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面容俊秀,双眉斜飞入鬓,原本冷漠的面容在轿帘掀开的那一刻,嘴角微微轻抿,勾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玩味而邪魅!

  “项云!”

  高台之上的项坤突然看到这张面容,顿时惊的脱口而出!

  他身旁的屠太师、礼部尚书和礼部尚书,也俱都是面露惊诧。

  而坐在右手边第二位的国教学院院长,上官云德忽然看到,广场上走出乘轿的青年时,只觉这青年颇有几分面熟。

  当听到三皇子脱口而出这个名字,上官云德目光骤然一凝,旋即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容,就和三年前,那张略显稚嫩的桀骜面容,重合在了一起。

  “原来是你!”

  上官云德直接惊的站了起来,他在国教学院教书数十载,被人尊一代鸿儒,门生弟子不计其数,一生中几乎没有任何污点。

  而他生平唯一的一次污点,就是眼前这个青年带给自己的,上官云德曾经发过誓,绝不愿再见此人一次,想不到今日,他竟然主动来到了国教学院。

  而在场的龙城中的达官显贵、亦或是曾经与项云算是同窗的国教学院学子们,也皆是认出了项云,广场上惊呼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是他……他怎么来了?”

  “他怎么会来国教学院!”

  “……”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上官云德的面色渐渐变得阴沉起来,他面色肃然道。

  “世子殿下,您怎么来了?”

  “呵呵……”项云淡然一笑道:“怎么,本世子离开国教学院,一晃已经三年有余了,如今回来看望看望大家,回味一下当年求学的经历,有什么不妥吗?”

  众人闻言,俱都是心中一阵惊诧,谁不知道这位世子殿下,只爱花天酒地,纵情声色,流连于风月场中。

  这好端端的,怎么会有闲情雅致,到国教学院来凑热闹,这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世子殿下想到国教学院参观,自无不可,可今日是我国教学院,国学盛会开启的日子,殿下似乎没有收到请柬,也没有通过观礼考核吧。”上官云德语气不善的说道。

  三年前,为了将项云这个害群之马驱逐出龙城,上官云德便已经与之撕破了脸皮,带领龙城半数以上的文官,联名上书将起驱逐。

  如今这有过师生之谊的两人,再度相见,上官云德却也不会给项云什么好脸色,只觉让这种人走入国教学院,简直是对学院的侮辱。

  何况今日还是上官凌玉的册封大典,他又岂会让这颗老鼠屎,坏了一整锅汤。

  然而,面对上官云德当众质询,项云却是不以为意的笑道。

  “原来今日是国教学院举办国学盛会呀,本世子就说,今日怎么会如此热闹,不过这倒也不妨事,你们办你们的盛会,本世子带着我兄弟,在学院内随便逛逛。”

  “哼……世子殿下,国学盛会可是我国教学院的盛事,陛下亲自颁发过圣旨,任何人搅扰国学盛会,罪当严惩,殿下难道连陛下的圣旨也不遵循了吗?”

  上官云德直接搬出了皇帝圣旨,想要将项云镇住。

  项云闻言却是脑袋一仰,鼻孔朝天,摆出标准的纨绔子弟的嚣张姿态,竟是直接开口怒斥!

  “放屁!”

  “哗……!”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上官云德是何许人也,那可是的当朝右相,一代鸿儒,在风云国儒林之中的地位,无人能比,即便是皇帝陛下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而项云竟敢当众对上官云德出言不逊,着实是令人震惊。

  “你……”上

  官云德也是惊怒交加,没想到项云竟敢对自己,当众口出污秽之语,他顿时气的浑身发颤,老脸涨红。

  而项云此言一出,三皇子项坤,屠太师悄然对视一眼,皆是露出冷笑之意,自从国舅那件事情发生,屠家对项云的都是心中记恨上,只一时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机会。

  想不到今日这家伙竟然自己撞上来了,而且是与国教学院发生了矛盾,以上官云德在风云国儒林的尊崇地位。

  哪怕是屠太师和三皇子都不敢与之交恶,如今项云公然得罪他,哪怕有项凌天庇护,恐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眼看白玉金下天下文人,看向项云的慕预案,都已经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眼中隐隐有怒火燃烧,屠太师趁势起身,添上一把火道。

  “世子殿下,你已经扰乱了大会进行,如今还对上官大人出言不逊,这可是对国教学院的不敬,同时也是对陛下的不敬,老朽劝你还是立刻给上官大人赔礼道歉,然后退出国教学院!”

