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项云冷静如水的目光注视,肖永斌心中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他打定主意,这一联,一定要彻底难住项云,令其就此折戟沉沙,落败当场。

  稍作整理,重新稳定心神,肖永斌可谓是搜肠刮肚,想破了脑袋,终于是在最后关头,福至心灵一般,相出了一道绝妙的上联!

  饶是肖永斌沉浸此道多年,做出的绝对无数,此刻也不禁是兴奋的涨红了脸,他声音激动近乎颤抖的说道。

  “有……有了,且听上联!”

  “日月明朝昏,山风岚自起,石皮破仍坚,古木枯不死!”

  这上联一处,众人皆是面带诧异之色,只觉这上联虽然稍显冗长,但似乎意思浅显易懂,颇为简易。

  论水准甚至不如肖永斌出的上一联,难道这一次,是肖永斌在故意放水?

  就连项坤也是眉头一皱,看向肖永斌,心道,这人该不会是项云派来的卧底吧。

  然而,就在此时,人群中却有人惊呼道:“嘶……好绝妙的上联,当真是绝对呀!”

  此言一出,众人心中一惊,这才意识到了这对联,似乎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众人心中稍是琢磨了一番,这才骤然心中惊骇起来!

  项坤和穆奇星也是同时面色一变,发现了这对联的绝妙之处!

  这看似普通的上联,竟然是由一首五言拆字诗组成。

  日月明朝昏----明,

  山风岚自起----岚。

  石皮破乃坚----破,

  古木枯不死----枯。

  普通的拆字诗,往往一个上联蕴含一个拆字,就已经是颇有难度,若是含有两个,那就是难度倍增,如今肖永斌这一副上联,竟然有四个拆字,绝对堪称是biàn tài。

  毕竟要想到四个拆字并非难事,可要想把它们融入一首五言诗,而且要意义贯通,对仗工整,其难度可想而知!

  哪怕是高台之上的上官云德和孟文成,此刻都是露出不轻的惊诧之色,它们身后的一众官吏们,更是一个个惊愣不已,显然也是被这上联的刁钻,艰涩所震住!

  哪怕是国教学院甲班的周鸿儒,以及林枫,两位才华不凡的大才子,此刻也是惊异的看了肖永斌一眼,对此人另眼相看。

  而项坤和穆奇星二人,则是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了欣喜之色。

  如此绝对,即便是在场的尽皆是文坛能手,但能够在短时间内对出此对的人,恐怕都不出一手之数!

  “嘿嘿……项云呀项云,这下我看你还怎么折腾出来下联来。”项坤心中得意的冷笑起来。

  场面一时间寂静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集中在了项云的身上,这一次,众人眼中多少有了些同情之色。

  如此艰难刁钻的上联,若是让项云回去苦心孤诣几日,没准儿还能够对上。

  可若是让项云现场作对,简直是强人所难,可谁让项云已经把话撂下,要挑战天下文人,如今他对不出下联,那就是输了,必须要承担相应的代价!

  此刻,肖永斌的脸上,已然是洋溢着胜利者的笑容,自己福至心灵之下,提出的这一上联,几乎已经超出了,他以往的巅峰水准。

  别说是项云,就算是几位国教学院的老学究,若是不费一番苦功夫,恐怕也休想对出下联!

  这一刻,他不禁是得意洋洋的望向项云,面容腼腆,却又掩盖不住得意的说道。

  “世子殿下,这对联的确是难度太大,一般人可是对不出来,您若是实在觉得艰难,在下也断然不会强人所难。”

  “殿下只消按照皇子殿下的要求,当众对天下文人致歉,一切便既往不咎,正所谓……”

  肖永斌志得意满的宣讲,才刚刚开始,慷慨激昂的气势亦是才调动了三四分,正准备讲几句书生意气的豪言壮语,为自己造势,对面的项云却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头。

  “咳咳……肖公子,你说完了吗?”项云轻咳了两声,提醒道。

  肖永斌言语一滞,只觉如鲠在喉,十分的不舒服,但却也只能将剩下的话语,咽回了喉咙,他心中不满,面上却是昂首淡然,文质彬彬的说道。

  “呃……世子殿下您有何高见?”

  项云淡淡的说道:“你若是说完了,就换我来说吧。”

  “嗯……?”肖永斌一脸疑惑的看着项云,心想,你不老老实实的钻研对联,这时候跑来跟我抢什么台词。

  然而,项云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差点没把这位,乐浪郡的举人老爷,吓得两腿一软,滚下高台!

  “不好意思,我已经对出下联了!”项云语气平淡无波的说道。

  “什……什么!”肖永斌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声音都有些尖锐刺耳了!

  “这怎么可能!”

