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山只觉得原本清明的脑海,忽然一震,一股锥心剧痛瞬间令他神魂战栗,脑海一片空白!

  “不……!”

  这是徐明山失去意识前,对这世界发出的最后一声呼喊!

  “嗤啦……!”

  浮尘齐根切断,继而是徐明山的身躯,在这高速运转的巨斧之下,黄云境强者的护体玄光,犹如纸糊,摧枯拉朽,一斧从头到脚,一分为二!

  霎时间,血气弥漫峡谷,脏腑流淌满地,所有人都呆呆傻傻的望着这一幕……望着那扎根在血泊的黑色战斧!

  峡谷内,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心头,都被震惊与骇然所充斥,黄云境的高手,竟然只是一斧,被劈成了两半,这是何等强大的实力,他们发誓,从未见过如此震撼,如此诡异的画面!

  众人头顶的天穹,响起了一道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那声音无根无源,好似是从苍穹之传下来的!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一字一句,如万钧巨锤,重重的轰击在每一个人的心头,特别是那些一窝蜂的贼寇们,在这二王山为非作歹,肆意屠戮他人性命,心自然做贼心虚,听到这一句话,顿时有些发自灵魂的惊悚!

  下一刻,众人只见,一道笼罩在黑色衣袍下的身影,从天而降,他手握着一柄幽蓝色的长剑,剑光如水好似碧海蓝天,他轻轻的落地,脚下刮起了一阵狂风!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那道全身笼罩在黑袍的身影是这一股风,人与剑浑然一体,剑与风完美交融。

  众人看不到他的身影,只能够看到蓝色的风,红色的血,在这峡谷内飞溅挥洒,妖艳而美丽,的像是一副写意的水彩画卷……

  萧菱儿望着一幕,表情逐渐变得痴了,还有萧鼎,还有所有萧家的护卫们,此刻都瞪大了眼睛,似乎想要将这迹般的一幕,永久的铭刻在自己的脑海当!

  当风声停止的一刻,最后一名山贼的无头身躯,无力垂倒,那道黑色背影,乘着峡谷内的腥风和弥漫的水雾,渐行渐远……

  “等一下……”

  当他即将走出峡谷,身后传来一道轻柔的嗓音。

  黑衣人停下脚步。

  “你……叫什么名字?”萧菱儿痴痴的望着这道背影,用近似呢喃的声音问道。

  黑衣人回头,黑巾之下,只有一双深邃明亮,宛如浩瀚星空的眼眸,不知是不是萧菱儿的错觉,她竟然从他的眼,看到了一丝戏谑和玩味。

  当她还想要说些什么,下一刻,那人的身形已经化作了一道清风,消失在了峡谷尽头,月夜下,猩红一片的峡谷当,众人神色迷离,表情呆滞,一切犹如梦幻……

  萧菱儿更是走出了大阵,遥望峡谷尽头伫立良久,没有收回视线,好像她的心也随着那道背影远去了。

  这诡异的寂静场面,在片刻后,终于是被打破了!

  只见峡谷的另一端,一身土灰,狼狈不堪的项云气不接下气的,朝着众人的方向跑了过来,跑的这一路项云是大呼小叫,惊恐万状!

  “哎呀……好多尸体,好多血……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哪,太可怕了……”

  项云像是被吓破了胆一般,踉踉跄跄的闯进了车队,打破了这寂静的氛围。

  众人俱是诧异的望向项云,只见他面色苍白,满头大汗,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峡谷的惨状给吓着了。

  而萧菱一回头,也看见了项云,她当即一个飞掠落到项云身旁,手长剑挥动,已经是贴在了项云的脖颈。

  “你去哪儿了?”萧菱儿目光冰冷,语气森寒。

  “哎哟……大小姐,你……你这是干嘛呀?”

  “我问你刚才去哪儿了?”萧菱儿重复了刚才的问题。

  “我……我是去茅厕了呀!”项云一脸无辜的说道。

  “哼,个茅厕能成你这样?”萧菱儿望着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浑身都是灰土狼狈至极的项云,眼神越发的不善,手的剑刃更是微微发力,陷入项云脖颈皮肤,仿佛随时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而项云此刻简直是欲哭无泪,心想要狠狠的抽这小妞的屁股的心思都有了。

  我他娘的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那对贼男女斩杀了,然后又帮你们把徐明山还有那群山贼全部杀了,一口气跑到了峡谷尽头,又顺着半山腰跑回了峡谷尾巴,再跑回来找你们,我容易吗,你倒好,这样对你恩公的!

  然而,望着萧菱儿的长剑,项云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此刻他的状态已经是精疲力竭,连一丝多余的云力都找不到了,刚才为了轰杀霸通天和玉娘,项云已经消耗了大量云力,而后在峡谷内的一番屠杀,更是耗尽了所有云力,已经没有了战斗力。

  除了云力的消耗,这一次项云精神力的消耗,无疑更为巨大,在与霸通天夫妇的战斗,更是险象环生。

  特别是那玉娘,不知道何处得来的众多诡异符箓,战斗数次诡谲使用,令项云都有几次差点被二人逮住机会击杀,甚至他胸口处,偏离心脏寸距离,被玉娘以短刃刺入,差点要了性命。

  然而,生死之间有大机缘,也正是因为这种危及性命的巨大压力,让项云在战斗,大胆尝试凝聚幻神锥,竟是一举功成!

