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云突然起身,站在牛胖子身前,这一幕,顿时让广场众人目光一滞,心中讶然,即便项坤也是目露惊诧之色。

  就见到项云冰冷的面容上,勾起一丝笑意,冲着在场众人抱拳施礼道。

  “诸位,非是牛公子不肯一展才华,只是先前在中院竞赛,他连连竞赛多场,耗费了不少心力,如今恐怕是心力疲惫,难以再创做出佳作!”

  此言一出,项坤和穆奇星等人对视一眼,冷哼一声,就要再次开口反驳。

  然而,项云却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立刻出言打断道。

  “不过,看样子,我兄弟二人不做出一首让诸位满意的诗词,只怕有些别有用心之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到这里,项云那犀利的目光,直接看向了不远处的三皇子项坤,意思再明显不过,项坤就是那别有用心之人!

  项坤见状,顿时是面色难看起来。

  而项云却是丝毫不以为意,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本世子就代替我兄弟,在诸位面前献丑,赋诗一首!”

  此言一出,场上不禁是出现了不小的骚动。

  项云竟然要主动作诗,对于这位世子殿下的学问,在场很多人都是早有耳闻,只怕即便他勉强赋诗一首,那也是贻笑大方之作吧。

  不仅仅是台下的围观群众,就连高台上坐着的上官云德,孟文成等,一种国教学院的人员,都是心中颇为担忧,生怕项云一开口,就会将国学盛会的名头给砸了。

  甚至上官云德都亲自开口道:“咳咳……若是世子殿下,还未曾构思清晰,倒也不必急于一时呀。”

  然而,一旁的屠太师却是连忙插言道。

  “诶……相国大人,如今世子殿下信心满满,志气高昂,想必已然是胸有成竹,我等何不洗耳恭听殿下的佳作呢?”

  屠太师粲然一笑,目光却带着一丝阴冷,这种对项云落井下石的绝好机会,他又岂能放过!

  此刻高台之上的项坤,也是冷笑一声,趁热打铁道。

  “既然如此,项云堂弟,那就请吧!”

  一时间,广场内,众人的目光尽皆聚焦到了项云的身上,其中有同情、有玩味,当然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

  在龙城国教学院,项云的名声可是极差的,树敌也是极多的,如今众人自然是乐得见他的笑话。

  而牛胖子看着项云的身形,不由有些担忧的低声问道。

  “老大,你行不行呀,要是不行的话,可千万别勉强呀。”

  项云闻言忍不住回头,瞪了牛胖子一眼道:“老子不行,那你上呀?”

  牛胖子脖颈子一缩,本就有些心虚,毕竟这一次,是自己叫嚷着要来国学盛会泡妞的,这下倒好,闹出事来了却是老大帮忙扛着,面对项云的犀利目光,牛胖子只能是悻悻道。

  “要不干脆我俩认输了,直接滚犊子吧。”

  项云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牛胖子一眼,转头对向了四面八方,那充满不善的所有目光,心中也终于是彻底冰冷了起来!

  俗言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项云甚至能够容忍,项坤冒犯自己一二,但他竟然将主意打到了牛胖子身上,想要陷害自己的兄弟,这种做法,无疑已经是触犯了他的容忍底线!

  “既然你们自己把脸伸过来,老子不给你们打响了,打肿了,打疼了!你们真以为本世子怕了你们不成!”

  当下,项云一步上前,昂首提胸,俯视全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啪……!”的一声响。

  项云竟也是从腰间,抽出了一柄,文人雅士必备的玉制折扇!

  他微微一抖手腕,折扇张开,扬起他鬓角两缕发丝飞扬,项云微微蹙眉,眸光变得无限深邃,抬起头四十五度角,望向蓝天,嘴角噙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

  一时间,项云那张本就清秀白皙的面容,此刻竟是有了一股深邃而出尘的韵味。

  其清朗俊逸的风流神韵,竟是比那位周公子还要更胜三分,看得四周围的年轻女子们,眼中泛起阵阵异彩,甚至有人口中喃喃有声。

  “哇……想不到世子殿下作诗的时候,竟然这么帅!”

  “是呀,世子殿下好有型呀,他的眼神好迷人,天哪,我感觉自己都要醉了,快来扶扶我!”

  “哦……哦……!”