  不仅仅是肖永斌,整个国教学院广场上的众人,都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只觉项云所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如此复杂的上联,竟然在这几句话,一盏茶的功夫,就对出了下联,你真以为自己是文圣老爷下凡呢。

  “咳咳……世子殿下,虽然对对子,并不如诗词歌赋那般意境高远,字斟句酌,却也是需要对仗工整,搭配得当,若是随意粗略的作对,可就有失风雅,不值一提了。”

  肖永斌此刻,下意识的认为,项云只是随意粗略的想出了,一个勉为其难下联,就想要蒙混过关,于是当即点出对联的要求,让项云知难而退。

  然而,项云面对肖永斌的言外之意,却是面色淡然依旧。

  “肖公子不听听本世子的下联,又怎的就知道,在下对的粗略不堪呢。”

  “呃……这……”肖永斌被项云一句话噎得哑口无言,身为斯文人,不能破口大骂,再加上这位世子殿下yín wēi在上,他也只能强压下心中的不悦,拱手道。

  “既然如此,世子殿下且说下联,在场这么多位国教学院的学究,还有诸位大人做公正,世子殿下的下联如何,自有公断!”

  这肖永斌倒也是留了个心眼,让在场众人作为公正,以免项云想蒙换过关,还是要有人评判才行。。

  然而,对于后者这点小心眼,项云根本就不予理会,直接说出了下联!

  “可人何当来,千里重意若,永言咏黄鹤,士心志未已。”

  项云一口气说出下联,毫不拖泥带水,旋即拱手望向场上众人道。

  “诸位,在下的下联,可还过得去?”

  “日月明朝昏,山风岚自起,石皮破仍坚,古木枯不死。

  可人何当来,千里重意若,永言咏黄鹤,士心志未已。”

  项云下联一出,四面八方原本此起彼伏的议论声,顿时是戛然而止,众人皆是陷入了短暂的思索之间。

  而下一刻,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场上所与人,竟是同时瞪大了眼睛,眼中流露出惊骇欲绝之色!

  “这……这对上了!对上了呀!”

  广场内,一名身穿灰色长衫,头戴方巾的老秀才,惊的一下子从pú tuán上跳了起来,满面惊容,一时间竟是惊诧忘形,跳起来大喊大叫!

  “对上了,真的对上了,竟然如此公正,如此精巧!”

  “天哪,简直是不可思议,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对上了!”

  “世子殿下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一时间,整个广场上惊呼声四起,如浪潮翻滚,饶是高台上那些正襟危坐的朝中大员们。

  此刻也是相顾骇然,没想到项云竟然真的对了出来,而且下联比起上联的绝妙,犹有过之而无不及,若非亲眼得见,他们如何能够相信,这只是项云眨眼之间所对。

  即便是沉着冷静如上官云德,此刻都是惊的微微张嘴,目光一滞,一旁的屠太师,更是一不小心被茶水烫了嘴,洒得满地都是,狼狈至极。

  “我靠,老大,您真是牛波呀!”

  牛胖子在一旁激动的,差点跳上去驮住项云,虽然他也不知道,项云这下联对得如何,但就看周围人的激动反应也知道,自己老大这下联,肯定对的不是一般的好!

  “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肖永斌此刻兀自是神情呆滞,讷讷自语,脸上充满了匪夷所思的神情。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绞尽脑汁,超越巅峰状态做出的上联,竟然就这么在三言两语之间,给对方轻易对上了。

  可这也就罢了,偏偏这对联对的还如此工整,贴切,竟然找不到一丝毛病,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拿出了,一件珍藏百年的传家宝,本想大肆要炫耀一番。

  结果对方从自己的杂物堆里,随便丢出了一个破花瓶,竟然就和自己的传家宝不相上下,这如何能不让肖永斌心神失守,有些怀疑人生!

  别说是他,就连项坤、穆奇星,乃至那全才的周鸿儒,都是一脸惊异的看向项云,眼中难掩震惊之色!

  若说先前项云第一个对联,只是凑巧的话,那这第二个,可就没这么巧了,难道项云真的是精通此道,不显山不露水的顶尖高手?

  一时间,所有人心中都出现了这个疑问!

  而对于众人震惊的目光,项云却是毫不在意,只是笑盈盈的看向肖永斌道!

  “肖公子,这下联对的,您可还满意呢?若是不满意,我这里还有几条下联,都能够对出这个上联,我可以一一说与你听……”

  “呃……!”

  闻听此言,原本就已经神色呆滞木然的肖永斌,竟是一声闷哼,身躯踉跄倒退,一屁股坐在了pú tuán之上。

  这一刻,他面色苍白,双眼微微泛红,神色萎靡到了极点,一看便心神失守,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只怕短时间内,都无法恢复过来。

  “这……”

  一时间,全场尽皆肃然无声,静的诡异莫测。

  所有人看向项云的目光,再不复先前那讥笑轻蔑之色,此刻竟全都是换上了,惊疑不定的神情!

  而项云看到众人的神情,这位世子殿下,却是没有见好就收的架势,反倒是眼皮子一掀,冷哼一声道。

  “哼……就这么就完了,可真是辜负了我的期待呀,看来这对对子,也就是这么回事,本世子真是难逢敌手呢!”

  项云说完,还挑衅般的摇了摇头,一副十分遗憾的表情。

  而项云这一句话出口,在场的风云国文人雅士,皆是感到呼吸急促,面颊发烫,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有一种极度的羞辱感!

  终于,再次有人站了起来!

  “世子殿下,好久不见!”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位列百人之中的,第四名‘林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