  凭借着幻神锥神不知鬼不觉,可以杀人于无形的功效,项云在关键时刻偷袭霸通天夫妇俩,令二人短暂的失去了意识,不过是一个呼吸的失神,却注定了他们再也不会醒来。

  同样的,徐明山堂堂黄云初阶的高手,却被项云一斧头劈死,也都是因为项云发动攻击的同时,偷偷施展出了幻神锥,出其不意的攻击了徐明山的神魂。

  然而,幻神锥虽然厉害,但对于神念消耗巨大,连续施展幻神锥,让项云精神力不堪重负,脑海一阵晕眩,云力与神念之力,几乎都已经耗尽了。

  此刻却还要面对这个杀气凛然的萧菱儿。

  项云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想因此平白惹麻烦,他只得是哭丧着脸解释道。

  “冤枉呀,萧大小姐,我刚才正在峡谷边方便呢,哪知道峡谷内忽然喊杀声震天响,我被吓得不轻,脚下一滑,不小心滚进了一个土坑,我费了好大劲儿才爬出来,这才刚刚赶过来,没想到是现在这样了。”

  萧菱儿闻言,再次用狐疑的目光下打量了一番项云,对于项云的解释,她并不满意。

  “我的萧大小姐,你不会怀疑我是他们的奸细吧,我要真的有问题,何必这个时候跑回来,这不是自投罗吗?”

  “菱儿,这件事情跟韦兄弟没关系,把剑收了吧。”这时候萧鼎在两个萧家护卫的搀扶下,也是走了过来。

  看着萧鼎那苍白的面色,以及肩头血淋淋的伤口,萧菱儿顿时心一紧,当下收回长剑,等了项云一眼冷哼道:“哼,暂且相信你一回!”

  随后,车队便开始整顿,先是给伤员处理伤势,将死难者的遗体聚集掩埋。

  这一次萧家护卫损失不小,合计五十七人的队伍,死了二十人,伤了大半,而车队的货物倒是没有半点损失。

  整理好了车队,萧鼎提议立刻启程,到了官道后找一处驿站休息,而萧菱儿却是提出,要带人山,去寻找一窝蜂的老巢,将前三次损失的货物给找回来。

  最终,萧菱儿说服了萧鼎,命车队在原地待命留守一批人,萧菱儿带人山,摸到了一窝蜂的老巢,先前的一窝蜂匪首以及二当家都被斩杀的消息,似乎已经被山的山贼得知。

  山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山贼,早已经各自收拾行李,作鸟兽散,本来还想多带些财物,然而,一看到萧菱儿带着人冲进了山寨,这些山贼早已经是惊弓之鸟,立刻逃窜下山。

  萧菱儿在杀了几个山贼后,轻而易举的进入山寨,救出了大量被山寨掠走的女眷,同时找到了一窝蜂的金库,里面的钱财已经被逃走的山贼带离的差不多了,当萧家的货物还被囤积在此。

  带着被救下的女眷以及萧家的货物,和山贼囤积的一些财物,萧菱儿连夜赶下了峡谷与车队会和,还在山脚一处密林,牵来了好些被山贼截获来的马车,可谓是满载而归。

  而整个过程,项云一直在车队留守,偷偷恢复自己的云力。

  待萧菱儿回来,众人重新启程,虽然多出了很多女眷,但是因为又得到了很多马车,再加护卫的人数减少了,马车反倒是充足起来。

  众人几乎都可以坐在马车,或是骑在马前行,倒省去了不少麻烦,特别是项云,他也和几个护卫坐了一辆马车,倒是也可以在一路恢复消耗的云力和神念之力。

  了马车,项云一看身边,都是当初几个熟识和自己聊得来的护卫。

  其有老陈,这家伙三十多岁年纪,模样生的十分憨厚,此刻正在給受伤的胳膊缠绕纱布,他一边用口衔着纱布一段,一边用另一只手包扎,项云见他有些吃力,便要去帮他。

  可是老陈却是推开了项云的手,谢绝了他的好意,转而一脸冷漠的看着项云,车其他几人皆是如此,对于项云的帮助,都是毫不犹豫的谢绝,脸也是同样的漠然,再不付之前的热情,有的只是冷漠。

  一场生死大战,人人都豁出了性命才得以幸存,但却死了很多多年来出生入死的兄弟,这让老陈等人心悲切的同时,对于项云这个避开了灾祸的青年,也是心生鄙夷。

  项云对此只是苦笑了一阵,并不多做解释,哪怕今夜如果不是他,这些人连幸存的资格都没有,但他也无需解释,世间一切,但求问心无愧,足矣!

  当下,项云依靠在马车,运转龟息功,开始恢复自己的神念之力和云力,任由马车前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