  ……

  一时间,台下竟是响起了众女的惊叹声一片,声势几乎快要赶上了,那位才

  气逼人的周公子。

  这顿时令周鸿儒心中一阵不爽,他盯着项云那张,比自己看起来还要有韵味的面庞,不禁是心中暗道。

  “哼,装模作样的家伙,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风流才子了吗,想要当才子,那可要肚子里有墨水才行。

  有了本公子的《书院》在前,你所有的狗尾续貂之作,终究是贻笑大方而已!”

  项坤也是眼中流露出,静待好戏上演的神色,心道,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丢人现眼的!

  众人的目光,尽皆聚焦于项云,而他却是仰望星空,面露沉思之色,一颦一笑之间,牵动着所有人的心神!

  “啪嗒……!”

  突然,沉思中的项云,手中折扇一抖骤然收回,而他眉宇间,三寸精芒显现!

  “成了!”项云一声轻喝。

  众人皆是心中微微一惊,呼吸也是不自觉的一滞,变得轻缓了几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忽然,项云口中吟诵出一句诗句,寥寥十个字,在场众人听闻后,原本面上犹自带着的,看笑话一般的讥笑、轻蔑的神态,此刻竟是倏然一僵。

  只觉这一句诗词的重量,似乎有些超过了他们的想象,令他们瞬间进入了诗词的意境之中!

  而项云的诗句,还在他的口中,娓娓道来。

  “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

  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学问勤中得,萤窗万卷书;

  三冬今足用,谁笑腹空虚。”

  “嘶……!”

  当项云的诗句念诵到这里,台下众人,已然是一个个鼻息凝神,再不复玩笑之色,所有人如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木然不动,神情微微呆滞。

  唯有眼中闪动的光芒,昭示着他们仍旧沉浸在无垠诗海之中!

  就连在文学界颇负盛名,国教学院的院长上官云德,此刻手中本还拿着微烫的茶盏,一听到项云所吟诵的诗词,这位院长大人的目光骤然一震,竟是身躯僵硬,无法动弹!

  而诗句念诵到此,原本面色当然的项云,却是突然大步一迈,眸中精芒扫射四方!

  只见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其声音铿锵,似大浪滔滔擂金鼓,目光如电,若紫电青霜照寒江……

  “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

  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念道这最后一句诗词,项云神台内的神念,情不自禁的跟随着自己的音波扩散,如舌绽春雷,传递四方!

  “呼……!”

  清风拂过,学院内茂密的树林,叶片‘刷刷’作响,偶有几声促狭的鸟鸣,回荡在广场之上,声音清晰可闻!

  此刻的广场,随依旧是人群涌动,却是寂静一片,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呆立在原地,浑浑噩噩,痴痴傻傻,但眉眼之间却充斥着呆滞、惊骇、以及浓浓无言的震撼!

  良久……

  “砰……!”

  高台之上,原本上官云德手中的茶盏,轰然坠地,摔得粉碎一片,却如这解除咒语的魔法,令所有人从呆滞悠远的思绪中,缓缓飘飞回来!

  “好……好……好!”

  突然,高台上的上官云德豁然起身,他目光精亮,神情激动,口中一连高喝出三声‘好’字!

  即便是一旁的屠太师,此刻也是面上,犹自带着惊骇之色,喃喃自语。

  “这……这诗词,竟然如此……”

  他竟是一时间,找不到溢美之词,来形容项云这一首诗词。

  哪怕高台之上,原本面带得意笑容的周鸿儒、穆奇星、项坤……等人,此刻也是如遭雷击,瞬间面色惨白一片。

  而一直憋着一口气,心中不足祈祷的林枫,更是一屁股坐回了pú tuán,面色苍白,唇瓣嗫嚅。

  “果……果然……如此,他还是这般可怕!”

  众人即便是清醒过来,心中的震惊,也是无法减少分毫,高台之上的上官云德,不禁是收敛起激动的情绪,他微微颤声的询问项云道。

  “敢问世子殿下,这首诗词可有名字!”

  项云目光偷偷扫过,在场众人望向自己的震撼目光,不由心中得意的嘿嘿笑了几声,面上却是一副庄严肃穆的神态,凝目认真道。

  “此诗名曰《神童》!”

  “嘶……神童!”上官云德眼前再次爆出两道精芒,“妙,妙,妙不可言呀!此诗格律工整,立意高远,极富教育意义,当乃传世之佳作呀!”

  “传世之作”四字一出,场上又是掀起一片风波!惊呼声不断。

  “天哪,竟是传世之作!”

