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武功 第四百七十三章 枯藤老树昏鸦

小说:我不会武功 作者:轻浮你一笑 更新时间:2019-07-15 21:20:32 源网站:88读书网
  接过牛胖子递过来的‘情书’,项云可没有牛胖子的那般小心谨慎,在牛胖子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目不转睛的注视中,项云随手将信纸铺展开。

  他倒要看看,这牛胖子生平第一次收到的,女人送的情书,还是一位女博士的情书,到底会怎样的不同寻常。

  目光落到信纸之上,只是一看到那两三行字体,项云就禁不住目光一凝,是心中骇然!

  “好字!”

  项云毫不犹豫的称赞了一句!

  眼前这上官凌玉的字体,咋一看是端秀清新中,带着三分沉稳,可是从那起始末尾的,笔画勾连之间,却又有铁画银钩般的,酣畅淋漓!

  虽然只是写在一张巴掌大小的,小纸条上的两行字,但字体灵逸非凡,绝对称得上是大家笔法,风云国年轻一辈,恐怕找不到能够出其左右之人!

  听到项云的称赞,牛胖子顿时是一脸的与有荣焉,他得意道。

  “那是当然,我家玉儿,那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说是风云国第一才女,都根本不为过!”

  项云懒得听牛胖子的吹捧,自顾自的,开始研读起这纸条上的内容,短短两行十数字,项云自然是一眼就能够扫过。

  然而,这一眼看过,项云的眉头却顿时就皱了起来!

  “哎……老大,怎……怎么了?”

  见到项云皱起了眉头,牛胖子顿时心中咯噔一下,再次变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项云没有理会牛胖子,而是再次从头默读,一字一句的读过去,读完之后,项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同时脸上的神情,也开始变得怪异起来!

  “哎呀……老大,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牛胖子的心都已经有些七上八下了。

  项云闻言,抬头看了看牛胖子,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纸条,最终谨慎的发问道。

  “牛胖子,这纸条上的内容……你读过了吗?”

  牛胖子连连点头道:“我当然读过呀,还读了不知道多少遍呢。”

  “哦……”项云长长的应了一声,旋即又语气平淡的闻道:“那你读懂了吗?”

  “诶……”牛胖子顿时有些尴尬,挠了挠圆滚滚的肚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个……那个玉儿她害羞,不好意思直说,就写了一首情诗,含蓄的表达她的爱意,那啥,老大你是知道的,我对于诗歌方面的造诣不算太高,所以也没太明白诗句的具体含义,但情诗不都那个调调吗。”

  “呃……!”

  项云差点被牛胖子的回答给噎住,什么叫在诗歌方面造诣不高,你小子纯粹是狗屁不通,好吗。

  眼见这家伙,仍旧是一脸紧张兮兮的望着自己,项云看着手中纸条上的内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犹豫了片刻,再次问道。

  “牛胖子,那个上官凌玉给你这封信时,还说了什么吗?”

  “这……”牛胖子闻言,顿时回忆起那一夜的情景,和两人的对话,当日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牛胖子立刻复述出了上官凌玉的原话。

  当时她将这张纸条,直接交给牛胖子,至于那个爱心,自然是牛胖子后期加工的。

  她说:“牛少爷,纸条之上已经言明凌玉的心意,你且自行观看,若有不解可问旁人,莫要问我。”

  说完这句话,上官凌玉就娇羞的转身离开了,当然转身离开是真的,至于‘娇羞’之态,那就是牛胖子的自我猜想了。

  牛胖子说完,又是恢复了些自信,望着项云道。

  “老大,你瞧瞧,玉儿让我自己研究,她还不好意思,怕我去问她,这毕竟是玉儿的情诗,哪怕我不懂,也不能随便给别人看呀。”

  “所以老大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玉儿以外,第二个看到这封情书的人!”

  闻听此言,项云坐在椅子上,不禁是用手捂住了额头。

  项云暗暗咬牙,心中自语道:“难怪,你会以为这是一封情书了!”

  “哟……老大,你怎么了,难道这首情诗有什么问题吗?”

  见到项云的神态十分不自然,牛胖子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紧张无比的问道。

  “这……”项云看着牛胖子那张绷紧的胖脸,以及一双不断揉搓的手掌,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来。

  项云只能是违背自己的良心,着苦笑说道:“诶……这的确是一封情诗!”

  “呼……”

  闻听此言,牛胖子整个人就像是皮球落地一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悬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是落回了肚子里,脸上也再次展露出笑容。

  “我就说嘛,哪个少女不怀春,玉儿她指定是被本少爷的英雄气概所折服,芳心暗许,竟然还主动送情诗给我,哎……真是自古美人难过英雄关呀,啧啧啧……”

  项云看着一脸舒坦的几乎要冒泡,又开始吹起牛逼的牛胖子,自己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

  “兄弟,你高兴就好,这绝情诗和情诗,还不都是情诗吗?”

  “咳咳……那啥,牛胖子,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府去了,我这才到龙城,还有很多人要去见呢。”

  项云见到牛胖子还在那里流着口水,自己YY,心虚的他,也是连忙找准机会,就要偷偷开溜。

  然而,项云只是刚一起身,却被牛胖子急忙拽住了手臂。

  “诶……老大,您……您先别走呀,你可不可以把这诗句的含义,给我解释一番,让我再充分的感受感受,玉儿对我的一片真情,……想想都有些小激动呀!”

  牛胖子一脸陶醉的眯起了眼睛。

  可是一旁的项云脸色,却是立时变成了苦瓜色,心中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开眼,跑来找牛胖子这个极品呢。

  无可奈何,项云只能苦笑着应承下来,拿着手中的小纸条,清了清嗓子,先将这首情诗,字正腔圆的念诵了一遍!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哎……好诗,好诗呀……玉儿果然是写的一首好诗!”