  有了屠太师开口呵责,原本台下那些敢怒不敢言的文人墨客们,此时底气顿生,跟着一起吆喝起来。

  “不错,立刻给上官大人道歉!”

  “滚出国教学院!”

  “快滚出去!”

  眼见群情激奋,众人都将矛头对准了项云和牛胖子,高台上的项坤端起一杯茶盏轻抿一口,低声自语道。

  “狗肉上不了席面,果真是丢人显现的东西。”

  眼看着势头不对,牛胖子心底不由有些发虚,连忙凑到项云身边低声嘀咕着。

  “老大,这下可怎么办呀,要不咱们先退出去,暂避锋芒?”

  牛胖子也不是傻子,一看到这场面,再加上高台上的那些大佬,他知道自己两人估计是占不到便宜了,还很有可能闯下大祸。

  然而,面对牛胖子的提议,项云却是沉着淡定的低声说道:“不用担心,我自办法。”

  闻言,牛胖子顿时大喜过望,心道果然还是自己老大聪明,即便这种情况也能够临危不惧,想出办法来。

  他正想询问项云,有什么妙计化解眼前的危机,却只见身旁的项云忽然双手叉腰,气提丹田,对着高台上屠太师等一众大佬们开口道。

  “哼……放你娘的狗臭屁,你们哪只狗眼,看到本世子扰乱了国学盛会?”

  项云他声音洪亮,中气十足,竟是直接彪悍的破口大骂!

  “呃……!”

  牛胖子顿时瞪圆了眼珠子,直接开始骂娘,这……这就是老大的办法?

  别说是牛胖子被惊呆了,在场一众文人骚客,世家子弟,京中权贵,以及高台之上,列座的朝中重臣全都傻眼。

  连一脸鄙夷之色,正品尝着香茗的三皇子项坤,此时都是嘴角狠狠一抽,被茶水呛得连连咳嗽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项云竟然还敢如此狂妄,在国教学院内,大骂上官云德和屠太师,藐视天下文人!

  国教学院的副院长孟文成,不禁是指着项云颤声道:“简直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大胆!”屠太师也是气得吹胡子瞪眼,脸上难看之极!

  然而,项云却是理直气壮的喝道:“我看你们才是大胆,本世子和牛少爷,此番不过是来国教学院观摩学习,既没有上台捣乱,也没有喧哗闹事,可谓是恪守法纪。”

  “而你们开口闭口,就是扰乱国学盛会,违背陛下圣旨,试问,你们当着天下文人的面,如此毫无根据的栽赃嫁祸。利用陛下的对于文学的崇敬庇护之心,恶意欺压我等良善民众!”

  “如此狂藐恶毒的行径,这就是你们这群自诩斯文,饱读圣贤书的读书人,应有的品行吗?”

  此言一出,众皆愕然,谁也没想到,项云竟是倒打一耙,把自己说成了被欺压诬陷的良民。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买账,广场上众多读书人,其中不乏能言善辩的诡辩之才,闻听此言,顿时在人群中起哄道。

  “世子殿下扰乱国学盛会,我等有目共睹,如今还口出污秽之语,玷污国教学院,实乃对文圣之大不敬,对陛下之大不敬!”

  “对……对,如此有辱斯文之举,为我等读书人,所不耻也!”