  “即便国学盛会广纳贤才,这传世诗篇,只怕也是数十年难得一遇吧!”

  “是呀,这位世子殿下竟然有如此大才?这么短的时间,做出一片传世佳作,这该不会是他抄袭别人的诗篇吧。”

  “不可能,若是这种诗篇世间已有,恐怕早已经传遍四海,我等又岂会不知!”

  “啧啧啧……世子殿下果真是真人不露相呀!”

  ……

  听到周围的惊叹之色,以及上官云德高度夸赞,项云却是淡然一笑,拱手谦逊道。

  “上官大人,过奖了,晚辈这等诗词也是妙手偶得,实属侥幸!”

  上官云德却是摇摇头道:“世子殿下太谦虚了,想不到殿下竟有如此惊世才学,老朽恳请殿下,能否让我国教学院,将这首《神童》编撰入册,今后印入国教学院的教材之中?”

  此言一出,顿时是引得哗然一片,想不到上官云德竟然要将项云的诗词,收录进入国教学院的教材。

  要知道,国教学院那可是风云国最高学术殿堂,能够进入国教学院教材的作品,那可都是千挑万选的名家之作,许多作者都已经是作古的先辈!

  而一旦作品进入国教学院的教材,其中意义实在是非同凡响!影响深远,在场的文人们看向项云的目光,不禁都瞬间红了起来,那是生生嫉妒的呀!

  项云却是不以为意的浅笑道:“承蒙上官大人看得起这首诗篇,晚辈自无不可!”

  项云虽然表面谦逊,心中却早已经是乐开了花,得意万分。

  “嘿嘿……跟老子比作诗,我一个人能单挑你们一群!”

  更何况,项云今日所选的这首《神童诗》,旧传是宋代汪洙所撰,实则却是经过几朝文人,经过精心修编之下,完成的诗作。

  此诗可谓是耗费了百年,经历无数名家倾注心血完成,这样一首诗词拿出来,打败在场这些文人,实在是有些欺负人的嫌疑!

  项云一首诗词震惊四座,身后的牛胖子不禁是乐的嘴都合不拢了,激动的说道。

  “哎呀……哎呀……老大,你这首诗词也写的太好了吧!想不到你竟然有如此才华,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项云闻言,没好气的说道:“你不说话,真没人当你是哑巴!”

  旋即的目光又看向了,面色惨白的项坤和穆奇星等人,心中冷笑几声,心想着,这下这几个家伙总该老实了吧。

  然而,正当项云想要坐回自己的位置,耳边却是再次传来了项坤的声音。

  “呵呵……项云堂弟,果然是好学问!好诗词!”只见项坤竟是面带冷笑的望向自己。

  项云当即也是不咸不淡的一拱手道:“堂兄过奖了,只要堂兄满意就好。”

  项坤闻言,却是眼中闪过一抹阴翳,他忽然目光幽幽的看向项云,面色也是徒然一冷道。

  “堂弟,诗当然是好诗,可是你的做法,却是让为兄有些失望呀!”

  “哦……堂兄此言何意?”项云目光一寒,看向项坤。

  项坤却是冷哼一声道:“项云堂弟你既然有如此学问,能够做出这等传世之作,先前却又借故,百般推诿,情缘位列末席。”

  “如今看来,堂弟你并非是谦虚,只怕是瞧不起为兄,瞧不起这满座的文人雅士,更是瞧不起台上的诸位大人们!”

  “难道堂堂国学盛会,还不能让堂弟你重视一二吗?堂弟此举,为兄甚是心寒呀。”

  “嘶……!”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的眼神顿时就变了,项坤此言,可谓是诛心之言。

  而项云更是目光骤然一冷,没想到这项坤竟然在此刻还不愿罢休,竟是以先前自己的推辞为由,给自己扣上一顶,轻视国教学院和在场的文人墨客的大帽子!

  而项坤此言一出,无疑是对项云的致命一击,一旦挑起项云和整个儒林的矛盾。

  哪怕项云是世子殿下,别说是龙城,今后恐怕整个天下都是无处容身,受人唾骂,这就是‘文人之笔,能杀人’的道理,当真是凶险万分!

  项坤用心险恶,可见一斑,他就是想要让项云身败名裂,无处容身!

  天才本站地址:.。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科勒文明小说阅读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不会武功,我不会武功最新章节,我不会武功 88读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