  牛胖子听完项云念诵的诗词,禁不住再次赞叹,拍掌不绝,面满春风。

  项云看着牛胖子拍手叫好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忍直视,他没有立刻解答诗中含义,反而是问向牛胖子。

  “牛胖子,你是怎么理解这首……情诗的?”

  牛胖子闻言顿时笑了。

  “哎呀……这还不简单呢,这首诗通篇就是在说‘花’和‘叶’嘛!”

  “花朵和叶子,那就是绝配呀,互帮互助,相互映衬,我替她遮风挡雨,她为我春暖花开,我强壮的臂弯包裹着她幼嫩的花苞,让她可以天真烂漫!”

  说到这里,牛胖子还特别指出了最后一句道:“这……这里可是重点,‘愁杀人’,你瞧瞧,这得是对我有多思念呀,思念的都想要杀人了……”

  “咳咳咳……!”

  这一次,项云真的是被酒水给呛着了,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脸都涨红了。

  “老大,老大,你怎么了,你喝慢点呀,你该不会是嫉妒我有美人倾心了吧。”

  牛胖子一边帮项云拍着背,还不忘得意洋洋的炫耀。

  项云好不容易理顺了气息,闻听此言,忍不住用一种怪异的表情看着牛胖子,心中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脑子真是一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呀……”

  这首诗看似讲述的是花和叶,其实却说得是两种看似相近,却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

  花儿万紫千红,千姿百态,各自与众不同而独具芳馨。一旦被慧眼识中。便移栽金盆,倍受呵护。但绿叶却受到遗弃,飘零落地,在凄风苦雨中化作尘土。

  当然,解释了这么多,终归起来一句话,这上官凌玉想对牛胖子说的,就是一句话,‘咱俩完全就是两路人,不搭’!

  说来,这女人估计也没想到,这位牛大少爷不学无术的程度,超乎了她的想象。

  一首拒绝表白的’绝情诗‘,竟然被牛大少误当成了是‘定情诗’,还给折成了爱心,日日贴在心口温存。

  估计这女人要是知道,这张纸条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当时的诗句直接就该写成:“枯藤老树昏鸦,你丑但我不瞎!”

  虽然知道结果,但项云还是不愿伤了牛胖子的心,因为还没见过,这小子为了哪个女人,会紧张成这样。

  看得出来,牛胖子对着上官凌玉是动了真情了,项云着实不忍点破,只能是顺着他的意思来。

  “好了,牛胖子,这诗句的意思,和你理解的也差不太多了,但别人毕竟姑娘家,还是很害羞的,你小子要是真心喜欢人家,就慢慢的表达心意,体贴关怀,润物细无声,那才是恋爱的最高境界。”

  “哎哟……我懂,我懂……!”

  牛胖子一脸‘我什么都明白’的神情,还贱贱的冲着项云,眨了眨眼睛。

  项云见状,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忙是找了个托辞就要赶紧‘逃离’,然而项云起身,却是再一次被牛胖子给拽住了。

  “死胖子,还有什么事呀?”项云急着要走,却被牛胖子这厮拽得死死的。

  “老大,你忘了吗,我求了你这么久,不就是想让你帮我想想办法,明天怎么离开牛府吗?”

  “你……你要离开牛府干嘛?”

  “当然是去见人呀!自从上次相国府一叙,这都隔了一个多月,没见过上官姑娘了,上官姑娘得该有多想我呀。”牛胖子急切道。

  项云连忙安慰牛胖子道:“兄弟,不急,不急,这事儿还得慢慢来,咱们从长计议。”

  牛胖子却是连连摇头道:“老大,这可不能再拖了,特别是明天,我可一定要出府才行。”

  “哦……这是为什么?”

  项云也很好奇,牛胖子为什么一定要选在明天出府。

  牛胖子忙是说道:“老大,你还不知道吧,明天可是国教学院一年一度的‘国学盛会’召开的日子呢!”

  “什么,国学盛会?”项云还没真听说过这件事情。

  牛胖子解释道:“老大,‘国学盛会’可是国教学院联合龙城官方举办的,一场用于探讨文学风尚,进行文学交流,全国顶尖文人汇聚的盛会呢!”

  “国学盛会每年都会在,大朝会前半个月开启一次,也算是我风云国‘文治武功,繁荣昌盛’的象征!”

  “哦……原来如此?”

  所谓国学盛会,也就是风云国文坛的一场交流大会,这对于当年的项云来说,那就是最无趣的东西,自然压根儿不会去了解。

  “可是,这和你的玉儿,又有什么关系呢?”项云疑惑道。

  牛胖子急道:“这怎么就没关系了,玉儿如今可是国教学院甲班的见习讲师,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一次国学盛会上,玉儿将会出席盛会,而且会被当众授予,国教学院副讲师的职位。”

  国教学院的讲师,大多都是文坛名宿,有着深厚积淀和文学素养的一代大儒。这些人的年龄,一般也都是七老八十,五六十岁那都是年轻的了。

  而上官凌玉不过区区二十出头的年纪,竟是被授予副讲师的职位,自然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牛胖子又是有些兴奋的说道:“按照国学盛会的规矩,新任讲师都会与在场的,年轻一辈的文人们,进行一场文学上的交流切磋。”

  “到时候玉儿定然会在盛会上,出题考量大家,而我若是能够如‘神兵天降’,出现在会场上,然后凭借着满腹经纶,技压群雄,与玉儿以文传情,岂不是让玉儿,对我又多了几分崇拜和倾慕吗?”

  “所以老大,你可千万要帮般我,明天一定要与我一同前往国教学院,去参加这场国学盛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