  “……”

  随着几个人的起哄,人群中,眼看着就要再度爆发一场声讨浪潮。

  然而,就在此时,广场上项云却是目光一扫,瞬间锁定了一个,距离自己不远,人群中坐在pú tuán上,刚刚冒头声讨了自己一句,又快速矮下身子的年轻人身上。

  项云直接大步上前,一把从人群中,揪住此人的衣领,直接将其揪出了人群,将其甩翻在地,旋即项云目光如电,扫视众人道。

  “此人胆敢众目睽睽之下,污蔑本世子的清誉,其用心险恶,实乃罪大恶极!”

  说罢他又看向牛胖子,眼中精光一闪,对其喝道:“牛胖子,给我打!”

  牛胖子与项云的目光对视一眼,瞬间会意,当即也是不再收敛,直接挽起袖子冲上前来!

  “他娘的,竟敢污蔑我家老大的清誉,今日就要当着天下读书人的面,好好惩罚你这个,不怀好意的奸佞之徒!”

  “啪啪啪……!”

  牛胖子几个大耳刮子轮番招呼上去,蒲扇一般的大巴掌,直打出了过新年,放鞭炮的架势,这名读书人身娇体弱,如何经得起牛胖子的摧残,顿时发出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嚎!

  不过片刻功夫,那名可怜的读书人,便被牛胖子被打得晕厥在地,脸顿时肿成了猪头。

  “老大,这小子太不经打,晕过去了,怎么办?”牛胖子拍了拍巴掌,故意大声的问道。

  项云望着躺在地上的读书人,面色冰冷的叱道。

  “哼,竟敢污蔑本世子的清誉,这种歹人,岂能轻易放过,待会让人将他直接送往刑部,严刑拷问,本世子倒要看看,这厮还没有同伙,到时候再一并处置了!”

  “好嘞,老大,刑部大牢里十八般拷问手段,对付这种大奸似忠的读书人,那可是最好不过的。”

  项云和牛胖子俩一唱一和,再加上那趴在地上,已经晕厥过去,身躯却还在微微颤抖的倒霉蛋,可谓是上演了一出完美的‘杀鸡儆猴’戏码。

  周围那些个,原本还打算跟着一起起哄的读书人,眼见这场面,心中顿时是惊骇万分。

  一个个立刻是缩着脖子,干咽了几口唾沫,不敢再吱声了,生怕自己也变成了那个倒霉蛋,再遭了这’龙城双煞‘的毒手摧残。

  而眼看着项云和牛胖子,竟然在国教学院内,如此肆无忌惮的动手伤人,全然没有将学院的威严放在眼中。

  上官云德气的呼吸急促,胸口剧烈起伏,他双目狠狠的瞪着项云。

  “你……!”

  “你什么你,哪怕上官大人位居相国,按照我国礼数,你也该称呼我为‘世子殿下’,您是知书懂礼之人,还是国教学院的院长,怎的,连这些规矩都不懂了?”

  项云面色傲然,声音冰冷的喝道。

  “我……”

  上官云德只觉得,此刻浑身血液直往上涌,两眼一黑,几欲晕厥过去。

  屠太师此刻也是被气得面色煞白,身躯发抖!

  两位混迹官场半生的大佬,竟是一时间,拿这位猖狂无比的世子殿下,毫无办法。

  而眼看着项云一个人,竟然压住了整个国教学院所有人,一旁的牛胖子,不禁是满眼崇拜之色。

  真不愧是老大呀,竟然这么生猛,一个人硬是打压了一群人,连太师和相国大人都敢骂,还骂得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真他娘的牛!

  而项云目光扫过哑口无言的众人,嘴角却是勾起一抹冷笑道。

  “牛胖子,走,本世子带你去逛逛这国教学院,我倒要看看,谁敢阻拦我们!”

  “好!”

  牛胖子连忙跟上,昂首挺胸,鼻孔朝天,连看都不看周围人一眼。

  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穿过人群,朝着国教学院内院走去!

  “哼……!”

  就在此时,一声冷哼忽然响彻整片广场!

  众人皆是心中一凛,旋即就听到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

  “放肆!”

  只见高台之上,原本坐在首座,一言未发的项坤,重重的将手中茶盏往桌面上一磕,目光冰冷的望着项云和牛胖子二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