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武功 第四百四十九章 僭越之罪

小说:我不会武功 作者:轻浮你一笑 更新时间:2019-07-15 21:20:32 源网站:88读书网
  龙城北门,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城门口,今日依旧是rén liú如潮,摩肩接踵。

  而这一切,在一顶宛如阁楼一般的巨大的乘轿,缓缓行来之际,变得更加拥堵。

  城外几乎所有人都簇拥在一起,望着那如移动碉堡一般的大轿,缓缓行来,众人眼中露出如在梦境一般的迷惘和惊愕之色。

  “这……这是什么东西?”

  “我的天哪,谁家搬家,直接把自己家的房子都搬过来了吗?”

  “什么搬家,这明明是一顶轿子,太大了,只能用马匹拖行!”

  “天哪,什么轿子能有这么大,京城里我见过最大的乘轿,都没这顶轿子的十分之一大,这都快赶上我家的大院了吧。”

  ……

  一时间,在各种议论声中,这顶霸气侧漏的巨大方轿,缓缓行来,终于是来到了北城城门前。

  众人皆是向着道路两旁让行,不敢阻拦这十二匹宝马开道的大轿!

  大轿眼看着就要进入城门,城门通道内,却忽然响起了一声极不和谐的声音!

  “站住!”

  此刻北城城门内,此刻数十名披甲持锐的守城卫兵,肃立两旁。

  城门通道的正中央,一人身穿金甲,腰佩长刀,人熊一般圆滚滚的身子,一张冬瓜脸上生着两颗枣核一般小眼睛,正是北门守卫队队长’雄飞虎‘!

  此刻他正大马金刀的立在城门通道中央,双腿跨站,叉着雄壮的腰背,气势汹汹的望着眼前,这尊几乎遮蔽了城门的大轿,眼中泛着点点精芒。

  听到雄飞虎的一声大喝,大轿bèi pò停止在城门前。

  雄飞虎见状,眼中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冷着脸再次喝道。

  “所有人,统统下轿接受检查!”

  此言一出,大轿内沉寂片刻后,一人掀开轿门,跃下大轿,大步来到雄飞虎身前。

  来人身高八尺,是一个青面长脸的中年汉子,灰黑色的布衣包裹着身躯,面颊略显沧桑,但眼眸精亮,看上去十分有精神。

  “这位军爷,不知何故要阻拦我们的去路?”汉子面色和缓的询问。

  雄飞虎听着男子带着明显的北方口音,再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人的穿着,原本冰冷的面容,终于是带上了一抹掩饰不住的激动之意。

  身为龙城府尹之子,他雄飞虎也不是没脑子的傻子,敢乘坐这种规格大轿的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他自然要谋定而后动。

  而一看这名家仆模样的男子,一身黑袍布衣,就知道来人定然不是顶尖的豪阀之家,否则即便是府中下人,穿着也绝不会如此寒酸。

  再者,此人说话带着浓郁的北方口音,显然这伙人也不是龙城本地人士!

  既然既不是豪阀之家,也不是龙城人士,就可以确定,不是什么惹不起的人物,这也就解除了雄飞虎的后顾之忧,终于可以放手施为!

  “呵呵……”雄飞虎对着中年汉子冷笑一声道:“帝都龙城乃是天子脚下,所有人进出城门者,我等皆有权利检查,让你家主人滚下来,接受盘查!”

  闻听此言,原本面色和缓的中年汉子忽然面色微寒,眼中迸射出两道精芒。

  雄飞虎被中年汉子目光直视,竟是感到心中一凛,背脊处冒起了一丝凉气。

  中年汉子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雄飞虎,语气平淡的说道。

  “这位军爷,我家公子舟车劳顿,只怕不便下轿,还望诸位军爷行个方便,我家公子在京中还有要事,耽搁不得。”

  雄飞虎被中年汉子的气势所摄,微微愣怔了半晌,旋即便是勃然大怒!

  “放肆!”

  “大胆刁民,竟敢在天子脚下不遵法度,来人给我全部拿下,打入死牢!”

  “是……!”

  两旁的兵士闻言,立刻就要上前拿人!

  然而对面的中年汉子闻言却是一怔,旋即皱眉喝道:“慢着!”

  一声低喝,声音不大,却是带着一股子慑人的威严,竟是令众兵士不由自主的停下身形。

  汉子目光盯着雄飞虎道:“这位军爷,您若真的要检查,我们大不了接受便是,打入死牢,这未免有些严重了吧!”

  雄飞虎闻言,却是斜睨着中年汉子冷笑一声道:“严重,呵呵……本队长告诉你,一点也不严重,而且现在就算你们接受检查,也晚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中年汉子眼中的寒芒越渐积聚。

  雄飞虎却是声色俱厉的叱道!

  “一群不知死活的乡巴佬,乘坐的轿子竟然比陛下的龙辇还要气派,你们这叫做“僭越”,你们已经犯了欺君之罪,这可是要诛九族的罪名,你说你们该不该死!”

  所谓‘僭越’,地位在下的,冒用在上的名义或器物等等, 尤指用皇家专用的,譬如百姓所穿着衣服颜色,款式,以及使用的器皿,座驾等等……

  在古代礼数是十分森严的,稍有僭越就会有杀身之祸。

  不过僭越之罪,毕竟不是如杀人越货这般直接的罪名,是可大可小的罪名,若非有心人抓住不放,都有回旋的余地。

  雄飞虎之所以看到这辆大轿之后,欣喜若狂,那便是他看到了自己直达圣听的大好机会,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次,一定要借助这件事情,处理一桩大案!

