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看见眼前出现的巨大眼眸,项云的整个人如同突然被全身冰封住了一般,心中是骇然至极。

  然而,更让项云惊骇的是,随着这道投射着炽烈白光的巨眼睁开,他也终于看清楚了,这极品木灵晶上方,所连接的长条件物体,竟然是一根淡绿色触须状物体。

  一头连接着木灵晶,一头却是连接向那只巨眼,这触角仿佛就是巨眼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似乎是为了印证项云的猜想一般,那根触角突然猛力一摇,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从纤细的触角传来。

  项云原本紧紧抱住紫色木灵晶的双手,顿时是不受控制的与之脱离,向着下方的深渊猛然坠去!

  “啊……!”

  项云只觉自己的身躯,不断向下极速坠去,耳边是风声呼啸!

  在缭绕的黑雾中,项云是什么也看不到,他不禁是一声惊呼,来不及思考,刚才那恐怖的巨眼究竟是什么怪物,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便是,我命休矣!

  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这无底深渊仿佛没有底一般,项云只觉得自己仿佛下落了千丈,万丈……

  他知道,即便这深渊真的有底,可自己一旦落下去,恐怕也会被摔成肉泥,如此力量的冲击,除非能够御空飞行的天云高手,否则即便是地云境界的云武者,那也是必死无疑!

  而项云此刻体内没有一丝云力,想要在虚空中借力挪动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这样不断的下坠,不断的接近死亡!

  一时间,项云当真有些心灰意冷起来,在这个暗不见天日的深渊中,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自己的功德造化诀还未大成、天下第一宗门仍旧在继续建设,至于那所谓的七星神殿,自己连影子都还没有看见,说起来实在是有些嘲讽。

  而狂风呼啸之声越渐尖锐,剧烈的劲风撕扯着项云的皮囊,以至于他都觉得自己的身躯还未坠地,就会被这劲风彻底撕碎。

  随着时间推移,项云的呼吸越发的艰难,连五感似乎也是越来越迟钝,他只觉得自己仿佛也要与这黑暗融为一体,成为这无尽深渊中的一部分,他的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

  项云知道,自己已经徘徊在了死亡的边缘,因为他的脑海中已经开始不断的闪过一些画面。

  林婉儿那梨花带雨的面容,洛凝一对冷漠中,却始终怀揣着关切的眼眸,皇宫中那一夜,春风扶柳,如登极乐的逍遥经历。

  时空仿佛在这一刻,快速的倒转,项云又看到了自己大哥项惊雷,手持一杆紫色雷qiāng,冲入了蛮族的千军万马,他如雷神降世,挥手之间天雷滚动!

  而自己的二哥项惊鸿,同样是紧随着出现,他手中的烈焰长刀,释放出万丈火海,呼啸冲杀,将一群森然黑影撕裂,破开黎明之光!

  到后来,画面一转,那是一道伟岸的白色身影,背对着项云,他仰望东方的天空,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旋即他回头,一双深邃冰冷的眼眸,在接触到项云的那一刻,竟是变得动容起来。

  他的嘴角微微上翘,原本冰冷神情融化,竟然变成了项云自幼,便渴望无比的慈祥与关爱!

  “云儿,到父王这里来……”

  伟岸男子笑着,冲项云招手,就像是幼年时,项凌天最后一次带着年幼的项云,到郊外踏青。

  那一天,是项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男人对自己笑!

  “父……父王……”

  项云在这无尽的黑暗中,项云仿佛看到了属于自己的光明,看到了一个伟岸的肩膀,替自己撑起一片天空。

  他下意识的想要逃避,逃避自己身边的黑暗,竭力想要向着这道身影走去!

  然而,项云却并未发现,随着自己距离项凌天的身影越近,他的意识,也会变得更加模糊,甚至五感开始彻底沉沦。

  但这一切他无法察觉了 他只是下意识的,朝着前方迈步……

  就在项云即将触碰到项凌天的大手,当他最后一丝意识,即将完全消弭之际……

  “小云呀,今儿个,想听爷爷给你讲什么故事呀?爷爷走过南,闯过北,天上的事情知道一半,地上的事情,那可是全知道嘞……”

  一道苍老而熟悉的嗓音,忽然在项云心底深处响起!

  那是在穿越到七星大陆前,自己唯一的亲人,那个对自己关怀备至,却时常爱在自己面前吹牛说大话的‘爷爷’,忽然听到他老人的声音,项云觉得很是亲切!

  而他眼前的画面,也是突然破裂,转而出现了一张,慈祥苍老的熟悉面孔。

  看着黑暗中即将沉沦的项云,老者面上的笑容一敛,神色忽然一变,竟是变得有些声色俱厉,这是项云极少在爷爷脸上见过的神情!

  “混小子,又在外面胡闹些什么,爷爷把饭都做好了,赶快快回来!”

  “快回来……快回来!”

