟然是已经突破了七云武者的境界,进阶到了黄云武者的境界,因为大陆风云录一书上曾经清楚的介绍过,能够云力外放者,皆是达到了突破了七云之境的黄云高手!

  这种情况下,项云知道自己无论施展任何手段,哪怕是神行百变,恐怕都难逃一死。

  无奈之下,他只能是叫喊出声,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的便宜老爹没有察觉到这里的动静,王府之内也定然有隐藏不出的老家伙,正监视着整个王府的一举一动。

  虽然他不知道此刻呼喊出声,那些老家伙能不能够救下自己,可是此刻也唯有这一个保命的法子了。

  而女子听到项云口中呼喊的言语,顿时柳眉倒竖,杏目圆瞪,原本身上的杀气暴涨三分,手中紧握长剑的纤纤细手骤然举起,朝着项云便飞刺过来!

  “死……!”

  女子一声厉喝,手中的长剑竟是绽放出一道耀眼的白色光点,小小的光点释放出令人心悸的恐怖威能,以至于项云身躯瞬间僵硬,几乎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了!

  望着疾驰而来的剑光,项云几乎要闭上双眼认命,谁知这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推开,旋即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子的急声呼喊!

  “住手……!”

  随着这一声娇呼,那名持剑女子眉头微微一皱,手上的长剑也是滞缓了一瞬,然而也仅仅是一瞬之间,女子手中力量再次爆发,长剑直刺项云眉心,显然是要一剑夺命!

  “住手,不可伤他!他是并肩王的儿子!”眼见女子竟然剑势不减,那推门而入的女子忙是大喊出声!

  然而她呼喊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效用,唯独当听到‘并肩王的儿子’六个字时,原本女子那夺命一击,势必洞穿项云头颅的一剑,在距离项云眉心处不过毫厘之处,骤然停滞!

  气氛在这一刻瞬间凝固,无论是推门而入的女子,还是手持长剑的女杀神,亦或是浑身**,仰靠在床榻内的项云,三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只不过有的是惊骇、有的是惊愕、有的是惊疑!

  项云此刻望着几乎贴到自己眉心的剑尖,心脏如同雷鼓,喉咙里好似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一般,吞咽也不是,吐出也不是,只能是憋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弹,因为他生怕自己一动,眼前这一剑就会洞穿自己的脑袋。

  “你是并肩王的第儿子?”持剑女子目光冰冷,声音沙哑,充满了磁性,听不出任何的感**彩。

  “呃……是……是的。”项云略有些紧张的说道,这还是他有生以来以一次被人以如此方式问话。

  “你是项云?”

  “是!”项云老老实实的回答。

  “为什么到这里来?”女子瞥一眼项云,却恰好看到后者某处污秽不堪入目的部位,顿时别过目光,寒气逼人的问道。

  项云见女子问到点子上了,顿时满肚子的苦水才有了倾吐的机会,他一脸冤屈的说道:“姑娘,这都是误会呀,这座别院本来就是我的别院,我来这里本就是回家,哪里知道姑娘你竟然会出现在我的别院里。”

  “方才我本想换一身衣物,可是天气寒冷,我就寻思着上床取暖,不成想姑娘你竟然也在床榻之上,我伸手探查那也是无心……”

  “住口!”

  不待项云继续说下去,那一脸煞气的冷艳女子已然是长剑向前一分,剑尖抵在项云的眉心!

  后者此刻拿剑的手臂都在微微震动,面色阴晴变幻,就连体内气息也开始紊乱起来,以至于她的身躯都开始轻微的颤动!

  项云不提刚才的事情还好,此刻一说起那床榻上发生的事情,女子就气的体内气血逆流,怒火中烧!

  从帝都龙城到西北银城,两者相距数千里之遥,车队一路奔波,足足赶了将近一月多月的路,终于是来到了银城,长途奔波,再加上气候差异巨大,即便以女子黄云武者之境的体质也有些难以消受,感到了疲惫。

  后者便由王府的管家,安排一间幽静舒适的别院休息,在经过王府内这处幽静别院时,女子一眼便相中此院,王府管家面露犹豫,想了想最终还是遵循了女子的意见,让其搬入院中。

  随后女子便入住别院休息,躺在那柔软床榻之上的女子,褪去一身黑色紧身劲装,解开裹住一头黑丝的发带,任由长发披散肩头,她只觉得一个多月的疲倦涌上心头,嗅闻着屋子内淡淡的薰香味,女子便沉沉的睡去,而且还做了一个十分惬意的美梦。

  梦中她骑着一只通体散发着七彩光华的彩凤,翱翔在天地之间,欣赏着广阔无垠的壮丽江河,视野无限开阔。

  可是当她骑着彩凤,打算飞掠到帝都龙城上空,俯瞰龙城时,忽然不知从何处伸出一只‘安禄山之爪’,竟是肆无忌惮的在她曼妙的身躯游走亵玩,顿时将她的美梦惊醒,这才有了先前项云飞出床榻的一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