  诛灭九族的大罪,那可是要当今陛下过审之事,到时候奏折呈上,自己的名字也能够在皇帝陛下面前出现。

  即便陛下不赏赐自己,通过这件事情,自己的老爹,加上工部尚书穆大人,以及自己的大哥穆奇星,那也能够轻易替自己疏通关系,连升sān jí也未可知呀。

  想到这里,雄飞虎已然是心中激动不已,感叹老天爷终于是开了一次眼,为我雄飞虎降下了一次大运。

  “还愣着干嘛。给我拿人!”雄飞虎大喝一声!

  “住手!”中年汉子再次阻止众人,并厉声道。

  “哼,即便我等真的犯了僭越之罪,那也是刑部拿人,再由礼部尚书大人签字,待圣上定夺,岂容你一个城卫队队长在此信口开河!”

  “嗯……?”闻听此言,雄飞虎心中一惊。

  想不到这中年汉子看上去乡巴佬一个,竟会如此清楚风云国的法度,连这办案的顺序章程,都如此清楚。

  不过,如今机会已经摆在了自己的眼前,早已被急功好利之心,冲昏了头脑的雄飞虎,眼看高官厚禄正在冲着自己招手,又有众多靠山在后,他哪里会理会这么多。

  “哼……你们这群北方来的蛮夷,竟然敢公然在龙城挑衅天子威仪,本队长怀疑你们意图谋反,轿内藏有大量危险物品,可能危及龙城皇宫的安危,事急从权,给我全部拿下,胆敢有违抗者,立斩不赦!”

  雄飞虎一连串的罪名,一环扣着一环,直接统统加在了这顶大轿的主人身上,以至于中年汉子闻言,都是一时间有些傻眼。

  眼前这看似蠢笨的肥冬瓜,栽赃嫁祸,信口雌黄的本领,简直可以和自家的世子殿下媲美了。

  这才几句话的功夫,自己一行人就已经成了,运送危险物品入龙城,意图谋反的逆贼,这可都是诛九族的重罪,足可见此人心肠之歹毒。

  眼看一群士兵已经是气势汹汹的拔刀上前,中年汉子无奈摇头,心道,也怪自家世子爷,明明可以低调的入城,非要在银城打造这么一座‘雄伟’的座驾。

  有这如此招摇的标志,非但一路上不断遭遇杀手偷袭,如今到了龙城,还有人借题发挥要拿他们问罪。

  但毕竟是在龙城,中年汉子也不敢轻易做主,只能是转身向着轿子拱手问询。

  “公子,他们要告咱们谋逆之罪,拿咱们去蹲大牢,您说这可怎么办?”

  轿子里先是传来一阵,女子嬉戏打闹的咯咯娇笑声,旋即一道慵懒不耐的声音,幽幽然响起。

  “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我来教你吗,大伯还等着我赶去赴宴呢,去的晚了,有失礼数,快快打发了他们,别让我大伯久等,他老人家可会不高兴的。”

  “呃……”一听此言,不仅是中年汉子为之愕然,就连雄飞虎也是一时间目瞪口呆。

  他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天底下竟还有如此奇葩之人。

  如今都已经犯了欺君大罪,要被株连九族了,竟然还敢如此嚣张,要去赴什么‘劳什子’的宴会,还担心去得晚了,他大伯会不高兴,这货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吧!

  然而,更让雄飞虎瞠目结舌的是,闻听此言后,那中年汉子竟然一脸无奈的,转头对自己说道。

  “这位军爷,赶紧让开吧,别惹得我家公子不高兴,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的天,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雄飞虎此刻只觉得,自己思维一时间有些错乱,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吓得屁滚尿流,向自己跪地求饶吗。

  可是眼前这顶大轿的主人,还有这个家仆,怎……怎么竟好像是威胁起自己来了。

  这他娘的,当真是乌龟爬门槛——它要翻天了!

  “给老子拿人!”

  雄飞虎气得脸都白了,嘴角哆嗦着,指着大轿,发出一声怒吼。

  只见一群兵士手持明晃晃的钢刀,就冲向了大轿!

  而望着众人气势汹汹的冲来,那穿着朴素布衣的中年汉子,终于是眼中露出了一抹凶光,宛如披着羊皮的猛兽,撕裂了羊皮,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都给我滚!”

  一声怒喝,中年汉子大手一扇,劲风呼啸,宛如虚空中扬起无数条钢鞭!

  “啪啪啪……!”

  十余名身强体健,修为皆是在五云武者以上的守城卫士,竟是如同一堆破麻袋一般,直接倒飞出去,翻滚了一地!

  眼见这一幕,雄飞虎骇然大惊,眼中寒芒一闪!

  “大胆!”

  但见他胖手闪电般探出,腰间长刀已经是划出一道淡金色刀芒,气势凌厉凶悍,他竟是一名黄云境初期的高手!

  雄飞虎一刀,悍然斩向中年汉子,汉子竟是不动如山,一声冷哼。

  “跪下!”

  “轰……!”

  话音落下,汉子体内一股狂猛气势蜂拥而出,宛如滔滔江水,从天而坠,直接压在了雄飞虎的肩头!

  雄飞虎不堪重负,双腿一软,竟是‘扑通’一声股倒在地,膝盖直接将地面撞出两块凹陷,地面都龟裂开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