  爷爷话语中的最后三个字,不断回荡在项云脑海中,仿若一道微力无边的‘敕令’,蓦地从项云脑海中无限放大。

  他只觉自己飘飘荡荡的神魂,仿佛忽然被什么东西牵扯住一般,猛地缩回到了一个温暖的躯壳,而后那已经几乎消弭的五感,宛如潮水一般涌回体内!

  “爷爷……!”

  项云喉咙一哽,一声低呼,竟是突然睁开双眼,猛地翻身而起!

  “咦……?”

  这时候,一声惊疑之声,宛若从地底传来一般低沉,并回荡在四方。

  这一刻,项云已然完全苏醒,他猛然抬头四望,此刻哪里还有什么黑雾弥漫,眼前是一片巨大无比的洞窟之中,而自己正站在洞窟的底部。

  洞窟四面竟是满是密密麻麻的白骨,其中有些巨大有如山,有的不过是指节大小,奇形怪状,堆满了这广阔的洞窟底部。

  其中距离项云最近,也是最为显眼的,正是一对纠缠在一起的巨大骨架。

  一道白骨身形极长,足有数十丈长,头顶生着一对尖角,而另一道身形,则是身躯庞大如山,骨骼极为粗壮,头顶生着一对更为强横坚韧的骨角!

  两具白骨之上虽然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肉,但其上残留的气息却是让项云记忆尤深。

  这两具白骨,正是那跌入深渊中的青天牛蟒和紫瞳魔牛,二者竟然已经化作了白骨,丧生其中。

  项云心中一寒,再看向其他的白骨,有的已是布满厚厚的尘埃,有的则还有淡淡的晶莹白光,显然是刚刚丧生不久。

  其中有近百具人类尸骨,仍旧是崭新至极,应该便是之前被吞入此地的,大朝会预赛的参赛者们。

  看到眼前这一切,项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感到心中一阵的发寒,想不到竟有如此多的生灵丧生于此,这里简直就像是一座乱葬岗。

  此刻,整个洞窟被一道紫芒映照,清晰无比,散发出那道紫芒的,正是项云头顶数十丈高度的,那枚极品木灵晶。

  项云见状,不由得心中更为惊诧,自己分明只是跌落了数十丈的高度,为何却是感觉跌入了万丈深渊一般,一直无法触底。

  还有那脑海中,一幕幕诡异的画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项云心中惊疑之际,一双眼睛不自觉地的,望向了那极品木灵晶后方,那一只仍旧睁开的巨眼。

  巨眼足有十余丈长,七八丈高度,形如山岳一般巨大,项云从未见过这等怪物,哪怕在各类典籍记载中,也是闻所未闻。

  而此刻,那妖异的瞳孔中,正投射出一抹更为耀眼的紫芒,宛如一束光柱,照在了项云的身上!

  “桀桀桀……气血如旺盛,体魄也不错,竟然能够从我的幻象中逃出来,你这人类小娃娃,还真是让人惊讶呢!”

  忽然,那巨眼微微颤动,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再次在洞窟之中响彻!

  “你……你是谁!”

  项云,心中大惊,下意识的朝着远离巨眼的方向,退后了几步,警惕的询问道。

  “桀桀桀……”随着一声巨大嘶哑的怪笑声传来,那道声音随之响起。

  “小娃娃,这座封印禁制就是为了本尊所建,难道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闻听此言,项云的神情骤然一变。

  “你……你就是那只,被皇爷爷镇压在矿脉的凶兽!”

  “桀桀……看来你们还是知道我的存在……嗯……?,你叫项冥渊这家伙为‘皇爷爷’,你是他的孙子!”

  那巨眼怪物的声音,陡然间变得尖利起来!

  项云瞳孔微缩,警惕的望着巨眼说道“哼,是又如何?”

  “哈哈哈……想不到本尊被项冥渊那老鬼陷害,封印了在此三百余年,破封之际,还能够遇到他的嫡传后人,真是老天开眼,让我可以用项家人的鲜血,一洗耻辱!”

  “待本尊破开封印,定然再屠尽整个项家,以报我被封印数百年之仇!”

  听闻此言,项云的脸色微微有泛白,并再次退后了一段距离,回味着这巨眼的话语,他的神色变得很难看。

  “破封!难道这怪物要破开这座封印了?”

  而巨眼仿佛看透了项云心中所想,它不禁是得意笑道。

  “小家伙,你倒不用如此害怕,本尊不会立刻要了你的小命的,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题,本尊若是满意的话,说不定还会放了你。”

  项云闻言,心中仍旧满是疑虑,他当然不会如此天真,相信这只巨眼怪物的话,可是眼下的形势,却是由不得项云反抗。

  对方可是被封印在此的绝世凶兽,即便当初被太祖皇帝,项云的皇爷爷斩掉一阶修为,那也是王级存在,项云依旧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而且项云的敏锐感知中,他总觉得这只凶兽的恐怖程度,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心中略一思量,项云便有了决断,便是先依从这只凶兽,与他交谈一番,没准儿还能够探听出一些消息,或是寻觅到逃脱之法。

  望着那仿佛能够看透自己心意的巨眼,项云面色阴沉的点点头道。

  “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我会尽量回答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